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二十章 领袖之证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凯莉尼亚担心伊丽莎白会将一肚子气撒到艾琳娜身上,嘱咐他一句,迈步离开餐桌,往大厅深处走去。

    “女人……果然嫉妒心强,没想到连凯莉尼亚也不例外。”他摇摇头,挥去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继续吃他的点心,喝他的小酒。

    没人来烦他才好,尊敬的王后达到自己的目的,也等于帮了他一个忙。

    只可惜好景不长,一个容颜姣好的女子穿过人群,在许多目光下来到他身边,轻捏裙裾,微微一礼:“唐先生,你好。”

    声音同样很好听,却掩不住她眼睛里的敌意,那或许沿袭自父母,也有可能是她的祖国,现在的祖国。

    “弗朗茨勋爵夫人。”唐方眯着眼睛看着她清瘦的脸庞,嘴角现出一抹笑意------嘲弄的笑意,但不是嘲笑对面的女人,而是自嘲。

    他就想吃饱而已,怎么就那么难,那么难!

    许多人看见这一幕,或用眼角余光注视着他们,或时不时瞄上一眼,猜测海洛伊斯的来意。

    她的母亲伊丽莎白刚刚被打脸,女儿又贴上去,还嫌不够丢人吗?又或者……她有别的什么企图?

    海洛伊斯看了眼他手上的空盘,微微侧身,依旧微笑说道:“可以吗?”

    唐方看了一眼舞池。

    在这种场合,很少会有女士邀请男士跳舞。如果是男士主动,女士可以婉拒,但如果是女士发出邀约,男士是不能拒绝的,因为那很无礼,根本不是一位绅士应该做的,除非受邀者不会跳舞。可是能参加这种聚会的人有几个不会跳舞?那绝对是相当丢脸的一件事。

    唐方不会跳舞,平时更没有闲暇与心情去跳舞。

    在未穿越前那个世界,他一向认为广场上扭来扭去的大爷大妈很烦人,有时候甚至生出些更为龌龊的想法。觉得有些人眉目传情,是在寻求刺激,尽管那只是很普通的广场舞。

    其实他并不在意有没有礼貌,合不合规矩,他可以直接说一句。“咱们很熟吗?我为什么一定要跟你跳舞。”反正最丢脸的不是他。

    刚才表现的像个贵族只是突然心血来潮,要给伊丽莎白送一件大礼。既然她跟赞歌威尔同心同德,自然也要患难与共。国王陛下在联合议事会上收了一份世纪乌龙大礼包,王后殿下自然也有份,像他这么慷慨的人,怎么可以厚此薄彼呢。

    至于贵族礼仪、外界看法什么的,他根本毫不在意。

    就像刚才说的,他就是一个乐衷巨无霸+拉菲这种奇葩组合的土财主暴发户,跟“贵族”这种生物没有一毛钱关系。

    但是他终究没有那么做,而是说出另外一番话、

    “在这之前。我想请弗朗茨勋爵夫人回答一个问题。”

    海洛伊斯楞了一下,点头说道:“请讲。”

    “你认识拜伦?阿隆索吗?”

    他口里的拜伦,此时正在“迪卡本”市疯狂寻找着几个女人,她们并非被“爱丽丝”贩卖到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异国女孩儿。

    拜伦寻找她们只是为得到一个答案,而问题的主角,就站在他的面前。

    是的,那与海洛伊斯有很大关系。

    “拜伦?阿隆索?那是什么人……”海洛伊斯眼中光芒由淡而盛:“是他?”

    她想起一个人,曾经冒着生命危险接近她,只为问几句话的某个男人,据说后来被弗朗茨抓住。投入监狱,再后来被唐舰长救出,回到天巢星区,成为阿波罗海贼团首领。

    她确信自己不认识他。但是对方却好像很了解她的事情,而今,唐方突然在她面前提起那个名字,才让她回想起2年前有个叫拜伦?阿隆索的男人胆大妄为的举动。

    果然她不记得拜伦了,是意外失忆?还是说人为失忆?

    不管是陈剑,还是史蒂芬?苏。都曾大骂拜伦见色忘友,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连阿波罗海贼团与自己的命都不要了,痴情到这种地步,简直就是个奇葩。

    当初拜伦被投入兰顿行星归墟一号空间站,正是因为见到嫁给弗朗茨?斯图尔特不久的海洛伊斯,还说了许多让勋爵大人恼羞成怒的话,于是被判处死罪,投入阿罗斯、周艾等人所在监狱,等待行刑时刻。

    如果海洛伊斯真的与拜伦一点关系没有,海盗头子会从星盟偷渡到蒙亚帝国,还冒着生命危险接近弗朗茨勋爵的新婚妻子?

    而今海洛伊斯竟然说不认识他,看表情不像在撒谎,那便只剩下一个解释------海洛伊斯失忆了。

    回到唐方刚才的想法,她到底是因意外失忆,还是人为失忆?

    这同样是拜伦的疑问,也是他向唐方借去幽魂,潜入那些豪府华宅找里面的主人的原因。

    因为那些人曾经与海洛伊斯有过很多交集,又或者根本是她身边的人。

    有很多人他没有找到,就算找到的那几个人,也没有告诉他准确答案。

    他忙了许久,依旧不知道海洛伊斯身上发生了什么。

    唐方没有想过会在酒会上遇到她,对于那个问题,她的回答不似谎言,无论是说话时疑惑的眼神,还是侦测器监控下的皮电变化,都说明她是真的不知道拜伦?阿隆索是谁,脑海里没有任何印象。

    拜伦或许不清楚上帝武装到底有多么恐怖,他非常清楚。

    要封印住某段记忆,然后用虚伪的故事取代,对主权国家而言,是一件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然而对他们来说,却简单的很。这样的能力,即便是最高安理会与第三委员会,也不具备。

    “唐先生?”

    海洛伊斯打断他的沉思。

    他望着眼前比自己大了7、8岁,正用一种伪装出热情与期待目光盯着他的女人。嘴角轻扬,露出一丝微笑,然后把手里的盘子放到一边,与海洛伊斯往舞池走去。

    她已经回答了那个问题。他自然要信守承诺,哪怕这样的回答不是他乐于听到的。

    拜伦从他手里借去幽魂,选择自己去寻找海洛伊斯失忆之谜,说明不想让他卷进那些狗血又缠绵的恩怨情仇。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还有更艰巨的担子要背。像这种事,还是不要过多插手为妙。

    拜伦与海洛伊斯的故事,是他们自己的故事,与他无关。

    海洛伊斯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一朵生命长河里的浪花,没有什么重要意义,更何况眼前这朵浪花,正准备打湿他的衣衫。

    或许在海洛伊斯看来,只是替代先前那名年长服务生,来确保唐舰长一直有事情做。处于母后大人的掌控下。

    但是对于唐方,这会让他丢脸,因为他不会跳舞,而海洛伊斯很擅长跳舞,在没有远嫁蒙亚帝国前,她便是“克哈诺斯”贵族舞会上一颗闪耀的明珠。

    叫做“音乐”的小精灵在无数衣袂裙裾上跳跃,在奢华的吊灯泻下的柔光长河中浮游,舞步的声音被乐声掩盖,只有那些旋动的裙裾与翩然的黑。

    一些贵族注视着走向舞池的二人,几名大腹便便的新派势力要员脸上浮现冷笑。生活情调方面的差距可以用学识来弥补,跳舞可是一项有难度的技艺,更何况是与从小就在王宫长大的海洛伊斯共舞。

    唐方终究是一个乡下小子,据说一年前的他还是个前线炮灰士兵。怎么可能在短短一年时间里成为交际花?

    因此,在他们看来,他将很快露出狐狸尾巴,成为海洛伊斯人生履历中一枚舞功章。同时,唐舰长也将被打回原形,从刚才的绅士风范沦为泰伦、图拉蒙等人的笑柄。

    很多人都在期待着。希望能够看他出丑。

    亨利埃塔与旁边一位年轻人低声说了几句,那人点头应是,然后把目光投注到唐方身上,准备在适当的时候打断二人,以免唐舰长前番营造的绅士形象轰然崩溃。

    老头儿心里亮堂的很,知道他根本一点不在乎什么贵族形象,一直拿自己当平民对待,所以可以理直气壮的任性,就像之前在第一层曲速拦截网悍然轰爆弗朗基米尔的船,所以可以理直气壮的疯狂,就像之前在“乔治亚”杀掉无数贵族。

    绅士什么的,对他而言更像是一副枷锁。

    只是既然凯莉尼亚这么想要骑墙派的力量,唐方又在刚才给了人们一个大惊喜,不管是出于有心或者无意,他觉得有必要维护唐方的形象。

    这不是处于盟友角度,而是长辈对晚辈的关照。

    就像当初在“镜光号”上那番谈话,他已经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

    亨利埃塔忽然很同情赞歌威尔,那个最杰出的侄子正在与唐方为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当然,国王陛下身不由己,必须这么做,也愿意这么做,这是他的人生,由新派势力许多贵族命运堆砌在一起的可悲人生。

    亨利埃塔想起曾经的自己,跟他的侄子是多么相似,然后他又想到当年的阿尔纳西,跟现在的自己又是多么相似……因为他已经开始考虑唐方的提议。

    然而,那真的很难,难于上青天。

    凯莉尼亚也在望着唐方,丝毫不掩饰脸上的忧虑,只是王后殿下正亲切地握着她的手,说他眉眼如画,跟自己短命的3女儿很像,如果可以,真希望能够时刻见到她。

    话说的很委婉,也很含蓄。

    凯莉尼亚是什么人,如何听不出里面的暗示?

    王后殿下是想告诉她,如果能够离开唐方,愿意把她当成干女儿相待,那时她会成为一位公主,重拾当初她的父亲在蒙亚帝国的荣耀。

    所以说,伊丽莎白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人,一点都不逊色国王陛下,能够不着痕迹地表露自己的意思,说着只有凯莉尼亚能够听懂,而别人不怎么懂的话。

    语言,从来都是一门艺术。不是么?

    在伊丽莎白眼中,克蕾雅不重要,阿罗斯不重要,周艾不重要。“晨星号”上的所有乘员都不重要,甚至连艾琳娜也不重要。

    他们所有人加起来,也没有一个凯莉尼亚重要。

    在她看来,如果说唐方是一柄神剑,凯莉尼亚就是神剑中寄宿的灵魂。少了她,神剑便会失去灵性,那便不能再称为神剑,充其量只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

    她认为唐方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布局,与艾琳娜的政治联姻,包括如今尝试接触骑墙派的领主代表,都是由凯莉尼亚在背后推动实施。

    简而言之,这个有着精明政治头脑与远见的年轻女子,是唐氏集团的灵魂,把她挖到自己阵营比斩断唐方的双臂更有价值。

    凯莉尼亚没有说话。用沉默与怜悯的目光相待。

    她不仅明白那句话的真实含义,更清楚王后殿下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不可否认的是,唐方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做的许多事情都有她的身影在里面,然而她从来都不是“晨星铸造”的灵魂,以前不是,今后同样不是。

    那小子才是!

    她一直认为自己很聪明,善于玩政治手腕,甚至于人心,比起亨利埃塔、赞歌威尔、弗吉尼亚这类人物毫不逊色。她只是缺少施展自己才华的舞台,或者说资源。

    在穆巴拉克攻防战结束后。唐方给了她一展才华的机会。

    虽然她的真正目的是向柯尔克拉夫一世复仇,是向巴特菲力复仇,却也隐隐生出与那些人间帝王对弈一局的想法。

    她清楚记得华夏文明有一段著名历史,说的是三国时期。刘备请得诸葛亮出山,从而奠定蜀国基业的故事。当然,这或许有艺术加工的成分在里面。

    虽然不想承认,她有时候真的会沉浸在自己成为诸葛亮那等杰出人物的幻想中。

    直至经历过后面一系列事件,“座天使号”抵达“克哈诺斯”,结束与亨利埃塔在“镜光号”上的谈话。她才明白一个道理。

    她从不是那柄神剑的灵魂,只是它的一抹寒光。

    她是一个合格的政客,可比赞歌威尔,可比亨利埃塔,可比眼前的伊丽莎白,但是她和他们一样,永远只能是个政客。

    还是那句话,唐方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从来都不是。

    他是一个领袖,一个领导者。

    蒙亚人民需要的不是政客,而是能够引领他们走出困境的人,这样的说法放在星盟同样有效。

    一直以来,她试图把他装扮成一个领导者,事实证明,他原本便有成为领导者的天赋,并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她的装扮,反而有些画蛇添足。

    所以,她觉得伊丽莎白很可怜。

    艾琳娜把注意力从凯莉尼亚与伊丽莎白脸上移开,落到唐方与海洛伊斯的身上,觉得比起揣摩二人的谈话,为自己的未婚夫担忧是一件更让人轻松的事情……虽然她隐隐约约好像懂了些什么。

    VIVI悬浮在她左边,用细长的手臂蒙住自己的眼睛:“怎么办?他一定会出丑的……那个笨蛋,他不知道这会连累小姐一起丢人吗?”

    吉尔科特的夫人拍拍它的头,说道:“或许……他的舞跳的很好呢。”

    “那个不学无术的笨蛋。”VIVI说道:“他如果会跳舞,母猪都可以爬树了。”

    吉尔科特的夫人干笑,亨利埃塔的女儿同样干笑。

    艾琳娜说道:“VIVI,比起唐方,你更容易连累我一起丢脸。”

    “小姐,果然他在你心里的位置已经超越我了吗?”它委屈说道:“我真的真的好伤心……”

    “VIVI,你给我闭嘴!”

    有人愕然,有人莞尔,有人好奇,有人贪婪,有人哭笑不得。

    一台机器竟然能够做出如此人性化的反应,怎能不叫人震惊。

    一直缩在大厅阴影里的崔斯特往艾琳娜脸上望了望,眼底闪过一抹困惑,又在极短时间恢复平静,招来一名服务生,小声耳语几句后放其离去。

    唐方并不清楚大厅深处凯莉尼亚与伊丽莎白的语言博弈,也没有听见艾琳娜与VIVI的姐妹情深,他已经跟着海洛伊斯的脚步走进舞池,在许多双眼睛,许多种目光注视下,右手挽住她莹白的背,左手握住她柔嫩的手。

    海洛伊斯露出一个迷人微笑,随着乐曲的节拍轻轻晃动脚步,姿势很标准,很娴熟。

    她的目的是缠住唐方,如果能让他出丑,再好不过。

    她很会跳舞,娴熟到能够与专业舞者一较高下,虽然只是比较舒缓的慢三步,但是对于她这种水平的舞者而言,要让一个业余人士出丑,是很容易的一件事,除非唐方受过专业训练,又或者有多年跳舞经验,才能跟上她的节奏。

    唐方受过专业训练吗?没有。有多年跳舞经验吗?也没有。

    他只是按照艾玛提示的要领,身体随着音乐摇摆。

    当然,这种临时抱佛脚的行为是于事无补的,他无法跟上海洛伊斯的节奏,自然谈不上配合默契,步伐协调。他只是像一个稍微有点心得的初学者那样舞蹈。

    所以,有人踩脚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土豪兄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打赏。

    感谢玄虎NO1,秋雨落人间,天马流星炮,命令与征服之中国将军,百变魔术师,renzerui,wants~more,暴君飞龙,n4a,苍天之轮回,书友1507111834几位书友的打赏。

    感谢月翼,WAI1888,蜘蛛螃蟹,邓茂的点赞。

    我说这几天解锁战巡就一定这几天解锁,什么时候骗过你们,请叫我童叟无欺诚实小郎君。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