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二十三章 布塞法洛斯号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这半个多月时间里,麦金托什派去协助艾伯特进行先期踩点工作的人已经获得许多珍贵情报,他有信心躲过星盟海军,直接兵临“迪拉尔”,然后从容离去。

    10分钟后,“羽蛇神号”由托勒密军港最大的密封港离开,飞向2000艘战舰组成的突击舰队。

    出战航道上,帝国第五代战列舰龙王鲸级,第五代特勤舰幽灵鲨级,第五代重型突击舰灰鲭鲨级等战舰已经列阵完毕,等待“羽蛇神号”下达出击命令。

    上述第五代战舰与狮心王独立舰队列装的灵魂歌者级旗舰,黑暗骑士级巡洋舰,上帝之眼级侦查舰,圣灵II型航母,都是各国最新型舰种,单位造价之昂贵,是第四代相同规格战舰的5-10倍,由此可见它们的战斗力有多么强大。

    艾伯特的协助,再加上许多强大战舰,这便是哈利法克斯自信的来源。

    他相信数据,他相信许德拉,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出击指令由“羽蛇神号”下发至各联队,2000艘战舰由前而后,以特定间隔时间进入虚拟空间,往“迪拉尔”方向穿行。

    流光在闪烁,引擎在轰鸣,许德拉离开巢穴,露出两颗头颅,向着远方的山云厉声咆哮。

    ………………

    同一时间,星盟与菲尼克斯帝国、银鹰团交汇的索卡纳达防线外围深空。

    繁星在瑰丽的尘埃云下变得黯淡不清,像被什么遮住,又似不敢睁眼,生怕那些光芒打扰某个恐怖存在的安眠。

    是的,这片深空下蛰伏着一头魔兽,确切的说,是一头体长超过2公里的巨大骨龙。

    很多时候,它习惯于沉睡。只有肋下闪烁的血红色光芒,证明它还活着。

    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来说,很多人不清楚它的来历,但是对于天巢星区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尤其是银鹰团的人来说,一定对它不陌生。

    “尼伯龙根号”,第三委员会三大招牌堡垒舰之一。

    这么多年来,它一直游荡在索卡纳达防线周围的深空,会将任何误闯领地的倒霉蛋一口吞下。

    它与深渊为邻。与黑暗为伴,与死亡为伍。

    它是孤独的。

    然而今天,它不再孤独。

    “尼伯龙根号”庞大舰身附近虚空悬浮着40多艘体长在100-200米左右的战舰。它们的型号不尽相同,有蒙亚帝国的角鲨级护卫舰,苏鲁帝国的海狗级护卫舰,也有查尔斯联邦的蝰蛇级轻型突击舰,眼镜蛇级护卫舰……

    这些不同规格的战舰有一个共同点------破烂。看着就像年久失修,舰体表面甚至长了一层怪异的青苔,就好像它们曾经被丢弃在某个阴暗潮湿的星球上,然后被某个废品收购商重新弄回太空。

    这样的规模。这样的舰船,在普通人看来,一定会认为它们是某支上不了台面的海贼团。

    事实是,它们中的每一艘,都有匹敌白胡子海贼团那个等级的海贼组织的能力,因为它们来自一个臭名昭著的组织------最高安理会。

    是的,它们都是混合战舰。

    最高安理会与第三委员会,时隔20多年的重逢,正在这里上演。

    “尼伯龙根号”肋下10公里处停着一艘近300米长的混合战舰,从外形上看。应该是菲尼克斯帝国的右贤王级驱逐舰。

    便在这时,一架形同苍鹰的小型穿梭机由“尼伯龙根号”头部巨大眼眶飞出,投入下方混合战舰的机库内。

    一分钟后,由右贤王级驱逐舰演化而成的混合战舰尾部推进器喷射出一道黑焰。迅速离开“尼伯龙根号”近区,返回混合战舰集群。

    与此同时,“尼伯龙根号”腹部的肋骨形结构向外扩张,一道又一道白色物体由骨龙胸腔飞出,进入下方虚空。

    那种白不是莹白,也不是银白。而是惨白。

    第一批由舰腹脱离的战舰差不多有80米,外形类似蝎子。不同于“炽天使号”的是,它们的身体很薄,舰体最厚的舰桥部分也不过七八米高,成片翼状的巨螯向前伸出,拢住战舰头部,后面一排小型节肢同样为短小的翼片结构,而蝎子最强大的武器蛰刺,亦平铺在身后,无法弯曲,无法移动,如同展开的三片尾翼。

    除去最前面的巨螯双翼与舰体紧密相连外,那些小型翼片与尾翼同“尼伯龙根号”的巨大翼展一样,悬浮战舰主体之外。

    这些蝎型舰艇与其说是宇宙飞船,倒不如说成巨大的特殊战机。

    但是在银鹰团的人看来,它们却是恐怖与杀戮的代名词------游猎者级突击艇。

    就像阿努比斯军团“冥府号”航母挂载的冥蝠级驱逐舰一样,游猎者级突击艇乃是“尼伯龙根号”堡垒舰携带的舰载机……不,是舰载艇。

    共有24艘游猎者级突击艇离开母舰,飞向混合战舰所在空域。

    在这之后,“尼伯龙根号”巨大肋骨末端,盆腔中央的液泡缓缓消散,百米高的洞口中亮起一道又一道血红色光芒,一艘接着一艘比游猎者级突击舰更加强大的战舰从中飞出。

    远远望去,它们就像两把平行的三棱军刺,中间馥郁着一种血红色能量流,表面时而弹跳起明黄色的电弧,在军刺轨道外围,是一圈又一圈惨白色的未知金属环,就像“尼伯龙根号”表面的白色骨骼一样,将2道军刺结构紧密缠绕。

    这种舰对于银鹰团的人来说同样不陌生,他们称它巫祝级装甲舰。

    该型战舰体长达240米,是游猎者级突击艇的3倍。

    此次“尼伯龙根号”共放出12艘巫祝级装甲舰,汇同先前24艘游猎者级突击艇,加入混合战舰集群。

    5分钟后,“尼伯龙根号”附近总计79艘战舰相继启动跃迁驱动器。

    最先离开的是右贤王级混合战舰及其所率混合战舰集群。当这些看似破烂的战舰尾部喷射出一道道比虚空更加幽暗寒冷的火焰,一个又一个小型黑洞在混合战舰前端生成,下一秒。那些布满青苔的战舰化为一道道顺时针旋转塌缩的流光,消失在虚空之上。

    游猎者级突击艇与巫祝级装甲舰紧随其后,巨大的能量潮涌以舰体为中心向外扩散,周围时空开始扭曲、震荡。原本白色的舰身被一种晶格结构覆盖,随着晶格组成的构造体心脏起搏般颤栗几下,以肉眼可辨的速度虚化,消失在这片空间。

    如果唐方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感觉不可思议。因为第三委员会战舰的跃迁方式竟与“炽天使号”隐没至时空夹缝有几分神似。

    原本躁动的星空再次归于趁机,尘埃云与星团组成的幕布仿佛永恒不变,单调而宁静地悬挂在遥远的地方。

    “尼伯龙根号”重归孤独。

    它是一头骨龙,一头死亡巨龙,这里是它的沉眠之所,龙之墓地。

    ………………

    宇宙漫无边际,谁也不知道星空那头发生着什么,上演着什么。有些光彩落到人的眼睛里,或许已经是许多年前的旧物。

    如同命运,未来永远不可知。而昨日,大抵是花红叶瘦。

    唐方不知道王宫地底曾有过一番谈话,同样不知道“额尔娜迦”的喧嚣,更听不到索卡纳达防线上亡灵的咆哮。

    他只是淡淡的看,淡淡的听,淡淡的咀嚼口中甜而不腻,有着香草味道的小点心。

    伊丽莎白出了丑,海洛伊斯也出了丑,所以没有人敢接近他,于是总算可以静静享受美食的诱惑。抚慰五脏庙同学的小情绪。

    没人来招惹他,不代表新派势力的人就会坐视他悠哉悠哉享受美食,以及骑墙派、老派势力成员或崇拜,或畏惧的目光。

    瑟维斯从来都是一个高傲的白天鹅。他习惯仰起头,挺着雪白的颈项,用飒爽英姿吸引周围观众的目光,虽然在“座天使号”通过第二层曲速拦截网的时候,他被唐舰长泼了一身粪水,虽然今天主角不是他。却并不代表他会放手,会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他没有像海洛伊斯那般去找唐舰长的麻烦,而是把目标放在艾琳娜身上。

    他很聪明,非常非常聪明,因为艾琳娜跟唐方有很大不同,她学不来他的扮猪吃虎,也学不来他的厚脸皮,于是,瑟维斯如愿以偿,成为舞池中很耀眼的一粒明珠,将许多人的目光由唐舰长那里吸引到自己身上。

    艾琳娜的舞姿十分娴熟,在他的引导下,做出各种赏心悦目的动作,那么流畅,那么协调,像清风过处远嫁他乡的蒲公草,又似月华下温柔流转的行云。

    瑟维斯努力展现自己的魅力,以告诉人们,他跟艾琳娜更像一对人人艳羡的神仙眷侣,而不是唐方那样的土包子。

    这种曲线救国的行为真的很棒,连唐方本人都忍不住为侯爵大人喝彩。

    凯莉尼亚同样进了舞池,倒不是要去破坏瑟维斯与艾琳娜的舞蹈,她是受鲁尔斯大公的孙子,斯莫尔勋爵邀请入场共舞。

    凯莉尼亚在酒会上的所作所为,是为促成一股大势,让唐方成为骑墙派心目中的领袖,虽然这件事不宜操之过急,但必要的铺垫还是应该做的。

    斯莫尔是鲁尔斯大公的长孙,跟他交际一下对唐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哪怕老家伙一向恪守中立,不参与新派势力与老派势力的政治斗争,与骑墙派也保持一定距离。

    俗话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鉴于唐舰长那个堪称疯狂的想法,她只能选择这么做。

    酒会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因为与会成员的身份关系,或多或少掺杂了一些政治味道。

    唐方依旧吃着他的东西,哼着他的小曲,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森巴特与泰伦告辞,与李云告辞,又同伊丽莎白说了几句话,然后往餐桌走来,到他跟前的时候。故意加重语气说道:“很抱歉,唐先生。我今天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走一步,有时间一起喝酒。”

    “好的。”唐方笑着回应。然后顺着森巴特的动作,与他轻轻拥抱。

    “小心斯莫尔。”声音很轻,轻到只有二人才能听见。

    唐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拍打他的肩膀。

    森巴特很干脆地转身离开,带着一位40岁左右女子离开大厅。往外面走去。

    很多人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浓浓夜色下,才回过头,融化嘴角变僵变冷的笑容,继续与身边人低声交谈,顺便扫视唐方平静的侧脸。

    从森巴特走近到离开,他一直很平静,眼睛里看不到丝毫波澜。只有亨利埃塔注意到一个异常,与森巴特拥抱的一刻,他的肩膀抖了抖。

    老头儿认为森巴特一定跟他说了点东西。

    唐方的确听到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但是亨利埃塔搞错一件事。让他肩膀抖动的不是森巴特的提醒,而是来自脑海深处星际系统的提醒。

    “power,on.”

    “system,restart,ok!”

    “init……”

    “prepare,dates……”

    “update……13%……22%……78%……”

    “release.”

    “run,now!”

    “……”

    发生这样的一幕,他若再不给点反应,简直就等于不卖逻辑姐面子。

    森巴特的一次娘炮拥抱竟然为系统拓展了新要素,不用想,肯定是逻辑姐又犯病了。

    目送勋爵阁下离开,他第一时间将注意力移动至系统空间:“艾玛,报告内存池数据改动地址。”

    “指挥官,根据系统日志内容分析,此次更新位于人类基地。”

    动念间。系统界面被人族基地画面取代,他选中一台SCV,按动建造热键以浏览是否有新的生产项目解锁。

    基础建筑菜单中没有新项目解锁,但是当唐方返回主菜单。按动高级建筑热键时,发现右上角项目栏内有一个新的建筑图样,仔细看有点眼熟。

    当他将光标移动到上面时,显示为“瓦伦里安的空间站”,其造价高达500水晶,500瓦斯。

    唐方忍住飘逸的思绪。指挥SCV在旁边的“空地”上放下该建筑。

    等待建筑成型,他将焦点切换至“瓦伦里安的空间站”,菜单栏多出两个全新项目,一个呈高亮显示的人类头像,正是瓦伦里安?蒙斯克,帝国的王子殿下。

    森巴特的一个娘炮拥抱竟然解锁了瓦伦里安!

    这不禁让他再一次回忆起甘翠锁号、泽拉图与诺娃的解锁过程,想着逻辑姐不愧为逻辑姐,她的逻辑性简直让人无语。

    要知道阿克图洛斯?蒙斯克当年事业有成后,第一次见到瓦伦里安时,便用“娘炮”这类词形容过他的儿子,难不成正因为森巴特的拥抱同样有些娘炮,于是逻辑姐就把小王子给解锁了。

    呵呵……呵呵……呵呵。

    他除了干笑,再找不到什么情绪可以表达自己对逻辑姐的十万个问候语。

    瓦伦里安的造价相对而言比较便宜,8W瓦斯,7W瓦斯,占用人口6,资源耗费与艾蕊尔大体相当。

    在星际争霸剧情中,瓦伦里安的戏份并不是太多,一直作为马特与雷诺的好基友,最强大的能力便是搞政治,由他从父亲阿克图洛斯手中挖走半支舰队便可以看出,他有着不错的语言艺术与学识。

    不同于蒙斯克大帝那种虚伪而狡诈的独裁者,他是一个善良又仁慈的明君,这或许与他早年的经历有关,总之,相比马特对待改革的激进,他更为含蓄与稳重。

    瓦伦里安的出现虽然不能增加他的军力与科技实力,但是在当前环境下,可以成为凯莉尼亚那样的好帮手,助他一臂之力。

    就像自己来到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迪拉尔”方面只有谢里登、罗斯金、陈剑、史蒂芬等人在,以他们的能力并不足以扛起“晨星铸造”的发展重任,如今有了瓦伦里安这样的多面手,倒是可以胜任“晨星铸造”CEO的职责。帮他分担一些压力。

    无论是最高安理会,还是上帝武装,又或阿努比斯军团,都是极为强大的敌人。他总不能永远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他日后总要率领舰队去把那些家伙挖出来。另一方面,自己老家必须留人照看,瓦伦里安便是为此而存在,包括日后反攻蒙亚帝国。小王子同样可以帮到他许多。

    不过有一个前提,必须是寄生模式。

    只有这样,瓦伦里安才能真正融入这个世界,知道希伦贝尔大区的社会形势,懂得基层民众在想什么,需要什么,继续贯彻他的改革之路。

    如果康格里夫没有死,或许是承载瓦伦里安思想与记忆的一个合适人物,但是现在……

    他猛然想起“座天使号”才与天行者卫队汇合,便告辞离去的赛克?巴卡尔。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组合,只是……恐怕不好说服那个顽固的家伙,毕竟谁也不想成为另外一个人。

    反正现在没到非要瓦伦里安帮助不可的地步,他决定像对待诺娃一样,暂时把这件事放一放,等完成此来“克哈诺斯”的任务目标,救醒周艾后再做计较不迟。

    他又将注意力转到另一个图标上,那是一艘战列巡洋舰,不同于星港建造的米诺陶级战巡,也不是亥伯利昂号那样的巨兽级战巡。而是体型更加瘦长的一种,如果他猜得没错,应该便是帝国最为强大的新式战巡,格尔贡级。如果再参考瓦伦里安的身份。那么它的名字便呼之欲出------布塞法洛斯号。

    是的,它正是瓦伦里安的旗舰,布塞法洛斯号。

    然而遗憾的是,它的图标是灰色的,还没有解锁。

    这在唐方的意料之内,因为聚变芯核没有解锁。米诺陶级战巡还在星港灰着,更何况强大的格尔贡级战巡。

    逻辑姐还是那么擅长耍他,解锁甘翠锁号需要塔萨达,解锁虚空追寻者号需要泽拉图,而解锁泽拉图又需要黑暗圣坛,总之,就是不让他痛痛快快解锁大型战舰,总爱搞些小飞机糊弄他。

    “嗯……等等。”

    他似想到什么一般,将光标切换至布塞法洛斯号的图标上,然后,注释框内显示的解锁条件让他忍不住大笑出声。

    是的,和甘翠锁号、虚空追寻者号那样的英雄座驾一样,它的解锁跟聚变芯核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要想让它出现,只需瓦伦里安存在。

    他无法再淡定,想着要不要赶紧把瓦伦里安召唤出来,然后生产布塞法洛斯号。

    这样的念头在脑海深处盘旋许久,才被他以强大毅力压下,他现在还没有获得那2000W瓦斯,第23游骑兵团筹措到的7500吨零素也在塞斯军港内,还没有来得及吸收,如今系统空间的瓦斯资源满打满算不过21W,如果再减去瓦伦里安所需7W瓦斯,余14W瓦斯。

    天知道布塞法洛斯号需要多少花费?他不相信这种旗舰级别的战舰与普通米诺陶级同价,14W瓦斯够用吗?就算够用,在“卡布雷托”这种随时可能遭遇上帝武装伏击的地方,他也不敢轻易浪费宝贵的瓦斯资源,除非迫不得已,需要布塞法洛斯号救命。

    所以,哪怕心中无比激动,他还是把这个念头全力压制下去。

    当激荡的心情缓缓平复,他突然发现一个异常,不是系统空间的异常,它来自外界。

    许多人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望着他,包括不远处的亨利埃塔、吉尔科特,唯有舞池中央全神贯注跳舞的人们没有什么变化。

    他想起来了,在得知布塞法洛斯号不需要聚变芯核支持的一刻,他曾用大笑表达自己的兴奋。

    一个人,一面往嘴里机械地塞着食物,突然大笑出声,把那些点心渣喷的到处都是。

    不是白痴是什么?(未完待续。)

    PS:  我没骗你们吧!我没骗你们吧!我没骗你们吧!

    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