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四十六章 自己人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然而当魔鬼把她抛弃,这具躯壳不再承载爱丽丝之名的时候,她还剩下什么?

    既不是人,也不是鬼。

    如果说拟态雏虫占有了她的身体,**的魔鬼则占有了她的灵魂。

    可悲的是,魔鬼在玩够她之后,可以随时随地一脚踹开。

    她左右着无数人的生死,魔鬼左右着她的人生。

    “爱丽丝”就是这样一个魔鬼,秉承人性贪婪而生的组织,吞噬无数人的生命与灵魂。

    “把我放回去,‘爱丽丝’将成为你的一份力量。”

    哪怕意识到这些,知道自己成为爱丽丝后的人生就是一个肥皂泡,外面看起来光鲜亮丽,里面却空空如也。但是作为一个失去前进方向与自我的人,她已经习惯成为魔鬼的影子,用魔鬼的方式做事,用魔鬼的口吻说话,岂是简简单单的大道理能够拯救。

    “哦?”唐方轻挑眉头,眼睛里多了几抹光亮,看起来对这个提议有几分兴趣。

    爱丽丝趁热打铁:“‘爱丽丝’在蒙亚帝国与苏鲁帝国有着庞大的关系网与情报网,无论对你,还是星盟,又或者加西亚反抗军,都是一大臂助。”

    唐方脸上露出为难表情:“只可惜我对你没有信心。”

    “你认为在亲眼目睹刚才那场战斗以后,我还敢再打你的主意吗?十个‘爱丽丝’绑在一起都不是你的对手。而且……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难道你就忍心把我一刀杀了?”

    虽然刚才占有她身体的是肮脏的异形,但不管怎么说,那个生物在跟她翻云覆雨的时候用着唐方的脸,唐方的身体,只要她表现出女性柔弱与顺从的一面,毫无疑问会提升自己在唐舰长心里的形象。

    尤其他还是一个汉人,而汉人大多喜欢小鸟依人。温柔贤惠的女性。

    “爱丽丝”是什么?是罪恶的人口贩子集团,因为商业需要,必然考虑客户口味。所以,对于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地区,不同身份,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所钟爱的不同口味,组织里都有详细的统计数据。

    她知道什么样的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更知道怎么做才能讨男人欢欣。

    唐方拿出一张毯子,裹住那具被雨淋湿,隐约露出诱人线条的身体,扶着她站起来。

    芙蕾雅非常罕见地用一种敌视目光望着她:“唐方是我的,香蕉也是我的。我是不会跟你一起分享他们的,绝对不会!”

    他打个哆嗦,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没心没肺的小妮子会突然吃醋,说出这样的话来,赶紧捂住她口无遮拦的嘴。

    白浩对罗伊说道:“今天的天真蓝啊。”

    罗伊抬头望望阴云密布的天空,说道:“你是傻瓜吗?”

    白浩说:“你果然是真傻。”

    “明明在下雨。你却说天气好,咱们到底谁傻?”

    爱丽丝没有在意两位少年的绊嘴,把注意力都放在那个有着一头蓝发的美丽女孩儿身上。

    她当然知道那些话代表什么,低声下气地道:“我就那么让你讨厌么?”

    芙蕾雅很认真地点点头:“是的,因为我不喜欢你的味道,它很腥,像人的血。”

    她低头闻了闻衬衣的袖子,是有一种血腥味,有点刺鼻。

    爱丽丝并不知,芙蕾雅说的不是那件被血浸染的白衬衣。

    虽然那个深受唐舰长宠爱的女孩儿不喜欢她。但是从他刚才的面部表情,还有拿出毛毯遮住她身体的举动,可以明显看出装可怜与以利诱的策略很成功。

    就像她说的那样,“爱丽丝”在希伦贝尔大区诸国。尤其是专ZHI国家,有着极其庞大的关系网,无论是作为“晨星铸造”掌门人,还是加西亚起义军的精神领袖,“爱丽丝”都对他有着致命吸引力。

    要知道情报组织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建立起来的,是一项需要耐心与时间的大工程。唐方由出现到崛起,只不过短短一年左右,根本不可能拥有遍布希伦贝尔大区的完善情报网,如今她作为唐舰长的女人,把“爱丽丝”变成“晨星铸造”的耳目,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件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

    这样一来,她仍旧可以居于高位,继续当她的爱丽丝,又可以找到唐舰长作为大靠山。另一方面,经历过这场伏击,她更是对他心服口服,甚至于动情。

    还是那句话,相比小鲜肉,她更喜欢聪明又有能力的男人。

    于唐舰长而言,通过拥有她,来掌控“爱丽丝”大大小小的分支机构,无异于空手套白狼,凭空获得一个庞大的情报组织,难道不是一件大好事吗?

    其实爱丽丝还有另外一种心理,唐舰长刚才那句话对她触动很大。

    既然“爱丽丝”这个魔鬼可以玩弄她,那她也可以借用比魔鬼更加强大的力量玩弄魔鬼,以报复魔鬼对她人生的毒害与侮辱。

    她继承“爱丽丝”之名,在罪恶中沉沦,用鲜血侵染生命,习惯了这种生活。却又很讨厌被“爱丽丝”这个名号禁锢,想反抗人性贪婪一面对她的荼毒。

    于是,这个可悲可怜又自相矛盾的女人,在扭曲而疯狂的变态心理下,寻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点。

    是的,她要把自己献给面前那个男人。

    当然,不同于芙蕾雅对他单纯的爱,她对他有暧昧,有利用,有畏惧,有怀疑,有佩服,有不信任,还有埋藏于内心的深深抵触。

    可以用“亦敌亦友”来形容,也可以用“爱恨交加”来描述。

    她扭过脸,视线落在唐方脸上,干脆用手擦掉那些妆痕。说道:“我没指望要名分,只是想成为你的女人。”

    “作为曾经的敌人,同样作为女人,要想在一个强势的男人面前保住性命。获得一些信任与尊严,最好的办法就是成为他的女人。”

    她再一次望向芙蕾雅:“我这么做,只是想保住自己的命,你大可不必为此吃醋,哪怕我比你更懂得怎么取悦男人。也不可能取代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芙蕾雅皱着眉头,根本理解不了爱丽丝这种活在罪恶深渊里的女人所特有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与她不同,与克蕾雅不同,与周艾不同,这个女人把身体与感情看做一种可以交易的商品。

    虽然艾琳娜也是因为政治目的,把身体献给唐方,但是二者有本质的不同。

    爱丽丝是为自己,艾琳娜是为领地的臣民。

    唐方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她:“果然,在黑暗中呆的越久,思想就越扭曲。”

    她说道:“我没有太多时间去赢取你的信任。所以只能这么做。无数事例证明,只有这种方式能够最快增进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在“爱丽丝”这些年,她见识过太多太多顾客与商品的故事,刨除贵族与商人这两个特殊群体,那些被平民买去的女孩儿有很大一部分日子过的还算幸福。

    “抱歉,我对你的身体没兴趣。”

    与对待艾琳娜不同,他一口回绝了爱丽丝,丝毫不顾及她的颜面。

    他不忍伤害艾琳娜的自尊心与积极性,并不意味也会对爱丽丝如此,这个连自己人生都没有的女人虽然可悲。却也可恨。

    就像芙蕾雅说的,她不仅身体透着浓重血腥味,连灵魂都已经无可救药。

    爱丽丝不解:“难道我不漂亮吗?”

    “你很漂亮。”

    “难道我不性感吗?”

    “你很性感。”

    “那你是嫌我脏?”

    “……这只是原因之一。”

    “为什么要让那个怪物变成你的模样与我发生关系?你明明可以阻止它发生。”

    唐方说道:“因为我很好奇,用魔鬼的方式对付魔鬼本身。这种事好不好玩。”

    爱丽丝咬牙切齿说道:“你这么做只是为了侮辱我?”

    他当然不会接受这种有损自己形象的描述:“错,是惩罚!”

    她抹掉眼帘上的积水,恨声说道:“你是一个真正的魔鬼。”

    “许多人都这么说……但他们何尝不是另外一些人眼睛里的魔鬼。”唐方说道:“其实要成为我的人还有另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爱丽丝十分疑惑,难道除去身体上的结合,还有更好的办法来增进彼此的感情,建立信任的桥梁?

    唐方说道:“很简单。献上你的身体。”

    她打了愣,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刚刚那番对话不正是为把身体献给他吗?这小子是白痴吗!

    “我需要的是你的身体,而不是女人的身体。”

    她想到带给她无穷恐惧与屈辱的拟态雏虫,忽然变得惊恐万状,结结巴巴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毛毯从她肩头滑落,再次露出那具诱人身体。

    白浩似想到什么,表情微变,望着唐方背影的眼睛里满是骇然。

    唐方眯着眼睛说道:“要干什么?把你变成我的人啊。那不正是你想要的?”

    他的掌心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条面目可憎的褐色小虫,好像有点不适应天空飘落的细雨,正扬起没有眼睛的头,好奇地“张望”这个世界。

    爱丽丝终于弄明白唐方为什么不杀她,原来还在工房的时候,他便已经有了某种令人恐怖的念头,盐场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下。

    “你……刚才那些话,是在戏弄我?”

    唐方学着爱丽丝在工房时对拟态雏虫做过的行为,用手勾起她的下巴,笑嘻嘻说道:“既然你那么投入,我总要配合你把戏演完嘛。”

    “你这个魔鬼。”她厉声说道:“我就算去死,也绝不会让你得逞。”

    她从地上爬起来,往磁悬浮车撞去。

    在这样的绝望时刻,作为一个身体沾满无数女孩儿鲜血的罪犯,竟突然爆发出自杀的勇气。

    爱丽丝喜欢把别人变成命运的行尸,却不允许别人把她变成失去美丽容颜与“自我意识”的走肉。

    白浩本打算拦住她,被唐方拉住了。

    她没能撞车而亡,不是力道不够。也不是临时改变主意,而是因为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身体,突然摔在地上。

    无数红褐色纹理在肌肤表面蜿蜒爬行,有种惊心动魄的味道。

    她怒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唐方走到她身边蹲下。看看掌心的寄生虫,说道:“还记得工房里发生的事情吗?它在你身体里留了一点东西,叫什么来着……噬病毒?”

    她的额头流下许多汗,与那些雨水混在一起,分不清来自那里。

    “你……你刚才不是在戏弄我。真正目的是拖延时间!”

    回顾今日种种遭遇,她有种精神崩溃的感觉,眼前这个男人自始至终把她玩弄于鼓掌之间,一次又一次侮辱她,一次又一次戏弄她。

    他就好像天神特意派下来惩罚她的使者。

    唐方说道:“你真聪明。”

    这不是夸奖,这是赤LUOLUO的讽刺。

    “因为只有噬病毒发作,最大限度削弱你的意志,它才能在你的身体里开花结果。”

    她用越来越微弱的声音说道:“我恨你。”

    他摇了摇手指:“不要恨我……我是在救你。”说完这句话,他将掌心寄生虫拍到爱丽丝的身体,看着她渐渐失去意识。慢慢站起,轻声说道:“我会给你赎罪的机会的。”

    白浩苦笑道:“你就不能简简单单当一个好人,非要这么戏弄她。”

    “那不是我的风格。”

    一架特别行动运输船出现在天空,将体表慢慢附上一层紫霜的爱丽丝引入机舱。

    唐方扭头望向海面,不知该怎么处理那艘破损战舰,虽然狂热者已经做过细致检查,确定里面没有珍贵资料,但是战舰本身便是一种研究素材。

    他抬头扫过天空,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命令艾玛暂时拖延天基侦查设备上线进度。同时心念微动。

    狂风骤起,波澜壮阔。

    天上的云形成一个巨大漩涡,雨滴时大时小,在海面激起一片疏密不均的水花。

    如雷音爆响彻天际。整个盐场区域一下暗了下来,疾风由天空而落,把野草的头打歪,把碎石吹走,把海水赶上岸。

    那不是雷,那是吼。那也不是疾风。那是吐息。

    贝希摩斯如一道万仞巨山,撞破浓厚的云,带起一股飓风,由天空落向海面。

    它太大了,一出现便引发剧烈天象。

    海水涨成一道大潮,大气云团出现紊乱,连星球重力与磁场都产生一定程度的异变。

    芙蕾雅的淡粉色短裙被风卷起,然后又被唐方捂住。

    白浩与罗伊面朝大海,迎风而立,看着贝希摩斯一头扎入浅滩。

    喷溅而起的浪花变成瓢泼大雨,由贝希摩斯落水点溅向四周,十数米高的海潮滚滚而至,几乎将整个海滩吞没。

    那些狂风卷起滩涂的残骸与碎石,击打着盐场旁边的建筑物斑驳的外墙,噼啪作响。

    上一次贝希摩斯进入星球内陆环境是在阿克隆星地底,因为空间过于狭窄,除去剧烈地震外,感受不到多余天象。

    现在不同,它从出现到入水,将整片海域卷入一场灾难,破坏力比唐方轰爆刺球怪造成的风浪更加可怕。

    这一幕来得快去的也快,贝希摩斯将鹦鹉螺级特勤舰吸入口袋的一瞬间,那道直插天际的阴影瞬间消失。

    阳光重归人间,雨水渐消,大潮匆匆落下,狂风悄然散去。

    芙蕾雅的裙又盖回白嫩的腿根,唐方的手也回到了裤线位置,罗伊与白浩脸上的骇然徐徐敛没。

    只有“那赛罗”星球坏境监测中心、地质运动研究院、国家海洋局、甘加达斯市气象站等与大气、地理、海洋环境有关的部门乱成一锅粥。

    因为图拉蒙对上帝武装的维护,人为将盐场所在海域划为侦查盲区,以致人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距离事发地最近的小镇,也只看见一道巨大黑影从天而落,然后便是激烈的地震。

    好在这种现象来的快去的也快,不到一分钟时间便恢复正常,所以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一部分计划穿越盐场附近海域,但是被军方关卡拦下的旅客,隐隐约约猜到那里一定发生什么敏感事件。

    处理完盐场的事情,唐方往东北方扫了一眼,眉头轻挑,嘴角浮出一抹冷笑。

    雅典娜为混淆视线,利用战甲的变形能力,化为MINI穿梭机进入太空,以掩饰“那赛罗”上帝武装研究所的存在,只可惜她天机算尽,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把一枚定时炸弹当成值钱的宝贝。

    当然,这不怪雅典娜,她还是非常聪明的,只能怪艾格?斯台特曼不是人,准确的说是非常人,完全违背宇宙常识的存在。

    “罗伊、白浩,你们搭乘特别行动运输船去捣毁爱丽丝的巢穴。记住,除那些被绑架的女孩儿外,不要留下一个活口。”

    爱丽丝距离蜕变重生还有三五日光景,如果在这期间什么都不做,难免会被隐藏在“那赛罗”的“爱丽丝”组织成员嗅出不同寻常的味道,从而推举新一任爱丽丝,或者对不声不响消失多日又突然回归的首脑生出怀疑,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