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七十八章 第八理事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未免刚刚苏醒的白神棍被豪森绕晕,唐方打断二人谈话:“这样的问题没有意义。⊥,”

    白岳想了想,说道:“真做假时假亦真 无到有时有还无!”

    众人松了口气,心想那个莫里斯大神棍终于又回来了。

    只可惜这样的情绪很快被一个喑哑的嗓音打断。

    “谢谢你,女王。”

    有凉风拂面而过,不清爽,很阴森。

    停尸房还是那个停尸房,有染着鲜血的白布堆在房间角落。

    唐方气的吹胡子瞪眼,怒道:“我是唐方,唐方!不是你的女王陛下。”

    白岳认真说道:“我没说你不是唐方啊,女王陛下又是谁?”

    他望向克蕾雅、玲珑、璎珞,目光里饱含惊疑。

    刚才明明是他叫唐方“女王”,如今非但不认,还露出一副我很冤枉,很无辜的表情。

    “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豪森都打个激灵,一副活见鬼的脸。

    唐方走到玲珑身边,压低声音问道:“怎么回事?”

    玲珑皱着眉头想了想,说出一番话来。

    二姐妹帮助白岳恢复意识的方法与当初帮助安特兰反抗黑骑士,夺回身体掌控权的方法类似。因为原生寄生虫是吞噬体基因物质与拟态雏虫的结合体,白岳在扎加拉形态下一样会受到“妖精挽歌”的抑制。

    在这样的前提下,她们再将属于白岳的记忆与思维凝聚在一起,然后以它们为基础,强行与扎加拉的记忆融合。

    这种强行融合模式并不可取,但她们必须这么做。扎加拉与伊兹夏不同,性格更为残暴。具有很强的进攻性,尤其是对深恶痛绝的人类。如果不能让二者记忆相融,两种意识相互独立存在的话,会带来严重负面影响,最坏的情况便是强大的扎加拉将属于白岳的思维与记忆禁锢、消除,彻底占据这具躯壳。就算事情往有利方面发展,也难逃一个精神分裂的下场。

    所以,为了让白岳能够活下去,只能在“妖精挽歌”的压制下,让2股意识强行融合。当然,在动手前必须分清谁为主导,谁为附庸。

    主体自然是白岳,客体为扎加拉。

    就这样,姐妹二人一方面压制住扎加拉。一方面引导两股意识融合。

    结果很成功,白岳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而扎加拉的意识则在碎块化后,被白岳意识消化吸收。

    艾玛告诉他,璎珞与玲珑的救治方案听起来很完美,进展也非常顺利,但是她们忽略了一个情况,白岳的意识因为脑细胞的大量死亡受到不小损害。如今将它与扎加拉的意识强行融合,难免会引发一些精神层面的副作用。从而出现心理乃至生理上的异常。

    就好比刚才那样,以“女王”称呼唐方,便是因为扎加拉的记忆造成思维混乱,进而出现的一种病态反应,偏偏白岳自身毫不知情。

    对于为什么这种病态反应只在他身上出现,白岳在面对白浩、克蕾雅等人时表现正常。艾玛同样给出了合理推测。

    因为扎加拉最深刻的记忆来源于刀锋女王,她是虫群最伟大英明的王。白岳最深刻的记忆源于他,他是“晨星号”舰长,“晨星铸造”当家人。于是,当这两份最深刻的记忆相互碰撞。便出现了一种奇特的认知障碍。感情方面是站在白岳角度,但称呼却是遵从扎加拉对刀锋女王的记忆。

    这是一种在外人看来很违和,但是当事人完全感觉不出的认知障碍,也可以说认知误区。

    当然,这种认知误区还可能在生活中其他方面体现,需要在今后的日子里细加注意。

    唐方很无语,合着莫里斯教主从前是nc儿童,现在变成英雄单位后依然是问题儿童。以前是神棍,现在可好,神棍属性不减,又往身上贴了一张神经病标签。

    细细想来,周艾、唐林、芙蕾雅、白浩、罗伊、玲珑、璎珞、阿罗斯、豪森、白岳、伊兹夏……他身边实实在在围了一群不正常人类。

    嗯……其实唐舰长本人更加不正常,只是他自我感觉良好罢了。

    这是否也属于一种认知障碍呢?

    艾玛又告诉他,其实出现这样的情况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比起白岳能够死而复生,这一点点瑕疵实在算不得什么,大脑号称上帝禁区,这样的称呼可不是白叫的,璎珞与玲珑能够把白岳支离破碎的记忆与意识凝聚、修复,这样的手段从某种程度来讲说是制造奇迹都不过分,起码“她”办不到。

    唐方表示赞同,玲珑与璎珞这次可是帮了大忙,而白岳的认知障碍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也会渐渐好转,能救回他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将意识由系统空间转回当下,算算时间已经不早,玲珑与璎珞精神力消耗严重,于是告诉众人有什么话明日再说,先各自回房休息。

    白浩与罗伊答应一声,搀着二姐妹离去。

    豪森眨着一对牛眼:“so,sweet!”

    克蕾雅使劲瞪了他一眼,跟着走出房间。

    屋里只剩唐方、白岳、豪森三人。

    莫里斯哲人明显还没有适应新身体,有点控制不住体内水涨船高的力量,有时一脚踩下能把地面散落的紫色晶体踏成粉末。这不骇人,很多人可以做到,却无法像他这样光着脚做到。

    豪森低头看了看脚上皮靴,没有说话。

    白岳露出非常白痴的笑脸,说道:“我是不是可以活好久?”

    唐方思考一阵,点点头:“当然。”

    豪森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露出欣慰的笑脸:“你不仅能活很久,还会生虫子。”

    白岳说道:“一起生猴子吧。”

    豪森:“……”

    唐方:“……”

    “他的身体刚好,你应该给他准备一个单间。”拳击手头一次表现的这么细心。

    唐方说道:“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你的室友了。”

    豪森大声说道:“为什么?”

    “你不觉得有人愿意为你生猴子是一种真爱吗?”

    “不。”他大声说道。

    唐方说道:“就这么定了。”说完往门外走去。

    白岳脸上露出灿烂笑容:“是,女王。”

    豪森望着莫里斯哲人。满是横肉的脸哆嗦成一团。

    白岳平静说道:“走吧,带我去看看咱们的房间。”

    豪森嘴角抽搐几下,笑容干的像烈日下晒没水分的腌萝卜。

    “还可以顺便研究下我的性别。”

    “白岳,你这样做是不对的,矜持你懂不懂?矜持……”

    莫里斯哲人的语气忽然变得喑哑:“你比那个臭虫好看。”

    “那个臭虫?”豪森不解。

    “就是那个臭虫……说我脚美的那个啦。”

    “你的脚……很美?”豪森回想一下扎加拉的六条腿,想着如果踩在自己身上是一个什么场面。如果用舌头上去整两口,又是一个什么画面,会不会被扎透。

    “你……你站住,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了……我可真喊了……丘吉尔你快来救我!”

    ………………

    唐方不知道白岳的认知障碍这样严重,如果知道,他一定会多派几个人跟着他,免得这货连扎加拉的反骨仔属性也继承下来。

    当然,豪森也不可能说,因为那很掉面子。而他又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于是,“座天使号”在进行完一夜的物资补给与准备工作后,第二天5时光景,没等晨曦照破黑暗,伴着巨大的轰鸣,无数水线瀑布一样击打海面,体长达800多米的巨兽缓缓升起。

    升腾的水汽在四周散开,制造出一片浓厚雾区。如雷水声与引擎咆哮打破黎明的沉静,“座天使号”如同一座天空之城。在水花与雾气的簇拥下,离开水面,升上天空。

    随着视线抬升,晨光由海平面漾出,绵延出一线银辉。

    几朵云絮被点亮,很美。

    唐方站在“座天使号”尖顶的观景舱。静静望着天边弥漫的朝霞,一言不发。

    湿冷的海风在他脸颊铺开,有种沁凉的触感。

    克蕾雅将一件军装披在他的肩头,阻止海风继续吹拂那件纯白色单衣。然后站到他身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长发。说道:“好美。”

    “嗯。”他轻轻点头,握住姑娘有些寒的手:“真希望能一直这么平静下去。”

    她嘴角浮现一抹浅笑,说道:“这句话我已经听你说过好多遍。”

    一缕调皮的发丝由耳后滑落,贴在她好看的脸颊,添了些倦意。

    “我想周艾了。”她说道。

    “我也是。”唐方说道:“可惜她不喜欢看朝阳,说那很伤感。”

    克蕾雅抱了抱双臂,觉得有点冷,清晨的寒气总是很重,哪怕晨曦在望。

    唐方把自己肩头的军装披在她身上:“我不怕冷,只是……很怕孤单。”

    克蕾雅挽住他的手,遥望东方,轻声说道:“我也怕。”

    “座天使号”继续上浮,环形推进器组在水面吹起一道道沸泉,慢慢离开水面,升上高空,真的化为一座天空之城消失在蔚蓝苍穹。

    那些穿行在“莱尔西”云层的战机变成一道道流光,逐渐消失在这片天地。还有那些生体战舰,悄无声息地归于虚无。

    “座天使号”庞大的舰体冲破“莱尔西”大气层,摆脱地心引力束缚,在民用星港部分滞留人员震惊的目光中,内核区闪烁起简明的幽蓝色流光,向下汇聚至环形推进器组,伴随由中央向外环辐射的银白色火焰,在一阵耀眼的闪华中,那座微型空间站周围荡起数股看不见的曲率波动,舰体倏然不见,消失在众人眼前。

    “那……是什么?空间站还是战舰?”

    还有人惊呼出声:“快看,那些生体战舰也不见了。”

    “我记得他们来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飞行器吧?”

    “‘晨星号’哪里去了?”

    “现在走?还是再等等看?”

    “等等吧,万一它们只是藏起来……忘记那些贵族是怎么死的了?”

    有小孩子稚嫩的声音响起:“好多焰火。”

    没人笑的出来。

    这是一个冷笑话,被血染红的冷笑话。

    ………………

    “座天使号”与唐方手下三族单位相继离开“乔治亚”的时候。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与星盟接壤的边境地区同样不平静。

    严格说来,整个图兰克斯联合王国都不平静,尽管从表面看舆论风潮在缓慢减弱,但是任谁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从王室到地方贵族,从中央到边区。从新派势力到骑墙派,再到老派势力,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

    因为星盟对唐方在“乔治亚”的大屠杀态度暧昧,谁也不清楚唐舰长这一行径会否成为点燃星盟与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战争的导火索。

    不只“克哈诺斯”及周边地区出现密集的舰队调动,星盟与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边境线也迎来一支又一支增援舰队。

    只是与图拉蒙抽调的平乱军团不同,它们来自不同政治派系,增兵量也相近,据说这只是先头部队,一旦局势恶化。王国将调派更多舰队增援。

    但是今天的不平静并非来自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方面的舰队调动。

    距离边境线5.3光年的卡洛恒星系统外围深空,幽暗与寒冷是这里的主色调,没有舰船会在这种地方长时间停留,甚至几十年都不见人类访客,只有一些流浪星空的小行星将在短暂造访后远去,有的会在经历漫长岁月后重新光顾,但更多的是一去不返。

    “座天使号”离开乔治亚恒星系统不久,这片深空的平静被突然到来的异色打破。

    动感的光芒如同长河一般在虚空流淌。伴随密集的曲率波动,一艘又一艘战舰由虚拟空间脱离。出现在这片空域。

    那是一种很具特色的战舰,舰长450米左右,体型瘦长,前方是2道造型修长,极具流线性与观赏性的立柱+尖锥构造,面向外部的缝线内是激光排炮。周围布置环形光轨,流淌着银色闪华。2个扁平型尖锥前端是比两翼排炮更加粗大的矩形口,外沿辐射出银蓝色光晕。

    这样的组合大约占据整舰三分之二长度,一直延伸至后面的阶梯型舱室。最后面是由4台推进器组成的主推进系统,以及环绕在尾部外环的4组辅助推进器。

    相同样式的战舰总计9艘。由虚拟空间脱离后,阶梯型舱室至舰尾两弦组件向外展开,变为一对狭长双翼,部署其上的多个矩形喷嘴末端亮起莹白色光芒,一道道看不见的能量潮涌向外辐射,在该片空域铺就一张无形大网。

    金属黑的瘦长舰体,搭配金属银的狭长双翼,看起来很不协调,这只是该型战舰特点之一。在立柱与阶梯型舱室的中间还有一小段圆柱体连接舱,环形排布的舷窗中间有散发着紫褐色光芒的徽记,看起来很像一头龙------不是西方的龙,而是华夏古代鹰爪无翼的长龙。

    如果唐方在此,肯定会看出一些门道,可惜他不在。

    由无形能量潮涌组成的大网继续向外围空域蔓延,9艘战舰3艘一组,鼎足而立,遥遥指向前方一片空域。

    等待没有持续太久,大约15分钟后,就像往原本平静的水面丢入一块石子,在层叠纠葛的能量大网某处突生夺目强光,霓虹激射,大量高能射线向外逸散,虚空被一道漆黑裂痕撕开,一艘外形酷似加长型两栖装甲车的大型战舰在电光与黑暗波痕的衬托下,被缓缓逼出子空间隧道,出现在现实宇宙。

    那道不规则的虚空裂痕在战舰尾部脱离的瞬间塌缩成一个小黑点消失不在,那些由高能粒子激射蜿蜒出的古怪闪电链也在之后数秒敛没。

    重要的不是它的现形方式,而是来历。

    这艘战舰表面看形似加长型两栖装甲车,有点像菲尼克斯帝国霸主级战列舰,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它与霸主级战列舰有很大不同,不仅体型更长,足有620米,达到中小型航母规格,武器系统、装甲系统、传感系统等同样有所差异。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装甲表面蔓延着一层生物纤维,与银灰色的金属物质形成鲜明比照。

    毫无疑问,它是一艘混合战舰,属于最高安理会的强力战斗单元。

    有趣的是,作为足以笑傲宇宙的存在,此时此刻却像被蛛网黏住的飞虫,显得那么孤单与无助。

    在它的舰桥生物舱里,一名黑人正在用力咆哮,从外面望去就像一头垂死挣扎,不甘心就此消亡的野兽。

    他是杰夫?奥纳西斯,来自最高安理会,按照组织内部权力排行,处于第八位,比布尔韦尔要高一些。

    当然,虽然看起来八理事与九理事没有什么太大不同,然而与布尔韦尔不同,他这次是有备而来,带着比“阎魔号”更强的苍穹霸主级混合战列舰,前来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找唐舰长复仇。

    可惜上帝先生笔下的剧本一向富有曲折性与戏剧性,他还没有找到被逼上一条不归路的唐舰长,却很倒霉地碰上最不愿意遇见的家伙。

    自从苍蓝革命结束,这群阴魂不散的家伙就盯上了他们,还有第三委员会。(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