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零七章 破门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克哈诺斯”海军方面以为他们只有一艘舰船,才敢这么嚣张,殊不知大屏幕前面那道背影随时随地可以变出数支舰队都无法比拟的力量,让任何小觑他的人喝一壶。

    “尤菲,告诉他们,如果我与摄政王殿下的面会迟到,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唐方好声好气说道,语气里虽有威胁,却听不到任何火药味。

    白浩揉揉鬓角,摇了摇头,克蕾雅也叹口气,凯莉尼亚面露苦笑,轻细的眉越挑越高,罗伊在憨笑,尼赫迈亚终于不再给他心爱的吊兰浇水……

    只有巴菲尔与刚刚来到舰桥的艾琳娜搞不明白那些丰富的表情代表什么意思。

    他们当然不明白,因为他们不了解他。

    在这种情况下,唐舰长如果选择吐槽,那说明他心情很好;唐舰长如果选择贫嘴,那说明他的心情还不错,起码有捉弄人的想法;唐舰长如果选择平静,那代表他已经感觉不耐;如果再把不相干的人扯进话题,说明他已经不耐到极点,准备干点什么了。

    豪森与丘吉尔很兴奋,* 像两只打了鸡血的大马猴。

    “座天使号”有2门大口径阳电子炮,不像晨星号的“星辰之怒”,正好一人一门。

    尤菲将唐方的话传至海关控制塔台的时候,远处看热闹的民用舰只越聚越多。

    尽管许多人不知道它的来历,依然能够从那圈星光闪烁的能量护盾看出它的不凡,当然,也有人天真的认为那一定是某个傻x的cosplay。要不然怎么会被海关截下,还有巡逻舰队在后押解。

    “跑到‘克哈诺斯’耍酷,真不知道这人怎么想的,这里可是王都所在,连那些大领主都不敢张扬,何况是一介平民……不管那艘船到底什么来历。舰长先生就不怕被人给黑了去?财不露白的道理都不懂,真是个蠢货。”

    有人很实在,看到“座天使号”选**用关口,而不是特权阶级专享的快速通道,便认为那不是来自外国的游客,便是脑子缺根筋的傻x暴发户。

    “我猜这或许是某大型影视公司特制的战舰模型,用来拍摄一部大片。”

    “不,不,不。你们都搞错了,忘记三年一度的个人战舰博览会了么?那分明就是一款新型舰船,肯定是国外某大型军工企业的概念产品,之所以选择这种形式出场亮相,不过为了造势!‘造势’你们懂不懂?不懂啊?炒作呢?”

    作为平民,自然更习惯站在平民的角度去看待问题,思考问题,他们更注重外部事件的娱乐性。从而忽视更深层次的东西。

    很多人永远不知道,一些看似稀松寻常的小事。实际上都是政治斗争的延伸,只是媒体习惯给它们以精美或不精美的包装,来引导舆论走向,或是为事件定调,或是为后续行动做铺垫,又或者转移视线。更有可能是忽悠。

    其实知不知道真相,对最底层的民众而言并无太大意义,他们无力反抗任何压迫或欺诈,除了做键盘侠,然后被骂成喷子。对于他们而言。真相与否从不重要,事件的娱乐性,刺激性,趣味性,才是应该关注的地方。

    一艘看着非常非常之牛x的战舰,沐浴着星光,享受万众瞩目,唬走路程上所有民用舰船,雄风万丈地飞向关口,然后,它很白痴地一头撞上铁板,吃了个闭门羹,这一幕真的很有趣,很娱乐,很有喜剧感与讽刺性。

    有人说话很难听,毫不掩饰心中的幸灾乐祸:“莫装x,装x被雷劈……不,这分明是典型的装x装成傻x。”

    有人说话很委婉:“不管它是拍电影用的道具,还是军工企业的营销手段,又或者故意炫耀,反正它吃了闭门羹,上面坐的人一定很囧。”

    唐方囧不囧上校先生不知道,反正他知道自己很囧,哈罗伊将军同样很囧。

    负责“克哈诺斯”外围巡逻任务的军方将领,连海关都搞不定,实在有失颜面。

    尤菲不只将最后警告发给了海关方面,还顺道转送第15巡逻分队旗舰。

    当然,在舰桥众人看来,那不像警告,更像威胁。

    唐舰长与亨利埃塔亲王有约,海关方面的所作所为等于在打亲王殿下的脸,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后果,弗拉基米尔需要好好掂量掂量。

    看到这样的内容,他们只能摇头苦笑,心想唐舰长实在天真,又或者没有搞清楚状况,弗拉基米尔是新派势力成员,同泰伦亲王走的很近,而且“座天使号”走民用关卡的确有点不合规矩,对方说需要研究审批,完全属于照章办事,本身没有过错,就算亨利埃塔知道了,有心要问海关方面的罪,恐怕也不能将弗拉基米尔怎样,最多把几名海关小吏的乌纱帽摘掉,实在难抵颜面被削的负面影响。

    “新任克纳尔公爵才到‘克哈诺斯’便吃了个闭门跟,被泰伦亲王当头一记棒喝。”

    类似这样的新闻会席卷整个王国与国际社会,不管是唐方、艾琳娜,还是亨利埃塔,都会颜面大失,声誉受损。

    现在最好的办法便是立即上报哈罗伊将军,然后联系摄政王殿下向海关方面施压,尽可能减弱负面影响。

    没有人认为还有更好的办法破此囧局。跟远处那些看热闹的平民不同,第15巡逻舰队的人更希望事件能够尽快平息,免得摄政王殿下迁怒于他们。

    就在所有人感叹唐舰长这次哑巴亏吃定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星河般璀璨的护盾内部骤然射出两抹赤色光华,一下点亮附近虚空,也点亮众人眼底,然后是两团巨大火焰。包裹着层层浓烟向外急速膨胀。

    无数钢铁残骸向外喷射,断裂的巨大金属设备由关口主体建筑脱离,或转个圈,砸在附近金属支架上,压碎无数外设,或一路远去。飞向深不见底的虚空。

    爆炸喷射的残骸碎片形成一团团高速射流,席卷附近空域,在各型天基设施表面擦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刮痕。

    远方看热闹的人们吓傻了,一个个将脸贴在舷窗,呆呆望着远处的画面。

    那不是影视公司用来拍电影的飞船模型,也不是军工企业设计的无害样品,它真的是一艘战舰,更重要的是,它敢在“克哈诺斯”家门口。无视身后第15巡逻舰队及数目繁多的天基防御平台,把海关的收费处与检验区给一炮轰个稀巴烂,这样的行为根本就是挑衅“克哈诺斯”海军,亵渎国王陛下的尊严。

    他们本以为这是一件很普通的刁难事件,是海关那些官老爷们看不惯对方的张扬行为,故意给那艘舰船上的人难看,以显示权力的至高无上。

    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升级,那艘飞船乃是真正的战舰。还敢于率先攻击,让事态一下升级为战争。

    部分金属射流由远方急速翻滚而至。大大小小的民用飞船像受惊的鱼群,以最快速度往更远处逃逸。

    说到底,金属射流事小,怕被卷入战火才是真。

    之前嘲讽“座天使号”装x装成傻x的人选择闭上嘴,神色骇然地望着远方支离破碎的关卡。

    他旁边有人幸灾乐祸:“哦,刚才说傻x的那位先生。您真幽默。”

    这话也很幽默,不过是冷幽默。

    前面刚刚说人一脚踢铁板,下一秒铁板就给轰的粉碎,那不叫装x装成傻x,那叫故意寻衅滋事。故意挑起事端。

    “你们等着看吧,他们……他们死定了,这里可是‘克哈诺斯’海关,王都脚下!那些人竟然敢冲击海关,下场显而易见,第15巡逻舰队以及那些天基防御平台绝对会把它射成筛子。”出口成脏的先生分辨道,用咆哮来掩饰脸上的尴尬,用怨毒与仇视来取代眼睛里的震惊:“他们一定会为这样的行为付出代价。”

    “干你屁事!”说话者正是刚才委婉表达遗憾心情的那位先生,很明显,他并不是一位绅士,说风凉话的本事也不低。

    机舱内传出一阵哄笑。的确!那艘扎眼战舰装不装x,又会落得何种下场,跟他一毛钱关系没有,只是有些可怜虫时刻想着别人丢脸,倒头来却把自己给坑了,实在有种哗众取宠的味道。

    客机里的对话不过是一幕小插曲,绝大多数人更担心自己的安危。胆小怕事的家伙相继启动曲速引擎离开这片危险空域,只有胆大且好奇心严重的人才选择留下来,观望事情进展。

    他们会把舰船开到更远的地方,用高精度传感器捕捉遥远处发生的一幕,在心里猜测那艘神秘战舰的来历,还有海关与军方的举措。

    要说举措,海关方面的举措便是所有人都呆住了,也可以说吓蒙了,跟外面那些看热闹的人们一样,谁也没想到“座天使号”会突然开火,丝毫不顾忌这里是“克哈诺斯”,丝毫不顾及敌众我寡的险恶时局,说开火便开火,不给任何人面子,更没有给关卡上那些人活路。

    它在前一秒,往海关发出一条讯息,后一秒便开火射击。

    很多人以为那则讯息是警告,是威胁,遗憾的是他们错了,攻击与杀人才是唐舰长的警告与威胁。

    关卡的负责人打算过个一分钟、两分钟再把这则消息传送给弗拉基米尔,还准备了一些官话与套话来回应对方的质问。遗憾的是,他到死都没有把肚子里打好的草稿变成语言文字从嘴里吐出来。

    他吐出来的只有惨叫,然后便成为漆黑宇宙中微不足道的垃圾。

    当然,他与那几名女海关员并不孤单,“座天使号”的阳电子炮一开始用的是“射”,把那道关卡变成一堆破烂后,两道光束变成了“扫”。于是,赤红夹杂着蜿蜒勾连的电弧横扫两翼。那些转化为战备姿态的天基防御平台眨眼功夫化为一道火线。

    第15巡逻舰队所属12艘战舰的舰桥内一片寂静,指挥官“不要轻举妄动,等待将军命令”的话还萦绕耳畔。

    舰长们手心捏着一把冷汗,心想幸亏没有做出攻击姿态,不然那些天基防御平台的下场便是他们的未来写照。

    那小子太狂妄,也太狠辣了些。说翻脸就翻脸,说动手就动手,丝毫不顾忌这是什么地方,又有多少兵力驻扎,海关方面不给他开门,他就自己在曲速拦截网上开一个门。

    一名上尉骇然说道:“上帝啊,多亏指挥官的稳重,我们才能保住一命,那小子简直不是人。他就是一头魔鬼。”

    士兵们不知道,哪里是指挥官的稳重救了他们的命,而是政治敏感的上校先生知道这件事涉及到的哪一个人他都惹不起,倒不如把这块烫手山芋丢给哈罗伊,出了什么事有将军顶着,总好过自己受处分。

    这样的想法不仅救了他自己的命,也救了第15巡逻舰队全体士兵的命。

    “座天使号”什么来历?伊普西龙造物,虽然只是半军事舰只。阳电子炮的威力也不是普通人类战舰能够比拟。

    第15巡逻舰队只有12艘舰船,战斗力最强的旗舰也只是一艘神圣骑士级轻型巡洋舰。然后是3艘惩戒骑士级驱逐舰与7艘布道者级护卫舰及1艘真视之眼级侦查舰。

    “座天使号”单单内核的伊普西龙造物部分将近400米,体积比大主教级重型巡洋舰还要大,别看它只有一艘,也绝不是这种小型巡逻舰队能够匹敌的存在。

    “通讯员,赶紧联系总部。”

    “舰长,总部通讯部门的回话是哈罗伊将军还在与上司通话。”

    “还在通话?”上校先生气的把帽子丢在地上。鼻子两侧的面部肌肉拧成一团:“把刚才的画面发过去,立刻!马上!”

    不管哈罗伊在跟谁通话,他不相信看到这样的画面将军阁下还能坐得住,哪怕对方是泰伦亲王,那也得退居次要。

    第15巡逻舰队就像石化一样。停在“座天使号”侧后方一动不动。

    海关所属固定防线上几门炮台向着能量护盾泼洒出一道道光雨,遗憾的是连朵浪花都没有溅起,所有攻击如同石沉大海。

    但是当能量护盾内部激射出的赤红光束落在它们身上时,绽放的是火焰,蔓延的是死亡,升华的是毁灭。

    没有东西可以在那两道光束下存续。

    “座天使号”在笼罩整个恒星系统的边防曲速拦截网上划开一道豁口,爆炸与火焰的光芒像重获自由的月光精灵般蜂拥而出。

    那些越退越远的人目瞪口呆,没想到还真打起来了,规模还越来越大,看这架势,那艘强大而神秘的战舰是打算把附近空域的曲速拦截设备与海关建筑全给拆了。

    这……这简直太大胆,太无法无天了!

    奇怪的是第15巡逻舰队没有什么反应,连侦测到战事赶来支援的第18巡逻舰队、第14巡逻舰队亦中途放缓步伐,不紧不慢往战区飞行,好像不是赶去救火,而是消极怠工,故意拖延时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在围观的人们全都傻眼了,有人发现开始对神秘战舰冷嘲热讽的家伙已经仰躺在椅背睡着,哪怕有许多带着嘲弄意味的目光落在脸上,依旧睡的很安稳,很香甜。

    一名看起来只有7、8岁大小的孩童鄙夷道:“妈妈,他的脸皮好厚哦,好像……好像那艘战舰的能量护盾。”

    机舱里响起一片哄笑,那人抽了抽嘴角。

    同一时间抽嘴角的还有另一个人——“克哈诺斯”海关总署的弗拉基米尔署长。他不只抽了嘴角,还抽了眼角,抽了凸起的大肚皮。

    第15巡逻舰队将现场影像送往总部的时候,海防线情报系统也将前线发生的事情汇报于他,包括战斗影像记录,防线损坏情况,前线关卡与“座天使号”的通讯内容。

    按照他的想法,是要杀杀唐舰长的威风,等待亨利埃塔施压,或者年轻人暴怒的时候,再出面解决这件事。就像以往那样,等待下属将那些没什么背景的商业组织逼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他这当署长的再露面当好人,赚得别人的恩情与赞誉不说,还能大捞一笔,又可发发官威,享受权力带来的快感。

    小兵们唱黑脸,署长大人唱白脸。他吃肉,属下喝汤,很默契的配合,很完美的官场作风。

    就算有不开眼的属下惹到些后台极硬,比较扎手的人物,例如为地方领主家族企业工作的人、著名的国际贸易组织、与各部要员沾亲带故的商人,只要放下身段,然后象征性的处理一下责任人,不仅可以化解仇怨,还能借机结识更多上流人物,拓展自己的人脉。

    弗朗基米尔从来都是一个当官的好材料。(未完待续……)

    ps:……酝酿许久情绪,结果没拔成,牙龈没有消肿不给拔,妈蛋晚上就喝了一碗粥,这是要折磨死我的节奏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