•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五十章 壮士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谁会跟一个YAN人一般见识呢?起码唐方不会,赛克?巴卡尔不会,露易丝这样的人也不会。

    唐方没有理他,眼睛钉在莱斯克脸上:“杀了他,这件事到此为止,你还会获得来自摄政王殿下的嘉奖。不杀他,客机上发生的事情,以及这里上演的一幕,将完全呈现在公众面前……做选择吧。”

    话很简练,意思不简练。

    如果莱斯克选择后者,崔恩浩的冤情,赛克的仁慈,杰瑞?华盛顿的强硬,左腾雷的阴毒,杰克?斯通的下作,权力的傲慢,弱者的无助……这些都会呈现在世人面前。

    毫无疑问,这是甘加达斯市政府一大丑闻,更重要的是,甘加达斯市乃“那赛罗”首都城市,而“那赛罗”又在王城跟下,是赞歌威尔的辖区。

    民怨将沸腾,国际社会骂潮四起。

    克哈纳鲁会丢尽脸面,甚至连国王陛下都难以置身事外。

    如果亨利埃塔再借机生事,插手“那赛罗”政务,“克哈诺斯”势必乱成一锅粥。

    更要命的是,唐方刚才说出一番对国王陛下大不敬的话,倘若被世人知晓,国王陛下颜面何存?双方是撕破脸大打出手呢,还是忍气吞声当缩头乌龟呢?

    若是选择大打出手,势必将老派势力卷进这场战争,那时必将爆发全面内战,“克哈诺斯”会成为最惨烈的修罗场。

    国王陛下在联合议事会上出尔反尔,搞了个大乌龙,虽然外界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八成与唐方脱不开关系,如今接受艾琳娜的新任克纳尔公爵身份,还要为她册封,摆明是想缓和与唐舰长的矛盾,走怀柔路线。所以。不排除国王陛下选择装聋作哑,忍辱负重的可能。

    但不管是战,还是不战,惹出这件事的人都没有好果子吃。

    且不提国王陛下会不会雷霆震怒。单是克哈纳鲁勋爵就不会放过他们。因为杰克?斯通等人这次惹得麻烦太大,即便作为“那赛罗”总督,也没有能力给他们擦屁股。

    总而言之,作为与两位市长狼狈为奸的家伙,他莱斯克绝不会有好下场。

    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总督的利益,为了亲王的利益,也为了国王陛下的利益,他只能选择前者------杀掉眼前这条对自己最忠心的狗。

    他接过唐方递来的手枪,慢慢指向孙文明的额头。

    “不,你不能这样做……这是背叛!”

    孙文明刚才也是这么出卖崔恩浩的,那也叫背叛。

    莱斯克说道:“我别无选择,为了勋爵,为了陛下,为了这个国家。我只能这么做。在你死后,会有人照顾好你的妻儿,所以,安心去吧。”

    白浩已经撤掉脸上的面罩,抿着嘴一言不发。

    那些官媒记者与市政厅工作人员的脸很难看,像**长毛的馒头。

    赛克?巴卡尔脸上的表情很复杂,露易丝与几位空姐亦然。

    孙文明刚才在飞机上说,他出卖崔恩浩是为自己的利益,为机组人员的利益,为所有乘客的利益着想。

    现在。莱斯克出卖孙文明,是为自己利益,为克哈纳鲁勋爵的利益,为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利益着想。

    这真的很讽刺。

    孙文明在用集体利益做借口杀人。莱斯克在用国家利益做借口杀人。

    孙文明说“我这么做都是为你们好,崔恩浩是一个罪犯,死有余辜。”

    莱斯克说“我这么做是为国家着想,你会成为一位具有奉献精神的爱国者,被永远铭记,请放心。政府会照顾好你的家人。”

    枪响了。

    孙文明倒在地上,脑门有一个洞,往外冒着血水。

    莱斯克把枪扔到一边,抬头望一眼天空,雨线越发密集,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维京战机停在跑道对面,飞溅的水花勾勒出一轮微白,有种朦胧的金属美。

    许多人用畏惧的目光盯着屋檐下那道背影,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

    其实孙文明死去,很多人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因为唐方说这件事到此为止,那就不用将现场录像播报,不用冒着生命危险选择剪辑那句话,或是不剪辑那句话。

    一架特别行动运输船由厚厚的云层俯冲而下,降落在K383次客机旁边的停机坪上。

    唐方吩咐白浩把崔恩浩抱过去,然后对莱斯克说道:“如何善后,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怎么做。”

    他点点头,说声,“知道。”

    唐方转身走入雨幕:“赛克,把那些孩子带过来,我送你们离开这里。”

    雨水把地上的血迹冲淡,把维京战机炮口的硝烟驱散,把人心打湿。

    赛克转身往客机所在位置走去,露易丝忽然从后面追上他:“听说你要接任律盟的第一副主席?”

    赛克点点头。

    她大大方方说道:“那你肯定还缺一位既美丽又能干的女秘书。”

    律师先生停下脚步,扭过脸,一副错愕表情。

    露易丝笑盈盈看着他,眼里没有半点戏谑,只有严肃与认真。

    “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又伴随着多大牺牲。”

    赛克有些僵硬的脸渐渐软化,最终变成微笑,转身继续前行:“我可付不起高昂的薪水。”

    露易丝快步追上去:“你已经付过了。”

    白浩与唐方相继离开连接通道,走向特别行动运输船,那些官媒记者与市政厅工作人员才稍稍宽心,有的人直接瘫坐在湿凉的地板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少部分人终于有勇气跑到远一些的地方呕吐。

    一开始小声交换意见的两名官媒记者又在底下窃窃私语。

    “我说跟他有关系吧……我说跟他有关系吧,唐舰长……太TM帅了。”

    “你这是在夸耀自己有先见之明吗?呸,一只乌鸦嘴。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要不是莱斯克识时务,‘克哈诺斯’势必烽烟四起,天下大乱,连你我都有性命之忧。”年长的记者恨声说道:“你还有心思高兴?真是不知死活。”

    “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没事?死了这么多人。连左腾雷与杰瑞?华盛顿都死在他的剑下,可能没事吗?我敢肯定,最迟今天晚上,直属总督大人的‘那赛罗’安全部门就会找上咱们。”

    “找上门又怎样。把我们杀了么?现场可是有几百号人。”

    “就算不杀你,也会下达封口令,说不定还会用家人的安全相威胁。”

    “……”

    “他可以随便疯,可以不把国王陛下放在眼里,我们不能。记住。在政府职能部门做事,少说话,多装傻。”

    助理记者点点头,脸上的兴奋隐去,转而望向雨中的维京战机,猛然打个寒噤。

    那几个孩子在赛克与露易丝的引领下由客机走出,由于维京战机与装甲车的遮掩,看不清跑道绵延至连接通道出口的血腥景象,但是从方才的战斗与不时响起的惨叫,大体也能猜到对面发生了什么事。显得有些慌乱与恐惧。

    好在小孩子好奇心重,进入特别行动运输船后,看见那些电子设备与军事器械,很快便把外面的事情忽略,满脸兴奋地四下张望。

    安顿好崔恩浩与几个孩子,留下一名ghost与一名护士MM从旁照应,唐方离开机舱,走到赛克?巴卡尔与露易丝面前。

    虽然很想调侃律师先生做了趟客机便把人家空姐给拐跑有些不厚道,不过艾玛传来的最新情报显示,甘加达斯市附近驻防的军队已经察觉到空港发生的事情。正在调集兵力赶来,于是决定放他一马。

    “驾驶员会带你们离开‘那赛罗’,前往第23游骑兵团管辖空域。我还有些事情要办,完成后会与你们汇合。”

    “好。”赛克忽然想到刚才安置崔恩浩尸体时。看到胸部伤口外面覆了一层紫霜,有些不解:“崔恩浩尸身上那层紫霜是怎么回事?”

    虽说唐方攻破“虚空撕裂者号”的时候他已经在“晨星号”上,但是因为接触时日尚浅,对于唐舰长的本事没有多少了解,自然不知道崔恩浩正在发生什么变化。

    唐方眨眨眼:“过几天你就知道了……嘛,有个王子当小弟。你这律师当的也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赛克根本听不懂他的吐槽,王子什么的,小弟什么的,跟崔恩浩有什么关系?

    露易丝眨着英气逼人的琥珀色眼珠,同样一脸好奇的望着他。

    唐舰长没有解释,背着身子挥了挥手,往舱门走去。

    赛克忽然想起一件事,出声叫住他,把手里那台起爆器递过去:“这是K383次客机上安置的定时炸弹起爆器,把它交给莱斯克吧。”

    他接过那台做功粗糙的起爆装置,在手里掂了掂,然后迎着赛克?巴卡尔与露易丝?希尔达惊骇欲绝的目光,直接按下红色引爆键。

    “bomb!”

    Bomb的不是客机,而是唐方的嘴。

    “哈哈哈哈。”

    他笑的很开心,很大声,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舱门,留下赛克与露易丝两人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来表达激动又郁闷的心情。

    当艾玛告诉他那是一台起爆器不假,但与K383次客机无关的时候,他恍然大悟。

    K383次客机上没有设置炸弹,炸弹在MHM138次客机上,崔恩浩根本不想伤害那些平民乘客,只是做出一个劫机假象,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要挟杰克?斯通与左腾雷向他道歉。

    因为MHM138次客机炸弹爆炸,伤到几名地勤人员,当崔恩浩告诉人们他也在K383次客机安放了炸弹,自然不会有人怀疑。于是,航班上所有乘客便成为他的人质。

    没人知道,劫机事件从头到尾只是一个骗局,就算杰克?斯通那些人坚持拒绝道歉,崔恩浩也不会引爆客机。

    是的,他在玩空城计。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在那些乘客里有赛克?巴卡尔这样的人存在。

    崔恩浩没有想到杰克?斯通与左腾雷等人冷血无情到那般程度。

    杰克?斯通与左腾雷等人没有想到赛克?巴卡尔身后站着两个他们惹不起的人。

    于是乎。事情发展到眼下这个局面。

    崔恩浩真是一个聪明的家伙,也是一个好演员。

    赛克?巴卡尔是一个正直、善良,又蒙天眷顾的幸运儿。

    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败给了人性的丑恶与贪婪。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意外因素,比如把客机乘客带入恐慌的地震,源于贝希摩斯撞击北方海岸,以致赛克不得不出示起爆器安抚众人,从而让孙文明看到立功机会。把实际情况汇报给莱斯克,将崔恩浩逼入绝境。

    好在他及时赶到,在崔恩浩的大脑死亡前,将寄生虫注入伤口,给那个可怜人一个重生的机会。

    至于崔恩浩为什么在走下客机前把起爆器塞到赛克手里,他认为很好理解。

    一,只要崔恩浩自己不说,杰克?斯通等人当然不可能知道起爆器已经易手,投鼠忌器,也就不敢对他开枪。所以。起爆器拿或不拿没有任何意义。

    二,他把起爆器给赛克,代表着一种绝对信任,同时也是对乘客们原谅他劫机行为的回应,或者说感恩。

    三,杰克?斯通与左腾雷道歉完毕,他会道出实情,警察们会把他逮捕。那些与老派势力亲近的媒体,肯定会对赛克进行专访,并向外界透露飞机上发生的事情。

    能为弱者呐喊。敢为蒙冤者出头,最终化解一个罪犯心中的仇恨,甘愿交出承载几百名乘客生命的起爆器。这样的事迹,显而易见会让赛克声名大振。获得人民爱戴,进一步提升他在律盟中的地位与影响力。

    反观杰克?斯通等人,即便他们在后来的调查里知道K383次客机上没有安放炸弹,他们敢如实公布吗?那只会让崔恩浩成为一位悲情壮士,让他们自己成为跳梁小丑。

    是的,崔恩浩这么做。是为报恩!

    唐方之所以决定浪费一个宝贵的英雄名额拯救崔恩浩,一来是可怜他的人生遭遇,二来多少有些内疚,三来他本性不坏。

    如今再来审视这个决定,真的很让人欣慰。

    特别行动运输船的推进器组喷出火红色气焰,将周围湿意燎干,裹着滚滚气浪远去,最终消失在浓厚的云层。

    唐方随手将起爆器扔在地上,与白浩回到维京战机肩头,向驾驶员传去出发指令。

    推进器火光流溢,维京战机由机甲模式变为战机姿态,升至十数米时,推进器爆起一团比闪电还耀眼的光芒,骤然化作一道迅捷苍鹰,直插东北天空。

    莱斯克像跑场上力竭的运动员,一屁股坐在湿滑的地板上,两条腿几乎抖成筛子。孙文明的尸体横在不远的地方,怒目圆睁的眼睛格外吓人。

    那是他最忠诚的下属,最终却沦为他的枪下亡魂。

    那些官媒记者与市政厅工作人员扫过莱斯克的背影,又望向K383次客机上下来的几名乘客,还有被雨水打湿的起爆器,表情很复杂。

    一些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些人猜到发生了什么,还有一些人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于是现场变得沉闷而压抑。

    血液与内脏挥发到空气里的腥臭,混杂着雨水的清新,胶皮烧化的糊味,扑在人脸上,不温柔,火辣辣的疼。

    远方传来刺耳的警笛,还有S-A20海鹞战斗机的呼啸声,地平线那头浮起一道黑色潮流,向着空港方向逼近。

    人走了,他们来了。但……就算人没走,他们敢动手吗?

    ………………

    军方集结的增援部队赶到甘加达斯市空港的时候,载有唐方与白浩的维京战机已经离开整块大陆,一路向北,渐渐抵达“那赛罗”赤道区域,最终停在两大海洋板块交界地带。

    唐方召唤出一头王虫,降落在海面上,然后与白浩跳到它背上,将维京战机收回系统空间。

    “罗伊与芙蕾雅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拍拍少年的肩膀:“还不错,就是……他们搞出的动静有点大。”

    其实不是有点大,是非常大。

    “爱丽丝”在“那赛罗”的据点位于北半球胡帕大陆最繁华的沿海城市内尔堡市郊区一座风力发电厂内。当一位玩电的小姑奶奶进入发电厂,接到的命令又是杀人与放火,偏巧她的心情不怎么好,可想而知会出现怎样一幕景观。

    他觉得用“拆”这个字,比用“毁”这个字更形象。

    就连罗伊都在四处逃窜,躲避随时有可能砸在头上的高压线,以及地面涌动的电流浪潮。

    芙蕾雅这一疯狂举动所导致的最直接后果,便是内尔堡市整个滨海新区陷入停电状态。

    白浩一脸担心的样子:“真的没事吗?”

    唐方苦笑着摇摇头:“别管她了,正事要紧。”

    说完在王虫后背用力拍了拍,大块头开始缓慢下沉,由海面潜入水下。(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