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一十八章 登高一呼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当然,国王陛下饱了,图拉蒙饱了,泰伦也饱了------被唐舰长那张毫无诚意与敬意的脸给气饱的,再加上J先生没有动手,多多少少有些不满。

    这么多情绪闷在肚子里无处发泄,还要强颜笑脸,当然不会好受。

    艾琳娜想了又想,然后得出一个结论,他这么做唯一的作用是分散下方贵族的注意力,成为他们诅咒与嘲讽的对象,不至让她独自忍受那些几乎令人窒息的目光。

    他的心……有这么细腻吗?

    不管是不是,这的确让她放松许多,可以不让脸上的笑容那么僵硬,变得温婉娴静,与柔和而明亮的灯光交融,顾盼生辉,像月下水头的一朵小荷。

    伊丽莎白走向大厅深处的坐席,示意贵族们放松心情,享受音乐、美酒,还有舞蹈与交际的乐趣。

    图拉蒙、泰伦,及另外几位亲王走向人群,与瑟维斯、罗宾逊亲切地打招呼,并用目光阻止他们问那些不该问的问题。

    亨利埃塔说道:“你是不是没有吃饱?”

    唐方点点头。

    “我也没有。”老头儿指指老派势力几位大臣与领主所在餐桌:“再去吃点?”

    “那感情好。”

    唐方往旁边看了一眼,发现艾琳娜与凯莉尼亚走去旁边名媛们聚集的地方,稍稍安心,跟在亨利埃塔与吉尔科特身后走向餐桌。

    “不要拘谨,随意一些。不过是一场酒会,跟星盟的风俗没什么不同……我们可不是索隆帝国那群有强迫症的家伙。”

    他没有回话,只是听着。

    原来那个世界的他就是个公司小职员,根本没有参加过正式的酒会、舞会、年会什么的,最多就是年底的时候同事与主管们共同搓一顿好的,慰劳慰劳五脏庙。

    之前又拼命躲着巴菲尔与凯莉尼亚。以逃避那些有关贵族礼仪方面的课程,如今亨利埃塔说这里与星盟的酒会没啥区别,让他随意就好,关键是他就没有参加过正式宴会。

    不要拘谨。随意一些?是不是要他把这里当成自助餐厅?

    看着亨利埃塔与吉尔科特走来,不管是那些装扮精致的名媛贵妇,还是年轻俊彦,纷纷让至旁边,微微低头以示尊敬。

    因为联合议事会无疾而终。让那么一场声势浩大的风暴骤然消泯,还有赞歌威尔突然宣布接受艾琳娜克纳尔公爵领继承人,并将给她举行册封典礼的消息,许多领主们没有立即离开王都,而是选择留在这里随机应变,当初以投影方式参加会议的图森纳公爵甚至派来了他的大儿子。

    老派势力几位领主与大臣同2位亲王寒暄几句,轮到唐方时,表情变得有些古怪,有忌惮,有佩服。有欣赏,还有几分抵触与惧怕。

    财政部的二号人物看看左右,用一种饱含难以置信的语调说道:“你真的就驾驶一艘‘座天使号’来到‘克哈诺斯’,没有其他防护?”

    唐方点点头:“这里是王都,安全的很,我为什么要带多余的护卫舰?”

    一位侯爵说道:“你说什么?安全?王都这种地方,对各地领主而言从来谈不上安全,更何况是……”

    他没有说出“你这样的家伙”,那有点不礼貌。就算不说,他也相信唐舰长知道后面的内容是什么。赞歌威尔这样的枭雄式人物。会选择放弃,与他握手言和?那简直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很多人听到他驾驶一艘战舰来到“克哈诺斯”的消息,心里升起的念头不是佩服,也不是震惊。而是咒骂与冷笑。骂他不识相,不知进退,同时也擦亮眼睛,掏净耳朵,等着看他的笑话……不,或许用“下场”更合适一些。

    仅凭一艘战舰。哪怕“座天使号”是一艘伊普西龙战舰,也不太可能保住他的性命,狮心王独立舰队从来不是吃素的,他也不可能一直躲在“座天使号”的大罩子里做缩头乌龟。

    所以,上至王国贵族,下至“迪卡本”市民,都觉得他一定是疯了,从第一层曲速拦截网的破坏行为开始,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这便是唐舰长当下的写照。

    唐方说道:“我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说这话时,他瞄了眼身旁的摄政王殿下。

    那几位领主与大臣一脸震惊,想着他这样说,会不会是已经与亨利埃塔确立了某种更为亲密的盟友关系?把第23游骑兵团与天行者卫队作为自己立足王都的根本。

    亨利埃塔没有说话。

    没有说话就是默认。

    几人眼底闪过一些不同的情绪,考虑日后该怎么对待唐方与他所掌控的克纳尔公爵领,虽然亨利埃塔已经接纳唐舰长,但是他们心中还有许多顾虑,很难保证这样的做法不是引狼入室,偏偏在抗衡新派势力的问题上,他的力量又不可或缺。

    “唐先生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侯爵脸上堆起比吊灯光芒还灿烂的笑容,提醒他道。

    旁边几人也附和道:“在‘克哈诺斯’,‘卡布雷托’与‘那赛罗’星是国王陛下的绝对控制区,在此区域活动尽量多加小心,尤其是‘那赛罗’,聚集着大量外来人口与无业游民,远比‘卡布雷托’更加混乱。”

    他们开始与唐方套近乎。

    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那句“我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指的不是亨利埃塔。

    老头儿吩咐服务生帮夹了些水果,开始享用。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摄政王殿下的心情不错,像这种场合,他以往最多喝几杯酒,很少有心情吃东西。

    唐方很没有风度地揉揉自己瘪瘪的肚皮,向几人微笑致歉,然后走到餐桌。

    他没有请服务生帮忙,正准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时候,远方一名40多岁。面带笑容,打扮非常得体的中年男子带着几人向他走来。

    亨利埃塔瞄了一眼那人,向旁边的吉尔科特等人递个眼色,几人识趣离开。与唐方保持一段距离,不过表情各不相同,还有人面露思索。

    吉尔科特眉开眼笑说道:“嘿嘿,接下来的事有的好瞧了。”

    如果换一个场合,这样的话或许会被认为幸灾乐祸。又或者唯恐天下不乱的意思。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吉尔科特笑的不是唐方,而是国王陛下的新派势力,因为一脸微笑迎向唐舰长的人物不是别人,正是图森纳公爵的大儿子森巴特勋爵,以及几位骑墙派领主在王都的代表。

    骑墙派的人来与唐舰长套近乎,这很有意思,也很耐人寻味。

    刚才他可是亲口确认过与摄政王殿下的盟友关系,如果再加上图森纳这些因为联合议事会变成一团散沙的骑墙派领主,啧啧……

    吉尔科特虽然一直保持低调。但他不是笨蛋,那几位领主与大臣也不是笨蛋,看到这一幕相视而笑,心里更加佩服亨利埃塔。

    特里帕蒂没有出席联合议事会的举动告诉人们,整件事就是一个阴谋,他虽然没有亲口说明,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是赞歌威尔设计了这一切,进而想以大会为契机吞并骑墙派势力,最终把老派势力送上绝路。

    有趣的是。国王陛下玩了个世纪大乌龙,打了他自己的脸,打了泰伦的脸,打了崔斯特的脸。打了图拉蒙的脸,打了在场所有洋洋得意的新派势力领主与大臣的脸。

    他所设想的计划全部失败,而且像图森纳这种精明人物,更是第一时间发现其中的猫腻。

    国王陛下既然能算计特里帕蒂,以后也可以拿他们开刀。原本便是一盘散沙勉强成团的骑墙派因为这场会议分崩离析,他们一方面恨赞歌威尔的狠毒。另一方面又想保持现在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只有王国局势平稳,不出现强权人物,地方领主的日子才会好过。

    从辛格家族的遭遇与联合议事会上发生的事情,及国王陛下这么多年来的表现可以看出,成为柯尔克拉夫?斯图尔特、扎伊尔?阿卜杜勒那样的集权皇帝是他的毕生追求。

    如果放任国王陛下的新派势力继续成长,最终压倒老派势力,骑墙派会面临怎样的局面?就算现在改投新派势力,国王陛下会真心待他们?怎么可能!

    赞歌威尔想做到王权至上,骑墙派想安于现状,这便是双方的矛盾所在。

    在这种情势下,自然需要有人站出来把一盘散沙的骑墙派重新粘成球,让国家局势恢复从前。

    谁能当此重任?谁有如此威望?

    只有一个人,唐方!准确点来讲,是即将成为艾琳娜丈夫的唐方。

    如果他还是以前的身份,自然不可以,但是现在因为二人婚事,他马上便会成为贵族集团一员,而且,他有足够强大的军事力量,手中还攥着赞歌威尔的小辫子,更与亨利埃塔有一点交情。

    这样的事情由他来做最合适,当然……要以艾琳娜的名义。

    不消说,森巴特肯定是为这样的事情才亲自跑来“克哈诺斯”,而摄政王殿下刚刚拉近了老派势力与唐舰长的关系。

    这样的政治远见与头脑,吉尔科特自认比不了,就像当初在联合议事会召开前夕,老派势力的领主们都快吵翻了,唯独亨利埃塔稳坐钓鱼台,一副清风徐来的平静模样。

    另一边,唐方注意到身边的情况,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

    亨利埃塔这老家伙倒是精明,闪到一边不当电灯泡,骑墙派那些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还没等凯莉尼亚活动,自己倒送上门来。

    森巴特为什么而来,他心知肚明。

    “唐先生,你好,我是森巴特。”

    森巴特很真诚地伸出手。这位图森纳公爵最器重的儿子有着非常温和的眼神与让人如沐春风的优雅气质,看不到任何倨傲又或锋芒。

    唐方只好把刚刚拿到面前的盘子放回去,微笑着跟他握手:“森巴特勋爵,你好。”

    接下来,他又介绍身后几人。大多是骑墙派领主的子侄,又或者派驻在王都的代表。

    同老派势力不一样,骑墙派的领主们没有亲自到场,或者说。这件事比较敏感,小辈出马最合适。

    “一直听父亲提起你,如今总算如愿相见。”

    唐方开玩笑道:“我又不是女人,有什么好看的。”

    “是很平凡。”森巴特正色说道:“舞池里那些人随便抓出一个来都比你英俊。”

    “……”唐方说道:“你有种以后对女人也这么讲。”

    “不,不。不,你这是害我。”森巴特认真说道:“我可是她们眼中风度翩翩的绅士。”

    唐方望望左右,在骑墙派领主代表们惊诧的目光下冲他亮出中指。

    森巴特笑的很欢实:“就像父亲说的那样,唐先生果然真性情,只是很少有人懂。”

    “说吧,你们找我来什么事?”

    一名身形消瘦的子爵刚要说话,被森巴特制止,然后身体往旁边遮了遮,低声说道:“我们需要你的力量。”

    旁边几人面色一变,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在这样的场合下。在国王陛下的地盘下,要更加谨慎一些才好。

    森巴特不这么认为,也没有谨慎去做,而是直接道明来意,并且用的是“需要”这样的词,而不是说,“我们来做个交易吧”,又或者诸如“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解释。

    能与星盟议会那些老家伙斗得有来有回,能与亨利埃塔论交。与赞歌威尔下棋的人,又怎么可能看不穿他们的想法,与其用利益诱惑,倒不如真诚点。

    这是他动身前图森纳特意嘱咐的事情。

    “伤脑筋。”唐方揉揉自己的额头。斜了不远处与吉尔科特有说有笑的亨利埃塔一眼,暗骂老东西油滑。

    他是最怕麻烦的一个人,结果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政治泥潭越陷越深,如今又要背负“登高一呼”这样的重担,简直就是赶鸭子上架。

    说实话,他并不想这么快与骑墙派的人物接头。这种事有凯莉尼亚运作便好,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谁能想到森巴特这么直接,就在赞歌威尔的眼皮子低下找上门来。

    他也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么做。

    森巴特正是要利用这次酒会,向一盘散沙的骑墙派贵族透露一个信号,以便让那些心生芥蒂的领主们看到方向,团聚到他的身边,不惜为此得罪赞歌威尔。

    毫无疑问,这有助于增加他的威望,达成凯莉尼亚想要的局面,

    森巴特在破釜沉舟,确切的讲,图森纳在破釜沉舟,在自己身上下了大赌注。

    图森纳的领地靠近星盟,而星盟是“晨星铸造”老家所在,不管从哪个角度,他都没有拒绝的道理。

    然而,图森纳看到了他聪明、低调、纯粹的一面,却不知道他还有疯狂的一面。

    他不确定骑墙派那些领主在领教他疯狂的一面后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于是他被难住了。

    望着森巴特饱含期待的目光,正盘算要不要把凯莉尼亚搬出来当挡箭牌的时候,远处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

    “敬爱的森巴特勋爵,你终于舍得来王都了,还记得我们上次的约定吗?有机会一定要比比谁的造型更具创意。”瑟维斯带着罗宾逊侯爵、李云侯爵等几名新派势力领主由远处微笑走来,许多女客用带着崇拜与狂热的目光注视他。

    瑟维斯长的很俊,有山峰一样挺拔的鼻,狭长而迷人的眼,美酒般让人沉醉的目光,以及卓尔不群的独特气质。

    有人说他杀死亲哥哥的行为是人生污点,但是在姑娘们看来,那是决斗场上的较量,他用手中长剑赢得胜利,成为瓜林侯爵领的继承者,没有任何可以指责的地方,人们对他的咒骂不过是嫉妒心理作怪,是一种低下的,丑陋的,令人厌恶与不齿的行径。

    她们喜欢他,渴望得到他的垂青,据说就连艾德文娜女爵,都非常中意这位图拉蒙亲王与国王陛下面前的红人。

    不管是不是羊群效应,很多年轻小姐都梦想能够成为他的妻子。

    是的,他还没有夫人,是王国为数不多的单身贵族中最耀眼的人物。

    唐方一直觉得这是狗屁,瑟维斯快40岁的人了,还要装嫩伴年轻,实在让人恶心。

    可惜他不是那些夫人或小姐,根本不了解她们的喜好。在她们看来,他这种怀里揣着几个钱,一副土豪财主暴发户德行的家伙,连给侯爵阁下提鞋都不配,只有星盟那种见钱眼开的庸脂俗粉才会把他当偶像崇拜,这便是乡下人与贵族的区别,流氓与绅士的差异,除非是被逼无奈,谁会去嫁给他这种人。

    森巴特很不高兴,他知道瑟维斯要干什么。

    骑墙派领主与唐方走到一起绝对是赞歌威尔不愿意看到的场面,伊丽莎白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她不会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不管,瑟维斯正是她派来搅扰他跟唐方谈话的人。(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