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三十一章 人与鬼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呜……汪。”她犟着鼻子,委屈说道:“再说我是小孩子……我……我就咬你。”

    罗伊依旧不能接受这种漠视生命的做法,认为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力,都有被尊重的权力,哪怕是那些贵族。唐方在“乔治亚”做的那些事情,他虽然一直不曾发表意见,却并不认为正确,只是觉得唐大哥也有任性与疯狂的时候,而且那么做的出发点是为了救他与白浩几人,他没有立场去指责,没有资格去反对。

    “重税都是奥利波德家族的罪孽,与那些基层官员没有关系,与那些富人同样没有关系,他们的钱很多都是自己努力赚取,其实……当官也很不容易。”

    老板娘已经有些不耐烦,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像罗伊这么乐观,或者说愚蠢的人。

    “无论是在蒙亚帝国、苏鲁帝国、菲尼克斯帝国,还是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贵族几乎把持了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不管是国家财政,还是平民的辛勤劳作,都被他们绑架,把这堂堂一国,变成他们的家天下。权力在握,财富自然滚滚而来,所以,贵族们吃肉喝酒,有裙带关系的人吃菜喝汤。”

    “我们不过是贵族手中的奴隶,用双手与血汗供养他们。说什么没有关系,有钱搭乘MHM系列航班的人,他们的每一分钱都与政治有关,与权力有染,涂满我们这种人的血水与汗水。”

    “他们有枪,他们也有炮,他们说会保卫祖国,其实枪口从未对外,一直对内。因为有孩子。因为有家人,我们没有勇气反抗这样的压迫,还不能抱怨一下,发泄发泄心中的不满吗?如果这都要受到道德绑架。还有没有天理了?”

    “所以,像你这种没有经历过生活艰辛,一直活在保护伞下的小屁孩,我可以请你闭嘴吗?”

    老板年一句小屁孩把罗伊惹恼了。他也是在鬼门关走过许多次的人,比如在“雷克托”的北郊研究所。在特尔罗的“虚空撕裂者号”,作为经历无数苦难,怀有强大武力的人,被人说成小屁孩,怎么受得了。

    “难道星盟就比这里好吗?查尔斯联邦就比这里好吗?富者越富,穷者愈穷,以五十步笑百步,有意思吗?国家有法律,社会有道德,生活同样有规则。既然活在这样的国度,最好的办法就是去适应,去拼搏,去逆流而上,而不是抱怨,不是发泄,不是怨天尤人。”

    “把自己的快意建立在别人的悲哀上,你还有理抱怨国家无道,社会无德,如果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人都是你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我看……高压统治不错,万一没有贵族引导,必将天下大乱,你们终会自掘坟墓而亡。”

    距离“晨星号”离开美嘉尔恒星系统已经过去1年。罗伊也开始步入青春期,多多少少出现些叛逆与脾气,尤其在看到有人不尊重生命的时候,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其实说完他就后悔了,因为这样的说法等于贬低了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人民的素质,也贬低了蒙亚帝国人民的素质。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无异于指责加西亚反抗军,否定唐大哥的所作所为。

    而且,细细琢磨的话,老板年那句“一直活在保护伞下的小屁孩”没有说错,他的确一直活在唐大哥的保护下,活在“座天使号”全员的保护下,吃着加西亚反抗军厨师做的饭菜,喝着加西亚反抗军士兵打的水,用着加西亚反抗军采购员买的日用品,与乔伊、尤菲、沃尔顿、格兰特这样的人称兄道弟。

    他突然有些愧疚,为逞一时口舌之快说出这样的话,唐大哥听了该多伤心。

    谁想唐方不为所动,依旧半死不活地趴在那张餐桌上,眯着眼睛看电视播放的冰壶比赛,如果让不认识他的人来看,一定认为是个不学无术混吃等死的穷酸。当然,因为易过容,就算知道唐舰长长什么样的人也认不出现在的他。

    他不说话,不代表老板娘会容忍罗伊这种小屁孩儿的指责。

    “追求更好的生活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

    她忽然抄起柜台下面一把不锈钢水果刀,指着罗伊的脸道:“你不就是想说我们这种人素质低么?那你素质高,来我们这种素质低的人开的店干什么?出去,出去,今天这生意不做了,老娘也不伺候你这种贵族养的狗。”

    “让你出去,还愣着干吗?滚!”

    罗伊的表情很囧,唐方依旧趴在那里,对二人的争论恍若不闻,芙蕾雅趴在他的腿上,一脸睡熟的样子,嘴角含着缕晶莹口水,不知梦到什么好吃的。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罗伊举着双手,尴尬说道:“这样容易弄伤你自己。”

    别说老板娘拿把刀,就算手里握的是枪,也不可能伤到他,所以半大小子好心提醒她不要弄伤自己。

    “你出不出去?”老板娘眼中凶光大盛。

    砰地一声响,后厨的门被推开,早先奉命去洗盘子的老板一手拎着锅,一手拎着勺走出来,恶狠狠瞪着罗伊:“我老婆让你滚蛋,耳朵聋吗?”

    罗伊很委屈,真的很委屈,他只不过说了几句实话,真话,理智话,为什么就把人给惹恼了呢?他们怎么就跟白浩一样,听不进劝呢?

    他可是出于好心,尽管有点对不起唐大哥。

    唐方仍旧无动于衷,看着罗伊把话说绝,把事情办砸,既不救场,也不说离开。

    芙蕾雅被铁勺敲打锅底的声音惊醒,从桌子下面抬起头来,看着局促不安的罗伊,又看看全副武装的两口子,脸上闪过好奇又兴奋的目光,脆生生说道:“罗伊。他们是在赶你么?是不是因为你喝咖啡没给钱?别急,我这里有。”

    小丫头笑嘻嘻从唐方兜里夹出一张面值10000元的图兰克斯币,放在桌上,诚恳说道:“老板。你们不要为难他,我们有钱。”

    他们进店一共点了3杯咖啡,还有一小碟甜甜圈,满打满算不到20元钱。谁知道小丫头随手就是一张图兰克斯联合王国面值最高的纸币。

    在某些小地方,许多人半年都挣不到这么一张纸。她倒好,随随便便就从那个男人兜里翻出一张放在桌上,更奇怪的是,那个男人的眼睛连眨都不眨,仿佛对此毫不在意。

    老板觉得那一定是假钞,虽然看上去跟真的一模一样。

    老板娘觉得小丫头脑筋有问题,难道她不知道这样一张纸代表什么吗?那可是10000图兰克斯币,几乎是咖啡厅10天的营业额。

    还真被她猜对了,芙蕾雅知道它是钱,可以买东西。但并不在意这么一张纸能买多少好吃的,好玩的,因为她从来不带钱,对价值也没有概念,觉得那是唐方与克蕾雅需要操心的事情,她喜欢什么,只要告诉他们一声就好。

    看见老板与老板娘不说话,她皱皱眉,又去掏唐方的衣兜:“不够么?这里还有。”

    趴在桌面装死的唐舰长坐不住了,一把抓住她的小手:“败家娘们儿。有钱也不能这样造啊。”

    芙蕾雅笑嘻嘻说道:“你终于说话了。”

    唐方摇摇头,收起桌上那10000块钱,说道:“这无关金钱多寡,关乎尊重与尊严。”

    老板娘看了他一眼。忽然觉得木头人一样的家伙把话说进她的心坎里。

    男人却是眼巴巴望着被唐方随手揣回兜里的票子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用期待地目光瞅瞅女人,却不敢多说什么。

    就像唐方说的,罗伊与老板娘的争论无关金钱,关乎尊重与尊严。但是当一个人连生存权利都无法得到保障的时候,不管是尊严。还是尊重,都变成了奢侈品。

    希望很重要,活着也很重要。

    他们这种人的一生,就是在希望与活着之间摇摆。

    小小的心房里住着理想,蔚蓝的苍穹下堆满现实,它们把人撕成两半,一半是鬼,一半是人。活在现实的叫“鬼”,住在心里的叫“人”。

    “你们到底是不是一伙的?”

    老板娘很不解,半大小子就像那些被口号与谎言欺骗,被洗脑教育蒙蔽,惯于混淆黑白,转移矛盾,制造人民内部对立情绪,炮制对外仇恨,以缓解利益集团压力的爱国青年。

    那个男人却不一样,既不批判什么,也不指责什么,只是简简单单说了那么一句话,却是她、他、以及所有底层平民最想要的东西------尊重与尊严。

    唐方笑了笑,说道:“我就是他的保护伞。”

    女人皱皱眉:“他说话很难听。”

    “不,是耿直。”唐方说道:“道理这种东西,就是为把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而存在,你需要的不是与他讲道理,而是这样。”

    话音才落,一个拳头便落到少年脸上。

    它来自唐方。

    这是他第一次动手打罗伊。

    但罗伊已经不是第一次吃这样的拳头,在“乔治亚”的时候,白浩就曾这么揍过他。

    璎珞说白浩与唐大哥有点像,他一直不这么想,直到同样的一拳落在他脸上。

    璎珞还说姐姐玲珑之所以喜欢白浩,也是因为跟唐大哥有点像。

    “我以为白浩那一拳把你打醒了,现在看来,这样的想法实在太天真。”唐方看着他的脸:“知道么?在昨晚的你们遇袭的时候,我便已经有些不耐烦,你甚至还没有唐芸养得一条鱼懂事。”

    “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对敌人手软,就给我滚回‘座天使号’。记住,现实不是拍电影。”

    罗伊被这一拳打蒙了,他还是头一次见识这么严厉的唐大哥,有些羞愧,昨晚他的确手下留情了,结果就是一名恐怖分子突然醒转,用枪指向璎珞的背,幸亏白浩反应及时,用一把匕首插进那人的喉咙。

    他保持沉默,捂着脸沉默。

    现场的氛围有些尴尬,男人放下了锅与勺,女人也把水果刀丢回柜台,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不这样,罗伊就不会挨揍,仔细想想,她根本犯不上与一个少年怄气。

    她也有过那样的年纪,也曾怀有一颗憧憬梦想与正义的心。

    尴尬的气氛很快被打破,不是唐方或者芙蕾雅,也不是老板与老板娘,更不是罗伊,而是突如其来的一条插播新闻。

    几分钟前MHM138客机爆炸起火并非意外,而是一次罪恶行为的前奏,漂亮的女主播一脸凝重的告诉电视机前的观众,已经升空的K838次航班被恐怖分子劫持,目前正在甘加达斯市上空环绕飞行,政府正在尝试与劫机者沟通,目前还未得到对方的回应。

    罗伊捂着脸从地上爬起来,面露愕然。唐方扫了一眼电视画面,轻轻皱眉。

    老板娘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急转直下,竟真有人劫持了客机。

    MHM138是豪华客机,K838只是普通客机,上面的乘员大多是中下层收入者。

    唐方回到座位上,把那半杯咖啡喝完,静静看着电视画面沉默不语,老板也从柜台后面走出来,一脸震惊望着轨道卫星传递至地面的高空影像。

    老板娘的脸有些难看,她可以坐视官员与贵族子弟不得好死,不代表会对眼前的一幕无动于衷。

    K383上坐得可都是平民!

    所有人都在静静关注事态发展,除了唐方。

    倒不是他对这件事漠不关心,而是艾玛转来的一份空港内部资料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早先MHM138客机起火爆炸一事并非像官媒说的那样,是一次意外,其实与K383被劫持一事有着密切关联。

    MHM138是豪华客机,K383是普通客机。二者面向不同消费群体,安保等级也不一样。(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