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八十一章 白岳的新居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监测机器人”相比前面2种机器人要更高档一些,它是一种浮空型监测机器人,可以实时采集一定区域内地面环境、大气数据、海洋气候等相关信息,并做处理、汇报。它还配备有一系列精密而小巧的传感器来扫描某些异常,比如陌生飞行器与高强度能量反应,甚至可以识破低端隐形单位。它还可以布置在城区范围进行巡逻作业,维持治安,处理突发事件。

    “黄蜂”的造价要贵一些,水晶100,瓦斯25,占用人口1。

    它同样没有样本分析报告,只有一段简略描述。

    这种介于SCV与夜鹰间的工程无人机被帝国设计出来代替SCV,只是在灵活性方面有所欠缺,优点是能够长时间在线,工作效率更高,受制因素较少,一般大型工业基地会配备这种悬浮无人机,来降低对人工的依赖,虽然前期投入较高,却可以省下一大笔薪金开销,从长远看是一项很不错的投资。

    最后是“自动维修机器人”,它的造价不低,水晶150,瓦斯50,占用人口2。

    同上述几种无人机不同,“自动维修机器人”拥有样本分析报告,共3大组件。

    一,黑石芯核:“自动维修机器人”的AI控制系统由艾格?斯台特曼精心编译,能够胜任“休伯利安号”或是同类型战列巡洋舰绝大多数修理任务,这是通过总结“休伯利安号”在长达多年的战争中损伤与故障记录,开发出的一款专用型维修无人机。

    当然,它同样可用在其他类型的战舰上,虽然……或许不那么合适。

    总之它的AI控制系统很优秀。

    二,变形伺服器:“自动维修机器人”在空闲时会缩起机械臂、推进器等部件,变成手提箱型构造,可以挂载在一些装甲薄弱或易坏区域。当它们接受到来自舰船的维修命令,会立刻切换至作业模式,化为灵巧、快捷的维修机器人。对战舰伤口进行修补。

    三,纳米修复系统:这种系统被广泛用于人类与异虫战场,从医疗运输船到战地医疗兵,不同类型、不同种类的纳米机器人在中央计算机的调控下投送至战斗单位伤处。弥补受损组织。该系统经过改造后被部署至“自动维修无人机”体内,受黑石芯核支配,辅以舰船材料制成的纳米机器人蜂群,造就出一台强劲的维修机器人,可以在专属舰船处于战斗情况下执行修理作业。

    浏览完上述内容。唐方终于搞明白这所谓的“自动维修机器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因为它的缩略图处于作业模式,让他一度很迷惑,觉得十分陌生,不管是星际1,还是星际2游戏中从没出现过这玩意儿。

    原来这东西就是虫心战役里太空战那关,“休伯利安号”用来加血的绿色小包裹,即:空闲模式下的“自动维修机器人”。

    “呵……呵呵……呵呵呵。”

    他的嘴角抽搐几下,又一次为逻辑姐的神逻辑震惊。

    艾蕊尔?汉森出现带着一群异化作战体小弟。

    艾格?斯台特曼出现也带着一群无人机小弟。

    感情技术宅出现都会带着与他们相匹配的小弟一起解锁,

    只是,为什么阿巴瑟这样的纯种技术宅没有小弟?造价还高的离谱。

    想到造价问题。他忽然想起还没有查阅艾格?斯台特曼的生产耗费。

    光标移过去,显示造价13W水晶10W瓦斯,要比艾蕊尔?汉森高一些,不过很值。这小子可是游骑兵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与斯旺、艾蕊尔、米罗同为雷诺左膀右臂。

    正好赶上医学实验室缺少人手的时机,想必他的出现会为“妖精挽歌”的研究工作注入一针强心剂。

    考虑到作为没有战斗力,同样不具备指挥能力的技术宅,没必要运用寄生召唤模式。就算离开自己的意念影响范围也没什么,反正只要给他阶段性任务目标便可。

    是的,他要的便是科研傀儡。呆萌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白岳三天前刚刚把种植园用他的大便污染掉,据他讲是为了更熟悉扎加拉形态,达到完美控制新身躯的目标。

    唐方无论如何不相信这种狗屁借口,因为根据种植园的监控系统显示结果看。他分明很享受大便……哦不,是产卵的乐趣。

    因此,为了避免再次出现这种意外情况,还是用普通模式好一些。

    系统内瓦斯资源有15W+,足以支撑召唤艾格?斯台特曼所需,只是考虑到有些累。于是决定睡醒一觉再行动不迟。

    意识由系统空间撤出,回归现实。

    正当他准备收起恢复完整的芯片,去卧室休息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异常。

    芯片中央圆孔内侧3个黑色小洞内射出3道紫色光线,在圆孔中心点投影出一个模糊光影,从轮廓看是一个上窄下宽的尖锥结构,具有比“智芯”更繁复的刻纹与流畅线条,有点像当初“虚空撕裂者号”控制间为机械智能脑供能的探针型底座。

    上次2枚“智芯”合并,投影出一个空间坐标,这次又投影出一个奇怪的东西。

    他皱皱眉,望向旁边的“智珠”,好像懂了点什么。

    不管是“智芯”还是“智珠”,果然是某件上古遗迹碎裂后的产物,只是不知道这次投影出的东西与那个空间坐标有什么关联,难不成它在死寂之海?

    他现在无暇顾及空间坐标的事情,因为还有更重要的屁股要擦,只能暂时忽略这些,将完整智芯与“智珠”收好,转身走进卧室,躺上那张舒适大床。

    系统询问要不要播放舒缓的音乐,或者释放具有安神作用的气雾。

    唐方道声:“不用”。下一秒便闭上双眼沉沉睡去。

    他实在太累了,自从得知白浩、罗伊等人出事,便再没睡过一次舒服觉。哪怕攻陷“虚空撕裂者号”以后,因为艾玛对操作系统的改造工作需要他全程协助,同样没怎么好好休息过,再到后来白岳苏醒。“座天使号”试航,种种事情简直操碎心。

    如今一沾床,倦意便像潮水一般涌至,将他整个人淹没。

    天花板上精致的灯具慢慢变成弱光。然后是微光,整个舰长室陷入幽暗,只剩他均匀悠长的呼吸,还有偶尔翻身的声音。

    ………………

    翌日,一阵闷雷似得砸门声响了许久。他才从睡梦中醒来,睁开迷茫的双眼,望着天花板缓缓点亮的灯光与旁边显示屏上那个人影露出迷茫表情。

    明明有门铃,他为什么要砸门呢?那么用力,手不疼吗?

    能做出这样事的,自然只有豪森大爷。

    他在那张足以容纳3人的大床上翻滚数次,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温暖的被窝,舒舒服服伸个懒腰,走进洗手间,犹豫一阵。在自动牙刷与普通牙刷间选择了后者,挤上一截青白条纹的牙膏,才叼着牙刷,哼着轻快的小曲走到门前,打开安全门。

    豪森阴着脸望着他,望着他……

    目光里有愤怒,但更多的是幽怨,真的是幽怨。

    “说吧,他又把你怎么了?”唐方含糊说到。

    “你能体会一闭眼,再一睁眼。整个房间便被菌毯铺满的感觉吗?”他大声说道:“连天花板都不例外!”

    “你能体会那些黏糊糊,湿哒哒,滑腻腻的东西在床铺下面蠕动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吗?”

    “他就像一只发情的母蜘蛛,真害怕哪一天他会把我吃掉。然后做成那些令人恶心的东西的肥料。我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发疯的。”

    他一面说,一面推开唐方,气呼呼地拎起客厅酒架一瓶未开封的威士忌,仰躺在沙发上。愤然说道:“我宁愿在你这里睡沙发,也别想我再回那个房间……不,是虫窝。”

    唐方摸摸鼻子,依旧用含糊的语气问道:“有那么严重么?”

    豪森说道:“他是一个魔鬼!”

    唐方走进洗手间,吐掉嘴里的牙膏沫,漱完口,拿着毛巾出来的时候,顶着两个黑眼圈的拳击手已经将一瓶威士忌干下去大半,一面打着酒嗝说道:“这舰长室,真……嗝……不错。”

    “是不错。”他拿过衣架上搭着的军装穿好,走到门口,望着沙发上赖着不走的豪森大爷说道:“还愣着干吗?走啊。”

    “我不走,我宁愿在你这里睡沙发,也不要去跟他生猴子。”他现在的表现就像西游记里面保护唐僧取经遇挫,跑到天庭撒泼打滚的孙猴子。

    “……”唐方苦笑道:“你不是来告状的么?”

    他这才从沙发上爬起来,抱着那瓶酒走出房间:“一定要好好教训他才行。”

    唐方斜睨他一眼,说道:“这可不像往常的你。”

    豪森大爷一向喜欢用拳头说话,几时干过这种背后告状的举动?

    “我试了,打不过呀。”看的出,他很沮丧。

    几名船员从远处走来,看到前面的唐方,忙让到旁边,一脸热情地打着招呼。又看到后面一大早就抱着瓶酒开干的豪森,忍不住心里嘀咕,豪森大爷的脸是怎么了,糟糕的像被人强JIAN了一样。

    他们自然不知道,豪森大爷的确给人糟蹋了,对方是一只大蜘蛛。

    房门开启的时候白岳正站在客厅欣赏新装修过的住房,看得出他很满意,还有点自豪的情绪在里面。

    “座天使号”内部空间很宽敞,“晨星号”全体舰员满打满算不足300人,住在这么一艘大舰上,当然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拥挤。像豪森、丘吉尔、乔伊这样的人,乃至一些组长、班长,住的都是带客厅的套间。

    特尔罗不会亏待自己,同样不会亏待那些科研人员。外环区配置有大型娱乐室、健身房、按摩馆、游泳池与小型影院。尽管与动辄几十公里的空间站相比,“座天使号”有点上不了台面,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不该有的,它全都不缺。

    “这都是你干的?”

    唐方望着高出地面一尺多厚的菌毯组织目瞪口呆,原来豪森没有夸大其词,他真的把一间宿舍变成虫窝。

    “女王,你来了。”喑哑的嗓音响起。

    唐方苦笑着摇摇头,迈步走上菌毯。后面豪森也忍着恶心走入房间,一脸愤恨地望着莫里斯哲人。

    安全门关了又开,开了又关,细瞧之下会发现有菌毯组织堵了门。

    整个房间被一片紫褐包裹。这里几乎成为菌毯天地,只有天花板上的矩形灯具、感应器与空调系统没有被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味,黏糊糊的液体在足下蔓延。

    “为什么这样做?”

    白岳恢复正常音色:“房间太干,我睡不着;房间太吵,我无法思考。”

    “房间太干?睡不着?”唐方很无语:“睡不着你就把它变成这样?”

    白岳说道:“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才能够获得内心的平静,女王,你仔细倾听,它们都是有生命的,像一群歌唱的小鸟。”

    “疯了,疯了……”豪森摇着头道:“我第一次听人说自己的大便有生命,还会歌唱。”

    唐方同样无话可说,以前莫里斯哲人多少还有点人样,现在倒好,不只要做人类神棍。竟开始参悟虫群哲学……

    白岳纠正道:“那不是大便,那是虫群思想的一员,它们与虫群同在。”

    唐方朝卧室望过去,看到豪森的床被淹没在一片紫褐中,忽然有点同情拳击手。

    几道金色人影闪现而出,一并的还有侦测器。

    菌毯肿瘤被相继插爆,那些菌毯组织慢慢萎缩、干瘪,走向湮灭。

    至于白岳,他正被一名狂热者拎着脖子跟在唐方身后往H区走去。

    “座天使号”在特尔罗手中的时候主要用于科学研究,生化调制人开发方案启动后。一些克隆人被运送至此进行调制,因为成功率很低,所以死了许多人,就像当初安特兰-T-拉威尔的遭遇差不多。他们全部被投入废弃池,然后提炼成各种营养液,来浸泡某些特别的样本,或是实验体。

    被唐方占领后,用来处理克隆人尸体的废弃池就像它的名字那样被废弃掉,成为一个谁都不愿意靠近的禁区。

    “晨星号”的船员都是正常人。总觉得废弃池及外面的消洗区阴气森森,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有无数怨灵在那里徘徊、游荡。

    好在废弃池所在区域比较偏僻,与住宿区、工作区距离很远,不致影响到船员们的日常生活。

    脚步声在空旷的廊道回响,灯光很亮,照在人身上却很苍白。

    那种白,是死人才有的白。

    走过停运的消洗区,狂热者将白岳丢在废弃池所在大厅。

    唐方望着中间那口足有30多米深的废弃池,想象着血液与碎肉在其中翻腾的景象,尽管空气中没有丝毫腥臭,只有消毒液的刺鼻气味,他还是感觉一股呕意在胸口兴风作浪。

    输送尸体的履带闪着银光,不见斑驳,白岳盘腿坐在上面,一脸茫然望着他,不明白女王陛下为什么把他带来这里。

    “如你所愿。”狂热者退去一边,唐方走到他面前,指着废弃池,还有外面的消洗区说道:“这里是整艘船上最安静的地方,在这里你不会受到打扰,可以静静思考人生,安心休息……从今天起,这地方就是你的了,随便你怎么折腾。”

    白岳沉默片刻,然后笑了,笑的很灿烂,像朵狗尾巴花:“哪怕我把它铺满菌毯?”

    唐方说道:“既然是你的地方,虫窝还是人居,自然一切由你。”

    白岳说道:“这里比船员宿舍宽敞许多,谢谢你,女王。”

    前面一句话还是莫里斯哲人语气,后面一句话便成了虫族英雄扎加拉,那种感觉非常别扭,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有两副声带,可以自由转换。

    “你自便,我还有事要处理。”说完话,唐方转身往外面走去。

    白岳目送他离开,摇身一变,化为扎加拉形态,将一团菌毯肿瘤排入装着生物残液的废料池,一道紫色狂潮席卷而过,由菌毯肿瘤所在向外辐射,转眼溢出废料池,往四周弥漫。

    唐方回到生活区的时候,豪森正跟家庭主妇一样将装满坏死菌毯组织的垃圾袋扔到废物回收车上,喜气洋洋的脸就像旧社会终于拿到薪水的农民工。

    当然,他没有拿到薪水,也不是因为白岳被赶走高兴,唐方模模糊糊听见他在嘟囔着,“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

    “这货从哪儿学来的?”

    唐方脑海中浮现出陈剑标志性的猥琐笑容,忽然一阵恶寒。豪森不是跟副团长一直不对付么,怎么会……

    他又想起远在“阿拉黛尔”的老班尼、艾尔玛等人,终于明白豪森大爷这么勤快的原因,接着又联想起白岳死而复生的时候,这货曾对罗伊、玲珑等人说过些什么。(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