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七十六章 扎加拉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跟艾玛的预测一样,只是7天时间便完成了对“虚空撕裂者号”的修缮与改装工作。毕竟当时白浩等人毁坏的大部分是医疗实验器材与附属设施,重要模块没有受损。

    阿罗斯、豪森等人已经由“晨星号”降落至浮城,与白浩、罗伊等人相见,等待“虚空撕裂者号”改造完毕,同样也在等待白岳苏醒。

    停尸房的紫雾还没有消散,两名狂热者依旧守候左右。

    傍晚时分,尤菲、乔伊、“晨星号”舰桥所属工作人员及后备船员抵达“虚空撕裂者号”,进行改造完成后的次试航。

    设备池及2楼部分实验室经过清理与改装,成为“虚空撕裂者号”的舰桥。特尔罗的专属休息室也被修缮一新,替代“晨星号”原有休息区,成为工作人员们小憩场地。

    随着“晨星号”舰员不断扩充,2oo多米的驱逐舰已经变得很拥挤,在失落之地获得的“炽天使号”专属唐方与芙蕾雅,“权天使号”赠予阿波罗海贼团镇守“迪拉尔”,2艘冥蝠级驱逐舰内部空间有限,大力神运输机与女武神护卫舰防护性能较弱,众人不得不还挤在“晨星号”上恣睢度日。

    “虚空撕裂者号”作为一艘体长8oo多米的综合型飞船,既可以叫微型空间站,也可以叫航空母舰。

    当然,与苏鲁帝国海神级航母、蒙亚帝国蓝鲸级航母、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圣灵级航母、星盟魔方级航母……这些常规航母不同,“虚空撕裂者号”是一艘集潜航、海航、空航、曲航行于一体的大型母舰,它的外环码头可以停靠12艘5oo米以下舰船,内部密封舱可收储2o艘护卫舰级别舰艇,及一定数量的空天战机。

    以上只是舰载机、舰载舰单元,还有比极光护盾更强大的星光护盾(阿勒忒米亚护盾),及曲层级高达9.8级的航。

    其实伊普西龙勘探船本身曲层级高达9.99,与当初唐方、阿罗斯、豪森三人逃离娜美星驾驶的银月穿梭机相当,只是因为上帝武装对它进行过改造与拓展,曲航行能力受到影响。出现不小的降幅,如果抛弃外环码头。当可恢复至9.95左右。

    武器系统比较单调,只有2门阳电子炮,以及上帝武装在外环码头部署的近防激光炮组,用来应对少数敌人尚可,面对战役级局面会暴露出不足。好在唐方新解锁一件大杀器——相位光子炮台,可搭配传输棱镜在舰体表面形成光子炮台矩阵,从而化身攻防一体的强大军事要塞。

    更不要说还有“梦靥号”、菊石兽级战舰、“晨星号”。以及三族空军保驾护航。

    除此以外,它还有另一个用途——侦测星空中隐藏的零素资源,即便是在气态巨行星环境下。

    假若是伊普西龙人,在找到资源点,进行完测绘工作后,会有特制工程舰抵达目标地点,搭建可在恶劣环境下运行的采集站,收集零素资源。

    至于当下人类国家,就算知道气态巨行星中蕴藏着丰富的零素资源。也只能望洋兴叹,没有办法采集。

    他不一样,三族瓦斯气泉采集设施是唯一能够在现实世界具象的星际元素。有“虚空撕裂者号”与“梦靥号”星光护盾的加持,有伊普西龙采集无人机的帮助。完全可以现场采集,现场炼化。

    虽然比不上伊普西龙采集站那样的大型设备效率高,却也是一个提升系统资源的好办法。

    考虑到上述情况,唐方决定“迁都”,将“虚空撕裂者号”作为自己的新旗舰。就像“晨星铸造”越来越兴盛,他的名气越来越大,旗舰自然也应水涨船高,升级一番。

    阿罗斯、克蕾雅等人对此自然没有异议。“晨星号”狭窄与憋闷的环境当然远远不如新旗舰宽松、舒适与气派。

    于是,“晨星号”光荣退居二线。

    菲尼克斯帝国与银鹰团相继在索卡纳达防线增兵。投入朱庇特远征军与风神舰队这样的强力作战单元,令周边地区局势紧张。“巴比伦”势必受到一定程度影响。

    蒙亚、苏鲁2国与星盟交战在即,自己又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闹出这样的乱子,动了许多人的奶酪,注定会引起贵族与既得利益集团的仇视。

    他们不敢动自己,也没有能力动自己,说不定狗急跳墙,向他身边重要人员下手,就像特尔罗对待白浩、罗伊几人那样。

    这次能够救出少年们,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这样的好运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为格兰特、老科里等人的安全着想,他挑选出一些信得过的老船员,在乔伊带领下赶往“巴比伦”交付“晨星号”。

    “虚空撕裂者”也被他更名为“座天使号”,呼应“炽天使号”与“权天使号”两艘外星文明战舰。

    试验完毕“座天使号”的潜航能力,由海底上浮至水面的时候,已经是繁星闪耀,皓月当空的斑斓夜景。

    海风送爽,驱走外环码头各舱室的闷热,遥远的海平线上有几座小岛浮沉,隐约能闻鸥鸟轻鸣,在悠远低沉的海浪声中轻舞飞扬。

    唐舰长坐在休息室最中央的沙上,想着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内部舆论风暴,以及国际上围绕他在“乔治亚”所作所为褒贬不一的事情,有些奇怪星盟政府为什么一改常态,自从“阿拉黛尔”政变后对自己的态度出现18o度大转弯,不仅没有趁这场乱局对“晨星铸造”动手脚,反而有套近乎的倾向。

    这让他很疑惑,那些老东西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他留下“权天使号”、“魔人号”及2艘冥蝠级驱逐舰在“迪拉尔”便是为应付有可能出现的危险,事实证明他多虑了。星盟方面很平静,就连那些海贼团,也似人间蒸,没有动“迪拉尔”的歪脑筋。

    特里帕蒂公爵的态度也有些耐人寻味,他并没有在惨案生后第一时间站出来斥责这样的暴行,呼吁全希伦贝尔大区贵族们联合起来,对“晨星铸造”施以裁决,而是选择沉默。沉默到让人压抑,与当初克纳尔家族反对改革派的“跳”形成鲜明对比。

    “乔治亚”海军全灭。7成以上贵族身死,辛格家族更加凄惨,面对这样的损失与代价,他竟然还能够保持镇定。

    这样的人,会如同外面对他的评价那般,是一个沉溺**,荒废政务的老混蛋?糊涂鬼?

    或许他真是一个混蛋。却一定不糊涂。

    不知远在“克哈诺斯”的赞歌威尔陛下与亨利埃塔亲王此时此刻又在做些什么?心境如何?

    不知星盟议会那些老爷子们,又会怎样落子。

    唐方望望被玻璃围栏取代的3面墙壁,还有下面忙忙碌碌的舰员,觉得很伤脑筋。

    尤菲气嘟嘟的样子很可爱,最近胖了不少,瓜子脸快变成包子脸。

    “我什么时候得罪她了?”他自问。

    “是因为派乔伊去‘巴比伦’么?”他自省。

    便在这时,艾玛告诉他一则消息,停尸房的紫气开始消散。

    他蹭的一声从沙站起,吓得旁边拿着一把水果刀慢吞吞削苹果的克蕾雅一愣。慌忙问道:“怎么了?”

    后排与几名船员对话的璎珞、玲珑二人也投来疑惑目光。

    “白岳……要醒了。”

    “白岳?要醒了?”众人相继站起,直盯盯望着他的眼睛。

    他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休息室。往停尸房的方向快步疾行。

    克蕾雅、玲珑、璎珞三人赶紧跟上,然后是被脚步声惊醒。有些神情恍惚的罗伊。

    少年这几天劳累过度,试航成功与乔迁新居的兴奋劲一过,便倒在豪森从戈薇市高档家具市场抢来的奢华沙上睡着,根本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这么激动,只是看着玲珑与璎珞追上去,下意识觉得应该跟着。

    “停尸房”的电子指示牌已经被拿掉,因为唐方觉得很刺眼,这间舱室也会在白岳醒来后被拆掉,改建成电气室。或者样本室什么的。

    狂热者将门推开,唐方在前。克蕾雅等人在后,鱼贯走入房间。

    漂浮在半空的紫色迷雾只剩下薄薄一层,但是弥漫舱室的香气却更加浓郁,几乎达到刺鼻的程度,让人觉得有那么一点不痛快。

    事实上没有人会不痛快,他们将注意力都放在那块结晶体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紫雾越来越稀,可以清楚看到那个水晶棺椁般的物体表面缓慢延伸的龟裂纹。它们越爬越多,越爬越密,带着极轻微的冰裂声。

    璎珞的呼吸开始急促,罗伊目光如火,紧紧盯着结晶体中央那道魁梧身影。

    克蕾雅偏头看了唐方一眼,想起伊兹夏,心头添生一抹唏嘘情怀。

    咔咔咔……细微的冰裂声渐渐高昂,那些连成一片的龟裂纹快加宽、崩断,丛生出一道道裂隙,由心脏位置开始,往四周快辐射。

    有紫色的光芒迸射而出,沿着那些裂隙蜿蜒生长,将不明快的房间辐照成一片紫色海洋。

    这一幕像花蝶破茧,又似鲜花怒放。

    用这种词句来形容一个莫里斯奴有些违和,但是他们找不出别的词可以形容眼前绽开的美丽,那些光很盛,但不耀眼,与渐渐变淡,恢复清雅的香气一道,把原本阴森幽冷的停尸间渲染的不再可怕。

    唐方告诉几人后退一些,召唤出一台机械哨兵在身前布下力场。

    三个呼吸后,整个房间被澎湃的紫光风暴淹没。人们看不清对方的脸,连身体轮廓也变得模糊,只听到一声轰鸣,然后是碎块与墙壁碰撞传出的连续碎响。

    包括唐方在内,在场所有人都是同样的想法,或者说疑问。

    成功了么?白岳能否重回人间?

    风暴由盛而衰,那些光逐渐变淡,不再刺眼。

    一个人影由趋于平缓的光幕缓缓析出。

    众人的呼吸愈加急促,眼巴巴望着那道人影,等待白岳,或者唐方说话。

    他们没有等来相认的一幕。

    那道人影开始变幻,体型越臃肿,巨大的骨刺由背后升起。原来的双足变细,变长。变多,好像一只大号蜘蛛。

    一眨眼的功夫,他从一个人变成一个堪比主战坦克的庞然大物。

    唐方张张嘴,把喉头的话咽回肚子,眼睛里激动的光芒褪去,变得冷厉严酷,如刀锋。

    当初伊兹夏化形的时候记忆融合的很好。一直保持人形姿态,不曾变成虫族英雄。

    如今白岳的情况很怪异,没有保持人形,而是转换为扎加拉,是否意味“他”比起莫里斯奴,更认同自己的虫族身份?

    正想着这样的问题,嘭嘭两声闷响将他惊醒,只见扎加拉的粗大附肢使劲冲撞着机械哨兵布下的力场,看起来是想将其打穿。

    “这家伙要造反?”

    唐方有点懵。自己召唤出的单位临场变节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生,难不成白岳这家伙从神棍变成神经病,连自己都认不出?

    房间的光愈收敛。渐渐可以辨清事物。

    扎加拉站在紫气弥漫处,庞大的身体将地面弄得一片狼藉。

    玲珑与璎珞几人都见过虫后。对前方大虫的体型一点都不陌生,同样不会害怕,尽管它的头冠要大很多,腿足生着尖锐利刺,连孵化器都胀大一圈,有点像飞船的推进器,显得很不雅。

    他们只是奇怪它要干什么?怎么会攻击机械哨兵布下的力场?无论是站在白岳的角度,还是唐大哥召唤物的角度,都不应该出现这样的行为。

    如果是普通虫后。力场可以阻挡它们一时,可惜它是扎加拉。虫巢之母,有着远远越普通虫后的战斗力。

    力场最终破碎,粗大的附肢朝唐方头顶扎下。

    便在这时,一道人影闪过,唐方面前多了一面黑色盾牌,扎加拉粗壮附肢扎在那些纹理上出沉闷声响,仿佛骨锤擂在厚重的皮鼓上。

    房间充盈的紫光一下消失无踪,连那些香味也消失不见,幽暗如潮水般涌至。

    借着血红的微弱光线,他总算看清前方情况。

    罗伊用身体挡在前方,右臂黑化为一面坚硬塔盾,格挡住扎加拉粗大的附肢。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那条魔化右臂,同样不是第一次见它化为盾牌,却是第一次看到眼前的形态,不仅仅是由原来难看的造型变成较为流畅、美观的塔盾,还因为在罗伊肩胛骨-上臂的部分增生出一种好像纱翅的肉膜。

    它很黑,像黑洞一样,吞噬掉周围所有的光芒和微粒,之前弥漫房间的紫光与香气全部被它吞噬一空。若不是肉膜表面不时出现一些四下游走的血红色光痕,根本无法用肉眼捕捉它的存在。

    原以为这次劫难中身体出现异变的只有白浩与玲珑、璎珞姐妹,不想连罗伊的右臂也出现变化,成为眼前模样。

    扎加拉的另一条附肢跟着凿中塔盾边沿,再次响起皮鼓震动的声音。

    他赶紧止住脑海的胡思乱想,把注意力转回当下,试着沟通扎加拉的意识。

    罗伊右臂的事情可以呆会儿再说,现在要事项是解决扎加拉的问题。

    组成伊兹夏、扎加拉的身体物质来源于拟态雏虫与虫族化的吞噬体基因,他完全可以利用操纵普通单位的方式来体会它们的思想,只是在面对伊兹夏的时候,他不想这么做,因为那不道德,不尊重。

    但是此时此刻,他不得不这么做。必须搞清楚生在扎加拉身上的事情,才能拟定合适对策。

    他的思维跨越空间限制,进入扎加拉脑海,奇怪的是没有感受到白岳的意识,只有一股狂暴的,充满杀意的情绪,充斥在它体内。

    “你……不是女王,凡是亵渎女王的无耻人类……都该死!”

    扎加拉一面舞动附肢,用力刺击罗伊右臂所化塔盾,一面用低沉喑哑的嗓音说道。

    克蕾雅目瞪口呆,她还是头一次听到虫后用人类的声音说话,尽管很难听,有种刺耳的感觉,但不可否认它清清楚楚用人类语言表达出自己的思绪。

    唐方不是女王,是无耻的人类,该死!

    唐方当然不是女王,他是一个男人。大号虫后口中的女王又是什么人?

    没人清楚它在讲什么,除了唐方。

    他总算搞清楚扎加拉到底什么疯,一见面就对自己起攻击,原来这个反骨仔又在犯神经病。

    在虫群之心战役中,扎加拉便是个怀有二心的家伙,敢当面顶撞凯瑞甘,还表露出取而代之的企图。因为扎加拉拥有不错的学习能力与智慧,凯瑞甘并未在意她的不臣之心,还内定她为后继者,在其死后接管虫群。

    没想到这个家伙被自己召唤出来,除去扎加拉的记忆,连反骨仔的属性都继承下来。一见面就嚷嚷自己不是女王,要拼命。

    他对于逻辑姐的神思维已经佩服到五体投地。

    其实扎加拉对他认可与否是次要问题,关键是白岳的意识哪里去了,难不成救治方案失败?白岳再也回不来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