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八十八章 联合议事会(三)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唐舰长会以“阿拉黛尔”为跳板,在不远的将来把他们这些趴在人民头上吸食血汗的家伙全部送入地狱。

    只是他不能用最直白,最简单的话来阐述,因为他是一名政客,必须依循政治规则。

    哪怕贵族们知道自己是剥削阶级,知道自己每时每刻都在压榨平民,却依然会用高尚与伟大、正确的外衣包裹自己的邪恶本质,用谎言与洗脑宣传维持自己腐朽、堕落的统治。

    哪怕在面对自己人的时候,也要拐着弯说话。

    “为了国家领土完整,为了维护全体国民利益,为了保持社会和谐,民族稳定、团结,我们所要做的,所能做的,就是用武力把侵略者赶出国境,让唐方和他的生体战舰集群滚回星盟。”

    “在此,我提议组建一支讨伐军团奔赴‘阿拉黛尔’,重新夺回属于王国的领土。”

    他说完了,他总算说完了……用有些啰嗦与蹩脚的言语,为维护阶级利益而发动的战争赋予一个崇高而神圣的光环。

    那些话就像童话里皇帝的新装,明明是谎言,在场的贵族们却选择大声喝彩、用力鼓掌,哪怕他们心里把泰伦的啰嗦当成一堆屁话。

    这便是现实,这便是现实版的“皇帝的新装”。

    某些所谓的“童话”其实并非童话,它们更像一幕悲惨世界的缩影。

    掌声响了很长时间,多数来自新派势力成员所坐区域,骑墙派也比较卖力,只有老派势力的人象征性拍拍手,然后恢复面无表情。

    某种意义上讲,这便是一种表态。

    “乔治亚”大屠杀后,唐方已经与贵族势力彻底反目,哪怕是亨利埃塔代表的老派势力,同样有很多人对他抱有深深敌意。比如吉尔科特。

    在座之人都是这个国家的利益集团一员,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把属于自己的奶酪划走,然后用雪亮的大刀砍向他们的头颅。

    泰伦举起双手,示意他们停下。

    掌声渐消。会场恢复安静。

    便在这时,一位侯爵起身说道:“北极风舰队愿听您调遣。”

    他是罗宾逊,苏尔巴乔的老邻居。

    克纳尔公爵领反对改革派硕果仅存的元老里维斯?克纳尔同样起身说道:“‘乔森纳’海军愿听您调遣。”

    李云公爵的投影举了举手,说道:“骁龙舰队愿尽绵薄之力。”

    瑟维斯平静起身,平静说道:“黑铁舰队。”

    “……”

    他们都是新派势力成员。有这样的表现实属正常。

    骑墙派的人没有动静,仍在观望。

    图森纳望向特里帕蒂的座位。

    那里空空如也,连投影设备都不曾开启。

    特里帕蒂的近臣说他因为“乔治亚”的事情遭受重大打击,从阿鲁迪巴侯爵那里回到公爵领后便一病不起,没有办法出席联合议事会。

    他不能出席不会派代表出席吗?

    自从“乔治亚”陷落,特里帕蒂的举动就很反常,没有谴责,没有怒骂,更没有兵临城下,那个以贪慕美色著称的老头子好似突然人间蒸发。再没有向外界发出任何声音。

    这样的情况实在反常,叫人摸不到头绪。

    当然,特里帕蒂的缺席并不能妨碍联合议事会的进程,因为赞歌威尔压根没想过为辛格家族出头,泰伦刚才的煽情语句也只是为了鼓动现场氛围。

    这是一场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贵族阶级对唐方的军事行动,而不是什么复仇战。

    其实在新派势力核心成员们心里,很高兴辛格家族就此覆灭,既打击了心怀不臣的特里帕蒂,又制造了合适的出兵理由,以及埋葬那些早该退出历史舞台的老家伙的绝佳时机。

    终于。骑墙派的领主们坐不住了。

    一位黑人侯爵站起身,用激昂的语气说道:“谷神舰队愿成为陛下手中破敌长剑。”

    又一位拉丁裔侯爵出声,表达了自己愿意加入讨伐军团的想法。

    “……”

    越来越多的骑墙派贵族加入到这次站队行动,向赞歌威尔递送投名状。

    图拉蒙在冷笑。望着主席台上那些叔叔们冷笑。

    新派势力的大臣们同样在冷笑,望着总爱跟自己唱反调的老派势力成员冷笑。

    阿尔纳西没有冷笑,他从浅睡中醒来,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一切按部就班地向前发展,没有任何意外,也不可能有任何意外。

    在唐方做出那样的事情后。老派势力已经没有可以翻盘的机会,连搅混水的资格都没有。

    他们只能保持沉默,然后在心里怨恨亨利埃塔,仇视“晨星铸造”。

    是唐方把他们逼入绝境,是亨利埃塔识人不明。

    赞歌威尔很满意眼前情形,只是他既不会像图拉蒙那样望着叔叔们冷笑,也不会像阿尔纳西般一言不发。

    他突然打断贵族们的表态,用略微沙哑的语气说道:“叔父,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亨利埃塔还是这个国家的摄政王,他作为国王与侄子,在重大问题上理当征询一下老人的意见。

    按照常理,他应该在泰伦结束发言后立即征询亨利埃塔的意见,然而他没有,直到骑墙派那些贵族表明自己的力场,才后知后觉地说出这样的话。

    他是无心的吗?

    不,他是故意的。

    他是在向叔父大人炫耀,同时也是对老派势力的有力追击。

    亨利埃塔能有什么意见?就算康巴特真的动了唐方的小兄弟,生体战舰集群是过去救人,但他杀了百万贵族是不争的事实。

    没有人愿意成为第二个特里帕蒂,更不想自己的家族走上辛格家族的道路。

    他一旦提意见,就等于把自己放在贵族阶级的对立面。

    如果只是“阿拉黛尔”政变,以亨利埃塔的威望,或可当一回和事佬,但是现在,已经没有那样的可能。

    所有人都认为他不会提意见。

    亨利埃塔真的没有提意见,只是抬起那张古井无波的脸。望着发言台上面色潮红的泰伦,用苍老的声音说道:“我没有意见。”

    吉尔科特脸上怨色更浓,梅洛尔始终平静,阿尔纳西撑起松松垮垮的眼皮。打了个呵欠。

    会场变得平静,人心却不平静。

    尽管这样的一幕合乎情理,在人们意料之中,但是亲耳听到亨利埃塔服软,还是让许多人心生万千情绪。

    赞歌威尔并没有露出高兴表情。相反,眼中流露一抹失望。

    他希望亨利埃塔提意见,准确的说,是希望有人出来搅局,用那个借口,然后,他便有足够的理由把这场胜利推到极致。

    可惜亨利埃塔没有,梅洛尔也没有。

    吉尔科特想说话,终究没有说话,在联合议事会召开前的谈话中。他跟亨利埃塔不欢而散,却不代表他会在关键时刻唱反调。

    就像亨利埃塔说的那样,既然赞歌威尔导演了这场戏,那便让他将独角戏进行到底。

    崔斯特站了起来,往发言台走去,瘦削的身体在后方迤逦出一道长长阴影。

    泰伦看了他一眼,离开发言台,沿原路返回。

    崔斯特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双手扶住发言台边沿,这样的动作让他看上去愈发羸弱。

    “解‘阿拉黛尔’乱局很容易。大军所向,唐方与他的生体战舰集群唯有退走一途。但……大家有没有想过,他既然可以轻松突破边境曲速拦截网进入王国内陆,自然也有本事离开这里。返回星盟。”

    “‘迪拉尔’是他的根据地,还有星盟政府作为后台,一旦王国做出武力讨伐的决定,必然会跟那小子撕破脸,还有得罪星盟的危险,”

    “如今查尔斯联邦、多兰克斯共和国、星盟三国守望相助。结成统一战线,银鹰团也跟亚当政府暧昧不清。在这样的局势下,与星盟交恶实为不智。”

    “另外,唐方被赶回‘迪拉尔’,难保不会怀恨在心,如果依靠生体战舰的超强机动性到处流窜作案,‘乔治亚’发生的一幕必将再度上演。”

    “因此,我认为贸然出兵不可取,除非能够一击致命,否则,只能是为国家招来大敌。”

    “试问一下,在座各位麾下舰队是否拥有超越‘穆巴拉克’厄夜军团的能力?没有吧……平心而论,即便出动狮心王独立舰队,恐也无法将他一举消灭。”

    “他要守住‘阿拉黛尔’很困难,可若要逃走,谁有把握拦下‘晨星号’?”

    崔斯特用不带任何感**彩的话语静静讲述着。

    没有人说话,哪怕他讲完许久,依旧没有人说话。

    泰伦与崔斯特同为国王陛下近臣,却在同一张发言台唱响反调,这一幕很诡异。

    很多人不明就里,用疑惑的目光在二人脸上来回移动,但更多的人,却是露出沉思表情。

    国王陛下向来倚重的心腹近臣有不同意见一幕惹人深思,崔斯特说的话更让人在意。

    人们只想着正确站队,在亨利埃塔与赞歌威尔间做出正确选择,却忽视了这样做会开罪另外一个人------唐方。

    当然,他已经成为王国贵族阶级的敌人,开罪与否并无太大意义。

    但是绝大多数人局限于眼前利益,忽视了未来有可能出现的祸患。

    就像崔斯特担心的那样,单对单,有哪支舰队是生体战舰的对手?即便依靠军团之力把他赶出国境,又如何抵挡来自生体战舰集群的打击报复?

    从星盟对待“乔治亚”大屠杀事件的态度可以看出,亚当政府与星盟议会那些老东西分明有维护之意,说不定已经与唐舰长达成某种合作协议。

    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在这20多年时间专注内斗,国际上的事情疏于参议,在希伦贝尔大区各国纷纷缔结同盟的情势下,处于地区中心的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却依旧是孤家寡人。如今面对“晨星铸造”,及其背后星盟-查尔斯联邦-多兰克斯共和国-银鹰团组成的四国集团,处于绝对弱势。

    难道就这样放任唐方在国境内胡作非为?漠视“乔治亚”大屠杀?

    骑墙派与新派势力一些人面面相觑,老派势力的大臣们或皱眉不语。或一脸愕然望着发言台的崔斯特,不明白赞歌威尔在玩什么鬼把戏,怎么手下的心腹大臣一会儿东,一会儿西。

    艾德文娜的投影轻微闪烁几下。一道绵软的声音响起:“我们该怎么办?”

    她问出了绝大多数人心里的疑问。大量视线聚焦至崔斯特身上。

    除了亨利埃塔,除了梅洛尔,除了图森纳,除了吉尔科特……

    崔斯特摇摇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会场响起一阵如潮人语。

    他说他不知道?泰伦慷慨激昂地说了一番话,鼓动人们出兵平乱。保护自己的权益。崔斯特又说了一句话,告诉人们讨伐唐舰长有可能招来更加猛烈的报复。

    他们到底该听谁的?国王陛下到底在想些什么?

    许多人望向主席台,他们不敢直视赞歌威尔,而是用眼角余光去瞟。

    那张脸冰冷,那张脸僵直,那张脸坚硬,铁铸成一般。

    他抬起右手,示意人们噤声,审视的目光在三派大臣坐席扫视一周,用淡然又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单是平乱……还不够。”

    “唐方……必须死。”他做了最后总结。

    国王陛下说。“唐方必须死!”

    亨利埃塔轻抚银拐,脸色依然平静。梅洛尔嘴角漾出一丝冷笑。

    图拉蒙离开坐席,往发言台走去。

    崔斯特直起身子,向他微微躬身,离开发言台,返回自己的坐席。

    发言前,图拉蒙看了赞歌威尔一眼,看了亨利埃塔一眼,又看了阿尔纳西一眼,最后又看了表情各异的领主们一眼。用他洪亮有力的声音说道:“他的根据地在‘迪拉尔’,他的靠山是星盟。”

    “如果‘迪拉尔’不复存在,或者……星盟不复存在,他跟他的生体战舰便会成为无根浮萍。最终湮灭在历史长河中。”

    哗……

    不是鼓掌,而是议论。

    图拉蒙的话如同奏响暴雨序曲的怒雷。

    人们又一次面面相觑,然后用不同的时间读懂对方眼睛里相同的想法。

    “迪拉尔”不复存在?星盟不复存在?图拉蒙的潜台词是要对星盟作战?

    “如果放任唐方与他的生体战舰集群继续存在,将动摇国之基本;如果只是把他赶回老家,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将永无宁日。”

    “既然决定斩草,就一定要绝根。”图拉蒙继续说道:“如今摆在我们眼前的只有一条路可走。把唐方与‘迪拉尔’,一同在世间抹去。”

    “对,这是一场战争,是卫国之战!”

    会场又一次变得安静下来,人们想着泰伦、崔斯特、图拉蒙三人的发言。

    泰伦告诉众人,唐方注定无法与贵族阶级共存,与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体制共荣,如果不把他,以及星盟那些狗屎理念赶出国门,祖辈建立的基业将毁于一旦,就像辛格家族的下场一样,在座之人都将堕入死亡深渊。

    这是一种处事理念的冲突,是代表剥削者的贵族与代表被剥削者的起义军领袖的碰撞,永远没有调和的可能,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崔斯特告诉众人,用武力把他驱出国境容易,但是会带来新的祸患。

    最后,图拉蒙说,图兰克斯联合王国需要发动一场卫国战争,将唐方与“迪拉尔”从希伦贝尔大区抹去。

    追杀唐方,攻击“迪拉尔”,就相当于入侵星盟,所以,这很有可能演变成一场国与国的战争,而不是像一些贵族认为的那样,随随便便组建一支讨伐军团,便可以解除内忧。

    “所以,这很有可能演变为一场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与星盟的军事危机。”

    图拉蒙说道:“就像崔斯特说的,以一国之力难以匹敌星盟、查尔斯联邦、多兰克斯共和国、银鹰团四国。请不要忘记,蒙亚帝国与苏鲁帝国正在与他们相持不下,星盟背后还有菲尼克斯帝国扯后腿。”

    “如果在这时对星盟用兵,不管是逼迫他们交出唐方,还是配合苏鲁帝国与蒙亚帝国作战,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有趣的是,就在前几天,海洛伊斯从蒙亚归来,带着柯尔克拉夫皇帝陛下的善意与请求,希望能同我们结盟,在对待星盟的问题上,同荣辱,共进退。”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他说完舔舔有些干涩的嘴唇:“不管是苏鲁帝国,还是蒙亚帝国,再加上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唐方。”

    “雄狮已经沉睡许久,身上沾满灰尘,爪牙失去锋锐,眼睛变得昏花。它需要觉醒,需要蜕变,然后发出如雷霆一般的吼叫,重新恢复往日威严与雄健。”

    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旗帜上有一只雄狮,带着王冠,迎着朝阳,与剑盾为伴,沐血而立。

    他停下讲话,接过侍女递来的一杯清水,仰头饮尽。

    这些话并不激昂,也不慷慨,却比泰伦早先的发言更为有力。(未完待续。)

    PS:  昨晚打战役打到凌晨3点多,今天一整天困死了,还要工作、码字……苦逼啊~

    总感觉星灵的英雄性格方面没什么萌点,远远没有人类英雄刻画的出色。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