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三十二章 真正的人质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当他们将这一情报汇报给指挥中心没多久,客机上的定时炸弹便被人为引爆,数名地勤人员在这场爆炸中丧生。

    官方为了掩盖事情真相,不致引发大范围恐慌,于是将这件事定性成地勤人员在检修过程中操作不当,令客机起火爆炸。

    正当空港警务部门接到命令,开始对客机上的炸弹来历进行调查时,才起飞不久的k383失去与控制中心的联系,直到3分钟前才恢复通讯,然后,塔台便得到客机已经被恐怖分子利用炸弹劫持的消息。

    原本这件事与他无关,这属于“那赛罗”本地安全事务,根本不需要他插手。不幸的是,艾玛在调取乘客名单时,发现了一个令人在意的名字------赛克?巴卡尔。

    唐方的心情很不爽,艾格?斯台特曼是他故意放出去钓鱼的诱饵,这次绑架事件根本就是他将计就计之举。但是没想到在还有1个小时就到交易时间的当口,突然发生这么一档子事。

    赛克?巴卡尔成了恐怖分子手中的人质!与艾格的遭遇不同,这不是演戏,是事实。

    “艾玛,有没有办法弄清客机内部状况?”

    “指挥官,星轨指挥中心可以透过天基卫星骇入客机内部监控网络,但是需要一点时间。”

    “动手吧。”

    艾玛领命而去,唐方把注意力转回当下,女主播正在报告事件最新进展。

    塔台方面已经与k383客机取得联系,警方正与恐怖分子进行谈判。倾听对方的诉求。

    唐方告诉芙蕾雅与罗伊稍候,转身走出咖啡厅,看了一眼蔚蓝苍穹。召唤出一台侦测器,往客机所在空域飞去。

    与此同时。艾玛送来一段影像资料。

    画面中,一个年龄跟他差不多大,头上带着棒球帽的亚裔男子站在头等舱与普通舱的舱门处,左手手心攥着一个引爆器,右手握一把手枪,正满头大汗地对着外面吼叫。

    空姐、随机警卫,以及头等舱的乘客都被他赶去普通舱,整个头等舱只剩下他一个人。

    便在这时。艾玛又传来一份人物资料,有关劫机者的身份与来历。

    资料显示,这名劫持客机的亚裔男子名叫崔恩浩,年龄25岁,祖籍“那赛罗”一座四线小城,如今在甘加达斯市空港的地勤部门任职,专职客机的检修维护等工作。

    “难怪。”唐方扫过人流渐多的街道,又看看已经升至正北的“克哈诺尔”,推开门回到屋里,还坐回芙蕾雅身边。告诉老板娘蓄满咖啡。

    以空港的安监力度,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将炸弹这种东西带入机场,但是内部人员就不一样了。根据崔恩浩的履历分析,他在机械与电子工程方面有着一定技术水平,足以支持他干下这么一件骇人听闻的大事。

    已经恢复平静的罗伊向老板与老板娘道完歉,走到唐方面前,认真说道:“唐大哥,我错了,下次再不会这么做了。”

    唐方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少年回头看了一眼时刻表,说道:“咱们是不是该动身了?”

    “再等等。”

    白浩那边还没有接到“爱丽丝”的指示。对方很有可能临时改变交易地点,去的早了没有任何益处。还有可能打草惊蛇,而且。赛克的事情也是一个问题。

    客运穿梭机不像体型巨大的战舰,又位于大气层内部,不管是ghost还是狂热者,都很难在不伤害乘客的前提下取得客机的控制权,更不要说崔恩浩手里握有起爆器,随时可以把客机炸成碎片。

    他考虑片刻,还是将赛克?巴卡尔面临的险况告诉了罗伊。

    已经进入午休时间,咖啡厅的顾客渐渐多起来,老板与老板娘忙着接待客人,无暇顾忌唐方三人,而那些坐下来的顾客大多被电视画面吸引,忽略了靠近窗户的桌子上一位少年震惊而慌乱的脸庞。

    罗伊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忧心忡忡说道:“赛克不会有事吧?唐大哥,你有没有办法把那架客机救下来?”

    “办法倒不是没有,前提是必须知道炸弹所在客机部位,而且这么做还会暴露我们的身份与能力,且不忙动手,看看官方怎么……”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住,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艾玛又送来一份现场影像,赛克?巴卡尔不知何时由机舱尾部来到头等舱门口,看样子正在同崔恩浩交涉。

    “艾玛,能不能搞清他们的谈话内容。”

    “请稍等。”

    几秒钟后,脑海响起崔恩浩与赛克的谈话声。

    “为什么不能用更为温和的方式,却选择这样的极端行为,在我身后有许多像你父亲一样的人,还有许多孩子,难道你就忍心夺去他们的生命?”

    “我知道,你根本不是恐怖分子,只是一个走投无路的可怜人。”

    “你知道么,我见过很多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就像你所经历的一切,有些甚至更惨。而且,我敢肯定,现在普通舱的乘客里有不少人同样遭受过不公与欺凌。他们都跟你一样,怀着仇恨与不甘,对于这些同病相怜的人,你真能够下得去手吗?”

    “来吧,放下枪,放过这些平民,我向你保证,会竭尽所能帮你讨回公道。”

    崔恩浩用枪指着赛克,轻轻摇头:“我知道你是律盟的人,也知道你就是那个帮过许多人的赛克?巴卡尔,然而一切为时已晚,你根本帮不了我,或者说……你根本战胜不了那些人。那些官,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

    “我很感激你,也相信你的承诺。但是我对法律没有信心,对王权没有信心。对这个国家没有信心。所以,抱歉,我不能答应你。”

    “对于他们来说,温和的抗争从来不受重视,反而会招致镇压,只有用更加激烈的方式,才会让他们感受到压力,才会施舍一些关注的目光在我们这种人身上。”

    赛克?巴卡尔说道:“用这样的方式获得关注。你不觉得代价太大了吗?”

    崔恩浩脸上露出绝望的笑容:“难不成还有别的法子?我们不像你这样的社会精英,总是生活在聚光灯下,有名气,有威望,有国外媒体援助,还有很多富于影响力的同志。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们,从来看不到我们的疾苦,听不到我们的呼声,同样没有人愿意为我们发出呐喊,为我们的权益奋斗。我们就像埋在地下的塔基。用脊梁支撑着上面的灯火璀璨与金碧辉煌,人们只懂欣赏上面的美好,从不会关注下面的凄凉。”

    “唯一能让人重视的办法。就是把脊梁打断,把肋骨撞塌,那或许能让外墙出现一丝裂隙,又或者变形,上面的人才会俯下身子看我们一眼。”

    赛克叹口气,扫过普通舱那些眼巴巴望着他们二人的平民,忽然生出一种颓唐无力感。崔恩浩其实很清楚自己的做法不对,但是除此之外他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反抗那种不公的办法,只能用更多的仇恨结束个人仇恨。只能用更多的悲剧终结个人悲剧。

    他在崔恩浩眼中看到的是一种绝望、麻木、疯狂,以及坚毅的光芒。站在面前的这个人,已经放弃生命与希望。变成一个可怜的魔鬼。

    不是自甘堕落的魔鬼,而是心存善念与正义,却只能用魔鬼的方式去贯彻自己理念的另类魔鬼。

    “你知道么,我这次来‘那赛罗’,是为带那几个孩子离开这里,去一个可以给他们身份活下去的地方。”赛克指着普通舱最后面一排几个正眼巴巴望着他背影的孩子说道。

    他们只有十一二岁年龄,长期的营养不良严重影响了身体发育,相比同龄人显得格外瘦小。

    “那是律盟一位伙伴托付给我的身后事。”

    赛克的表情很落寞:“难道你忍心看这些刚刚脱离虎口的孩子,没有过上半天好日子,便带着遗憾与悲伤离开这个世界?”

    崔恩浩扫过掌心已经被汗水打湿的起爆器,没有说话。

    赛克继续说道:“给他们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在这之前,我遇见了一个人,在他的帮助下,我见到了摄政王,也见到了梅洛尔亲王,所以,请相信,我可以帮助你,也有能力帮助你。”

    崔恩浩重新攥紧手上的枪,嘴角露出一丝绝望的笑:“我真的非常感激您,然而,这里是‘那赛罗’,是图拉蒙亲王的地盘……”

    “退一万步讲,即便你真能帮助我讨回公道,其他人呢?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好多好多,你帮的过来吗?所谓法律,不过是套在我们这种人脖子上的枷锁,它救不了我们。”

    这次轮到赛克沉默。

    崔恩浩说的很对,他与唐方成为朋友,与摄政王殿下有了交集,他甚至被律盟的伙伴寄予厚望,但又能如何?

    他可以帮助许多人,却无法拯救更多人。

    便在这时,舱壁上的电话铃响起。崔恩浩慢慢走过去,按下接听键。

    显示器上光影一闪,空港负责人冷峻的脸庞出现在二人面前。

    “崔恩浩,你可知劫持客机是怎样的重罪?为什么这么做。”

    这种话对于一个萌生死志的人而言,不会带来任何效果。所以,崔恩浩的脸色没有半分变化,平静说道:“我知道。”

    空港负责人厉色说道:“立刻停止劫机行为,或可争取宽大处理。”

    崔恩浩说道:“莱斯克,你就是为说这些话才联络我的吗?”

    他的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望着莱斯克的脸像在看马戏团哗众取宠的小丑……曾几何时,那张脸在空港所有员工面前是权力的象征,是恐惧的代名词。

    但是当他把生死置之度外以后,发现那张老脸是如此丑陋,如此令人厌恶,如此无足轻重,与一头只会乱咬乱吠的老狗没有什么分别。

    赛克想了想,决定先离开头等舱,等崔恩浩与莱斯克讲过条件,看能不能说服他放弃劫机行为。

    但是当他指指普通舱,打算离开的时候,崔恩浩忽然叫住他:“不要走,我想请您做一个见证者。”

    赛克收回已经迈出的脚步,一脸不解的样子。

    崔恩浩没有回应他的疑问,扭头看向莱斯克。

    “我要见甘加达斯市市长。”

    “你要见市长?”莱斯克皱眉说道:“为什么?”

    “要他道歉,当着媒体的面,像那些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道歉。”

    “荒谬!”莱斯克说道:“市长大人怎么可以向一个恐怖分子道歉,这绝不可能。”

    崔恩浩还没有说话,赛克走到摄像头范围内,冷然说道:“为什么不可能?难道整艘客机几百人的性命还没有一句道歉重要?”

    “还有,他为什么不能对一个恐怖分子道歉?崔恩浩的行为是不对,这并不能掩盖他所遭遇的不公,如果市长有地方做错,为什么不能道歉?”

    莱斯克哑口无言,转而愤然说道:“你又是谁?”

    “赛克?巴卡尔,一名律师。”

    “赛克?巴卡尔?”

    莱斯克重复一遍这个姓名,似想起什么,目光变得有些僵硬:“你怎么也在客机上?”

    “我怎么在客机上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见市长,他手里握着几百条人命。”

    空港负责人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连续变换数次,才望向崔恩浩,咬牙说道:“我会联系市长。”说完便断开了通讯。

    崔恩浩笑了。

    他的目标达到了,所以应该笑,但是笑的很苦。

    “如果莱斯克不知道您的存在,他会这样痛快答应去联系市长大人吗?”

    赛克?巴卡尔张张嘴,发现一句话都说不出。

    崔恩浩正在做的事情很疯狂,言谈举止一点都不疯狂,相反很平静,像沙滩上一位漠视远方海啸掀起巨浪的老人,已然失去生存意志,只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多看几眼天边流溢的晚霞。(未完待续。)

    ps:说实话,这个月我其实不打算加更的,因为最近网站送的赠币很多,而读者用赠币订阅章节对作者而言没有任何收益,这段时期加更代表损失自己的收入,而且我准备存点稿以应对即将到来的春节,保证在那段时间不断更。

    月初的时候id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书友打赏百元,留言希望能加更,但因为我实在手残又吹毛求疵,所以每天只能码5000多一点,状态好的时候才能多码几百字,那时正要去拔牙,睡眠质量又很差,还要抽出时间打点滴,不断更已经是在强迫自己坚持了,于是就没答应。

    不过这件事我一直装在心里。

    快到圣诞节的时候,“起床”说快过节了,我送你点苹果吧。然后,他真就寄了一箱苹果过来……嗯,还有imba的平安夜打赏。

    我真的很感动,于是,去tmd订阅损失,最终还是决定加更,只当送给大家圣诞礼物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