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一十九章 优雅的博弈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零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瑟维斯等人如同嗅到腥味的狼群。

    许多人的目光落在唐方与森巴特的脸上,再看看对面的组合,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这样的情况下,双方已经无法再谈有关“登高一呼”的问题。

    唐方努努嘴,说道:“找你的……别烦我。”

    意思很简单,瑟维斯等人是来找他的,希望他能迎上去,免得引来这里,凭白坏了心情。

    森巴特叹口气,无奈说道:“父亲希望能与唐先生见一面。”

    “唔,好。”唐方满口应承下来,打发走森巴特,终于可以拿起面前的盘子,将那些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夹到里面。

    虽然讨厌瑟维斯等人,但也正因为他们,才能不用面对森巴特,为骑墙派的事情伤脑筋。

    就算过几天图森纳发来通讯请求,他也可以把凯莉尼亚推向前线,反正她热衷于给自己找盟友。

    虽然……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卖队友之嫌,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往盘子里夹了几块小巧的慕斯,又放进2块布丁,还要去夹烤鹿肉的时候,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从旁边伸过来,按住他的手腕。

    “吃完再添,又不是不管饱……好多人看着你呢。”

    不用想,便知是谁又来管他。

    他讪讪一笑,把食夹放归原位,端着没有装满食物的盘子,一脸委屈看着她道:“我就想吃个饱饭而已,怎么比打一架还费劲。”

    凯莉尼亚无视他的撒娇卖萌,望着正与瑟维斯虚与委蛇,推杯换盏的森巴特说道:“他刚才跟你说了些什么?”

    是的,对她而言。唐舰长的诉苦就是撒娇卖萌,或许克蕾雅会宠着他,但她不会。

    他赌气将一块慕斯塞进嘴里,含糊说道:“还能说什么。不就是那些你希望看到的事情?”

    “那你答应他没有?”

    唐方诚实说道:“还没说,便给瑟维斯他们打断。”

    “那个老混蛋!”凯莉尼亚望着大厅深处正跟艾琳娜笑盈盈说着什么的伊丽莎白,咬牙切齿说道。

    她远比芙蕾雅、唐芸年长,但是发起狠来的模样却差不多,跟只被抢了秋刀鱼的小猫一样。不会让人厌恶,只会惹人莞尔。

    唐方说道:“我很少听见你骂人。”

    凯莉尼亚说道:“一只插满孔雀翎的大母鸡。”

    唐方把刚吃进嘴里的奶油布丁吐了出来,不……是喷了出来,凯莉尼亚很少这么骂人的,可想而知她对那老东西厌恶到什么程度。

    他把它归结为女人间的争风吃醋,当然,中心点不是男人,而是政治,因为艾琳娜就不像凯莉尼亚这样,尽管她很清楚伊丽莎白的和蔼可亲只是逢场作戏。

    没想到一向沉稳世故。让他看见老想躲的凯莉尼亚小姐也有这么幼稚可爱的一面。

    服务生赶快走过来,将地上的污秽打扫干净。

    等他们离开,唐方说道:“别担心,过两天图森纳会联系我们,今天的事情只是公爵大人的投石问路计,森巴特已经顺利完成。”

    凯莉尼亚听完放下心来,又往亨利埃塔处瞄了一眼,说道:“这些老家伙,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

    他用纸巾擦掉嘴角沾的巧克力泥,为老头儿抱不平:“他今晚可没得罪你。”

    “那件事……你到底做不做?我担心骑墙派那些人无法接受那样的条件。”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唐方抓抓微痒的鼻头。说道:“我……还没有下定决心。”

    “……”

    凯莉尼亚忽然变得很安静,就像当初习惯站在哈林顿?哈里斯身后的苏珊。

    这件事只能唐方自己做选择,那是他的责任,不想自己的建议成为他的负担。尽管她很想给出一些意见。

    音乐在半空徜徉,舞步与衣袂的碰撞如同傍晚林涛,白色的礼服与黑色的西装在舞池飘荡,像一朵朵盛开花束。

    亨利埃塔闪到一边,不去打扰唐舰长享受夜餐,森巴特也被瑟维斯喊到一边说着没有营养的话。不时传出一两声爽朗却空洞的笑。

    唐方本该与凯莉尼亚享受一下平静时光,可惜总有人善于做出令人生厌的事,破坏他们的美丽心情。

    一名年龄稍长的服务生由远方走过来,微笑说道:“唐先生,王后担心您不习惯过于西式的酒水,吩咐我过来,看看有什么能帮您的。”

    唐方自从来到会厅,一直没有接服务生送到面前的酒杯,这自然引起许多人的注意,想到他曾经的平民出身,或许还真喝不惯王宫提供的酒水。

    服务生的声音不大,咬字却很清晰、迟缓,周围很多人都扭过脸,把视线定格在他的脸上,甚至徜徉大厅的舞曲也变得越发舒缓,舞者们的舞步随之放慢。

    是伊丽莎白让专职调酒的服务生过来问他要喝什么样的酒,这充分显示了主人对客人的重视,只有贵宾才会受到这种礼遇。

    表面上看的确是这样,许多人甚至称赞伊丽莎白王后是多么一个体贴入微的人。

    唐方脸色有点不好看。

    凯莉尼亚望着大厅深处的老妪,目光转冷。

    这根本就是想让他当众出丑。

    最能体现一个人品味格调的除去穿衣打扮,言谈举止外,对茶饮酒水的选择同样是一项重要参考。

    唐舰长的衣着装扮由原康格里夫公爵的老管家负责,自然挑不出什么让人诟病的地方,言谈举止方面也尽量保持低调,还有她跟亨利埃塔打掩护,同样不可能爆出什么笑料。

    然而,伊丽莎白那老女人选择主动出击,派人来制造话题,好让他出丑。

    凯莉尼亚知道唐方、唐林、唐芸三人的出身,从离开美嘉尔恒星系统,进入天巢星区。到如彗星般飞速崛起,只用去一年多的时间,他看待生活的方式还停留在平民水平,哪里配得上现在的身份。这在星盟不算什么,甚至能够博得普通公民的喜爱,觉得他平易近人,是贫民窟走出的英雄。

    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尤其是这种王家举办的酒会上就不一样了。只会给他带来负面影响,成为贵族们的笑柄。

    唐方总不能因为贵族们几句闲话,就以冷血之姿取人性命。

    赞歌威尔没有在晚宴动手,伊丽莎白却坐不住了,开始给图拉蒙、泰伦几个受气包找面子。

    许多人等待唐方说点什么,或许……“谢谢,不用了。”是躲过出丑的最佳回答,当然,免不了让人看轻,觉得他没有一个贵族应有的修养。坐实地主土豪暴发户的身份。

    虽然从本质上来说,他就是一条翻身咸鱼……不过,没人喜欢被这样形容。

    当然,他还可以说出一些高品质白酒的名字,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下总归弱势。还有另外一个影响,选择东方酒的他会显得不合群,同样也是伊丽莎白给在场贵族的一个提醒------唐方终究是一个外人,不仅不是贵族,还是刻板的汉文化传承者,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和他合作断然不会有好下场。

    人们呼吸开始急促,连舞池的人也停止舞蹈,想知道唐舰长如何应付这样的“好心”。而更多的人期待看他的笑话。

    亨利埃塔想到那2瓶二锅头,表情有些囧。

    凯莉尼亚当然不会让他出丑。扫过唐方盘子里的巧克力布丁,用很随意的语气说道:“1937年的依坤宫配巧克力布丁是个不错选择。”

    服务生眼中期待的目光被惊慌失措代替。

    虽然现在拉菲、轩尼诗等等大牌酒还在市面经营,但大多只是传承曾经的商标与美誉,真正的旧庄园酒找遍整个希伦贝尔大区也没剩下几瓶,这个女人倒好,一开口就是1937年的旧庄园货。

    王宫内有没有?有!连赞歌威尔都舍不得喝。

    周围贵族与大臣们一片哗然。

    这是凯莉尼亚的还击。对伊丽莎白的挑衅。

    能够从唐方盘子里的食物,找到合理的搭配,还是王宫存有,但非常珍贵的旧庄园酒。

    伊丽莎白是拿出来招待唐方还是不拿出来招待唐方?

    拿出来,那很肉疼。不拿出来,显得没有诚意,不管是亨利埃塔,还是吉尔科特,都知道王宫的酒窖里有。

    大厅深处的艾琳娜发现王后的脸色变了,不再那么和蔼可亲,有些阴沉。

    她给唐方出难题,凯莉尼亚反手将她一军,这打脸,不论怎么看都很漂亮。

    然而,就在满堂宾客哑然无语,就在亨利埃塔抖着面皮似笑非笑,就在伊丽莎白准备忍痛割爱的时候,唐方说话了。

    “凯莉尼亚,你怎么能这样无礼呢,我们来的时候只是带了一束鲜花,如今却要拿走国王陛下一座金山,占小便宜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是的,他管这叫占小便宜。

    凯莉尼亚很无语,用目光告诉他别插嘴,她就是要让那老太婆肉疼。

    “做人要诚实一些,像我这样的土财主,更适合巨无霸与60年的拉菲这种组合。”

    巨无霸+60年拉菲?

    人们愕然,果然是豪到爆炸的土财主生活观。

    凯莉尼亚也愕然。

    亨利埃塔告诉身边几位领主,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有机会一定要尝试一下。

    森巴特笑着对海洛伊斯说道:“虽然不想说,但我的确这么做过,味道真的不错,简直迷人极了,就像您的美妙身姿。”

    海洛伊斯是赞歌威尔与伊丽莎白的小女儿,今年32岁,2年前嫁给蒙亚帝国第一皇子的二儿子为妻,于联合议事会召开前回国,正是她带来了苏鲁、蒙亚两国邀请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加入同盟的请求。

    她很美,比艾琳娜稍逊,皮肤尤其细嫩光滑,像入口即化的水豆腐,只是此时此刻她的表情不怎么好看。因为指示服务生去为难唐舰长的正是她,尽管命令的实际发出者是伊丽莎白,她的母后。

    森巴特表面是在夸她,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勋爵不着痕迹的挖苦。

    便在这时,唐方又说话了:“可惜这里没有巨无霸,更没有肯德基豪华午餐,总不能让小哥白跑一趟,王后该责怪你办事不力了。”

    “一杯马提尼。用杜松子酒,不用伏特加,加点刚开瓶的苦艾酒,然后搅拌十秒。”

    一曲终了,大厅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凯莉尼亚抽着嘴角,神态有点不自然。

    那名年长的服务生苦着脸说道:“请您稍等”,转身往吧台走去。

    附近的人不说话,亨利埃塔又从服务生手里接过一盘水果,今天他吃的格外多,看起来胃口大好。

    吉尔科特把高脚杯里剩的一丝酒极没有风度地全滑进口腔。更没风度地打个酒嗝,自言自语说道:“可惜,梅洛尔没有来。”

    他是在自言自语,但是很多人都听得真切,再看看图拉蒙亲王的脸,忽然想到些什么。

    没人知道梅洛尔曾经告诉唐方,图拉蒙难看的脸是一道靓丽风景,可惜他无缘以见。

    现在,他看到了,的确很迷人。

    他这一番话没有凯莉尼亚的咄咄逼人。有真诚而幽默的自嘲,体谅他人的宽厚心肠,以及符合贵族审美观的酒情怀。

    森巴特瞄了伊丽莎白一眼,觉得她很可怜。

    他只是瞄了一眼。没敢多看,然而却忘记一件事,如果大厅里每个人都瞄王后一眼,又会是一个什么情况。

    赞歌威尔在联合议事会的绝世大乌龙如今又落到结发妻子身上,这真的很讽刺。

    比起她跟凯莉尼亚两个人的作风。唐舰长现在的样子才更像一个温文尔雅的合格贵族。

    王后差服务生过去,就是在他缺乏贵族修养一事上做文章。结果呢?

    这一巴掌打得,没有凯莉尼亚响亮,却更加伤人。

    在他的劝说下,凯莉尼亚放弃进逼,伊丽莎白不用为难,服务生也无需尴尬,还让在场所有宾客看清唐舰长的为人。

    他可以俯下身子大嚼巨无霸,也可以抬起头享用马提尼。

    他成了绅士,王后成了恶妇。

    一起郁闷的还有那些以贵族自居,当他是上不了台面的地主土豪暴发户的人。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贵族?

    “真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小狐狸。”森巴特苦着脸直摇头,心说,难怪星盟议会那些老家伙会这么评价他。

    泰伦没有像图拉蒙、瑟维斯等人那样,面部表情除了难看还是难看,他的眼睛里还有一些更为复杂的情绪。

    在“克哈诺斯”第一层曲速拦截网外嚣张狂妄的是他,现在宅心仁厚的也是他,这小子难道不累么?他是个神经病吧……

    乐声又起,下一首舞曲的奏响打破大厅里弥漫的诡异氛围,舞池的年轻男女们再度起舞,周围的人也纷纷举杯,用香醇的美酒压下心头复杂情绪。

    这一幕就像书本的新篇章,缓和了王后脸上的阴沉,消解了图拉蒙脸上的难看,也淡化了贵族们感到羞耻的心境。

    凯莉尼亚的脸色恢复平静,只是眼中仍有光彩闪现:“你这家伙,总是善于给人带来惊喜,或者意外。”

    惊喜总是让人高兴,意外却不一定是好事。

    唐方笑了笑,没有说话,将盘子里的巧克力布丁放进嘴里。

    要说言谈举止,他肯定做不到在场贵族的水平,可若说品味……好吧,唐舰长从来谈不上有品,但是他有艾玛辅佐,要找点与众不同的喝酒花样还是很容易的。

    现在的情况是,那些曾经蔑视他的人总算不敢再**裸地表露敌意。当然,瑟维斯等人除外。

    “你知道么,其实伊丽莎白让那名服务生过来,并不是单纯要看你出丑,又或者向在场之人传递你是异类这样的信号。她还有另外一个目的,这个目的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完成的很漂亮。伊丽莎白……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能被赞歌威尔看中,娶为妻子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物。”

    唐方接过那名服务生递来的马提尼,目光落在大厅2楼围廊那些肖像画上,就像凯莉尼亚说的那样,伊丽莎白之所以派人过来找他麻烦,不是因为想看唐舰长出丑,而是想让他成为焦点,准确点说是别闲着。

    从晚宴到酒会,唐方一直是焦点人物,但……这还不够,必须让他一直保持在新派势力的干扰下,那些不安分的骑墙派领主代表才会按捺下躁动的心,不去与他接洽。

    没几个人有图森纳的威望,也没几个人有图森纳的魄力,同样没有几个人有森巴特的胆识。

    当然,他们还可以私下接洽,但是不为人知的接洽会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起码不会令新派势力那些领主与大臣们人心浮动。要知道赞歌威尔刚刚在唐方手底吃了那么大亏,如今再坐实他骑墙派领袖的名头,只怕会对朝野上下带来巨大冲击。(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