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二十八章 痴情的海贼,骄傲的人鱼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这句话让他想起上次见面时的“竹叶青”,还有1万亿星币,还有7500吨零素,还有提前暴露给泰伦等人的装甲热抗技术。

    自从见到这家伙以来,他就一直在亏本。当然,有所舍便有所得,起码心情好了许多,心境也与往常大不相同。

    “我只是说咖啡不错,你那是什么表情,又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唐方把咖啡送进嘴里,起身往外面走去:“告诉塞斯军港那些人,一个小时后我去接收零素。”

    “把你当成什么人了?”亨利埃塔心说,你自己知道。

    他忽然想到唐方身上带着伤,忧心忡忡道:“你额头的伤……”

    “伤?”唐方用手抹过头皮,脚下不停,只是举起右手轻轻挥了挥:“你忘记我是干什么的了?”

    干什么的?亨利埃塔由艾琳娜联想到星盟,由星盟追朔至“晨星铸造”,又由“晨星铸造”回忆起生体战舰,然后记起被他连累而死的梅捷列夫。

    区区皮肉伤对掌握组织再生技术的唐舰长而言,还真算不上什么。

    “放心,我会差人为第23游骑兵团送去一批哺液针剂……老是占你便宜怎么能行呢……我可是一个好人。”

    声音传来的时候,安全门将最后一抹背影盖住。

    亨利埃塔望着杯底不多的一抹咖啡色,皱巴巴的唇蠕动两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唐方最后一句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这是一份许诺,也是一个承诺。

    陌生人的离开,让枝头树梢的鸟儿恢复歌唱的勇气,奏响属于清晨的演唱会。

    “克哈诺尔”的光芒刺破地平线,落在“镜光号”观景舱巨大的玻璃壁上,洒下一片银白。

    亨利埃塔扫过水道里的潺潺清流,脸上笑容缓缓收敛,最终变为淡淡的忧愁。

    他的目光落在“达罗内斯”荒凉的地表。又似乎穿核而过,落到星球另一边。

    那里有数不尽的光明,也有足以焚尽一切生命的炼狱。

    ……………………

    一个小时后,安顿好克蕾雅、白浩等人。唐方带着拜伦乘坐一艘茶隼级穿梭机离开“娜塔莎”,由第23游骑兵团控制区域抵达“座天使号”所在战舰码头。

    梅洛尔接到亨利埃塔的指示后,已经命人将7500吨零素由塞斯军港的能源储备仓库转移至战舰码头一间空闲机库,移交给一直未离开“座天使号”的唐林、阿罗斯二人。

    唐方与拜伦由穿梭机下来,没有返回“座天使号”。第一时间往封存零素的机库走去。

    行走途中,他仔细考虑片刻,将酒会上遭遇海洛伊斯,以及两人之间的谈话告诉了拜伦。

    当然,略去了自己骂她DANG妇的事情。

    拜伦的表情有些复杂,最终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她……还好吧?”

    “看气色还不错。”

    唐方故意放慢脚步,把自己有关海洛伊斯被修改过记忆的猜测徐徐道出。

    他的脸色更加复杂,又叹了口气,说道:“你觉得……她可能恢复记忆吗?”

    海贼头子摘下蒙在左眼的眼袋。唐方在那里看到一些落寞与彷徨,知道他比谁都清楚,恢复记忆又能如何?难道比现在更好?

    海洛伊斯半年前为弗朗茨生了一个很可爱的儿子,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更别说一直默默关注勋爵夫人的他?

    就像他这次到“迪卡本”寻找原本侍奉过海洛伊斯的女子与护卫,不过是为弄清当年发生何事,解开自己的心结,并非要改变什么。

    现在的海洛伊斯,已经不是当年的她。

    她有出身高贵的丈夫,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就算她能够回忆起他,回忆起当初的海誓山盟,但……一切还能回到过去吗?

    假如海洛伊斯真是被上帝武装洗去记忆,又在唐方的帮助下恢复。面对当前形势,她会何去何从?一边是曾经深爱过的男人,一边是嗷嗷待哺的亲生儿子与事实婚姻,这样的选择对她是一种伤害。

    那不是救赎,那是残忍。

    拜伦不愿看到她遭受这样的痛苦,当知道海洛伊斯诞下一个男孩儿时。他便强迫自己打消把她找回来的想法,觉得这样也不错,即便身边的一切都是谎言与梦境,海洛伊斯觉得快乐,那便够了。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人宁愿活在虚伪的梦里,也不愿接受现实,因为那过于残酷。还有一些人,无法识破某类人或势力加诸在他们身上的欺骗,处于一个用谎言编制成的社会里,没心没肺的活着,却很享受,很快乐。

    他们很可悲,又令人艳羡。

    很多时候他会这样安慰自己,起码……海洛伊斯是快乐的,那些苦,由他来背就是。

    凯莉尼亚管这叫悲剧情结,有些人总爱幻想自己是天煞孤星,然后把悲伤当做沙子,用它们筑成一座厚厚沙堡,将身体与思想囚禁在里面,实在可怜。

    陈剑更骂过他“窝囊废”,作为一个海贼头子,学什么痴情种,简直叫人笑掉大牙,想要什么,只管拎着大刀抢来便是,谁敢说不就砍掉那人的头,这才是海贼的做法,男人的血性。唐方迟早会打回蒙亚帝国,那时把弗朗茨一刀杀掉,海洛伊斯除了跟他,还能有第二条路走?

    无论是凯莉尼亚带着文艺范儿的嘲讽,还是陈剑匪里匪气的吐槽,都无法改变他的想法。

    他是拜伦,他很倔。

    曾经为了海洛伊斯舍得丢弃阿波罗海贼团,敢于冒着生命危险去接近她,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被区区几句话改变?

    然而,他没有想到,一向对他私生活不予置评的唐方,忽然说出上面一番话来。

    “如果有需要,艾格或许可以帮到你。”

    拜伦想了想,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等你什么时候想通。来找我……咱们去抢人。”

    说完这句话,唐方带着唐林走入机库,留下一脸迷茫的拜伦,怔怔望着机库中央巨大的货柜沉默无语。

    润滑剂与油料的刺鼻气息扑打着他的脸。凉风带动军装衣袂,轻轻扬起,又轻轻落下,一如他眼睛里的光芒,时而盛如初绽晨曦。时而淡似最后一抹夕阳。

    唐方命令唐林切断机库的闭路监控系统,并告诉战舰码头指挥中心暂时征用这间机库,任何人不得接近,然后召唤出二十多只工蜂,变异为萃取场,开始吸收喷嘴涌出的零素。

    7500吨零素,代表着750万瓦斯。

    然而,这是一项极为耗时的任务,难以在一两天功夫内收集完成。

    他告诉拜伦与唐林看好机库,不让任何人进入。然后回到“座天使号”,听完尤菲的日常汇报,又去医学实验室看了眼周艾,驾机离开战舰码头,飞向“娜塔莎”。

    让拜伦与唐林看守机库,也是为了给他思考的空间与时间,海洛伊斯已经成为困扰他思想的梦靥,这个死结,只能他自己打开。

    ………………

    翌日,迪卡本时间上午10时。唐方被克蕾雅的叫门声惊醒,抬头一瞧,“娜塔莎”已是傍晚景色。

    把门打开后,姑娘话不多说。拉着他的手便往外走,任凭唐舰长大呼小叫,说穿着睡衣怎么见人,实在有损他领袖威仪。

    她对此嗤之以鼻:“你从头发梢儿到脚趾盖儿,哪里有一点领袖的样子?”

    唐方义正言辞说道:“我当然有一点领袖的样子,要不要找个时间试试?”

    姑娘皱着眉头想了许久也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直到回忆起这货说“一点”时眼中闪过的某种迷离眼神,然后,她懂了。

    “唐方,有种一会儿见到凯莉尼亚等人,你再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唐舰长冷笑说道:“你要敢试,我就敢说。”

    “……你……流氓!”

    “你能不能换个花样骂人?来来去去要么是流氓,要么是混蛋,我的耳朵都快长茧子了。”

    克蕾雅使劲攥着他的手,忽然想到唐芸对付唐林的手段,但无论如何下不去手,只能叹口气,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什么时候了?”他望着转廊外面一地嫣紫,仿佛看到昨夜湿凉的风把它们打落枝头。

    “不就是‘爱丽丝’那些人发来信息,要我们去赎人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克蕾雅停下脚步,唐舰长一头撞进她怀里,很香,兰草洗发水的气息直透鼻腔,把那些残余的睡意冲散。

    他抚开那些凌乱的发,在她耳根部位亲了一口。

    克蕾雅往后退开一步,脸色有些红。倒不是抗拒唐方的亲昵举止,只是因为在户外,害怕被人看到。

    “你……知道?”

    唐方拉起她尤其细长的手,继续往前厅走,只是换成他在前,姑娘在后。

    “我不仅知道他们想干什么,还知道艾格在哪里。”

    克蕾雅愣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这是一个……阴谋?”

    虽然用的是问句,实际却是想通某些难解之谜后的自然自语。

    知道唐舰长在演戏的人只有凯莉尼亚与亨利埃塔,或许白浩也猜到一些,克蕾雅等人之所以没有因为失去艾格而大乱,是因为笃定唐方一定有营救他的办法,直到听见上面那番话,姑娘才知道,这小子又在玩阴谋诡计,可怜的艾格被当成了投石问路的石子。

    “你不应该这么做,他们伤到艾格怎么办?万一那些人只是为了报仇,为了让你后悔呢?你……忘记当初白岳的遭遇了吗?”

    克蕾雅一向善良,于是很认真的劝说他不要这么做。

    唐方说道:“艾格……跟你们不一样。”

    她又一次愣住:“什么意思?”

    “很难解释清楚。”唐方拉着她继续前行:“在1光年范围内,只要我愿意,他随时随刻可以脱险。”

    克蕾雅眨了眨眼,似想通什么一般:“你是说……他与……他与那些遗迹单位一样?”

    “晨星铸造”核心成员都知道唐舰长有一件看不见摸不着的伊普西龙神器,能够像子宇宙那样自成一方天地,隐藏着许多强力战斗单位,随时等待他的召唤。

    他们称呼它们“遗迹单位”。

    “这怎么可能?艾格明明……明明……”

    唐方放慢脚步,右手伸出廊外。随手摘下一朵探出石栏,才开不久的粉色蔷薇,放到她的左手掌心。

    “明明什么?更人性化么?某种意义上说,他与我们没有什么不同。某种意义上说,他与我们有很大不同。”

    他继续向前厅走去,留下克蕾雅一人在那静静发呆。因为那句让人听不懂的话,也因为左手掌心那朵好看的蔷薇。

    寓意苦恋的花朵刚刚凋零,化作视线尽头一抹紫曦。蔷薇花便开满廊下。

    她握着手里的小花,在那里站了许久,转廊的风又将唐方帮她理顺的发丝打散,打乱,铺满胸前肩后。

    那朵花开的很灿烂,她笑的很温暖。

    有些人从不会说什么,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把想说的话变成更加美好的东西,可能是一道凝视,也可能是一朵小花,就像手心的它。

    克蕾雅轻叹一声。他总说自己不懂浪漫,却总是一次又一次让她怦然心动。

    ………………

    唐方到达前厅的时候,凯莉尼亚将一台PDA交给他,上面有一段软件合成的录音。

    唐芸抱着被她手臂勒的舌头外翻的鱼人宝宝,担心说道:“大哥,艾格……他不会有事吧?”

    唐方说道:“你先放下它再说话,这么下去会出鱼命的。”

    小妮子低头瞄了一眼,才发现可怜的鱼人宝宝正在生存与死亡间苦苦挣扎,吓得赶紧放手,尴尬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请一定相信,你若死了,我会非常非常难过的。”

    鱼人宝宝吐了口唾沫。正好落在罗伊的脚上,黏糊糊的,还冒着油光。

    憨厚小子的脸一下子绿了,赶紧捉过旁边桌上放的纸巾,一面擦拭脚上的鱼人口水,一面苦着脸说道:“这可是璎珞给我买的新鞋!”

    唐芸的手很快。快到唐舰长一眨眼,那五根指头就落在鱼人宝宝的脸上,使劲捏住有些湿滑的肉一旋:“你那什么态度!我可是已经跟你道歉了。”

    鱼人宝宝眼皮微动,撩了她一眼,又是一口浓痰喷出。

    “我的新鞋!”大厅响起杀猪般的嚎叫,罗伊用一种想杀人的目光盯着它。

    他的右脚沾着一团绿色液体,比左脚刚才沾着的一团更加浓厚多汁。

    唐方翻个白眼,好奇问道:“你怎么得罪它了?”

    像罗伊这么实在的孩子,一向很少得罪人,就算有时候说的话不怎么中听,也没人会往心里去,那为什么鱼人宝宝会往他脚上吐痰?难不成这小东西也知道欺负老实人?

    芙蕾雅拽拽他的衣袖,贼兮兮说道:“鱼……鱼……鱼……”

    他愣了一会儿,才想起前天中午时分,罗伊与璎珞从涧里拎来两条鱼,然后,午宴的餐桌上多了一盆酸菜鱼。

    这也行?

    他望着罗伊苦大仇深的脸,遗憾说道:“真可怜。”

    唐芸感觉丢了面子,气呼呼说道:“奔波儿灞,你那什么态度。”

    奔波儿灞------她给鱼人宝宝起的宠物名。

    “呜啊,呜啊……”

    那条鱼白了她一眼,以非常高傲的姿态,呜啊呜啊走出前门,一头扎进庭院中央的水池里,把一片荷叶盖在头顶,倚在假山上打起盹。

    唐方愕然,笑着说道:“还是个有脾气的家伙。”

    唐芸说道:“它以前不这样的。”

    “嗯,以前不这样,自从昨晚干了那件事后,便成了如今这个模样。”白浩冷笑道:“要不是看在唐大哥的面上,真想把它穿在竹签上烤了。”

    唐方好奇问道:“昨晚它干了什么?”

    白浩指着罗伊脚上那两团怎么擦都擦不干净的口水说道:“它用口水干倒了两名恐怖分子。”

    难怪露出一副牛气冲天的样子,原来在昨晚的战斗中立了功。

    “艾格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凯莉尼亚打断他跟白浩的交谈,把话题引到艾格身上。

    唐方划动PDA触控板,那段时长不足3分钟的录音响彻前厅。

    恐怖分子大大方方承认了他们的身份------来自“爱丽丝”的复仇。

    当初在“乔治亚”,拜伦捣毁“爱丽丝”的据点,把那些人杀了个干净,于是这笔账被记到唐舰长头上,才有了昨天的事情。

    他们以艾格为要挟,勒索5000亿星币赎金,如果唐方不答应,便会将人质转移至蒙亚帝国,交给第13皇子哈利法克斯处置,相信对方很乐意花大价钱买一位“晨星铸造”核心科学家。

    最后,对方还给出了交易地址,“那赛罗” 首都城市甘加达斯市北郊一处废弃仓库。

    当然,更少不了附带威胁语,不许报警,不许调动军队,不许声张,必须唐舰长本人带着资金到现场进行交易,至多可以有一名随从。他们会全程监控他的行踪,如果发现任何不妥,交易便作废。如果有警察与军队插手,他会在市甘加达斯市著名的桫椤河里找到一具无头尸体。(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