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四十章 海岸线上的激斗(三)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诚然,有黑骑士这样的战力保护,本身又能够隐身,就算调来一个装甲集团军也不可能把他怎么样,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会亲临战场。

    拥有“胜利女神”的她,是比黑骑士更加强大的存在,哪怕被对方拖住,无法短时间内分出胜负,那些克隆人也会要了唐方的性命。

    她刚才仔细扫描过整个战场,确信附近区域除去那2个隐形人,再没有其他战斗单位,哪怕对方有着空中优势,她也有足够信心杀掉目标。

    克隆人部队可不是主权国家的人类士兵能比,何况她还有另一个杀手锏------来自方舟的MT-10002号实验体。

    除非唐方能再搞出一两个与黑骑士具备同等战斗力的帮手,不然,他今天死定了。

    唐方所倚重的飞行单位,对她而言没有任何威胁意义,她能拆掉一艘战机,也能拆掉十艘战机,包括那3架更为强大的黄金战机。

    但……前提是击败讨厌的黑骑士。

    白浩为了阻止她攻击唐方,以近距离白刃战的方式死死咬住对手。

    就像雅典娜想的那样,“黑暗之心”无法与“胜利女神”匹敌,但可以拖住她一段时间。

    唐方可以利用这段时间逃命,又或者输死一搏。

    她不希望他选择前者,她希望他选择后者。

    硕果仅存的两辆武装潜艇抢先一步冲向唐方与芙蕾雅所在盐田,海滩上的克隆人也开始朝雅典娜的指示目标推进。

    纵观整个战局,唐方具有绝对的空中优势不假,只是都用在啃鹦鹉螺级特勤舰这个硬骨头上,哪怕地面战场情势岌岌可危,狮鹫战机+幽灵战机+凤凰战机的组合依旧在对海面那艘搁浅战舰狂轰滥炸。因为鹦鹉螺级特勤舰坠落地点靠近海岸线,水深不足,难以躲入海底避难。远远看去宛如一只将死白鲸,被天空掠过的猛禽逼入绝境。

    只有很少人知道,一艘小型潜艇正由鹦鹉螺级特勤舰尾部机库驶出,紧贴海底。以缓慢速度离开海岸战场,往深海水域游去。这艘能量反应极低的潜艇正是副舰长用来转移艾格?斯台特曼的交通工具……所以,不幸的是,唐舰长正是知情人之一,只不过他很镇定地假装不知道。不予截击,也不予关注。

    2辆武装潜艇的速度很快,已经接近盐田,巨大车轮滚过路面,压碎无数石砾与粗盐,发出一阵爆豆子般的脆响。

    唐方手下没有第二个黑骑士,却有一个融合混血。

    幽蓝色的流光快速淌过,芙蕾雅迎向那两辆武装潜艇。

    她手上没有C-20A,也没有幽能刃,只有手腕上一对缭绕丝丝电弧的银色金属环。

    “唐方……”

    “拆了它们。”

    “哦。”她扭过头。望着滚滚而来的武装潜艇,像个认真传达老师命令的小女孩儿:“唐方让我拆了你们。”

    2名驾驶员觉得她一定是疯了,一个有着蓝色长发,漂亮的好像从童话中走出的小丫头,站在奔腾而至的钢铁巨轮前,用脆生生的嗓音扬言要把它们都拆了,怎么看都有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违和感。

    “小妹妹,看我先把你拆了。”

    对于她的威胁,驾驶员还以颜色,不同的是。他们毫无怜香惜玉的情绪,驾驶舱两翼机炮角度微调,锁定前方年轻女孩儿,喷射出一道道夺命火舌。

    25MM口径的子弹如果打在一个既年轻又漂亮的女孩儿身上。可想而知是一个什么景象。两名驾驶员多多少少觉得可惜,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

    他们都是经过调制的克隆人,属于正常人的情感被压抑到最低,无情与残暴成为最主要的战斗思想,所以,哪怕面对芙蕾雅这样的乖巧小绵羊。他们照样会毫不犹豫开枪射击,用子弹撕裂她堪称完美的身体。

    很多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便是真实的。

    她没有黑骑士的武勇,却有着不输雅典娜的强大。

    如果说白浩是一名敏捷的人类剑客,她便是一位轻盈的精灵游侠。

    那些子弹像被施了时间魔法,在抵达她身前三尺距离时,突然定格在半空。

    远方火舌还在咆哮,眼前的弹幕却似静置,后发而至的弹头像慢镜头下的桌球,轻轻撞击那些前辈,发出清脆的鸣响。

    武装潜艇与芙蕾雅之间几十米的距离,一遍像躁动的炼狱,一遍像安宁的天堂。

    这种令人难受的视觉体验并未持续多长时间,当数百发弹头在女孩儿身前摊成一张钢铁雨幕,她动了……确切的说,是她的头发动了。

    那些蓝色发丝无风而起,在脑后展开,如一道潮流,缭绕的电光带起丝丝光亮,切割着周围湿润的空气,发出电流泄露的声音。

    轰隆,黑压压的雨云传出一声雷鸣,有闪电在天空蜿蜒行走。

    她就像风暴领域的一位冰冷女神,哪里还有半点乖巧小绵羊的形象。

    云层的闪华照亮鹦鹉螺级特勤舰千疮百孔的身体,导弹的啸鸣、雷神的怒吼、海浪的咆哮,烈风的嘶喊,将整片海岸卷入动荡。

    凤凰战机划破天际,柔滑如烟的光痕在所有人眼底绘出一抹白,与其对应的是芙蕾雅身周澎湃的雷光,像一座明灯,点燃许多人双瞳。

    武装潜艇驾驶员骤然扩张的瞳孔中,奔雷如潮,横扫而过,数百上千枚大口径弹头以远超出膛速度的水平倒射而回。

    如同被十二级狂风光顾的玻璃窗,武装潜艇的驾驶舱被整个击碎,显示器、战斗辅助系统、机炮、飞弹舱等等设备在这场风暴下支离破碎,只剩千疮百孔的主体车轮,一头栽倒盐田,在地面拖出一道长痕,用泥沙与硝烟把自己埋葬。

    唐方觉得可以收回当初“山寨炮姐”的形容词了。如今的芙蕾雅简直就是超级炮姐。复数形式的电磁炮,御坂妹子也玩不转啊。

    这已经不是电磁炮,而是电磁炮阵。

    当初在北郊研究所救下小妮子的时候,虽然也曾控制子弹倒飞而回。射穿那些安保人员的身体,但是绝没有现在玩的这么溜。

    自从把她的疯病治好,自从把她的“任督二脉”贯通,这妮子就越来越像一个女版万磁王了。

    他很疑惑,是不是伊普西龙人都具备这么强大的战斗力。

    同样心怀疑惑的还有最后一辆武装潜艇驾驶员。当然。他跟唐舰长的疑惑内容完全不同,与伊普西龙人无关,与做梦有关。

    她刚才脱离隐身状态后扬言要把它们拆了,从一个娇弱的小女孩儿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恐怕没人会相信,所以他的同伴嘲笑她不自量力,准备用机炮这样的重武器对付眼前的漂亮女孩儿,打算把她轰成一堆肉酱。

    结果怎么样?她好好站在那里,如同一位女性神祗。武装潜艇已然支离破碎,同伴的身体直接被弹头风暴扯碎。变成一块块焦炭。

    那个身披黑色甲胄的家伙也只是将机炮子弹截停,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年纪的女孩儿倒好,不仅可以把蕴含恐怖动能的弹头截停,还能将它们以更为恐怖的速度返还给射击者,这样的景象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他的震撼情绪并未持续太久,便被一道冰冷的目光惊醒,几十米处,那个女孩儿正赤手空拳像他走来。

    从芙蕾雅动手,到武装潜艇粉身碎骨,这一幕说来复杂。其实不过短短数秒,最后一名驾驶员来不及多想,按下燃料弹发射键的同时,控制载具直接往女孩儿身上碾过去。

    如果换成普通人。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幕,双方又只有几十米距离,载具全力行驶之下肯定没有思考时机,这些克隆人不同,经受过特别调制后,无论是身体素质、心理素质。还是判断力与战斗经验,都超过普通士兵太多。在回过神的一瞬间,便生出“既然子弹无法奏效,便用能量手段杀伤目标”的想法。

    这种燃料飞弹能够产生强烈的热辐射与冲击波,可以造成范围性烧伤与区域缺氧,杀死生命目标。该武器对付身披重甲的黑骑士没有效果,但是那个女孩儿不同,她身上只有一层单薄皮甲,脸部更是暴露在外,无论怎么看,都难以防御燃料弹造成的伤害。

    为确保彻底杀死目标,他还准备了后续攻击手段------驾驶武装潜艇从她身上碾过去,用车轮部位暗藏的刀锋把她切碎。

    尽管攻击方式不同,但是这样做的结果与同伴身死前的想法一致------拆了那个女孩儿。

    飞弹没有像机炮子弹那样倒射而回,在距离芙蕾雅数米的地方爆开,轰的一声,化为一团快速翻卷的火云,横扫整块盐田,唬得后面唐方赶紧躲到更为安全的地方。

    冲击波带着细沙与盐晶向外弥漫,热浪如潮,将云层断断续续洒落的雨点横扫一空。

    武装潜艇逆着狂风与火焰笔直撞过去,驾驶员的眼睛死死盯着指示器上的标记,为彻底消灭目标,他不惜拼上自己的命。

    克隆人便是为战斗而生,为杀人而活的物品。

    上帝武装的高层不拿他们当人看待,他们同样不把自己当人看待。

    武装潜艇终于冲进鼓荡的爆炸浪潮。在滚滚硝烟与热火包裹下,时间流速仿佛变得无比缓慢,驾驶员紧咬牙关,用力瞪大双眼,仔细辨识前方的路,车轮两侧的旋转刀刃已经展开,哪怕女孩儿可以在爆炸下幸存,也绝无可能逃过这样的绞杀。

    人的双腿再快也不可能快过机器,更何况在这样的环境下。

    是的,人体有极限,两条腿总跑不过带轮子的。

    可怜的驾驶员并不知道,芙蕾雅根本无需用两条腿走路,她的小脚丫一向是用来撒娇卖萌的最好武器,它踩在唐舰长腮帮子上的时长,远远大于踩在地面的时长。

    驾驶员看见一道幽蓝在车轮前方骤然闪过,即使在充斥热气的环境下,依然留下极其优美的弧线。

    然后。他的眼睛在驾驶舱右面捕捉到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

    四道海蓝色菱形光盾围绕着一个人影,将里面的世界与外面的世界隔绝。

    透过那层稀薄却坚固的光幕,他终于看清后面冷艳的脸庞,还有她头顶闪烁着紫色光芒的晶环。

    这都炸不死她?!

    这便是他生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其用“生前”这个词来形容有些不恰当。他们根本没有活过,何谈人生,自然更配不上“生前”与“死后”。在上帝武装高层人员的字典里,只有“投产”与“报废”这样的概念。

    2道深蓝色光芒形同劈砍而至的长剑,斜斜斩过武装潜艇主体。巨大的车轮与驾驶舱被削成三块,切口流溢的火红色铁汁落在焦黑的土地上,慢慢变冷,慢慢沉寂。

    武装潜艇轰然崩塌,惨烈景象比它的前辈更加触目惊心。

    一如唐方开始说的那样,“拆了它们。”

    芙蕾雅就把2辆4米高的武装潜艇拆了。

    其实她有更简单的攻击手段,只因唐方说的是个“拆”字,于是她很听话地用了这种极其粗暴、野蛮,一点不符合女性风格的方式,把它们大卸八块。

    冲击波很快消泯。只剩下零星的火焰,冉冉升空的黑烟,还有淅沥沥而落,把土打湿,把火打蔫的小雨。

    由黑转灰的烟幕中,一个纤细的身影缓步走出,火焰在她背后招摇,小雨浇在皮甲表面,溅起蒙蒙的水汽,反射出一抹微白。

    白浩还在与雅典娜扭打。落于下风,不代表他忽略了背后发生的事情。

    人畜无害的芙蕾雅把那台机器生生撕了……

    如果他想,其实也能做到,但不可能这么迅速。也完全比不上她的残暴。

    关键是,它是芙蕾雅干的------那个印象中总是跟只树袋熊一样挂在唐舰长脖子上的萌物干的。

    一开始把她从北郊研究所弄回来的时候,很多人都躲着她,因为芙蕾雅发起疯来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也只有唐舰长才能降服,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她的疯病突然好了,据豪森那个2货说经历过人世间最为神秘的灌浆疗法,她终于脱胎换骨了。

    许多人不知什么叫灌浆疗法,罗伊还为这事专门咨询过瓦伦丁,结果老家伙同样两眼一抹黑。他跟李子明都知道,但不敢说,因为在这种流言流出不久,豪森大爷便被唐舰长扔进禁闭室关了半个月,然后再没人敢打听什么叫灌浆疗法。

    ……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自那以后,船员们不再躲着她,芙蕾雅成了许多人的开心果,谁都可以逗她,萌萌的,笨笨的,从来不生气,也从来不害羞。

    就是这么一个在众人心里人畜无害的小丫头,却有着让人恐惧的力量,甚至比当初发疯时更加强大。

    白浩知道身后发生之事,雅典娜自然看的更清楚。

    她刚才吐槽的内容应验了,唐方手底还真有一位足以媲美黑骑士的存在……不,是超越黑骑士的存在,让人无语的是,这个存在竟然是一些媒体报道中那个惯会撒娇卖萌,单纯的像一张白纸的芙蕾雅……她简直就是一只披着绵羊皮的老虎,是唐方让她故意装傻卖呆,用来麻痹别人的吧,那小子简直阴险到世间少有的地步。

    当然,除此之外,她还有一点点嫉妒心理。比起她,芙蕾雅更像一位女神。

    倘若把她比喻成身披战袍的战争女神,对方便是冷艳高贵的精灵女神,哪里还有以前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儿的影子。

    她很不甘,非常非常不甘。

    同样是强大的女武神,为什么芙蕾雅可以暴露那张美丽的脸庞,没心没肺地过着阳关灿烂的日子,而她却必须带着冰冷面具,永远生活在阴影中。

    “唐方要我帮助白浩消灭你。”

    就像解决那2辆武装潜艇前的宣言,她仍旧一脸认真地述说自己的意图,这无异显得很幼稚,与战斗中的高冷大相径庭。

    但是不知为什么,雅典娜没来由感到一种烦躁,好在这种烦躁来得快,去的也快。

    如果她能拖住黑骑士与芙蕾雅两个人,已经进入盐场范围的克隆人部队便可以专心对付唐方,就像她之前的吐槽,如果没有3-4个与黑骑士同等战斗力的护卫,那个男人今天死定了。

    雅典娜当然不会在出门前看黄历,也不会每天早晨醒来看一眼自己的星座运势。

    今天处女座的工作指数只有一星,倒是感情指数是满满五颗星。

    在海岸与盐田的交接地带,突如其来的一场沙暴将2名克隆人震上天空,雨水与扬沙组成的帘幕中,3道身影由数米高空坠落,噗的一声跌在沙土地。

    是的,上去2个,下来3个。(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