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二十五章 遭遇狙击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女孩儿的脸红了,似是想到摄政王为什么发笑。唐方没有脸红,只是望着VIVI的目光更凶恶了几分。

    卫兵打开舱门,亨利埃塔招呼三人登机。

    他从一名侍从手里要了根烟,摇头拒绝道:“你先走吧,我与克蕾雅他们一道回去。”

    亨利埃塔皱皱眉,没有强求,告诉他小心一点,然后吩咐驾驶员升空,离开“卡布雷托”,往“镜光号”所在空域驶去。

    陆续有宾客从王宫里面出来,唐方与艾琳娜一走,伊丽莎白自然没有心思多待,她走后,海洛伊斯斯莫尔等人也相继离开会场,瑟维斯被抬到医疗室救治,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与崔斯特告辞,家住“迪卡本”的由正门出来后,走到广场边沿的停车场,驾驶磁悬浮车离去,住在远方的人选择取道东方空港,搭乘飞行器离开。

    唐方领着凯莉尼亚与艾琳娜两个人走向停车场,由2名官员手中勒索下一辆造型奢华的磁悬浮车,告诉她们进去稍候,他在外面抽根烟便开车去找克蕾雅等人。

    那名被抢了座驾的官员透过车窗望向广场尽头倚着车舱静静抽烟的唐舰长,诅咒他不得好死。

    作为一名小官。他当然不敢得罪那个男人,想到连国王与王后都吃了那么大亏。瑟维斯侯爵更是被砸断鼻梁,所以,面对唐舰长的借车请求,他很上道说不用还了,权当送给艾琳娜小姐的礼物。

    他还记得唐方说“这怎么好意思呢”时的嘴脸,虚伪到他有种把那张脸打成猪头的冲动。不过终究忍住了。因为想到好朋友弗朗基米尔便是死在那家伙手上。万一言语不和,再把他给杀了,喊冤的地儿都没有。

    所以,他只能选择忍气吞声,然后使出不怎么娴熟的阿Q精神,来慰藉自己受伤的小小心灵。

    他认为自己是小官,相对伊丽莎白图拉蒙那样的人而言,他的确是小官,但是对某些人来说。他是比山峰还要高的大官。

    他叫杰克?斯通,是“那赛罗”首都甘加达斯市市长,坐在他左手边的人是“迪卡本”市副市长查普林?彼得斯,因为在酒会上没有尽兴。相约到“迪卡本”再喝一杯。

    他认为这是一种屈辱,只能运起精神力战法应对的屈辱,却不知道自己也曾给予千千万万外来务工人员这样的屈辱。

    载有两位市长的车辆一路行远,车身化作一道飞虹,穿过长河与大桥,投入对岸数不尽的灯火与霓光闪烁之地。

    唐方站在长河北岸,倚着车窗。没有一丝凉意的风将燃尽的烟灰吹成丝丝缕缕,飘向富丽堂皇的哈尔王宫。

    他其实并不想这样,勒索别人财物总归有些不光彩,尽管在他看来,贵族与官员们的身家多为不义之财。

    关键是他没有选择,无论是恶火战车,还是秃鹫战车,载人空间都极为有限,也只有克蕾雅周艾阿罗斯等人可以驾驶,像艾琳娜凯莉尼亚这样的文弱女子,根本没有足够的战斗素养使用它们。

    攻城坦克与雷神倒是可以搭载多人,他总不能就这么开着它们驶向“迪卡本”,那不合适。更重要的是,与他的打算相悖。

    虽然不知道上帝武装为什么没有在今晚动手,或许是安排出了岔子,也可能被他们嗅出什么味道,对自己的实力有所顾忌。

    在这种敌暗我明的环境下,要当饵料,就必须表现的更加无害一些,系统空间单位除ghost与幽魂外,能不出场尽量不要提前出场。

    所以,他才选择这么干。

    身后传来敲击车窗的声音,凯莉尼亚落下车窗,不解道:“你在等什么?”

    唐方看看手里燃剩一半的烟头说道:“没有啊。”

    “没有?”凯莉尼亚冷眼望着他:“你骗的了别人,骗不了我。”

    唐方耸耸肩,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与她纠缠,看了一眼车舱内的情形:“配置怎么样?”

    VIVI插嘴道:“全景天窗,防弹车体,车载家庭影院,后置冰箱酒架,降噪系统真皮座椅……”它罗里吧嗦说了一堆,最后总结道:“这车很贵,怪不得那人诅咒你生儿子没屁眼儿。”

    它说最后一句话时,眼睛眯成两弯彩虹,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他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熄前端火红的灰烬,拉开车门钻入驾驶室。

    “他真是这么说的?”

    VIVI的脸部青光一闪,露出杰克?斯通离开时,望着窗外破口大骂的无声影像。

    它很自豪地说道:“我会读唇语,他就是那么诅咒你的。”

    “哦。”唐方点点头,问道:“我的未婚妻是谁?”

    VIVI虽然一直在怂恿自家小姐悔婚,但还是诚实说道:“我们家小姐。”

    “你管艾琳娜的儿子叫什么?”

    “少爷。”

    唐方回头望着它:“你希望自己的少爷没有屁眼?”

    “oh,**”它丝毫没有淑女风范,用异常尖利的声音说道:“那个老乌龟,竟敢用这么恶毒的语言诅咒我们家少爷,下次见面我一定敲碎他的头。”

    艾琳娜说道:“VIVI,不要说脏话。”

    唐方对它伸出拇指,用唇语说道:“你这个白痴。”

    它愣了一会儿,忽然醒悟过来,用非常认真的语气说道:“如果我们悔婚。小姐自然不用为你生儿子。”

    艾琳娜一拳砸在它的脑袋上,红着脸说道:“VIVI。你给我闭嘴。”

    唐方挑着眉梢,脸上的笑意由下巴一直绵延到耳根,依旧用唇语说道:“干得漂亮。”

    坚果机器人的眼变成两颗红灯,愤怒地盯着他。

    “你到底在等什么?”凯莉尼亚的声音再次将车内气氛带入沉滞。

    这是她第二次问这样的问题。

    唐方透过后视镜看着她清秀的脸庞,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等什么。”

    “你很少吸烟。”她继续说道:“我在你的眼睛里看不到焦虑,看不到惆怅。只有淡淡的戏谑与兴奋。就像……就像看见母鸡的狐狸。”

    “你不要那样形容我。”他用很严肃很严肃地口吻说道:“我是一个很单纯的人。”

    “单……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艾琳娜笑了,凯莉尼亚也笑了,VIVI一脸鄙夷地望着他。

    他若单纯,全世界的人岂不都成了傻瓜。

    “敢笑话我,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他一面大声叫嚣,一面发动车子,油门一脚到底,磁悬浮车嗖的一声射向前方那座大桥。

    凯莉尼亚与艾琳娜吓了一跳,骂他一定是疯了。居然开这么快。

    原本轻柔的风被急速飞掠的车体撞散,发出粉身碎骨的呜咽,旁边一些车辆全力躲避着他们,透过车窗可以看到里面官员们怒目而视的脸。

    但是当他们看见驾驶磁悬浮车横冲直撞的罪魁祸首时。很多人选择告诉司机开慢一点,千万不要跟那个无法无天的家伙怄气。

    这里是王城脚下,没人敢在这里撒野,但有一个人除外。

    今夜注定是一个让许多人无法安眠的夜晚,有胆子在王城脚下放肆的人并不只有如日中天的唐舰长。

    当磁悬浮车在连接长河两岸的大桥上行驶的时候,“迪卡本”市区有微弱的光刺破夜空,然后是随风而至的闷响。

    那些光之所以微弱。是因为距离哈尔王宫有一段很长距离,而那一系列闷响,不是汽笛长鸣,也不是广场上的交响乐,而是爆炸。

    凯莉尼亚的脸变了,因为发生爆炸的地方距离克蕾雅等人所在的大型商场很近。

    “唐方,克蕾雅他们有……”

    然而,“危险”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她的瞳孔便被一片灿烂火光淹没。

    从上空望去,大桥中段一处区域被飞扬的尘土与硝烟笼罩,高架上的缆线相继崩裂,发出咔咔的碎响,无数火花雀跃如浪,下面的桥体开始侧倾,大块石砾落入水中,溅起无穷水汽,在爆炸带起的热浪的冲击下,化为一团团白雾。

    巨大的轰鸣响彻夜空,高架开始倾覆,桥体一点一点下沉,最终砰然落水,溅起如龙巨潮,将缺口处的硝烟一扫而空。

    唐方搭乘的磁悬浮车像风暴下无处可避的小鸟,被热浪一下吞没,再被气流狠狠推出,往后方急速侧翻。

    还好他反应及时,在火光闪现的瞬间便刹车急转,没有落入坍塌的地方,同时借着爆炸产生的推力,顺势调头,歪歪扭扭驶向来路。

    车身在这个过程中与被无数碎石击中,还有那些携带恐怖力量的缆线,不时抽打着车身,连磁能单元都被破坏数块,车体就像经历过一场战争,变得斑驳陆离,连姿势都稳不住。

    唐方面容坚毅,全力稳控车身,哪怕前窗受到重物重击,挡风玻璃被打得裂纹丛生,几乎看不清前方道路。

    艾琳娜紧紧抱着VIVI,在车身的摇晃下发出惊恐尖叫。她只是一个15岁的小女孩儿,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险况,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机械的随着车身的震荡与重物击打声用力叫喊与哭泣。

    VIVI在她怀里吓傻了,嘴巴里传出留声机般的祷告声,从东方世界的三清道尊,到印度教的毗湿奴,到东正教的耶稣基督,到犹太教的先知摩西,甚至连公认邪教创世纪所崇拜的至高母神莎布?尼古拉丝,也在它的祈求序列。

    凯莉尼亚相对平静。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双手死死抓住安全带。

    好在这是一辆非常特别的磁悬浮车。市长先生为自己的小命着想,把它打造的异常坚固,哪怕经受过许多次撞击与抽打,它依旧可以在桥面上飞驰。

    因为是连通哈尔王宫与“迪卡本”的大桥,除非举行一些盛大庆典,平日里几乎看不到多少车辆从上面通过。

    今天王后殿下向达官显贵们发出酒会邀请。使得王宫前面的广场前停了不少车辆。大多属于“迪卡本”及周边地区的小官与小贵族。

    伊丽莎白离开酒会,并不代表人们必须尽快散场,因为泰伦图拉蒙还在里面喝闷酒,吉尔科特也没有离去,里面仍有许多宾客,乘车离开的人更少。

    大桥爆炸的时候,后面并没有多少车辆,几名司机吓得赶紧调头,往广场附近仓皇逃窜。

    谁也没有想过。在哈尔王宫这样的地方会发生恐怖袭击,把连通王宫与迪卡本市的大桥给炸了。

    这不是结束,距离桥体断裂处百米远的水面翻起一道巨大涌泉,水流像瀑布般洒下。一道银灰色身影冲破水帘,带着布帛撕裂的刺耳长啸,由水面骤然掠过。

    狂风与射流在水面吹起一道道巨大水浪,飞扬的河水瞬间蒸发成雾,快速弥漫开来。

    那道黑色带着无穷水汽,飞临大桥上空,前段凸起部位喷出一道道火舌。伴着刺耳尖啸,在平整的桥面炸出一篷又一篷碎石雨。

    与此同时,黑影两翼下方火浪急涌,有一道又一道拖着火焰的灰影射向桥面一辆快速飞驰的磁悬浮车。

    发起突然袭击的是一艘苏鲁帝国产鹈鹕级武装穿梭机,至于它的目标,正是唐方驾驶的磁悬浮车。

    导弹呼啸而过。

    轰!轰!轰!

    巨大的火花在桥面连成一条线,澎湃的光浪照亮满目狼藉的桥体,也照亮磁悬浮车斑驳陆离的机身。它就像一尾躲避繁茂水草的银链,在那些光火中穿梭,最危险的时候,鹈鹕级武装穿梭机前方30MM机炮射出的子弹直接由天窗刮过,爆裂的火星直接把后座的艾琳娜吓得哇哇大哭。

    光芒在车尾鼓荡,后窗倒映出一片火红,数不清的碎石落在车厢,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

    爆炸点燃了夜空,也惊醒了整个王宫,人们跑出大厅,一脸惊疑地望向火焰腾飞的地方。

    遇袭的警示音响彻北岸,许多卫兵冲至广场,一些重要建筑周围升起道道防核爆高墙,还有一些关键设施缩入地下,原本绿意盎然的草坪簌簌颤抖,许多防空设备凸出地面,激光指示器的光芒直插夜空。

    磁悬浮车没能通过大桥,在距离广场还有十几米的地方被一枚导弹爆炸扩散的冲击波掀翻,打着转离开桥面,坠向下方长河。

    鹈鹕级武装穿梭机身周焰流减弱,向着水面降落,机炮攒射不停,在粗大的桥墩上留下一排触目惊心的弹痕。

    以磁悬浮车的防弹能力,绝不可能抵挡30MM机炮的狂暴射击,一旦落入水面,失去移动能力,便会成为活靶子。

    唐方艾琳娜凯莉尼亚三人危在旦夕。

    便在这时,一道啸鸣由天空落下,烈风鼎盛,火光如电,轰的一声爆响,武装穿梭机左翼被打得粉碎,无数钢铁碎片雨点一般落入河水。

    下一个眨眼,又一道火光在它身上点亮,这次位于机身中央,狂暴的动能直接撕裂机身,澎湃的爆炸带着无数碎片四下飞溅,穿梭机20多米的身体一头扎入河水,溅起一道沛然巨浪,将附近布满弹痕的桥墩打湿。

    直到这时,广场边沿的自动防御系统方才姗姗启动,石板回缩,一台台定点防御炮塔被推至半空,12.7MM-30MM口径的子弹雨浇在穿梭机坠毁区域。

    夜空之上,一道巨大阴影由天而落,在月华笼罩的广场投下一片黑暗。

    卫兵们举起手中枪,却没有开火,那些防空系统也只是锁定缓缓降落的巨大身影。舞厅外面空地上不肯避难的几个人认出了它的来历,因为舰首的徽记非常醒目,正是摄政王殿下的天行者卫队。

    从外形看,那是第五代护卫舰,卫道者级护卫舰。然而,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它竟然可以由高空落到数百米低空,将如山阴影投射至整个广场。

    由此可见,虽然第23游骑兵团狮心王独立舰队都拥有第五代战舰,但是论起性能,依然与天行者卫队的战斗单元有不小差距,恐怕也只有国王陛下的“战争之子”,方可与之匹敌。

    吉尔科特皱起眉头,卫道者级护卫舰不是正在高空轨道巡逻吗?为什么突然下降至王宫上空,就不怕引起纷争,被赞歌威尔抓住把柄?还有,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

    便在这时,图拉蒙派去前方打探虚实的人回转,大声报告一个情况,唐方在过桥的时候遭遇恐怖袭击,目前车辆翻入河道,生死不知。至于卫道者级护卫舰为什么由高空落下,应该是为狙击那架发起突袭的武装穿梭机。

    唐方不是应该与摄政王殿下一道离去吗?怎么会突然变成恐怖分子的袭击对象?那些人又是如何瞒过官方的预警系统,将武装穿梭机这样的重武器送抵王宫脚下?(未完待续。)

    PS:  自从我在章节末尾开启卖萌模式,你们这些家伙也开启吐槽之旅了么。

    图兰克斯的战斗会有的,量产战巡也已不远,耐心点。

    还是以前说过的话,没有把小说放在星际战争分类便是因为我想写的是太空歌剧。

    战争会有,金手指会有,但这不是小说的主题,一切都只是为唐方经历的故事服务。

    其实每一段大剧情结束都不只是单纯获得表面的好处,唐方也在成长。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剧情很重要,我必须把这个圈画圆,有值得为之奋斗的目标,战争才更有意义。

    最后,说句不嫌丢人的话,他在我的心里是一个英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