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三十六章 谁才可怜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她相信向以聪明著称的唐舰长知道该怎么做,知道该如何取悦她。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交易,用人质换金钱的要求不过是引诱唐方上钩的饵料,真正的目的是为干掉他。

    就像国王陛下说的那样,唐舰长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把手下的生命看的非常重,宁愿把自己置于绝境,也不会坐视同伴死去。

    所以,他们没的选择。只要他还是唐方,就一定会上钩。

    在爱丽丝看来,过了今天,身后那个亚裔小子便会成为一具没有温度的死尸,在整个希伦贝尔大区掀起一场巨大风暴。

    他如同彗星般崛起,又如同流星般陨落。

    他是一个时代的标志,也是将史书上属于今天一页终结的休止符。

    她想抓住最后一个机会,把他变成她的东西,让这位代表一个时代的人物成为爱丽丝生命里一抹色彩。

    文艺一点,这叫追求,叫生活。

    通俗一点,叫集邮女的名人情结。

    好比一幅名画,许多人甘愿花大代价买下它,作为收藏品。他说:“他拥有了它。”

    然而,人的生命只有百年,但是一幅画的生命可以长达千年,甚至万年。它会有许多所谓的拥有者,他们有着不同的姓名,不同的肤色,不同的人生。

    谁才是谁的拥有者?

    不是人拥有了画,而是画拥有了人。

    爱丽丝不是一个人,爱丽丝就像一幅画。

    在白浩眼中龌龊而肮脏的行为,在爱丽丝看来,却是无比神圣与文艺的。

    在接下来的时光里,不是唐方拥有她,而是她拥有唐方。

    这是一个女人征服一个男人的故事。也是魔鬼征服人心的故事。

    所以,站在爱丽丝的角度,它不龌龊,它很神圣。它不肮脏,它很文艺。

    她捉起几上两只高脚杯,先在其中一杯抿了口酒,然后递给“唐方”,用妩媚与迷离的目光望着他的眼睛。左手按住他的胸口,银闪闪的指甲油在重新布置过的灯具照耀下闪耀着钻石般的光芒。

    “唐方”扭头望向床前侍立的两名保镖。

    爱丽丝解开他军装最上面的衣扣,眼睛笑成两片飞花,用满含挑逗的声音说道:“你可以当他们不存在。放心,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该看,什么时候不该看。”

    “唐方”依旧用那种怪异的腔调说话:“非要这样?”

    爱丽丝握住他的手腕,举起高脚杯,与她另一只手里的高脚杯碰在一起。

    旋动的红波迷花了她的双眼,也迷花“唐方”的双眼。

    “当然,这也是交易的一部分。”她依旧用暧昧而诱惑的语气说道:“你当过兵。体质应该不错,把我伺候好了,说不定可以给你打个折。”

    “咯咯?你说怎么样呢,唐舰长?”

    她望着他的眼睛,把高脚杯慢慢挪向鲜艳的唇,玫瑰红与山楂红撞在一起,有种醉人的味道,比她饮用少女鲜血时的样子更富有冲击力。

    那两名保镖不言不语,墨镜遮盖下看不到任何表情,或许是训练有素。也可能是早已习惯这种事,仿佛两块没有生机的石塑。

    “唐方”把酒移向唇边。

    爱丽丝眼里的挑逗更浓,左手已经解开他军装第三粒扣子。

    她是一个被肉YU控制的女人吗?她不是。

    她是一个被胜利冲昏头脑的女人吗?她不是。

    她是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吗?她不是。

    她是一个格调低下的女人吗?也不是。

    每一任爱丽丝都很优雅,每一任爱丽丝都很聪明。每一任爱丽丝都很理智,每一任爱丽丝都很懂情调。

    唐方是个聪明人,既然经历过先前的恐怖袭击,又接到交易请求,虽说为救同伴不得不硬着头皮来此,却一定会做些保命安排。

    她虽然不知道唐舰长到底隐藏了什么手段。八成与下面那个年轻人脱不开干系。

    他没有带那个能够改变右臂形态的少年,却带了另一名少年,本身便说明了一个问题------楼下那个少年比前者更加强大。这是他保命的本钱,也是他敢于轻身涉险的倚仗。

    当然,少年的力量再强大,也绝不可能比得上她在盐场的布置……准确点说,是国王陛下在盐场的布置。

    但是作为一名优雅与文艺的爱丽丝,她可不愿意看见垂涎多日的玩物被那些重武器,又或者那个大家伙轰成一堆碎肉,那实在叫人倒胃口。

    她不想他成为爱丽丝人生中的遗憾,所以决定用另一个方式来优雅而香艳的进行这场集邮游戏,让唐舰长变成她的人,成为妆点爱丽丝这尊后冠的一颗璀璨明珠。

    她对自己的美貌很有信心,极少有男人在看到她的身体后还可以把持住。

    所以她在保镖的护卫下接近唐方,用女色削弱他的抗拒意志。

    事实证明,她利用美色与“希望”把他从少年身边引开的计划很成功。

    这里所谓的“希望”,是指唐方可以趁机擒下她,要挟“爱丽丝”放人,然后平安撤退。站在他们的角度来说,这是最好的对策。

    但……什么时候可以动手擒住她呢?

    当然是二人独处的时候。

    她当然不会让他得逞,于是便有了保镖跟着进屋的一幕。

    这时她已经把唐舰长与少年分开。

    为了能够得到他,完成这场集邮盛宴,她在关上一道门的同时,又打开一面窗。

    是的,唐方完全可以在同她上CHUANG的时候动手,那时保镖的视线会落到别的地方。

    有一件事情他不知道。富于情调与浪漫色彩的爱丽丝小姐递给他的那杯酒里面放了点东西------由助兴药与迷HUAN药组成的特效添加剂,服用后可以让人产生幻觉,激发情YU,丧失正常人的理智,沦为只知交HUAN的动物。

    “爱丽丝”作为以绑架儿童与年轻女孩儿为业的犯罪集团。这种混合药剂可是他们独有的好东西,花钱都买不到,也只有一些大贵族,比如特里帕蒂公爵、罗宾逊侯爵、图拉蒙亲王这样的人物。爱丽丝才会孝敬一些。

    当然,她给唐方用的,是品质最高,效果最烈的那种,这会让他化身成一头猛虎。用力蹂躏她这朵带刺的蔷薇。

    她喜欢粗暴,喜欢狂野。

    喝下这杯酒的唐方会在5分钟后把她抛到床上,然后……

    她会很顺利的完成集邮游戏,并利用房间的高清摄像头记录下来,最后封存到“爱丽丝”的地下收藏馆,那里有许多类似的东西,而每一份记录都是一个时代的象征。

    跟特里帕蒂放置与他有染的女子画像的陈列馆不同,“爱丽丝”的地下收藏馆有着历史的气息,时代的味道。

    所以说,爱丽丝是伟大的。神圣的,富于艺术意义与社会哲学的一道靓丽风景。

    就像曾经的玛丽莲?梦露。

    所以说,她是有情调,会生活,懂艺术的人,善于把那种不美丽的东西,变成美丽的东西,把不优雅的东西,变成优雅的东西。一如她的姓名,高贵、典雅、时尚。

    其实那杯酒里还有别的一些东西。是从J先生手里讨来的高科技产品。由纳米生物机器人携带一种剧毒元素,混入酒液中。

    只要她在事后动动手指,那些纳米生物机器人便会释放出一种足以杀死3头公牛的毒素,让他变成一具慢慢失去温度的尸体。

    唐方一死。下面那名少年自然掀不起什么风波,“晨星铸造”也将土崩瓦解。

    像这种优雅而香艳的杀人手法,才是她爱丽丝的风格,而不是用刀剑或者枪炮那种野蛮而原始的手段。

    他能够在享受中死去,在她怀里死去,也算是一种殊荣。或者说上天眷顾了。

    这便是她,聪明、优雅、高贵、文艺的爱丽丝。

    她总是善于把杀人与交HUAN变成一种赏心悦目的艺术……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资格。

    一楼看不到二楼的风光,爱丽丝带来的香风渐渐消散,依旧被刺鼻的霉腐味取代。

    白浩站在房间中央,如同石化。

    K383次航班飞向甘加达斯空港的时候,就像她期待的那样,“唐方”将她抛到房间中央那张残留着阳光与香水味道的白色大床上。

    爱丽丝报以惊呼与娇笑,躺在床头媚眼如丝地看着他。

    两名保镖背过身去。

    ………………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那么完美。

    爱丽丝不知道,眼前这个已经脱去上衣的“唐方”,并不是他想得到的唐方。

    她想得到的那个唐方,此时正躺在工房旁边一座建筑的天台上,沐浴着清凉的海风与慵懒的阳光,等待好戏登场。

    工房二楼发生的一幕其实也可以称为好戏,香艳的好戏。

    趴在他胸口的芙蕾雅抬起头,压低声音问道:“唐方,你的心跳有点快呢。”

    “因为有人在勾引我。”

    芙蕾雅像一只被抢走秋刀鱼的小花猫,突然直起身子,一脸警惕地扫过周围,发现除去那些撩人的海风,翱翔的水鸟,哪里有什么女人勾引他。

    “你在撒谎,撒谎是不对的。”

    唐方认真说道:“我没有撒谎,她真的在勾引我,如果换一个地方,换一个身份,说不准还真会把持不住,跟她发生点什么?”

    芙蕾雅撅着嘴,像爱国人士宣示领土主权一样,义正言辞说道:“唐方是我的,我的!我的!”

    他温柔地抚摸她的头,循循善诱说道:“芙蕾雅,你要知道,吃独食是不对的,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把快乐传递出去,才是好孩子。”

    小丫头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但是又有一种很没有道理的感觉。

    她认真想了想。才恋恋不舍说道:“那我可以把你分给克蕾雅姐姐一块,分给尤菲一块,分给唐芸一块,分给玲珑一块。还有璎珞。”

    这些都是跟她关系最好的姐妹。

    唐方弹了她脑门一下:“把我当成什么了?蛋糕么?还一人一块。”

    “不,不,不。”芙蕾雅一脸纯真地道:“不是蛋糕,是香蕉。”

    她一向很听话,也喜欢听唐方说话。尤其喜欢那句,“你是我的小苹果,我是你的肉香蕉。”认为这句话代表着唐方对她满满的爱。

    唐舰长的脸很红,比远处那几株枫树更甚。

    唐舰长的脸很囧,比海平线那只弄丢海鱼的银鸥更甚。

    不是因为工房二楼的旖旎景象,而是芙蕾雅天真无邪,或者说有口无心的话。

    “芙蕾雅,只有这个是绝不能跟唐芸、玲珑她们一起分享的。”

    “为什么呀?”她一脸不解的样子:“你不是说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么?”

    “只有这个是不行的,最多……最多你可以分给克蕾雅一块,唐芸与玲珑她们是万万不能的。”

    “为什么呀?”在香蕉该不该分享的问题上。她表现出一种锲而不舍的追问精神。

    “话不可以乱讲,香蕉自然也不可以乱吃,不合适的人吃了,会拉肚子的。”

    “这样啊。”小丫头用无比遗憾的语气说道:“她们好可怜……”

    “呵呵……呵呵呵……是很可怜。”

    ………………

    K383客机终于降落在空港一处被清空的大型停机坪上。

    与此同时,盐场工房二楼的鏖战也落下帷幕。

    爱丽丝平坐在床头,白衬衣缓缓收起珠圆玉润的肩,掩住那些诱人景致。

    房间飘着浓浓的暧昧气息。

    “唐方”仰躺在床上,摆成一个**的“大”字,用带有审视与戏谑的表情看着她的背影。

    两名保镖依旧背着身体,全程没有说一句话。连大气都不敢出。

    很难想象,他们居然把持的住,叫人怀疑**丽丝的保镖是不是要具备一个特殊条件,就像以前深宫内院服侍皇族女眷的那些人。

    她从床上下来。宽松的白衬衣恰好遮住满园春色。

    那是唐方的衬衣,上面有克蕾雅最喜欢的洗衣液的香味,现在它却穿在一个陌生女人身上……认真算来,倒也并非陌生,好歹HUAN好一场。

    爱丽丝嘴角噙着一抹笑,脸上带着欣慰与满足。抬头扫了一眼天花板上的高清摄像头,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眉飞色舞说道:“honey,你真是太棒了,我几乎被你的热情融化。”

    说完赞美的话,她语气一转,幽幽说道:“快乐相比悲伤总是那么短暂,却因此更加珍贵,不是么?”

    她俯下身子,用凄婉的目光望着他的眼睛:“相比快乐,悲伤才更具艺术张力,所以,请一定不要怨恨,你会成为无可替代的艺术之美,永远存在于爱丽丝的生命里。”

    “我爱你……有着抹茶香的男人。”

    她往窗口走去,准备从远的地方再看他一眼。

    那两名保镖转动身体,被墨镜滤去感情的目光落在“唐方”身上。

    爱丽丝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点燃一支细窄的女士香烟,放在曾经吻遍床上那个男人全身的唇上。

    烟气袅娜,迷蒙了她的侧脸。

    她放下火机,拿起旁边一个小指长的银色金属棒,拇指放在中间红色按钮上,然后用怜爱的眼神望着床上那个男人。

    “唐方”望着她,以一种慵懒语调说道:“交易……”

    能够引起神经兴奋的药物多少都有一些副作用,激烈运动过后难免出现体力低潮期。

    他的皮肤泛着酒红色,额头手背还贴着薄薄一层细汗,连鼻息都有几分滞重。

    爱丽丝眼中的怜爱更浓:“交易?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真可惜,如果不是某些连我都惹不起的大人物一定要你的命,说不准会让你多活几天。”

    “可惜啊……可惜……”

    “唐方”瞳孔一缩:“你在耍我?”

    爱丽丝说道:“不,你是我珍贵的收藏品,请相信,对于你,我是灌注了感情的。”

    “唐方”说道:“真可怜。”

    她觉得这是他的自嘲:“是有些可怜,不过请放心,你会成为爱丽丝永恒生命里一道璀璨光华。”

    她接过保镖递来的PDA,看着高清摄像头捕捉到的影像,眼睛里没有任何异色,干净的像在欣赏一幅画作。

    “永别了,我的爱人。”她望着床上的男人,摁下按键。

    “唐方”看着她的眼睛,又重复一遍刚才的话:“真可怜……”

    爱丽丝在耍他,他也在耍她,这一点都不可怜,这很公平。

    但是与爱丽丝把他当成一件艺术品不同,“唐方”根本不是什么艺术品,起码在样貌上与艺术品无缘。

    叫“如花”的不一定都是美女。

    把一条不符合人类审美观的爬虫当成一件艺术品对待,一口一口喊着爱人,叫着honey,难道不可怜吗?

    到底是谁在耍谁呢?

    一秒,两秒,三秒……

    转眼十几秒过去,沉闷的气氛充斥整个房间。

    “唐方”躺在床上,用怜悯的目光望着她。(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