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零八章 不肯吃亏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让他们回家休息一段时期,就当休个年假,等风头过去,事件平息,再调去别的部门工作,适当提一下薪资、待遇什么的,要知道培养一个官员可不容易,培养自己人更不容易,怎么能让得力属下寒心呢?

    像唐方这种敏感人物,还有大中型贸易企业,不过是他拿来捞钱,获取政治资本的工具。

    一些小型货运舰只、客运舰只则是寻常海关员们赚取丰厚外快的机会。

    因为所谓“法”,是他们修订的,他们说你合法,你就合法,他们说你不合法,合法也不合法。

    在“法”外还有王权,还有地方解释,还有贵族豁免权。总而言之,就像赛克?巴卡尔说的那样,“督促国家完善各项法律法规是一项长期而艰苦的斗争。”

    是斗争,自然便有敌我。

    谁是敌?谁又是我?

    这不是矛盾,而是充满血腥与杀戮的战场。

    他愿意为这样的斗争付出生命代价,只为能够为人民带来公平与公正的司法环境,让宪章真正成为宪章,而不是一种权力寻租的遮羞布。

    赛克?巴卡尔所在律盟的势力很弱小,与弗朗基米尔及其背后的利益集团相比无异于烛火与烈日的差别。

    其实所有平民都是他的潜在盟友,然而他们懦弱,他们善良,他们怕死,面对黑洞洞的炮口选择沉默以对,选择麻木前行。于是……像他这样的人便成为一只只哗众取宠的猴子,久而久之不仅被贵族、官员们嗤笑,还被那些“聪明”的平民讥嘲为傻瓜与白痴,又或者神经病,被那些“不聪明”的平民当成社会不稳定因素。甚至被深受洗脑教育荼毒的激进青年人身攻击,咒骂他们是多兰克斯共和国的走狗,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然而当那些人受到贵族与官员欺压时,他们却最想获得帮助。渴望赛克?巴克尔这样的人伸出援助之手,帮他们夺回该有的权益。

    这很可悲,更加讽刺,在唐方看来还很无聊。

    然而赛克和他的同志们选择忍耐,选择理解。选择宽恕,每个人都有只属于自己的正义,每个人都有只属于自己的生活,同样的,每个人都有只属于自己的道路,他坚信自己的选择,也尊重别人的选择。

    唐方曾夸他是“晨星号”上最正直的人。

    然而站在弗朗基米尔角度,他不仅不尊重赛克?巴卡尔的选择,更希望那个家伙死无葬身之地,因为他们是老朋友。赛克坏过他很多事。

    有意思的是,他的仕途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赛克和他的朋友们却受过种种刁难与折磨,但是他们就像一群老鼠那么顽强,只要不死,便会和他一直做对,和那些权力者做对。

    他真的很希望律盟那些碍眼的家伙全部死掉,世界会变得更加清净与美好。

    很可惜,弗朗基米尔不知道赛克?巴卡尔在“座天使号”上,还是唐舰长的一位好朋友。如果知道,他或许会搞点更出格的事情。

    他有恃无恐,因为是泰伦亲王吩咐他试探唐舰长底线的。

    很可惜,唐舰长知道他跟赛克?巴卡尔往日有仇。这是在调查署长大人底细时,艾玛额外汇报的一个情况。

    然后,在最后的警告刚发出,还没等海关方面回应,豪森与丘吉尔便在他的命令下按动阳电子炮的开火键。

    再然后,战火降落在这片安静了近百年的空域。

    弗朗基米尔把事情办砸了!当然。署长大人不认为那是自己的错,而是唐方的错,那小子就是愣头青,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他怎么会这么干?他怎么就有胆量这么干?他脑子缺根筋吗?这里可是‘克哈诺斯’!这里有国王陛下!”

    他的那些手下如今已经化成太空垃圾飘远,这简直就是一种羞辱。

    他们已经无需暂避风头,也不再可能异地任职,因为他们都已经死了,或许是为以前的龌蹉还债,也可能是为他的过错买单,反正不管怎么样,那些人就这么死了。

    唐方的脑袋瓜不缺筋,相反很聪明!

    这是泰伦亲王的认知,虽然他的兄长并没有详细讲述那天的事情,但是他清楚,那个年轻人有着不输亨利埃塔、特里帕蒂这种老政客的阴险与狡诈。

    既然唐舰长要跟国王陛下做交易,便一定有底线这种东西。

    他一方面命令弗朗基米尔刁难“座天使号”,另一方面拖住哈罗伊,就是要看看唐方这次来“克哈诺斯”是抱着一个怎样态度,或者说底线在哪里。

    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在政治上表现的还不错的小子这么不成熟,这么不稳重,这么混蛋!

    那个家伙既没有联系亨利埃塔,也没有通知赞歌威尔,让他们出面摆平,以免节外生枝,影响到这次交易,他竟然因为一个海关小吏的刁难行为轻启战火,攻击边防曲速拦截网,令克哈诺斯海军丢尽颜面,令国王陛下脸上无光。

    这家伙的臭脾气怎么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泰伦哪里知道,成熟稳重的是凯莉尼亚,是巴菲尔,从来不是唐舰长。

    他原以为唐方只是发发狠,还以颜色,不会当真要跟他撕破脸,现在看,“座天使号”的攻击哪里是小打小闹,根本便是一副要把边防曲速拦截网撕开的势头。

    “亲王殿下,现在该怎么办?”

    说话的是哈罗伊,自从唐方吃闭门羹,他便一直被拖在这里,难以连线“座天使号”处理唐方与海关的关系,以致发生如今一幕。

    泰伦是亲王,他不敢顶撞,更不敢斥责,但他可以赌气,将原本他负责的事务丢给亲王殿下处置。

    明明是一件小事,如今却演变成一场战争!

    泰伦沉吟片刻。说道:“集结巡逻舰队,随我赶赴事发空域。”

    “是。”哈罗伊眯了眯眼,命令通讯员断开通讯。

    从字面意思看,泰伦似要挑起一场大战。反正不管如何,他只要按命令行事便是,就像第15巡逻舰队指挥官把烫手山芋扔给他,他也可以扔给泰伦。

    其实接到集结命令的不只巡逻舰队,泰伦的末日舰队一部同样由乐迪军港驶出。往事发空域集结。

    另有一艘特别护卫舰自“克哈诺斯”海关总署飞出,赶往末日舰队与巡逻舰队集结处。

    “克哈诺斯”海军在“座天使号”将海关关卡附近曲速拦截设备、天基防御平台横扫一空后,终于赶到现场。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令已经为数不多的围观者大吃一惊,因为末日舰队与巡逻舰队所属战舰并没有与神秘战舰交火,只是将它包围在中央,然后静静对峙。

    末日舰队一部+附近巡逻舰队,总计500多艘战舰。以500:1的绝对优势,却只是将神秘战舰团团围住,没有将破坏曲速拦截设施的犯罪分子消灭。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叫人无法理解。

    末日舰队从属泰伦?奥利波德,这位主管国防事务的亲王殿下向以激进著称,今时今日,他却一改往日作风,表现出保守一面,怎么不让人多想。

    围观者们大多注重战舰数量比,很少有人想过质量比的问题。

    泰伦?奥利波德认识“座天使号”外面一圈护盾的来历,那是跟他的叔父座驾“镜光号”银河护盾一样的东西,别看有500艘战舰包围。唐舰长若打算走,怕是没人可以阻拦。

    不是他不想激进,如果唐方的座驾是一艘没有护盾的常规战舰,他早就命令各舰施展齐射。将目标轰成一堆渣滓。关键是,他被逼无奈,不得不选择保守。

    他没有出动座驾“雪风号”,而是就近乘上一艘改装型神圣骑士级重型巡洋舰,第一时间赶到这里。

    “唐方,你太过分了。”

    这是二人第一次见面。既没有不痛不痒的寒暄,也没有情意绵绵的拥抱,而是一种满含愠怒的问责。

    唐方望着大屏幕上的男人,脸色很平静,眼神很冰冷:“弗朗基米尔呢?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他。”

    两个人都没有按照套路交涉,一个一见面斥责,一个一开口问罪。

    “弗朗基米尔的做法的确欠妥,但这不能成为你进攻‘克哈诺斯’曲速拦截网的借口。”泰伦的脸如同冻结一般,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唐方的所作所为没有给他留半点颜面,实在有点欺人太甚。

    他连赞歌威尔的面子都不卖,何况是泰伦。

    “我再问一遍,弗朗基米尔呢?5秒钟内不出现,咱们兵戎相见。”

    如果放在以前,泰伦会认为对面的小子在虚张声势,但是现在不这么认为,此事一旦处理不好,绝对会打乱双方的交易进程。

    那个家伙说得出,做得到!

    他脸色变得更难看,好像从冰原到苔原的演变,绿的很精彩,绿的很漂亮。

    当唐方默数到“4”,眼睛眯成一条线的时候,亲王殿下挤了挤左眼皮,说道:“他来了……”

    一艘做过装甲加固处理的护卫舰由第23巡逻舰队后方驶入内环,与此同时,弗朗基米尔的脸出现在二人会话中。

    “唐舰长,这件事是我做错了,耽误了您与摄政王殿下的会面,我在这里向您道歉。”他露出一副惶恐无措,又有些委屈的表情:“是我管教无方,过于纵容他们,才养出那些人教条主义与做事死板的毛病。”

    他表面上看似放低身段诚恳道歉,实际上避重就轻,用下属们的僵化做法为自己的官僚主义开脱。

    教条主义?做事死板?这属于过错,不是罪名。换一种角度来说,这同样是恪尽职守的表现,是绝对服从命令的好战士。海关方面是有一些小失误,但归根结底,是唐舰长欺人太甚。

    这样的服软是没有诚意的。

    唐方依然平静,平静地看着泰伦,平静地看着弗朗基米尔。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症结所在。

    他们始终没有把自己放到与赞歌威尔对等的位置上,自始至终把他当成一个暴发户。或者说一只长着尖锐倒刺的蟑螂。

    他没有回答,只是抬了抬手。

    下一个呼吸,一道赤红光束由署长大人座驾头部一贯到底,澎湃的火焰与光风暴以赤红光束为中轴线。向外快速激荡。

    与此同时,唐方的话响彻泰伦座驾舰桥。

    “我真的很讨厌官僚主义,所以,我请他去死……不用谢我。”

    “座天使号”出现在民用航道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阳电子束落在海关关口腾起的烈焰惊呆了无数人。

    如今,面对末日舰队与巡逻舰队500多艘战舰的包围。它将堂堂海关总署署长一炮轰成了渣渣。

    虽然“克哈诺斯”海关总署署长不是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海关总署署长,但是身为王都海关负责人,绝对是海关部门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在自己地盘,在自己海军保护下,署长大人刚刚露面不久,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便化成一片飞灰。

    护卫舰的残骸往四周飘散,穿过舰群空隙,向着深空越飞越越远。

    那些残破的海关建筑悬浮在不远的地方,好像一片坟场。

    没有人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最后几位围观者认为自己是在做梦。只因神秘战舰实在嚣张过头,这种做法无异于当众扇亲王殿下的耳光,必将迎来残酷无情的报复。

    哈罗伊同样被这一幕吓傻了,满脸震惊地望着对面那艘战舰,想着唐舰长这次来“克哈诺斯”真的是为接受册封而来,确定不是故意挑起战争?

    看到这一幕,泰伦并没有当场暴走,他努力压抑着心头气愤,用了一分钟时间终于恢复平静。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傻X。

    唐方之所以选**用关口,而不是领主专享快速通道。正是为向“克哈诺斯”人民宣布他的到来,故意用张扬与跋扈作风宣示自己的存在与强大实力,踩着国王陛下的头,成就“晨星铸造”之威名。顺便为艾琳娜造势。

    他若没有足够实力,又怎敢单刀赴会,由“阿拉黛尔”来到王族势力盘踞的“克哈诺斯”。

    可笑自己还想给他一记下马威,以试探他的底线,好让赞歌威尔在接下来的一系列交易中占据主动。

    然而,对方又何尝不想给自己一记下马威?

    因为弗朗基米尔的事情。他终于抓到借题发挥的机会,于是,事情发展到眼下这种地步。

    联合议事会无疾而终,代表着唐方的胜利。

    如果说因为今天的事情,双方彻底闹翻,那便再无转圜余地。

    唐方依然可以用他准备好的手段攻击国王陛下,而国王陛下却已然没有足够的威望与气势重启联合议事会。

    赞歌威尔已经被逼到悬崖上,没有退路,那个家伙却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泰伦想起赞歌威尔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政治与军事,你都还可以,但……也只是‘还可以’。”

    他一直心有不服,可是从今天的事件上,他不得不承认赞歌威尔那句话很准确,若论玩阴谋诡计,一百个他也不是对面那小子的对手。

    关键问题是,现在该怎么收场,事情闹到这一步,他一方面不敢下令进攻,一方面又不能认怂,因为这涉及末日舰队的尊严,还有他的脸面。

    表面看唐方杀的是弗朗基米尔,实际上也等于把他逼上绝路,势成骑虎,进退两难。

    泰伦倍觉头疼的时候,“座天使号”舰桥休息区,克蕾雅与艾琳娜同样一脸忧愁的表情,对方势成骑虎,自己一方又何尝不是如此。

    凯莉尼亚同样没有想到唐方会直接下令把弗朗基米尔的座驾打爆,让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但是与那两位姑娘不同,她脸上的忧愁并未持续多久便被苦笑取代。

    “唐方啊,唐方……你还真是一点不肯吃亏。”

    她的话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除了巴菲尔,还有快把那颗吊兰浇死的尼赫迈亚。

    “泰伦要给你下马威,你现在还给他了,泰伦要试探你的底线,你现在也还给他了。可怜的泰伦,我真替他感到悲哀。”

    有些人疑惑不解,也有些人故作淡然,还有些人深以为是,因为这是唐舰长一贯作风,连占便宜都要摆出一副吃亏的样子,用他的话说这叫“低调”,叫“人何以待我我何以待人”,然而在绝大多数船员看来,这叫阴险。

    事实上,这小子远比凯莉尼亚更加阴险。

    泰伦最终选择了忍让,或者说就坡下驴。

    赞歌威尔“到此为止”的命令解了唐方的围,也破了泰伦的困局。

    一同出现的还有狮心王独立舰队300艘战舰,由瑟维斯?瓜林统领,出现在战场中央,将末日舰队与“座天使号”隔开。(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