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三十四章 疯名之下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一系列相关节目中,他的父亲与母亲被标榜成世间最善良与温柔的人,却被他气死、逼死,他的姐妹更与之断绝来往,不认这个弟弟。

    所以,他死有余辜,死不足惜。他若死去,绝对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甘加达斯市电视台还断章取义了杰瑞?华盛顿与赛克?巴卡尔的谈话,追问律盟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作为一名律师,赛克为什么会替劫持客机的恐怖分子说话?二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赛克又在这件事里扮演什么角色?

    与此同时,有三流网络媒体曝光赛克在“吉普赛尔”入狱一事,指责他有袭警行为。

    身为一名律师,居然无视国家法律,用暴力手段逃狱,简直是律盟的耻辱。

    是的,这是陷害。

    官媒没有发声澄清,政府置若罔闻,故意纵容这种小道消息在民间发酵。

    唐方还知道,不管是市长杰克?斯通,还是副市长左腾雷,都没有任何积极举措,他们正坐在市长办公室一起喝茶,一起看电视节目,不时发出几声爽朗的笑。

    在他的指示下,艾玛监听了市政厅对外通讯,并骇入数据主机。

    然后,他终于知道市长与副市长对这件事的态度。

    这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犯罪分子为报复社会而制造的恐怖袭击,可怜那些乘客,全都为此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这便是两位市长、警察局长、空港负责人、轨道安全局长……等等知道实情的官员的共识。

    崔恩浩会成为一个残暴的恐怖分子记载进“那赛罗”历史、档案馆的卷宗,以及人民的回忆中。而赛克?巴卡尔会被定性为从犯,通过舆论引导、流言诬陷等方式让人们接受他的帮凶身份,反正已经死去的人不会说话,没人可以逆转事件走向。

    他们根本没有想过要解救那些乘客,因为上面的人都是平民,没什么大人物,既没有地位。没有声望,也没有影响力,对大权在握的他们构不成任何威胁,只需事后利用软硬兼施的手段搞定他们的家人便可。在这个王权至上,金钱至上的社会,是很容易办到的事情。

    不过是一群可以任意侮辱,任意欺骗,任意耍弄的平民。把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是每一个高明政客的必备技能。

    然后,市政厅还可以借此事件搞些反恐方面的宣传与行动,加强城市安保力量,获得新的财政拨款。

    作为市长,他们又有了一个表演的舞台,来捞取政治资本。

    杰克?斯通一向善于把坏事变成好事。

    崔恩浩的想法实在天真,准确的说是幼稚。

    他的要求很简单,只需一个道歉,便会放过那些乘客,束手就擒。

    恰恰是这看似很简单的一句话。实际上比零素还要昂贵,起码在杰克与左腾雷看来,穿梭机里所有乘客的命加起来,也没有一句道歉重要。

    一旦他道歉,便代表他是错误的,左腾雷是错误的,这些年的施政方针是错误的,甚至整个市政厅都是错误的。

    警察局长罗瑞?华盛顿不会同意他这么做,左腾雷不会同意他这么做,就连“那赛罗”总督。图拉蒙亲王的大儿子克哈纳鲁勋爵,也不会同意他这么做。

    如果他同意了崔恩浩的请求,以市长身份道歉,以后便会有人让总督道歉。让国王陛下道歉。进而令那些奴隶得陇望蜀,怀疑王权统治的合法性,甚至出现加西亚起义军那样的反抗组织,动摇整个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根基。

    道歉能够拯救乘客的性命,化解崔恩浩的仇恨,却破坏了王权统治下的政治原则。

    他会为此丢掉官帽。失去贵族身份,还会被立案调查,然后投入监狱,沦为“那赛罗”官场的笑柄,变成不人不鬼的东西。

    没人愿意抛弃优越生活,沦为一个阶下囚,所以,他不会道歉,无论作为官员,还是贵族,都不可能向平民低头。

    虽然台上人前口口声声“爱民如子”,实际上,他需要对王权负责,对大贵族负责,对拿枪的人负责,而不是手无寸铁的平民。

    唐方还知道,那三架海鹞战斗机的真正任务并非去向崔恩浩施压,而是准备在特殊时刻击毁客机。

    这里所说的特殊时刻是指万一崔恩浩因为官方的无视狗急跳墙,逼迫客机飞向总督府、市政厅等重要单位的时候,3架战机会毫不犹豫把它击落。

    反正无论是崔恩浩亲自引爆炸弹,还是被战机击落,在政府严密的信息管制下,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市政厅说什么就是什么,因为所有知情人都已经成为爆炸下四分五裂的尸块。

    就像现在,警察局长已经与崔恩浩谈崩,但是在官方报道中,市长还在与恐怖分子进行协商,积极救援K383航班上的乘客。

    秃鹫战车停在距离交易地点5公里外的地方,唐方取出2套恶劣环境防护服,一套给芙蕾雅,一套自己用。

    罗伊没有模拟幽能的能力,无法激活恶劣环境防护服隐身组件,而女妖战机与特别行动运输船在面对上帝武装的战斗单位时,有暴露的可能性,或许会对自己的计划造成负面影响。

    思考片刻,他将意识投入虫族基地,控制幼虫变化为一头饥饿者,召唤至现实空间。

    芙蕾雅对它的样子很好奇,罗伊却是一阵恶寒,脸色有些不好看。

    因为唐方的办法是让他进入饥饿者的肚子,埋伏在地层深处,伺机而动。

    最终,罗伊选择了妥协,蒙着脑袋和眼睛钻进饥饿者的大嘴里,进入巨兽腹腔。这完全不同于以往经历,由腥臭扑鼻的大嘴进入黑洞洞湿漉漉的肠胃,与柔软舒适的王虫腹囊相比,他更喜欢后者多一点。

    唐方穿戴好恶劣环境防护服,望了一眼白浩与“唐方”所在方向。又望望海滨盐场位置,脸色变得凝重。

    一场伏击与反伏击的好戏即将登台。

    但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天上的那个大麻烦还没有解决。

    如果出动系统单位进行强攻,势必暴露他的存在。打乱与“爱丽丝”的交易,甚至惊走上帝武装的人,失去获得伊普西龙人干细胞的线索。

    如果不强攻,赛克?巴卡尔怎么办?

    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客机上发生的一幕给他提了个醒。

    艾玛传来的最新影像中。赛克由普通舱回到头等舱,在崔恩浩与乘客们不解的目光下拨通与地面塔台的连线。

    警察局长已经离开,与他对话的是空港负责人莱斯克。

    “告诉杰克?斯通,我已经决定接受亚历克斯?阿姆斯特朗先生的提议,担任律盟的第一副主席。”

    莱斯克嘴角微扬,一脸嘲弄的样子。

    客机里的人根本不知道外面的舆论环境,赛克?巴卡尔这个名字在此次事件后将成为恶魔与帮凶的代名词。

    律盟的第一副主席,说起来高大上,但是对于杰克?斯通、左腾雷这样的人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力。克哈纳鲁勋爵一只手指便可以碾死律盟,只不过忌惮老派势力借题发挥,做政治文章,才放任这些老鼠四下乱窜。

    如今赛克?巴卡尔想通过律盟第一副主席的身份向市政厅施压,简直可笑。

    “普通舱那几个孩子是娜塔莎军事学院的新学员,由梅洛尔亲王破格录取。如果这还不够的话,我与摄政王殿下的几分交情,不知算不算得上一枚交涉砝码。”

    普通舱传来惊呼,乘客们绝望的脸上生出一丝希冀。

    娜塔莎军事学院由梅洛尔亲王掌控,是一所定向培养优秀军事人才的海军机构。毕业生大多进入王国最为精锐的第23游骑兵团任职,是真正的军事名校,将领摇篮。

    如果赛克?巴卡尔的话是真的,机舱末尾那几个懵懂而瘦小的孩子。将来或许有可能成为统领舰群的将军。

    得知这样的情况,市政厅必然要顾忌来自娜塔莎军事学院的压力,甚至是来自梅洛尔亲王的压力。要知道这几个孩子可是亲王殿下破格录取的学员,万一因为杰克?斯通应对不当死于非命,那不亚于在打他的脸,向以脾气暴躁著称的亲王殿下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而且。赛克?巴卡尔还说他与亨利埃塔有几分交情。能跟摄政王殿下攀上关系,怎么说也是一个大人物了,就像他说的那样,已经算的上一枚重要的交涉砝码。

    市政厅的人可以不顾及平民,但不能不顾及赛克的身份与地位。

    “那赛罗”总督克哈纳鲁勋爵地位尊崇,见了亨利埃塔也要恭敬地喊声“叔祖”,就连其父图拉蒙,也要喊一声“叔父”,甚至国王陛下都要礼让三分。

    许多人恍然大悟,为什么亚历克斯?阿姆斯特朗会提议赛克?巴卡尔这样的年轻人担任律盟第一副主席。

    赛克?巴卡尔的政治影响力,已经今非昔比。

    崔恩浩呆呆望着面前比自己大一两岁的男子,眼睛里含着感动的泪光。因为他知道,赛克?巴卡尔现在的做法与一开始截然不同,现在的赛克,是在用肩膀支持他,而不是一开始的法律。

    肩膀是血肉做的,有温度。法律是无情的,很冰冷。

    面前这个男子,现在做的事情,是为了拯救客机上的所有平民,也是在为他讨一个公道,不用是律师的身份,而是用一个“帮凶”的身份。

    崔恩浩不想用“帮凶”这个词,更乐于用“恩人”这样的称谓。

    那些平民与空乘人员亦然。

    只有显示器对面的人会认为赛克的所作所为,坐实了他的帮凶身份。

    他为了帮崔恩浩赢得尊严,为了拯救航班上的所有人,放弃了曾经的做法,心甘情愿站到“那赛罗”政府的对立面。

    一些思维敏捷的乘客想到的更多,他这样做,很容易被杰克?斯通等人污蔑为崔恩浩的帮手,劫机从犯,甚至对摄政王殿下的名声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但他就这么做了,义无反顾地做了。

    机上的乘客不知道。市长大人本就打算把赛克?巴卡尔塑造成一个恶人,如今他的所作所为,很像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正合了他们的心意。

    棘手的是。赛克的威胁扯出了律盟。当然,律盟在这些实权官员心中没有多大份量,关键是他后面又搬出梅洛尔亲王与摄政王那样的大人物。

    空港负责人开始挥汗,如果赛克?巴卡尔说的都是真话,这件事必须更慎重一些。

    令人为难的是。官媒已经发出谈判进展缓慢,对方很不配合的报道,并将劫机行为形容成“劫匪极有可能挟持穿梭机发起自杀式恐怖袭击”,军方将视情况启动应急预案。

    倘若因为牵涉到梅洛尔亲王与摄政王的颜面,杰克?斯通接受崔恩浩的条件,面对媒体镜头向他道歉,客机上那些人成功获救,一旦前些时候杰瑞?华盛顿、崔恩浩、赛克?巴卡尔三人间的对话外泄,岂不证明之前官媒的播报都是谎言?是用来愚弄大众的假话?

    毫无疑问,左腾雷将因此下台。杰克?斯通更会受到牵连,警察局长杰瑞恐怕也难逃办事不力的罪责。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作为空港负责人,他没能力管,只能把皮球踢给市长阁下,又或者更上面的人。

    崔恩浩把炸弹弄上客机他负有责任,但是两位市长的责任更大,反正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砸到下面的人前总要先压死他们。

    莱斯克准备把最新情况汇报给杰克?斯通。

    就在这时,赛克?巴卡尔又丢下一枚重磅炸弹。

    “嗯。还有一件事……请转告市长先生,我与新任克纳尔公爵艾琳娜小姐的未婚夫唐方唐先生是好朋友。”

    赛克知道那赛罗总督克哈纳鲁是图拉蒙的儿子,与唐舰长关系不好,按常理而言。这样有可能激化矛盾。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小子是一个疯狂起来无法无天的角色,为救几名下属能把“乔治亚”贵族屠杀殆尽,敢在国王陛下家门口把弗朗基米尔这头看门狗轰杀,听说昨晚又在王后殿下组织的酒会上当着众多贵族的面把瑟维斯侯爵的鼻梁打断。

    还有什么他不敢干的事情么?

    克哈纳鲁如果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这件事必须慎重对待。

    崔恩浩要的是杰克?斯通道歉,本身与勋爵阁下没有半点关系。哪怕他与唐方八字不合,也没道理冒着性命之忧去惹那个疯子。

    崔恩浩听到“唐方”这个名字时没什么反应,因为这些天都把心思放在策划劫机事件上,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不怎么关注,只是在听到“新任克纳尔公爵”几个字的时候楞了一下。

    但是普通舱与头等舱交界处的空乘人员,及一些对政治感兴趣的人脸色变得无比精彩。

    谁也没有想到,这位律师先生竟然与那个搅得“克哈诺斯”满城风雨的家伙是好朋友。不要说那几个孩子关系到梅洛尔亲王与摄政王的脸面,单单是唐舰长好友这样的身份,也不得不让市政厅那些人重视。

    别人或许会忌惮克哈纳鲁勋爵的身份,只有那个年轻人例外,惹恼了,他真就敢杀上门来。

    手握三个恒星系统大权的特里帕蒂公爵牛吧?辛格家族几乎被那小子灭门,特里帕蒂连个屁都不敢放。

    弗朗基米尔作为“克哈诺斯”海关署长,官衔比杰克?斯通高多了,还不是死在“座天使号”的炮火下?

    瑟维斯是谁?一名尊贵的侯爵,还是国王陛下面前的大红人,昨晚愣是被唐舰长当着王后殿下的面砸断鼻梁,却谁都不敢说什么。

    无论是出于保命,还是不给克哈纳鲁勋爵惹麻烦的考虑,杰克?斯通只能接受崔恩浩的条件。

    他可以不对下层负责,但必须对他自己与上层负责。

    对于K383客机上的乘客而言,这代表他们很有希望脱离险境。

    莱斯克听到“唐方”的名字时,脑袋嗡的一声,心里乱成一团麻。或许别人不知道,他这样的官员很清楚,昨晚那小子在“卡布雷托”遇袭,据说只是轻微伤,今早摄政王殿下震怒,整个“卡布雷托”官场风声鹤唳,一片哀嚎。

    要知道“卡布雷托”可是国王陛下的绝对控制区,被亨利埃塔这么搞都默不作声,关起门来当缩头乌龟。若是赛克?巴卡尔因为政府操作失误被劫匪炸死,可想而知“那赛罗”将迎来怎样的报复。

    “赛克先生,请稍等,我这就把情况通报市长。”莱斯克抹着鬓角淌落的汗说道,就连称呼也变得恭敬许多。

    赛克点点头,断开与塔台的连线。

    崔恩浩看着他的脸,表情很复杂。虽然不知道那个叫“唐方”的人是什么来历,但是从空乘人员还有空港负责人的态度来看,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他忽然很想知道属于唐方的故事。(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