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一十七章 酒会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我的直觉。”他把杯子从唇边拿开,放回茶几,无论是位置还是杯柄朝向都跟之前的状态分毫不差,唯独里面的咖啡已经消失不见:“还有他的自信。”

    说完这句话,他从沙发上起身,还走回那道光芒里。

    地毯上的身影像波动的丝线,轻轻晃动几下消失不见,倾泻在三色堇上的光也缩回阴影中。

    小厅恢复了平静。

    宴会也很平静。

    不论是雍容华贵的伊丽莎白王后,还是正襟危坐的国王陛下,亦或下面的几位亲王以及他们的王妃,全都低着头,用舒缓的动作将面前食物送入口中,像打理自己的指甲那样细细咀嚼,不时拿起长长的餐巾蘸掉唇角的食物残渣。

    说是宴会,其实规模并不大,国王王后、几位亲王及近臣,还有他们的家眷,再加上唐方、艾琳娜、凯莉尼亚三人。

    当然,吃饭只是一种象征意义,代表国王陛下见过2人,初步认可艾琳娜的身份。

    在唐方看来,这种晚餐最没有滋味,尽管那些菜肴很稀罕,许多都是见都没有见过的东西,比如库哈苏星的桑葚果,克哈纳星的特制飞鱼籽酱,娜塔莎星库伦山脉的黑松露……

    但是那种安静与压抑,混在这些名贵菜肴里让人感觉反胃。

    赞歌威尔与亨利埃塔是众所周知的死对头,如今坐在一张桌上吃饭,唐舰长亦然。

    倒不是说众人没有话题聊,撇开政治与军事,他们还有许多兴趣与爱好,比方说菲尼克斯帝国的猎魂级轻型突击舰,比方说查尔斯联邦的液体防弹衣,还有打猎、骑乘、斗宠等奢侈运动。

    只是没有营养,都是些不咸不淡的话,都在找可以谈的话题。

    唐舰长从来没有多余时间追求这种奢侈的生活享受。也没有贵族们知识渊博,多数时候埋头吃盘子里的菜。然后总会被凯莉尼亚踹醒,或拿起面前装着白葡萄的酒杯,又或者装着红葡萄酒的酒杯,祝国王与王后身体康泰,永享富贵,祝摄政王多福多寿,祝王国河清海晏。反正怎么没有营养怎么说。

    艾琳娜一直表现良好,与吉尔科特的夫人、图拉蒙的夫人有说有笑,主要是谈些查尔斯联邦的风土人情,还有那些好看的衣服与夏洛特?奎恩的生活八卦。

    席间崔斯特曾进入房间与赞歌威尔耳语一阵,然后,弥漫场间的压抑徐徐消退,像冬去春来的暖日一点一点融化被寒冷浸透的大地。

    唐方与赞歌威尔的交谈仅限于入席前的客套与离席前的感谢,剩下的时间,他不是没有风度的吃盘子里的食物。便是与凯莉尼亚大眼瞪小眼,进行无声的抗议与恶毒诅咒。

    一餐饭吃完,她踹了他不下20脚。要不是看在亨利埃塔给的那1万亿星币,还有第游骑兵团暂时筹集到的7500吨零素的面上。他早就掀桌子了。

    凯莉尼亚管这叫贵族礼仪,他对此嗤之以鼻。

    明明是晚宴,却不让吃饱;敬酒前要喊口号;坐姿要正,不能紧贴椅背;面前的杯子按次序排放;时刻注意个人卫生,不然就是对主人不敬;不能谈工作、政治等敏感话题;不能冷落身边的女性;规范用词,交谈时最好保持微笑……更加离谱的是,不能去洗手间!

    这是吃饭还是受罪?明明只是王族的家宴,要不要如此吹毛求疵。

    据说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宫廷礼仪已经很简化,如果换成菲尼克斯帝国与索隆帝国……他实在难以想象那些大贵族是怎么适应的。

    当年索隆帝国与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关系紧张的时候。就有皇族成员嘲笑奥利波德家族是一群没有底蕴的乡下人,比方说。真正的贵族,王宫里的装潢品要么传自祖上,要么从对手身上赢得,从敌人手上抢得,而不是花大价钱买来露富摆阔,那叫暴发户,不叫贵族。

    其实他一直在等赞歌威尔动手,要知道哈尔王宫可是新派势力的地盘。

    国王陛下是不敢动吉尔科特与亨利埃塔的,那会引爆狮心王独立舰队与第游骑兵团的战争,更会产生波及全国的大混乱。

    他不一样,他没有亨利埃塔那么大的能量,而且来到“克哈诺斯”的只有一艘“座天使号”,生体战舰集群并未跟来,完全可以在这场晚宴设下埋伏,干掉自己这样的心腹大患。

    在逻辑上看,他手中掌握着足以威胁赞歌威尔王位的东西,或许会在别的地方存有备份,只要他一死,那些备份便会被事先安排好的人放出来。

    换成别人面对这种情况,定然会束手无策,只能成为砧板上的肉,任他宰割。

    可惜坐在那张华美绝伦的椅子上的男人是赞歌威尔,掌握着上帝武装这种黑暗力量,完全可以把他控制住,再用科技手段获得他脑袋里的东西。

    这种事情对上帝武装而言,一定不困难。

    一旦国王陛下掌握了大量信息,自然可以移山攻玉,把事情摆平。

    就算不用上面的法子,上帝武装是干什么的?克隆人同样是一个杀手锏。

    但是一直等到晚宴结束,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女人们去另一个房间喝茶,男人们仍旧回到原来的休息厅,稍事歇息。

    他看到放在图拉蒙右手边的咖啡杯空了,亲王殿下呆了好一会儿,没有让服务生续杯。

    亨利埃塔与吉尔科特低声说着什么。

    泰伦不时抬起头,扫过唐方淡然的脸,再低下头,静静拨弄手上的戒指。

    和来时一样,他一直保持沉默,像是拘谨作怪,又像是耻于同亲王们交谈,反正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原本该响起男人们高谈阔论的休息厅并没有热烈起来。

    哪怕是酒精,也无法荡起他们心中的张扬。消除彼此的戒心。

    柔和的光线落在鲜艳地毯上,三色堇少了些许灵秀。多了几分娇媚,咖啡的醇香弥漫在整个房间,冲淡了亲王们呼出口鼻的酒气。

    赞歌威尔用来招待贵宾的咖啡很珍贵,味道远比当初在“巴比伦”的时候克里斯蒂安送给他的还要香醇。

    他并没有把心思都花在喝咖啡这件事上,派出去刺探情报的ghost费了好大劲才潜入哈尔王宫的数据机房。奇怪的是,看似防守严密的设施,里面并未存储多少有用资料。只是些王宫与各部门的信件、日常政务、生活开支、边防形势等非机密文件,没有任何与上帝武装有关的信息。

    由此可以看出,赞歌威尔是一个多么小心谨慎的人,那些机密文件与有关上帝武装的信息恐怕另有更加安全与隐秘的储存地,毕竟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新老两派的政治斗争持续了这么多年,精明如国王陛下,又怎么可能没有多手准备。

    其实也并非全无收获,哈尔王宫的闭路监视系统拍到了j先生的身影,虽然没有足够证据确定他的真实身份。八成与上帝武装脱不开干系。

    再根据他乘坐的穿梭机型号,以及艾玛由“卡布雷托”高空轨道诸多天基无人平台获取到的情报,可以肯定它是由“那赛罗”而来。始发地应该是星球首都城市甘达加斯市郊区。

    这跟亨利埃塔所述上帝武装在“那赛罗”有活动迹象的情报相吻合。

    他还趁休息时间关注了一下克蕾雅等人的情况。

    女孩儿们还在夜市采购那些漂亮与好玩的小玩意儿,有白浩与罗伊保护。还有ghost与侦测器随行,自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艾格?斯台特曼正在电子配件市场跟那些小商贩讨价还价,抠门到连1块钱都恨不能掰成八瓣花……克蕾雅明明给了他一张透支额度达20万的信用卡。

    最奇怪的要属拜伦,从唐方手里借到2名幽魂后,通过骇入“迪卡本”市政系统的数据主机,查找到一些女人的身份资料与住址,然后便开始了搜索行动。

    他一开始怀疑这些女子是“爱丽丝”从其他国家拐卖来的人口,拜伦打算救她们离开火坑,毕竟当初在“乔治亚”的时候。是他捣毁了“爱丽丝”的巢穴,获得许多人口买卖方面的情报。何况他自己说过是一个女权主义者,这样的行为再正常不过。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想法被唐方抛掉,有一种非常无语的情绪在心头萦绕,连带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非常古怪。

    以致旁边给他蓄咖啡的服务生一副战兢兢的样子,担心是不是自己恶了声名在外的唐舰长。

    他虽然一直沉默无言,身份也没有几位亲王殿下尊贵,但是毫无疑问,他是今天这场宴会的主角,包括在宴会厅的时候,哪怕有国王与王后在场,依然掩盖不住他的风采……或者说随性,也可以叫不庄重,总之很扎眼。

    唐方没有喝下第二杯咖啡,因为酒会的时间到了。

    贵夫人们在伊丽莎白的引领下回到休息厅,往楼下走去,一路上有说有笑,与男人们形成鲜明的对比。

    唐方只是冷笑,心想果然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这些女人演起戏来真的是一个赛一个。好在艾琳娜身边有凯莉尼亚帮衬,让他安心许多,不然,他还真不放心小姑娘跟那些婆娘共处一室。

    国王陛下没有参加酒会,以晚宴过程中喝多了,身体欠安为借口,打发崔斯特引领众人下楼玩乐。

    他很清楚,“喝多了,身体欠安”,不过是缺席酒会的托词。

    按照唐方的猜测,只怕是j先生违背了赞歌威尔的命令,没有在晚宴过程制造事端,国王陛下忙着去兴师问罪。也可能是他们要在酒会过程中动手,但……下面那么多贵族,人多眼杂,真的适宜动手吗?

    反正他只需静观其变,然后顺势而为便可,本来便是拿自己当做鱼饵,以勾引上帝武装的人上钩。

    当然,他更乐意看到赞歌威尔在册封典礼前后动手,因为13号战舰码头那些零素他还没有搞定。而且内心深处很抵制亲自前往13号战舰码头这件事。

    自己到底在怕什么?又或者那些不妙的预感源自什么东西?那上面有炸弹吗?赞歌威尔不惜牺牲掉2w吨零素也要炸死自己?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大厅响起一片热烈掌声。原来是王后伊丽莎白正向在场诸多贵族隆重介绍艾琳娜。

    她站在红毯上,穿着一袭银白色的晚礼服,胸前有许多好看的花边与璀璨的粉钻,在天花板上巨大吊灯的光照下,像一颗干净到让人心醉的珍珠。

    年轻的男爵将目光定格在她带着一丝丝稚嫩的清秀脸庞,少数年纪大一些的官员则肆无忌惮打量她粉嫩的颈,圆润的肩。白皙的臂。

    她的手上带着与礼服同样洁白的长手套,越发显得修长与白嫩。

    艾琳娜还是第一次站在这么多达官显贵面前,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凯莉尼亚也一直提醒她放松一些,不要紧张,却依旧难免有些拘谨,唇畔的笑不那么自然。

    唐方皱皱眉,轻挑皮靴,在一位叫做安卡特里的亲王脚后跟踩下。趁那人回头之际,猛然切入前列。

    亲王殿下向来养尊处优,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身体素质相比唐舰长更是差了许多,被极为生硬的挤出前排。落在后面。

    图拉蒙攥紧了拳,吊灯的光芒在他眼眶摇曳。

    唐方眯着眼冷笑:“如果在这里动手,你会死的很惨。”

    泰伦听到二人谈话,嘴巴两侧的v型笑纹像被冻住一般,在第一层曲速拦截网的遭遇告诉他,这小子的话都是真的,他说得出,便做得到。

    图拉蒙抬起头,望向那些细腻的金色浮雕与锦绣花纹。用力平息下心头鼓躁的杀意。

    他不是惧怕,只因他的兄长“说”。还不是时候……

    后面的骚动前面宾客不太清楚,但是新面孔的出现一下吸引了他们的目光,毫无疑问,这个有着黄皮肤黑眼睛的家伙便是今天另一位主角,“晨星铸造”的唐舰长。

    贵族们投去情绪不同的目光,好奇者有之,鄙夷者有之,嫉妒者有之,恐惧者有之,平静者有之……唯独没有和善人士。

    其中有几人更是对他满面憎恶,眼睛里透着掩饰不住的杀意——他们要么是“克哈诺斯”海关总署署长的朋友,要么与辛格家族沾亲带故。

    同一山头的利益者总是喜欢抱团,这很正常。

    唐方是刻意去拉仇恨的,虽然凯莉尼亚一直叮咛他不要这么做,但他还是做了。

    因为可以分担艾琳娜的压力。

    几位亲王与下面的贵族、大臣们不这么想,单纯认为他想出风头,就像在第一层曲速拦截网干的事情一样,喜欢张杨,耻于低调。

    然而……这只能招人厌恶与唾弃,一点贵族的气度与品格都没有。

    “艾琳娜小姐嫁给这样的人,真是美丽的鲜花插在散发恶臭的马粪上。”

    一名贵妇人接话:“亲爱的斯莫尔勋爵,我认为您与艾琳娜小姐才般配。”

    前者摇摇头,笑着说道:“哦,您说错了,尼格拉斯夫人,艾琳娜小姐就像一颗天上的月亮,她的美需要高高挂在天空,我宁愿做仰视她光彩的一员。”

    话虽这么说,但是眼睛里的光芒却出卖了他内心的想法,勋爵阁下沉浸在骄傲与享受中。

    他的祖父可是鲁尔斯大公,比特里帕蒂还要强横的人物,也就较几位得势亲王稍弱而已,他这样的身份才配成为艾琳娜的丈夫,而不是上面那个土的掉渣的乡下人。

    像唐方这样的人,干出再多大事,也只是被自认高贵的贵族们当成下里巴人的种,然后敬而远之。

    当伊丽莎白正式介绍艾琳娜身份的时候,人们只想着她将成为克纳尔公爵领的主人,成为比艾德文娜公爵更年轻,也更漂亮的女爵,鲜少有人去想她曾经不被认可的私生女身份,鲜少有人去想如果没有唐方,她还会成为阶前引人瞩目的明珠吗?

    因为他们对唐方没有善意,只有敌意、惧意与嫉意。

    他配不上艾琳娜。

    这是所有人的认知,就算一些不糊涂的人,比如图拉蒙,比如蒙亚帝国大使乔德诺,比如芬尼公爵之子班塞德,也只认为这是一场政治婚姻,一场利益交换,唐方与艾琳娜不过是各取所需。

    当然,女孩儿本身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有一点她很清楚,唐方刚才的行为不是贵族与官员们私下议论的行事张扬,亦或故作嚣张,除非有必要,他一向乐于低调,因为只有很好地藏拙,才能很痛快地阴人。

    唐舰长一直都是蜷着身体的小狐狸,而不是昂首挺胸的大尾巴狼。

    更何况凯莉尼亚一路上都在告诫他低调,再低调,赞歌威尔既然没有在宴会厅动手,也不太可能在大厅动手,他如果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就安静地呆在某个角落静静喝酒,或者继续填饱肚子这项光荣而伟大的使命。(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