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零三章 那些不同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唐方慢慢平复心头烦躁,静静等待她接下来的讲述。

    艾琳娜说她的母亲在照片上有着凄怆的微笑,现在的她何尝不是。她很美,美的干净,美的透彻,只是现在的她,是一种让人心疼的美,不是让人惊艳或感动的美。

    “我的母亲是一名记者,生在查尔斯联邦,长在查尔斯联邦,如果没有那些事,她或许一辈子不会与贵族有来往……”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察觉到这番话有些不妥,纠正道:“生活上的来往。”

    劳拉?帕西是一名记者,工作期间难免会与专ZHI国家一些中小贵族有交集,因此,艾琳娜前面的话有些不严谨。

    “直至16年前,那年她29岁,而我还没有出生。”

    “那一年,摄政王殿下意气风发,那一年国王陛下隐忍负重,也是在那一年,克纳尔公爵终于下定决心对腐朽的社会制度进行改革。”

    “他的第一个实质性改革措施是开放媒体管控,允许国外媒体入驻‘艾蒂亚’。可想而知这样的举措在一个专ZHI国家代表了什么,如果是蒙亚帝国、苏鲁帝国、菲尼克斯帝国这样的皇权至上国家,只怕第二天便会被皇帝陛下免去爵位与封地,以叛国罪论处。”

    “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形势要好一些,因为王权的力量不是那么绝对,赞歌威尔登基未久,跟脚不稳,急需拉拢国内贵族对抗风头正劲的摄政王,一番权衡利弊后,选择对父亲的改革举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国王陛下很聪明,他不认为父亲的改革能够推行下去,会有许多人。许多家族,许多既得利益集团跳出来阻挠改革,单凭父亲自己的力量,根本无力改变国家大势。反而会自掘坟墓。”

    “他很有远见,改革一开始便面临重重阻力,无论是克纳尔公爵领内部,还是外部。”

    “多次劝谏没有结果后,一些抵触改革的老人与有贵族背景的企业选择使用强硬手段。”

    “他们策划了一场针对父亲的恐怖袭击。想着能炸死他最好,就算不能,也可以给他提个醒,以后收敛些,最好能打消改革念头。”

    “父亲没有死,他的贴身保镖死了几个,还有许多平民。当巴菲尔带着快速反应部队赶到现场,控制住局面,把他从受困地点救出来的时候,第一批入驻‘艾蒂亚’的外国记者赶到了现场。其中便有劳拉?帕西------我的母亲。”

    “父亲没有就此离去,同样没有阻拦记者们进入现场。在往救护车转移的时候,他将自己的磁悬浮担架让给了一位平民,还用带血的双手从瓦砾堆挖出一条哀嚎不休的流浪狗。”

    “有些人认为他是在国外记者面前演戏,我的母亲不这么想,因为父亲问了那位平民的名字,而且,他记住了!”

    “于是她鼓起勇气走向救护车,无视军警们的阻拦,大声询问能不能对他进行专访。”

    “一位外国记者。一位公爵,不仅地位相差悬殊,这样的专访势必涉及敏感的政治形势,在刚刚经受那样的恐怖袭击后。没人认为康格里夫公爵会接受劳拉的专访请求,即便他要向外界传达什么声音,也会深思熟虑,静心策划一番,用一些没有营养的官话套话表述。”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答应了。而且没有另外安排时间,就在那辆救护车里,就在他处理完肩膀的皮肉伤后。”

    “他同样没用官话与套话回答那些尖锐的问题,更没有遮掩这次恐怖袭击背后的政治丑恶,他说他不会罢手,对改革,还有对阻挠改革的人。”

    “于是……母亲和父亲在那片充满血与火,还有政治罪恶的地方相识。然后,母亲成了父亲最亲信的外国记者,很多有关改革方面的访谈,都有母亲的身影。”

    “我看过母亲的日记,其实她一开始跟某些媒体人的想法一致,认为父亲只不过是在逢场作戏,利用媒体力量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她由不信任变得怀疑,又由怀疑变为钦佩,然后是想多了解他一些,再然后,两个人便走到了一起……是母亲主动的。”

    “因为父亲有一种很特别的人格魅力,就像母亲在日记中写到的一段文字:‘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当初恐怖袭击发生后,他为什么义无反顾地接受采访,因为他不想走回头路,正如在我耳畔说过的话------当外界充满阻力时,我所能做的,便是把自己逼入绝境,变没有退路为前行动力。认真想想,这样的话从一位公爵嘴里说出来,真的很可爱呢,就像他的那颗酒糟鼻,还有让人不忍直视的酒后胡闹。’”

    “在母亲看来,比起那些表面彬彬有礼,爱民如子,实则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贵族老爷,父亲更像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还不回头的老男孩儿,当然,这只是他的本质,事实上,政客那一套,他也会,只是很多时候不屑去做。”

    唐方在这时候插了一句嘴,挑着眉毛说道:“我怎么觉得你父亲跟我好像。”

    艾琳娜没有深究这句话里的不敬,粉嫩的脸蛋却腾的一下烧了起来。她想起刚才说的一句话------“是母亲主动的”,换而言之,是他母亲勾引康格里夫的。

    而今,也是她向唐方求的婚,然后他说他的性格跟康格里夫很像。

    唐舰长很快回过味儿来,赶紧把谈话扳回正轨:“然后呢?”

    艾琳娜继续刚才的讲述:“然后母亲怀孕了……她毕竟没有名分,当然,母亲也没有想要名分,她只是固执地去追寻自己的爱,无视所有亲朋的反对,决心要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因为父亲的改革事业已经真正触及到领地内部贵族的实际利益,变得举步维艰,考虑到自身安全,还有其他方面的影响。母亲辞掉工作,回到了查尔斯联邦。”

    “回来不久,她跟我的外公外婆吵了一架,独自一人搬到‘艾米亚’生活。静静等待孩子降生。当然……父亲派了一位老管家与几名保镖照顾她,但这并不能抚平母亲孤单而忧伤的心情。”

    “几个月后,父亲在‘艾蒂亚’改革事业几乎陷入停滞的情况下,只得选择动用军队的力量,剥夺了十数名公然抵制改革的贵族的爵位。还有相关族人的官职,拒不服从者以不尊领主命令的罪名拿下,甚至击毙。”

    “这引发了一场骚乱,从民生、交通,到经济领域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动荡。几大家族人人自危,担心这样的事情落在自己头上,于是很多反对改革派的人将家搬去被苏尔巴乔、里维斯等人掌控的‘乔森纳’。”

    “母亲很担心父亲的安危,身子瘦了很多,长时间的分离与担惊受怕,亲人的不理解。还有看不到未来的悲观情绪,让她承受着巨大压力,所以……那段时期她脸上的笑容都是如此,带着凄怆与忧伤。”

    她停止了讲述,VIVI已经睡熟,兔子已经睡熟,板材夹缝那只小猫也已眯起双眼。

    水珠拍打着绿叶,发出“啪嗒、啪嗒”的轻响,鲜艳的果粒上蜿蜒出一道道水痕,有湿意蔓延在田埂瓜架。带起一丝丝沁凉。

    这是初秋入夜才有的味道……他还记得曾经的生活。

    就这么结束了?艾琳娜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就这么简单地结束了?

    不,下面还有。她是在讲一个故事,父母和他的故事。而不是单纯地解释母亲脸上的微笑为什么那么让人心疼。

    “下面呢?”

    艾琳娜看着那张昏黄光线下有些轮廓不清的脸,说道:“你真想听?”

    唐方说道:“我向来是一个很称职的倾听者,最讨厌虎头蛇尾的故事,如果它不够精彩,我会诅咒说故事的人,如果它足够精彩。我会请他喝一杯。”

    艾琳娜问道:“那你会诅咒我吗?”

    “我会罚你抄一千遍大悲咒。”

    姑娘想了想,说道:“我还是继续往下说吧。”

    “母亲一方面担心克纳尔公爵领的紧张局势,一方面又不想回到父亲身边,免得他分心。其实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她希望我能在查尔斯联邦降生,做一个普通人,而不是去与我的那些兄长争夺财产。”

    “她是一名记者,见过许多贵族恩怨,听过许多手足相残,更从父亲的经历上,知道那些比聚光灯还耀眼的人物,实际上一直生活在黑暗中,与恶魔为伴,与鬼怪共餐。”

    “在她肚子里的孩子即将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她给她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艾琳娜。”

    “没人想到,这是她送给自己女儿的最后一件礼物。”

    “反对改革的人迁居‘乔森纳’后,克纳尔公爵领内乱升级,为了对抗父亲,他们组成了以里维斯、苏尔巴乔为首的反改革联盟,依托‘乔森纳’的武装力量,延续他们的特权,维护贵族阶级的利益。”

    “在这样的紧张时刻,阿曼达所在的克里瓦特家族提出一个能够给予父亲强力打击的方案,然后没有任何阻力地通过,得到‘乔森纳’体系内全部克纳尔家族成员的一致赞同与支持。”

    “是的,他们要对我的母亲下手……在她即将临产的时候,以给予父亲致命一击,丝毫不顾及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克纳尔家族的一员,丝毫不顾及母亲局外人的身份……也可能他们不认为母亲是局外人,相反,正是她荼毒了父亲的思想,让他在改革的路上越走越远。”

    “不管出于何种念想,在花费大价钱买通当地几名警察后,他们的暗杀行动成功了,父亲安排的保镖没能保住母亲的生命,她被一把手枪击中心脏,救护艇赶到时已经没有了呼吸。”

    “幸运的是,孩子还活着……”

    说到这里,艾琳娜抬起头来望着他的眼睛说道:“我还活着……”

    黯淡的灯光下,那双干净的眸子微微泛红。

    “医生对老管家说,母亲的体质偏弱。距离临盆其实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虽然孩子还活着,并不能保证她可以健康的长大。”

    “但……那个孩子活了下来。”

    “我……活了下来。”

    依旧是两个意思相近的短句,但是却蕴含着不同的东西。那是属于艾琳娜的情绪。

    “所以,我的生日,和母亲的忌日,是同一天。”

    唐方感觉自己的心狠狠抽了一下,她没有控诉。也没有呐喊,只是平静的道出一个事实,却比任何控诉与呐喊都更有力度。

    劳拉人生的结束,正是艾琳娜人生的开始,而做下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与她身体流着同样血液的兄长。

    “外公与外婆没有接纳我,他们只是抱走了母亲的骨灰。”

    “我不恨他们,真的不恨,因为是我的存在,让他们反目成仇。也因为我的存在,母亲走在他们前面。”

    “母亲去世后第三年,外公曾去‘艾米亚’找过我,因为外婆在昏迷的时候喊过‘劳拉’,还有‘艾琳娜’,可惜他没有找到,老管家已经带着我离开那片伤心地。”

    “又过去2年,外公也走了,据说病床旁边的柜子上放着外婆的照片,母亲的照片。还有老管家寄去的小艾琳娜穿着白裙,在阳光下欢笑的照片。”

    “我不知道那几年父亲过着怎样的生活,直到慢慢长大,翻看网络媒体曾经的新闻报道。才知道‘阿拉黛尔’的改革进程在此后停滞了长达三年之久,那段时间他很少在媒体前露面,就算偶有出镜,要么面容憔悴,要么醉意熏熏。”

    “他……真的很不擅长调整自己的情绪,就像母亲形容的那样。表面是一位领主,骨子里却是一个长不大的老男孩儿。”

    她顿了顿,用有些复杂的目光望了唐方一眼。

    “不管怎样,他又重新振作起来,只是在对待改革的问题上比以前更加激进,不再走温和的道路。”

    “父亲一直对我很好,虽然长这么大没见过几回面,却还是从他眼睛里看到许多许多愧疚,许多许多疼爱,许多许多悲伤。”

    “他因为不能陪伴小女儿一起成长而愧疚,因为让她失去母亲而愧疚,因为不能给她正常人的生活而愧疚。至于悲伤,我想……那或许是在我身上看到母亲的影子吧……一定是这样的。”

    “后来,父亲送来了VIVI。后来,我懂了好多事,也知道了好多事。再后来,我听到父亲的死讯,对着母亲与他的照片哭了好久。”

    “不久以后,唐林找到我,然后,我做出自己的选择,来到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来到你面前,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其实不管是母亲,还是父亲,他们都不愿我回到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回到这个充满悲伤的地方。父亲曾说,我不属于这里,我的人生不应该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绽放。他希望我能像一个普通的查尔斯女孩儿那样生活下去。”

    “可惜我没有遵从他的教诲,没有选择查尔斯联邦,而是选择了父亲长大的地方,也是母亲遇到一生中最重要那个人的地方。”

    “我不是为继承父亲的事业而来,我是为结束它而来!”

    “母亲的悲剧,父亲的磨难,外公外婆的遗憾,还有我所经历的痛苦……”

    “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情上演,所以,我必须用自己的心与双手,来改变整个公爵领,改变这种让一幕幕悲剧无限轮回的制度。”

    “当这样的命运来到面前,我选择与原来的生活告别,跟随唐林回到这里,请求你的帮助,成为我的一份力量。”

    “作为回报,我愿意成为你的妻子,全心全意照顾你,为你养儿育女……虽然对现在的我而言,真的很难。”

    “说心里话,我真的不知该怎么面对你……我还没有爱上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算一个合格的妻子……我不能像玲珑、璎珞那样单纯的当你是大哥……我很迷茫,还有一些失落与酸楚,隐隐约约还有淡淡的温暖与安全感……或许就像那个词‘五味杂陈’。”

    这一次她没有露出害羞表情,只是语速很慢,带着丝丝颤抖。

    “我是不是很倔?就像母亲形容父亲那样,‘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唐方伸手揉揉她的头,轻轻“嗯”了一声。

    她……真的是一个好女孩儿。

    还是那句话,她的坚强不同于周艾,她的温柔不同于克蕾雅,她的单纯更不同于芙蕾雅。

    她坚强,她温柔,她单纯,她是艾琳娜。

    她就是她,不像任何人。(未完待续。)

    PS:  我是不会承认在写日常的,嗯,铺垫……铺垫……

    我很喜欢艾琳娜的。

    最后,2更完毕,求鼓励,求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