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一十章 白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图拉蒙亲王的仇必须报,他在联合议事会上丢的面子也必须找回来!

    断开通讯后不久,情报官报告了一个情况,“座天使号”外环码头出现异常,一台方形货柜突然脱离泊位,“座天使号”的星光护盾也再度上线。

    同一时间,大屏幕上显示出一副画面,

    长度近400米的货柜突然打开,里面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座天使号”抛出一个空箱子?那小子要干吗?

    很快地,瑟维斯知道了答案,至多30秒时间,脚下一阵摇晃,3号大屏幕光影一闪,他先是看到一条高高扬起的尾巴,然后是狰狞的黑色舰身。

    舰桥响起一连串惊呼,所有船员骇然无措,有的人脸都吓白了,他们不知道对方到底怎么做到的,反正那艘大蝎子正非常不雅观地骑在“黑钢号”身上,用它身体末端长长的尾巴一点一点探到主推进器的喷射腔。

    “黑钢号”是一艘配备多重磁力护盾系统的强大旗舰,其本体为王国最新型灵魂歌者级旗舰,与苏尔巴乔的座驾阎魔号系出同门,长度差不多有500米,如今被“炽天使号”骑着,远远看去就像……就像被强BAO一样。

    没人知道它是怎么骑上去的,也没人敢开火射击,“炽天使号”有能量护盾保护,“黑钢号”虽然也有护盾,却绝对无法与伊普西龙人的玩意儿媲美。

    人们只能张着嘴,睁大眼睛,看着那只大蝎子的巨大螫针插进“黑钢号”主推进器。

    按理说,推进器喷射的高温等离子体会将靠近的异物焚毁、破坏。遗憾的是,“炽天使号”的螫针非常坚固,那些聚集的等离子体非但没有把它焚毁,反而为“黑钢号”的动力系统带去一场大麻烦。

    若不是机组人员第一时间降低引擎推力。注入冷凝剂,只怕强大的对冲能量会为战舰带来灭顶之灾,“黑钢号”所有人都无法幸免。

    许多人捏了一把冷汗,庆幸机组人员反应及时,救了他们一条小命。

    舰桥那些工作人员除了恐惧与震撼外。还想起瑟维斯侯爵的话,“只要没有开火,就不算越界。”

    如同奉献级重型导弹驱逐舰的做法一样,“炽天使号”没有开火,它只是伸出长长的螫针,往某个非常特别的地方捅了几下,并没有破坏什么东西。

    按照侯爵大人的说法,这不算越界,这只是在检测设备性能。

    事实是,它检测自己的战舰性能。却把“黑钢号”给弄熄火了。

    那些等离子体是热的,“炽天使号”捅进主推进器的螫针应该滚烫才对,然而对于所有舰员来说,他们的心很冷,非常冷,像在四九严冬由过了一遍混着冰碴的水一样。

    它完全可以开火,只是为了不越界,所以没有开火,所以船上的人可以保住性命。

    “黑钢号”上有侯爵,有少将。有上校,有中校,还有一群尉官……这些人的命很值钱,很值钱。

    瑟维斯的脸很白……

    其实他的脸一直很白。因为他是一个小白脸,能让艾德文娜公爵看中的男人,当然要足够白,足够俊,足够猛。

    只是现在的“白”,完全不同于刚才的“白”。以前的“白”可以用白润形容,现在的“白”只能用“苍白”又或“惨白”描述。

    从鬼门关散了回儿步又回来的感觉当然不会好受。

    情报员用结结巴巴的语气告诉他,“炽天使号”干了那种非常欺负人的事情后,从“黑钢号”的身上爬起来跑了。

    谁也不知道它去了哪里,前面的“座天使号”已经驶出数十公里,将舰队远远甩在后面。

    旗舰被人劫持……嗯,是当众强BAO,周围的小弟肯定第一时间想法设法救驾,谁还会去管“座天使号”。

    于是它越飞越远,越飞越远。

    飞过13号战舰码头,14号战舰码头,15号战舰码头……往第23游骑兵团驻守区域而去。

    通讯官又送来一条讯息,天基防御平台指挥部询问要不要展开攻击。

    瑟维斯望望显示器阵列空荡荡的虚空环境,说了四个字:“放他们走。”

    有很多人听出他话音里的颤抖,想着侯爵大人也不过如此,原来他也知道害怕啊。

    瑟维斯是很怕,衬衣都塌在后背上,那些冷汗让它变得格外湿腻,感觉非常不爽,然而比起活着,这样的不爽是那么微不足道。

    刚才的一瞬间,他切切实实感受到死亡的召唤,并下意识害怕了,畏惧了。

    之前的经历完全不同于决斗场上的搏杀,也不像两军对垒,如同在大街步行,突然有一辆货车横向驶来,属于一种毫无防备的突发事件,所有的觉悟与决心在它面前起不了任何作用,唯一的情绪便只剩下害怕。

    这是耻辱!尽管没人知道他心里的害怕与惊慌。

    之所以没有恼羞成怒命令天基防御平台拦截“座天使号”,主要是瑟维斯侯爵还有理智。“炽天使号”的隐身能力果然出色,连上帝之眼级侦查舰都无法锁定它的方位,只能够勉强捕捉到一些细微的时空震荡。

    如果唐方在“炽天使号”上,就算能够干掉“座天使号”,也没有什么意义。

    事实证明,连图拉蒙亲王都不知道细情的第一套方案行不通,那小子竟然中途改变主意,离开战舰码头,往第23游骑兵团控制区域飞去……眼下只能期待国王陛下与J先生的第二套方案了。

    希望那个家伙真有J先生说的那么厉害……

    在瑟维斯看来,J先生已经足够厉害了,他想象不出比J先生更强的人又会厉害到什么地步……不,那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

    “座天使号”平安离开狮心王独立舰队控制的战舰码头,进入第23游骑兵团驻防区域,“炽天使号”重新回到外围码头。停靠在原来的泊位上。

    大章鱼与大蝎子的出现令第23游骑兵团的巡逻舰队格外紧张,直至唐方向亨利埃塔的“镜光号”送去一道讯息,巡逻舰队各级指挥官才放下心,护送他们赶往战舰码头。

    不同于瑟维斯带领的狮心王独立舰队。第23游骑兵团的战舰是真的在执行护送任务,而不是包围监视。

    行驶途中,“镜光号”与“座天使号”进行了一次短暂的通讯。

    看得出老家伙心情不错,连带身体也好了许多,可以不用依赖磁悬浮椅。拿着那根银色拐杖在地下来回走动。

    老头儿笑话他狼狈的像一只鼹鼠,并随口问他为什么在狮心王独立舰队控制区域冒了个泡儿,又突然飞向自己这边,这么做岂不令图拉蒙脸上难看?

    唐方告诉他,让图拉蒙脸上难看的事情又不是他自己在做,梅洛尔亲王殿下不是也乐衷此道吗?然后惹得梅洛尔与亨利埃塔哈哈大笑。

    俨然调戏图拉蒙亲王成了一种流行游戏。

    说是这样说,其实唐方之所以临时改变主意,选择来第23游骑兵团驻防区有3个原因。

    第一,艾玛新送给他的一份情报显示,“克哈诺斯”最大的船舶制造空间站正好位于第23游骑兵团驻防区域。这或许能为人族科技带来新的解锁项目。

    第二,狮心王独立舰队的战斗力出乎意料的强,如果是以前,双方兵力维持在千艘规模,他有信心让“座天使号”硬扛无数战舰炮火,叫国王陛下好好欣赏一回腊梅盛绽,但是现在局势变得很紧张,驻防于此的狮心王独立舰队拥有1500多艘战舰,“座天使号”绝对不是它们的敌手,他不能拿着众位船员的性命冒险。天知道图拉蒙在联合议事会上受了那么大刺激,会不会无视赞歌威尔命令,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第三,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也可以说是恶感。当“座天使号”靠近战舰码头的时候,这种恶感尤其强烈,就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注视着他,甚至比当初布尔韦尔的混合战舰给他的压迫感更高一筹。

    能让他感觉恐惧的东西,他想象不出是什么来历,艾玛也没有检索到相关情报。虽然这只是一种非常模糊的感觉,却成为他临时改变主意的最重要原因。

    他跟瑟维斯一样,心生惧意。只不过瑟维斯的恐惧来自“炽天使号”,而他的恐惧来自一种未知事物。

    自从获得伊普西龙符文后,他对危机的感应能力获得极大提升,尽管远远不如周艾,但是比起唐林、阿罗斯等人,要强好多。

    表面上看,这一切都是狮心王独立舰队的安排,天知道是不是赞歌威尔的指示,如果真是国王陛下的特别指示,那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如今他来到第23游骑兵团的地盘,“座天使号”没办法表演它的光子炮台秀,国王陛下也无法玩儿阴招,双方的计划都没有成功,只是苦了瑟维斯那可怜孩子,不仅白跑一趟,还丢了那么大一脸。

    “座天使号”在第23游骑兵团巡逻队的护送下抵达塞斯军港附近的附属战舰码头,停泊在圣灵II型航母专用泊位,然后与军港作战指挥中心招呼一声,他带着凯莉尼亚、艾琳娜、巴菲尔、克蕾雅等人乘坐特别行动运输船,穿过第三层曲速拦截网,驶向天行者卫队所在空域。

    ………………

    “达罗内斯”暗面的虚空中,天行者卫队300多艘战舰如同静止的鱼群,“镜光号”舰腹一道舱门开启,一架体长40多米的漆黑色舰艇由外面驶入。

    “镜光号”观景舱的风景远比外面更加迷人,或者说宜人。唐方与凯莉尼亚、巴菲尔等人进门的时候,亨利埃塔正将沾着些泥土的手套放到一名中年侍者手里,然后挥挥手,让他下去。

    房间里只剩他自己,以及刚刚进门的唐方几人,连个卫兵都没有留。

    水槽里清汤潺潺。便道上凉风袭人,清香馥郁,大厅中间是一个月牙形喷泉池,水里点缀着几片莲叶。下面有几尾金鱼,汩汩的水花往空中泼出几分湿意,让有着初夏温度的房间更加舒爽一些。

    特别设计过的空调系统让这间舱室绿意常驻,干净的青石板路踩上去有种踏实的感觉,除了那面巨大的观景窗。整个舱室仿佛回到人类还没走出地球时代,一个退休老人精心布置的休闲庭院。安静、祥和,有水声盈耳,也有小花争妍,偶尔有清脆的鸟鸣穿透枝叶间隙,被那些风裹住,飘向清幽的角落。

    观景舱的色彩与清新倒映着“达罗内斯”的荒凉与苦寒。

    这里与外面好像两个不同的世界,身着长袍的老人也跟政坛上那个始终严肃的摄政王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他站在月牙喷泉池向内凹陷的区域,那里有一张圆木做的桌,几张谈不上精致的藤椅。

    “唐方。凯莉尼亚,巴菲尔,艾琳娜,克蕾雅……”

    他笑着喊出所有人的名字,然后向那几张藤椅招手:“坐。”

    没有欧式的拥抱,也没有多余的握手,很随意地招呼几人就坐,就像对待经常走动的老朋友那样,亲切而淡然。

    唐方拉过一把藤椅,仔细打量几眼。缠绕扭结的藤条上多有起伏,显得很不协调。既不美观,更谈不上精致,很难想象这样劣质的椅子会成为亨利埃塔待客的工具。

    他可是摄政王殿下。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政坛叱咤风云近20年的人物,怎么会留着这么一堆破烂。

    老人都很怀旧,但怀旧有许多种,并不一定要这样。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装X。只是……这样做有意义吗?到了他这个年纪,这个地位。装X与否一点意义都没有。

    亨利埃塔没有抬头看他,一面拎着一个茶壶,往唐方正前方的茶杯倒入清亮的茶汤,一面随口解释道:“梅洛尔总是改不了毛躁的性子,他的手艺远没有米塔尔好,吉尔科特也一样,不过是编个藤椅,愣是用去半个月时间,不过总算没有找人代劳,还算有点诚意……”

    唐方听明白了,忍不住斜了身边老头儿一眼,用力翻个白眼。

    他想起一句话,“无形装X最致命”。眼前这老家伙绝对是装X的行家。

    梅洛尔、米塔尔、吉尔科特……都是什么人?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亲王殿下,赞歌威尔的叔伯辈,他们亲手编制的藤椅正垫在自己屁股下面,若是换成一般人,恐怕会坐立难安,觉得屁股下面垫的不是藤椅,而是一尊火炉。

    巴菲尔果然不再摇晃那张缺乏平衡性的藤椅,还把他宽厚的背直了起来,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

    凯莉尼亚的表情同样有几分异样,眼睛里流过一丝慌乱。

    能保持平静的只有艾琳娜与克蕾雅,当然,还有唐方。

    亨利埃塔已经垂垂老矣,很多时候只能躺在磁悬浮椅上度日,但是今天他的身体状态真的不错,起码给几人斟茶的手没有抖。

    与这一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巴菲尔接茶的手一直在抖,好像掌心捧的是一枚感应雷,随时可能因为失衡爆炸。

    “这是在‘娜塔莎’采摘的新茶,尝尝味道怎样。”亨利埃塔端杯相敬。

    唐方捏着杯柄在唇畔抹了一小口,挑眉瞄了他一眼,说道:“再好的茶,冲泡方法不对,也只能是暴殄天物。”

    亨利埃塔耸耸肩,诚恳说道:“比起茶,我更喜欢咖啡,又或者酒。”

    唐方果真从身后拿出两瓶没有包装的二锅头蹲在木桌上:“我可是带了礼物的,包里还有点棒子面,可以熬粥喝。”

    “你是我接待过最大方的客人。”

    任谁都听得出,亨利埃塔在说反话。

    克蕾雅有些脸红,凯莉尼亚叹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她告诫过这小子多少遍,面见亨利埃塔这样的人物,不带礼物最好,因为对方什么都不缺,他能过去相见已经是很好的礼物了,实在没必要多此一举。

    遗憾的是,唐舰长听不进去,执意要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便有了眼前尴尬的一幕。

    这真的很土,非常土,土的不能再土,所有人都跟着他丢了一次脸。

    唐方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道:“在我们家乡,只有相好亲戚间的走动,才会送这些不起眼的东西。”

    他顿了一顿,望着亨利埃塔的眼睛说道:“因为……我们不求回报。”

    听完这句话,亨利埃塔收起脸上有些轻佻的笑,双手接过那两瓶酒,说道:“我一定把它们喝完。”

    “喜欢的话下次来我再让人带一些,这是玲珑父亲最喜欢的酒。”

    克蕾雅身子晃了晃,一脸愕然望着斜对面笑的非常灿烂的男人。(未完待续。)

    PS:  牙齿没坏,是阻生齿,必须拔。就是智齿长歪了顶到前面的后槽牙了。

    我肾大教主怎么就退役了呢?怎么就退役了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