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七十章 黑骑士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指挥官,白岳是一个莫里斯奴,体质优于常人,这一点您应该很清楚iqi.他的伤口在右肺,看起来像是被某种利器贯穿。”

    “如果是普通人遭受这样的伤害,一旦错过最佳救治时机,自然难逃死亡结局。如果是莫里斯奴,情况会好很多。”

    唐方问道:“你是意思是现在施救还来得及?”

    “指挥官,如果您所认为的救治手段是医疗兵的纳米修复技术或虫后的哺液技能,很明显它们不可以。”

    “那你是什么意思?说重点!”

    “指挥官,难道您忘记了伊兹夏的由来?”

    “你是说……白岳也可以通过相同方式救活?”

    艾玛解释道:“英雄单位的生产模式有两种,一是普通模式,二是寄生模式。寄生模式下,由吞噬体基因与拟态雏虫生命物质构造的原生寄生虫会吞噬掉人体细胞,与人类记忆融合,成为可以在英雄单位与本体形象自由转换的特殊生命,既可存在现实宇宙,又可收入系统空间。”

    “眼下白岳的脑细胞还未完全死亡,仍残余极低水平的意念波动,如果利用寄生模式对其进行身体改造,说不定可以继承那些记忆,以英雄单位的身份死而复生。”

    “倘若放在以前,没有新的英雄单位解锁,您只有杀掉伊兹夏,才能施展这样的救治方案,如今有新英雄解锁,自然不需要那么做。”

    “当然,该方案能否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毕竟白岳处于濒死状态,脑细胞正在快衰亡,以往记忆也随同消失。每多耽搁一秒钟,救活几率便越小。一旦脑细胞完全死亡,就算在原生寄生虫作用下复活,那也不再是他,而是单纯的英雄单位。”

    唐方一听这话急了:“王八蛋。你tm给我等着,如果救不活白岳,我一定把你那金属脑壳给拆掉,不……那样太便宜你了。我会把它做成夜壶!夜壶!”

    艾玛的词典里没有“夜壶”一词,于是很虚心地请教:“夜壶是什么?”

    “……”

    唐方强迫自己把注意力由人族基地切换至虫族基地,在艾蕊尔?汉森与扎加拉之间选择了后者。

    阿巴瑟需要1ooo水晶,1ooo瓦斯,他是无论如何生产不起的。

    艾蕊尔?汉森要便宜一些。只需1o水晶,7瓦斯,占用人口6。

    但是他把白岳由一个大汉型神棍变成娇滴滴的女博士,总觉得很违和,这么恶毒与无节操的事情他做不出来……即便艾蕊尔?汉森已经被噬病毒感染。

    于是只能选择扎加拉,虽说同样是母的,好在没有美女形态,比较好接受一些。而且白岳曾主动要求自己把他变成伊兹夏的同类,以便能更接近她。

    “虫族……应该不会歧视同性恋吧。”唐方如是想。

    扎加拉的资源耗费为18水晶,12瓦斯。占用人口1o,相比艾蕊尔?汉森略贵,不过他还负担得起。

    选中主巢,翻页至扎加拉专属菜单栏,按下生产热键。

    瓦斯数值由132215直接下降至132215。

    主巢蠕动数下,粗大的肠管掉下一团黏液,中间包裹着拳头大小的原生寄生虫,然后在他的指挥下附着至白岳体表,由右胸伤口钻入体内。

    阴冷的停尸间平生一股异香,一如伊兹夏化生时的情景。毛孔内溢出大量紫色黏液,慢慢将整个身体包裹起来,交融、冷却,变成紫色结晶体。乍望去仿佛紫水晶做的棺椁。

    薄雾渐生,缓缓弥漫整个房间,有紫檀香味酵,嗅之欲醉。

    罗伊由地下爬起,呆呆望着眼前一幕,不知他在干什么。

    排气口的吸力减弱。紫雾愈浓,

    “希望可以救活白岳。”唐方走到门口,望着罗伊错愕的脸,说道:“走吧,白浩已经苏醒。”

    少年吞下口水,问道:“白岳……还有的救?”

    他怀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却又怕真的听错。白岳明明已经没有呼吸,连白浩都认定无力回天,如今唐大哥来到,竟说有救?

    伊兹夏由女莫里斯奴转化的事情“晨星号”上众人皆知,但是具体过程如何不知道。

    唐方并不奇怪罗伊的表现,一面前行,一面说道:“只是有可能。”

    有可能就是有希望。

    罗伊用沾满鲜血的衣袖抹掉眼角泪痕,回望雾气中紫晶棺椁一眼,快步追上唐方。

    停尸房门前金光闪烁,2名狂热者一左一右,门神般守护两侧。

    特尔罗爆头而亡,机械智能脑也被能电子束刺穿,“虚空撕裂者号”整个陷入瘫痪状态,除非是他,别人已无力操纵飞船,更无法通过泊位上的小型舰撤离。

    换句话讲,这座浮城已然姓“唐”。

    科研站局部区域的战斗接近尾声,上帝武装成员在小狗的爪牙与狂热者攻击下死的干干净净,只剩一地散碎尸块,铺满廊道与舱室地面。

    离开浮城前,他召唤出scv,配合小狗与狂热者进行清理工作,然后同罗伊进入神族运输机。

    白浩已然醒转,正披着军装坐在一块凯达琳水晶前大口大口喝着护士mm递给他的维生素饮料,补充体内缺失的营养成分。

    玲珑与璎珞还在昏睡,被安置到一间独立舱室休养。

    眼见唐方与罗伊登船,白浩赶紧由地面爬起来,还没走到跟前便迫不及待问道:“唐大哥,白岳他……真的还有救?”

    唐方点点头:“是否成功要等几日才能见分晓。”

    白浩激动说道:“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

    看着他消瘦的脸颊,唐方心中微酸,揉揉他的头,说道:“这次……苦了你们。”

    少年眼睛红了一圈,微微摇头,却无论如何说不出“不苦”俩字。

    他比罗伊大两岁,从年龄看是成年人,其实心理上远远达不到成年人标准,从鬼门关走一圈又活过来,怎么可能保持平静?怎么可能说得出“不苦”?

    “唐大哥。你终于来救我们了。”

    原本有许多话要说,可是到了嘴边,却只剩下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唐方笑了笑,说道:“好像是你把我救了吧。”

    白浩挠挠头皮:“我……忘了。”

    他不是忘了。只是又在耍小聪明。

    唐方懒得点破,道出藏在心头已久的疑问:“阿罗斯对我说抓走你们几个的是黑甲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伊插嘴道:“是啊,抓走我们的正是黑甲人,原来那个黑甲人,好像叫‘黑骑士’?”

    白浩更正道:“什么‘黑骑士’。他有姓名好不好,安特兰-t-拉威尔。”

    唐方面露不解,听白浩的话里意思,好像对‘黑骑士’……不,是安特兰-t-拉威尔很尊重,并没有仇恨的意思,按道理讲,那人把他们捉进上帝武装的科研机构,承受这么多苦难,几人应该给予仇视才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平静谈论。

    仿佛知道他心头所想,白浩慢慢解开军装衣扣,露出胸前那枚圆珠。

    少年胸口血渍未消,在一片殷红中,那颗有着清风般灵动纹路的珠子闪烁着非常柔和的光芒。

    白浩伸出右手食指,在中间轻轻一点,圆珠表面纹路变黯,其间涌出一股黑色微粒,在空中扭曲纠结,慢慢汇聚成一尊半身像。

    那是一个有着轻细双眉的白人。微微凸起的颧骨让他看起来越消瘦。

    “这人便是你口中的安特兰-t-拉威尔?也就是曾经的黑骑士?”

    白浩点点头。

    这时,半身像开始用一种非常平静的语气说话。

    “我是安特兰-t-拉威尔,也是‘黑骑士’,我们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人。”

    “苏醒的时候我是安特兰,昏沉的时候我是‘黑骑士’,可惜的是,苏醒的时候少,昏沉的时候多。”

    “我只有在梦里才会苏醒,那是‘黑骑士’的休眠时光。”

    “梦总是短暂的。短暂到一睁眼,它便结束。所以,在这短暂的时光里,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回顾过往,那些轻舞飞扬的岁月,与她迎着朝阳,踩着晨曦,牵着那条叫小贝的狗在南沙公园散步的时光。”

    “她会把长长的头束成一条马尾,很清爽、明快,像不刺眼的晨光。”

    “我们会笑着把那座不知名的桥下涓涓流淌的溪水泼到对方身上,还会为小贝洗澡,每次它都用很不耐烦的目光瞪着我,然后在最后时刻抖动全身的毛,把那些细碎水珠甩的到处都是。”

    “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于是,一遍又一遍的回忆,每每想到她的脸便会呵呵傻笑,如果被军队的长官们看到,一定会认为在做梦,因为我从不会笑,只会杀人,哦……还有舔血。”

    “我以前喜欢血的味道,我以前也喜欢杀人。”

    “只是现在不喜欢了。”

    “现在只喜欢她。”

    “喜欢看她大笑,喜欢看她望着那些肥皂剧流泪,喜欢看她撒娇的时候把头扎成双马尾卖萌,喜欢她丝薰衣草的味道,也喜欢她穿高跟鞋摔倒时的惊叫……反正是她的,我都喜欢。”

    “可惜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电影里经常这么演,那些狗屎小说作者也经常这么安排剧情,有时候我真想问候他们大爷。”

    “没想到的是,我的人生也是如此,然后,我的思想不再仅仅局限于问候他们的大爷。”

    “那一夜来了好多人,差不多有一个连,卡伊尔中将带来国王陛下的指示,让我们更换新的身份,前往另一个星球生活。”

    “我信了,她也信了。”

    “当然,就算不信,我们也没有权力说不。因为那是国王陛下的命令,就算是我,公主的守护骑士,照样没有权力拒绝,更何况往日的荣耀已经如风般远去。”

    “我们被押上一条船,看到一些人,还有许多奇怪的东西。”

    “她哭的很厉害。像找不到孩子的母亲。”

    “她找不到的不是孩子,而是我……”

    “幸运的是我们都活了下来,不幸的是‘黑暗之心’只有一枚。”

    “她死了,我不知道原因。只知道从废弃池又被拉回实验室,然后……便成为黑骑士,自此以后,那颗‘黑暗之心’一直霸占着我的身体。”

    “我开始变得浑浑噩噩,过着提线木偶般的生活。不……那不叫生活,是一种介于生与死的夹缝状态。”

    “我很想死,那样便可以再次见到她……还有公主。”

    “可惜他们不让我死,残忍地囚禁着我的意识,我的思想。”

    “还好,他们没有残酷到把做梦的权力也收走,于是我一遍又一遍的回忆过去,回忆她微笑的脸,生怕哪天不小心把这点最有价值的东西也忘掉。”

    “直到有两个女孩儿闯入梦境,跟我讲了好多。她们的故事,还有他们的故事,还有一条船上的故事。”

    “她们都是好孩子,很好的孩子。”

    “我最见不得女人落泪,尤其是苦命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她们两个人的眼睛和鼻子真的好像她。”

    “我讨厌她的眼睛被泪水充满,讨厌可爱的小鼻子被酸涩占据,我更讨厌‘黑骑士’对玲珑的小男友动手。”

    “那让我很愤怒。”

    “以前我的愤怒不会产生任何作用,今天不一样。‘黑骑士’在两个女孩儿的攻击下变得很脆弱,我只是走上前推了一下,他便倒了,摔得支离破碎。”

    “然后。我杀了一些人,那些曾经在我身上插各种各样管子的人,他们真的很讨厌。”

    “我回到停尸房的时候,那个年轻人还有微弱心跳。”

    “只有我能救他……关键是,我很乐意救他,那样玲珑不用哭的那么伤心。我也可以随她而去,尽管已经迟到好久。”

    “是的,我决定把‘黑暗之心’给他。还有……我的故事。”

    “人活一世,总要为后人留下些什么。很可惜,我没有后人,更没有财富,只有一个很简单,很无趣,连三流小说作者都不屑一顾的破烂故事。”

    “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把它留下来,即便它真的很烂,一点也不值钱。”

    平静的讲述到此为止。

    那尊半身像化作一股黑色细沙,由“黑暗之心”钻入白浩体内。

    安特兰的讲述十分简略,但也大体能听出一些门道,再配合罗伊、白浩两个人的解释,他终于搞清楚整个事件全部过程。

    当他率领生体战舰集群进攻苏丹伦军港的时候,白岳被“黑骑士”杀死,白浩同样身受重伤,被转移至停尸房,如果放任不管,势必难逃身死结局。

    但是就在白浩弥留之际,通过玲珑与璎珞两人的帮助,安特兰重新夺回身体掌控权,回到停尸间,以自己死亡为代价,换来白浩的复苏。

    “黑暗之心”被转移至少年胸口。

    说起融合过程,不得不介绍一下上帝武装在“虚空撕裂者号”从事的研究工作。

    就像他们利用吞噬体伪装成最高安理会,特尔罗从事的正是对吞噬体基因的破译工作——依靠透过特殊渠道获得的吞噬体,进行基因反编译、组成分析、重组等研究工作,一来希望找到吞噬体聚合物的弱点,获得克制最高安理会的良方,二来利用吞噬体进行人体实验,以改进基因调制工程,获得更为强大的克隆人。

    同时,他们还针对另一种疑似上古文明遗物的部件进行研究,比方说白浩胸口的“黑暗之心”,比方说与“智芯”同源的紫色圆珠,还有机械智能脑。

    总而言之,特尔罗所统御部门,在上帝武装里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平行于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分部,是直接由总部领导的综合科研部门。

    其实这种与伊普西龙文明相异的上古遗物研究进度很缓慢,上帝武装只在机械智能脑方面有所建树,像“黑暗之心”、神秘圆珠、菱形结晶体的研究几乎陷入停滞,直至特尔罗想到一个复合方案。

    既然v型吞噬体能够寄生电子设备,连伊普西龙遗迹都不在话下,“黑暗之心”与神秘圆珠是否也能被吞噬体激活?

    上帝武装当然没有驾驭吞噬体的能力,但是持续数年的研究工作,令特尔罗培育出一种由克隆人+吞噬体基因物质构成的生化调制人。

    要知道克隆人体内混杂有伊普西龙人基因,能够抑制少量吞噬体基因,削弱其吞噬特性。生化调制人就是将这两种基因结合在一起,所造就出的升级版克隆人。

    相比“吉普赛尔”科研基地的基因重组实验,生化调制人的成功率更低,因为伊普西龙人基因与吞噬体基因形成对峙,再加上来自其他强大生物的基因,将以人体为战场展开拉锯,从而破坏宿主内环境,造成各种并症,严重者甚至引死亡——便如同白浩从培养皿中出现,无法完全控制身体与情绪一样。

    只有意志力与体质极为强大的人才有较高几率生存下来。(未完待续。)

    ps:感谢无名无天,时冰轮,晓族族地,菜鸡一个,白山君,sandzsr,暗夜星辰弑2,ys绿城,月翼,咪咪爱的秘密,fjn3,书友15o92218oo11364,书友15o2271915455的打赏。

    感谢ai1888,蜘蛛螃蟹,邓茂,苍天之巴鲁蒙克,库库契卡,意识流格斗狂,寂孽,未来菌,天使2oo5,我不要取名,帝王坦克,无言的夜x几位书友的点赞。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