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八十四章 你……可以娶我吗?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声音响处,外面卷进一道靓丽身影。

    闻其声,辩其人,不用想他也知道是谁来了------自然是他最疼爱,同样也是最伤脑筋的好妹妹。

    一段时间不见,她的气色好了不少,小脸蛋都胖了一圈,或许是“晨星号”上的生活环境过于艰苦,也可能是“艾蒂亚”总督巴菲尔把她照顾的很好,反正一脸容光焕发的样子。

    她穿着一条奶白色连衣裙,下面是水晶凉鞋,像一只白鸽那样扑进他的怀里,笑嘻嘻说道:“哥哥,你有没有想我?”

    “想,怎么可能不想。”

    “那……能看出我跟以前比哪里不一样么?”

    她像泥鳅一样从他怀里溜出去,又像跳芭蕾的小演员那样优雅地转了个身,然后毫无风度地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唐方看着这样的她哈哈直笑。

    唐芸噘着嘴,满脸不高兴地从地上爬起来,使劲蹬掉脚丫上一双水晶鞋,气呼呼说道:“这什么破鞋,还水晶姑娘限量版,简直骗人……咯死我了。”

    唐方唇畔的笑由盛而淡,说道:“嗯,看来你最近生活质量很不错,小脸胖了不少。”

    “只是脸胖么?”小丫头不怎么高兴,或者说有些沮丧,因为低头打量一眼该胖的地方,发现换掉那样的**后的确没有什么明显变化。

    “芙蕾雅呢?”只看到小丫头,没有看到芙蕾雅,他有点不放心。

    “芙蕾雅……”唐芸回望身后,发现空空如也,朝着处于开启状态的房门喊道:“芙蕾雅,你不是一直吵着要见你的唐方么?怎么还不进来?”

    芙蕾雅……在门外?

    唐方抬头望向走廊,大约两三个呼吸的功夫,门沿出现一只粉嫩的小手,然后是几根头发。再往后是一只黑溜溜的大眼睛。

    芙蕾雅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女孩儿,扒着门沿一点一点往外蹭。

    这是……芙蕾雅?

    唐方有点懵,那个一向胆大妄为,见了他如同闻到腥味的猫一样的家伙。竟然会害羞?这完全是一件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唐方……我这样好看么?”

    她终于还是从门后面走出,两只手捏着衣襟,很慌乱的样子。

    他终于知道芙蕾雅为什么会害羞。

    黑色高跟鞋,黑色吊带袜,黑色连体皮衣。还有蓬松的深蓝色长发,外加一副烟熏妆。

    唐舰长的样子很傻,不只表情傻,他觉得自己是真傻。

    把芙蕾雅留给唐芸还能有好?

    好好的女孩儿,从原来小清新变成一杀马特乡村非主流,简直要被玩坏的节奏。

    “唐!芸!”

    “那个……哥哥,你一定有很多话要跟芙蕾雅说,我先走一步了啊。”

    小丫头嗅到一些火药味,扭头就跑。

    她反应快,唐方的手更快。一把抓住她的后衣领。

    “我叫你照顾芙蕾雅,你就是这么照顾的?”

    唐芸一脸委屈说道:“人家……人家只是想帮你开发新玩法么。”

    “你当芙蕾雅是什么了?充气娃娃么?”

    她理所当然地道:“哥哥,你真是老土。人一定要勇于尝试新东西,那样生活才不会单调乏味,像克蕾雅姐姐还有周艾老妖婆,恐怕也只有你这样的守旧派喜欢,你想想人家夏洛特姐姐,就像一个百变魔女,时时刻刻给人新鲜感与惊喜。”

    唐方盯着那张死不悔改的脸,怒道:“夏洛特是明星。普通人怎么能跟她比。”

    小丫头愈理所应当:“所以,为了你的生活更加精彩多样,妹妹我可是跑断了腿,操碎了心……我很辛苦的你知不知道。还这么凶我。”

    得,没理的事情也能被这家伙掰出八瓣理来。

    “那你为什么不在自己身上实验,却去搞芙蕾雅?”唐方冷声说道:“编,再给我编。”

    “你这样说是不对的,芙蕾雅这样不性感么?”

    “性感么?”

    “不性感么?”

    “性感你个大头鬼。”

    “哎呀呀,我跟你说不清。代沟。这就是代沟。”

    “没有周艾压着,你简直无法无天了,还代沟……我让你玩儿代沟。”唐方召唤出1名护士MM,把唐芸丢过去:“关她7天紧闭,没有我的同意,任何人不得探监。”

    护士MM抱着她往外面走去。

    小丫头使劲扭动身体,手脚乱抓乱蹬,只可惜根本挣脱不出那双钢铁手臂的笼罩。

    “唐方,我恨你……”

    “二哥,二哥,你快来救我……”

    “爸,妈,你们在天之灵睁开眼看看吧,大哥他……他欺负我。”

    “……”

    “大哥,我错了,你饶过我吧。”声音由抗争变成了讨饶。

    听着渐去渐远的声音,芙蕾雅眨眨眼,望着那张朝思暮想的熟悉面庞,天真说道:“唐芸说的不对么?我……真的不性感么?”

    唐方有点哭笑不得,叹道:“那丫头到底在你脑子里注了多少洗脚水。”

    看到会议室只剩他们俩人,芙蕾雅一下扑进他的怀里:“唐方,我想你了。”

    “……”

    她用两只脚盘住他的腿,带着非常天真的笑容把嘴凑过去。

    三寸,两寸,一寸……

    然后,中间多出一只手。

    唐方说道:“芙蕾雅,先去把妆洗掉好不好,这样会倒胃口的。”

    女孩儿伸出舌头,舔舔他的掌心,像一只灵巧的猴子那样溜下去,眨着在眼影覆盖下不伦不类的大眼珠,说道:“衣服呢?”

    唐舰长用手蒙住女孩儿的脸,从上往下打量一遍,眼睛放射出贼一般的目光,却一本正经说道:“衣服嘛……就不必了,那样太麻烦。”

    “哦,我知道了。”她很乖巧地点点头。一溜烟跑出门去。

    ………………

    唐舰长决定把唐芸的刑期再延长七天,因为自己离开这段时间,她的日子过的很逍遥,不。确切说是很疯狂。

    阳光海滩、度假村、风景名胜区、健身房、瘦身馆、夜店、赌局、秀场、游艺厅、演唱会、舞厅、酒吧……

    除了DU品、暴力、两性虚拟体验等绝对成人限定项目,凡是能玩的,好玩的,小丫头统统享用一遍,连KTV里的陪JIU公主都不放过。

    因为芙蕾雅醉酒闹事。将夜店里遭遇的几位主动搭讪的小混混打个半死,俩人还被请进班房,后面的事可想而知,她差点没把整个警察局给毁掉。

    这事最终惊动“艾蒂亚”总督,老头儿亲自出面,才将差不多醒酒的两位小姑奶奶接回戈尔丁军港。

    唐方终于体会到处在青春叛逆期的孩子的父母都过着怎样心惊肉跳的日子。这个小妮子,困难时期乖巧懂事是她,太平时期惹是生非也是她。

    就她这样,要再不严加管教,继续发展下去绝对会演变成一场灾难。

    与唐芸的遭遇不同。唐舰长借口处理唐芸在“艾蒂亚”留下的烂摊子,带着芙蕾雅跑到诺尔堡风流快活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下午,才一瘸一拐地回到戈尔丁军港。

    入夜时分,军港指挥中心控制台通过信息通道传递至“座天使号”一则简讯,唐方由舰长室走出的时候,军港前方50公里处幽光一闪,光华如同快速流淌的银河。

    贝希摩斯巨大的身影出现在通往军港的主航道。

    其实无需海军的通知,贝希摩斯进入戈尔丁军港一光年范围那刻,他便已经知道唐林、伊兹夏等人的到来。

    斯坦贝尔派人将他迎至军港观景舱。唐林等人换乘的特别行动运输船也抵达军港停机坪,收容至一间独立机库。

    唐方坐在长桌面门一方,背后是熊熊燃烧的“阿拉黛尔”。灿烂的光并没有让他显得神圣,又或者庄严。相反有种阴郁的味道。

    因为他的表情并不好看,任谁劳累半日一夜,正躺在舒服的床上休息的时候突然被人搅扰,都不会有好心情,尽管他知道早晚免不了这个过程。

    只是……艾琳娜来的有些不是时候。难道明天不行么?

    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几人的想法跟他大相庭径,很庆幸他们能赶在前夜抵达。因为明天正是联合议事会召开的日子,早一日到,便多一点反应时间,多一分胜算。

    莉达中尉望着方桌那头趴在桌面,像一坨面条一样的男人,心中盛满了疑惑。

    他就是传说中那个掀起星盟与苏鲁、蒙亚两国战争,干掉混合战舰,杀掉百万贵族的唐舰长?真的是那个有无数光环缠身的传奇人物?

    为什么跟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一点不符?比起旁边兴高采烈的克莱斯顿将军,他最叫人印象深刻的不是气质,不是个人魅力,不是那张黄种人特有的脸,而是眼睑下面很深很深的眼袋。

    “他昨晚没睡觉吗?”莉达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小声嘀咕。

    唐舰长昨晚的确没有睡觉,俗话讲,小别胜新婚。以芙蕾雅那样的强力榨汁机,不把他吸干怎么可能停下来。

    “将军也不提醒他一句,这样下去岂不很失礼?艾琳娜小姐好歹是公爵大人的女儿,”

    莉达的胡思乱想被房门开启的声音打断,斯坦贝尔与卡特?博那罗蒂领着几个人走进观景舱。

    二人中间往后一个身位是名少女,看起来同唐芸差不多,只有15、6岁年纪。眉梢颊畔尚带着一些稚嫩,不过表情很平静,哪怕是面对这种场合。

    就像克莱斯顿一直唠叨的那样,她很漂亮,有一种沁人心魄的美,干净的眉眼,干净的脸蛋,有一颗玲珑秀气的鼻子,也有一点樱桃红的小嘴,

    比起她的眼睛,这些都算不得什么。

    那双水洗眼眸,像含着一汪清凉的山泉。灵动俊美,仿佛有着天然魔力,望之心静。

    那种平静仿佛染红晚霞的夕阳,又似潮水瞒过沙滩。更好像浮出地平线的一抹晨曦,还有仲夏夜躺在绿荫仰望繁星的感觉。

    所以说,那双眼眸比干净的眉眼,干净的脸蛋还要干净。

    所以说,那双眼眸有一种沁人心魄的美。

    “阿拉黛尔”似乎平静了许多。虽仍旧炙热,那些火焰却流淌出溪泉的清幽。

    唐方下巴壳垫在桌布上,用一种很无厘头的方式在看她。

    她同样也在看唐舰长,只是“阿拉黛尔”太过绚丽,迷了她的眼,看不清那张脸。

    其实就算看得清,唐舰长的脸也无法与“阿拉黛尔”争辉,因为它实在太平凡,像宇宙海一粒尘沙。

    艾琳娜不同,她穿着一件纯白色洋装。一双纯白色长筒靴,咖啡色的长发蜿蜒出一个个梨花卷,落在那片白雪世界,就像她的脸,真的很干净。

    如果把斯坦贝尔与卡特?博那罗蒂一同放进这道风景,她会变成一颗闪耀的明珠,或者说一抹跌落凡尘的雪片。

    克莱斯顿望着他的脸在笑,一半晴一半阴。

    这么形容或许不准确,他的左脸是一种得意的笑,因为他看到有光芒在唐舰长眼眸深处绽放。那是一种惊艳的情绪。他的右脸是一种无奈的笑,因为哪怕唐舰长惊艳于艾琳娜的美丽,却仍旧一副懒洋洋提不起精神的感觉。

    莉达中尉作为克莱斯顿的新任随从副官,同样是第一次见艾琳娜。

    女孩儿的名字虽然一直风传在外。却从没有照片流传,人们不知道她在哪里,更加不知是美是丑,性格如何。

    她震惊于女孩儿的美丽,想着如果再过2-3年,那张赏心悦目的脸上稚嫩消褪。会出落成一个怎样的美女,只怕比起唐舰长身边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至少也是平分秋色。

    克莱斯顿站起身,向着艾琳娜投去尊敬与爱戴的目光。

    直至小姑娘走到长桌前面,唐方才从桌面趴起来,用软绵绵的语气说道:“吆,艾琳娜。”

    斯坦贝尔准备做介绍的手停在半空,表情很是尴尬。

    卡特?博那罗蒂默不作声,依旧是那副闷葫芦样子,天雷打在屁股上也憋不出一泡尿来。

    克莱斯顿怒目圆睁,利剑一般钉在他脸上的目光分明在说:“你就这么打招呼的?也太没诚意了吧。”

    唐方是一个很虚心的人,他一向乐于接受别人的批评,然后用无比恶毒的言辞回敬。这很孬,他却一向乐此不疲。

    当然,这样的场合不适合犯浑,他也没心思与精力犯浑,只想快一点结束这种没营养的会面,回去自己被窝搂着芙蕾雅睡觉。

    “小妹妹,你可以叫我唐大哥……对,我就是那个唐大恶人,能把小孩子吓哭的那个大坏蛋。”

    克莱斯顿一脸黑线,他很肯定对面这货在犯浑,又或者故意搅局。

    其实他真的错怪唐舰长了,如果是克蕾雅、莉莉艾塔那样的成年女性,他会试着嘴巴甜一点,如果是中村美惠、凯莉尼亚这样的聪颖女性,他会开门见山。唯独面对十五六岁的少年,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语气交谈。

    所以,思来想去找不到合适语气的唐舰长只好把自己的智商拉低一些,试着扮演一个大哥的角色,只是一句话说完,又有点懊恼,觉得自己后半截话分明有种“大灰狼的告白”调调。

    艾琳娜大大方方地行了个贵族式见面礼,说道:“我是艾琳娜?克纳尔,见过唐方先生……大哥。”

    她表面看起来很平静,其实心里并不平静。

    唐先生是她准备好的说辞,而“大哥”,却是被唐方话赶话赶出来的。

    他并没有在意艾琳娜对自己的称谓,而是把思绪放在她的前半句话上。

    艾琳娜?克纳尔!

    她已经把姓由“帕西”改成“克纳尔”。

    就像她答应从查尔斯联邦归来,这充分说明一件事,艾琳娜已经决定扛起父亲遗留的担子,继承公爵之位。

    如果放在和平时期,这绝对是一件意料之中的事情。

    只可惜现在不是,“阿拉黛尔”处于风雨飘摇境遇,她这样做无异于以身犯险。在外人看来,这绝对是一个十死无生的选择。

    但她就这么做了。

    真的很难得!

    唐方坐回椅子上,端起面前的咖啡杯非常没有风度地喝了一大口。

    克莱斯顿招呼艾琳娜坐在他的身边,然后才是卡特、斯坦贝尔、巴菲尔几人。

    唐林走到唐方另一边坐下,压低声音问道:“白浩……”

    “放心吧,没事。”说完忽然意识到伊兹夏不在,随口问道:“伊兹夏呢?”

    “去看白岳了。”

    “……”

    观景舱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压抑,阳光照在没有鲜花与红酒陪衬的长桌上,显得有些单调。

    冷场并没有持续太久,便被斯坦贝尔打破。

    “说说你的计划吧。”

    唐方望着艾琳娜,微笑说道:“我只希望你不会怯场。”

    她用雪白的牙齿轻轻咬住下唇,用一种不高昂,却很坚定的声音说道:“我会努力的。”

    斯坦贝尔习惯性地用手指轻轻敲打桌面,眼睛瞄着唐方说道:“光有努力的决心是不够的,关键是要把握住时机。”

    艾琳娜深吸一口气,然后用一种非常迟缓,又带着颤抖与慌乱的嗓音说道:“你……可以娶我吗?”(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