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六十八章 智珠?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如果不是罗伊,不是白岳,笑声的主人最有可能便是特尔罗。{中文.

    灯光可以驱散黑暗,却无法点亮内心的阴影。

    唐方为罗伊担心,听得出,特尔罗现在处于优势,绝对的优势!

    身为一只把他、康巴特、特里帕蒂等人当成棋子利用的老狐狸,也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才会肆无忌惮的大笑。

    他觉得他赢定了。

    罗伊与白岳怎么样了?会不会来晚了?

    唐方很着急,脚步越来越快,最后由疾走变成狂奔。

    咚咚咚……

    青石板路响起愈加沉闷急促的声响,却依然不抵笑声洪亮,被淹没在回音海洋中。

    光轨与暗影交错间,笑声歇止,他终于来到门前。

    “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投降或死?”笑声换成选择题。

    罗伊带着痛苦的嗓音想起:“我……要杀了你!”

    虽然不怎么清晰,音色也有些颤抖,却可以听出里面的坚定与不容置疑。

    他是真的想要杀掉特尔罗!

    作为一个正义的少年,善良又乐观的少年,很难想象他会说出这样的决然话语。

    他不是要拯救,而是要杀戮。

    “杀了我?”特尔罗又开始笑,带着讥讽的语气说道:“现在的你,凭什么杀我?我会把你先杀掉,然后离开这里……姓唐的来到又怎样,照样无力阻止。”

    唐方推开大门,银色的光由缝隙钻出,在他脸颊蔓延,把整个身体吞没。

    银白色世界里多了一个人,不……是一群人,如果那些金甲战士可以称之为人的话。

    特尔罗只觉眼前一花,那个由门外走入的家伙身边便多了一排金色人影。

    他不明白,外面明明那么多人,怎么会让他进来。

    唐方同样不明白,因为这片白花花的世界里只有2个人——特尔罗与罗伊。哦不,还有几台样子有点怪的机器。

    很明显,它们不是伊普西龙电子设备,而是正经八百的人类制品。但是最为核心的东西并不是人造物。

    左后方角落里竖着一台类似外面培养皿的机器,不过形状为矩形,不是柱体。矩形透明舱内部是规律旋转的十几个三菱型微型无人机,围绕一个忽闪着紫色流光的球体做圆周运动,不时射出细小的闪电。在球体表面碎成无数幽蓝光丝,向四周弹跳。

    还有一台设备位于房间中央,是半开放构造,上方圆形顶盘垂下数条粗大的扭绕光缆,没入悬浮在半空的正方体中。下面是一道圆形台柱,无数能量纹刻汇聚至银光流转的探针底座,往方盒中间的圆形晶体注入银蓝色的光束。

    正方体表面分布着密密麻麻的纹刻,不时有紫色的光华掠过。

    这让他想起“吉普赛尔”上帝武装科研基地遭遇的“大龙虾”的控制芯核,又联想到“智芯”。如果这东西同样是一种先进的机械智能脑,或许真的可以越过灵能火焰。掌控整座伊普西龙科研站……“大龙虾”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虽说比较“虚空撕裂者号”山寨了点。

    毕竟“智芯”的科技等级很高,按照艾玛的推测,同样来自未知的古老文明,深渊骑士的科技便极有可能来源于此。

    正方体上面连接数条扭曲旋绕的光缆,下方有圆形晶体,侧面是一只眼——如果那可以称作眼的话。其实比起眼,更像螺旋状符文+激光探头的组合,就像当初在“吉普赛尔”遇到的“大龙虾”控制芯核表面的眼形器官,不过它更大。更精密,能量反应更高。

    与“大龙虾”战斗到最后,在看到控制芯核的眼形器官时,他曾心生警讯。第一时间利用能电子构造的光刃插入眼球,干掉正方体形的智能脑。

    而眼前这台大号智能脑的眼形器官已经运作,视线正好落在不远处的罗伊身上。

    其实用“视线”来形容并不准确,那更像是宽场射线,扩散出扇形光区,将罗伊整个人笼罩在内。

    少年的右臂变得非常诡异。没有变形成盾牌,也不是霰弹枪形态,无数鼓胀的疙瘩在表面蠕动、翻滚,无法维持固定形态,仿佛一团黑色稀泥,彻底失去控制。

    稚气未脱的脸上布满黄豆大小的汗珠,打湿细碎短,流满后颈,把破烂的白色长褂染出一大片洇渍。他大口大口喘息,左手扶住右臂瘫坐在地,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特尔罗拿着一把斗牛犬x型重型手枪站在宽场射线影响区域外面,指着罗伊的头,嘴角还残留着一抹冷酷的笑,与眼睛里的错愕形成精彩的比照。

    “唐……大哥?唐大哥!”

    罗伊苍白的脸上现出惊喜,萎靡的目光像烧到杂质突然爆开的烛火,一下变得无比明亮。

    他的声音与枪声一同响起。

    银白色的世界爆起一团火焰。

    特尔罗没有犹豫,更没有挪动枪口攻击唐方。自从看到数名身着金色铠甲的战士出现在大厅,他便知道自己死定了,已经没有时间逃命,所以第一时间扣动扳机,送罗伊下地狱,起码黄泉路上有个伴。

    只可惜他打偏了……

    子弹擦着少年头皮飞过,在坚硬的墙壁擦出点点星火,最终反震回弹,落在地面出清脆的碰撞声。

    弹头很热,冒着烟丝。地面很凉,如白霜。

    罗伊脸上冷汗愈浓,粗重的喘息戛然而止,过去很长时间才听到长长嘘气的声音。

    特尔罗呆立原地,斗牛犬x落在银白色地板上,金属黑的枪柄格外惹眼。

    角落里一个人影现而即隐,重归虚无。

    唐方向前走去,准备把罗伊从宽场射线影响区接出来,顺便召唤感染者,利用神经寄生虫,看看特尔罗脑子里到底隐藏着什么。

    他忽视了一件事。

    房间里除去他、罗伊、特尔罗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准确来说,是另外一个大脑。

    正方体朝向罗伊一面的眼形器官中央骤然射出一道红色镭射。将声波脉冲下失去意识的特尔罗头颅射穿,在银白色世界涂鸦出大片血红。

    唐方没有想到它在限制罗伊的同时还能对特尔罗动袭击。它的智能程度实在太高,声波脉冲瘫痪特尔罗意识的瞬间,便判断出当下形势。未免泄露情报,先将他点杀。

    如今特尔罗已死,他也没必要再留手,紧急召唤出一名狂热者抵挡在前,身体往侧面一滑。手腕前段射出一道能电子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入正方体内部。

    澎湃的光好像喷泉一样涌出,交织成紫色狂澜,无数二进制字符在光风暴中流转。

    如同毁坏“大龙虾”控制芯核的一幕上演,四族基地暗去,光标闪过。

    “poer,on.”

    “system,restart,ok!”

    “init……”

    “prepare,dates……”

    “update……1o%……4o%……72%……99%……”

    “re1ea色.”

    “乳n,no!”

    “……”

    四族基地重新回归,系统空间由暗转明。

    唐方并没有立刻检查解锁了什么,随手将能电子刃往外一格,正方体表面生出无数裂隙,最终哗的一声碎做无数破片。落在地面。

    光缆末端裸露的金属线弹跳起巨大电弧,照亮晶体纤维,如有流光闪现。

    下方柱形平台顶端探针射出的银蓝光芒闪烁一阵,缓缓收缩,最终消失不见,连下方的能量纹刻也变得黯淡。

    一同变化的还有充斥整个大厅的银光,仿佛退潮的海水,由刺眼而柔和,直至隐没,只剩白玉般的墙体。伫立四方。

    空中浮动着血腥味道,那来自特尔罗的鲜血。

    能够听到电弧击穿空气的噼里啪啦脆响,还有罗伊深重的喘息。

    唐方收回射出体外的能电子流,走到罗伊旁边。伸出右手。

    少年望着他的脸,攀住那只手,从地面站起来,然后……非常突兀地哭了,一把抱住他的肩膀,哽咽说道:“唐大哥……呜呜……你终于来了。”

    罗伊人很憨厚。连哭声也那么憨厚。

    他只是一个少年,或许很坚定,却谈不上坚强。受了那么多罪,吃了那么多苦,终于见到亲人到来,积压在心的委屈就像泛滥的洪水一样,怎么也堵不住。

    特尔罗在他们身上的所作所为让他回想起雷克托北郊研院所的遭遇,感到无助,更加害怕……真的好怕不能再见到璎珞,见到阿罗斯大叔,见到唐大哥,还有“晨星号”上所有人。

    他不像白浩,因为习惯寻找世间的美好,所以更贪恋世间的美好,所以不想死,渴望活着,好好活着。

    当死亡的威胁一次又一次冲击心房,当悲伤沉淀成滔滔长河,当那只散暖意的手伸到面前,年少的他终于压抑不住那些纷乱的情绪,让它们化作眼泪夺眶而出。

    他甚至没有玲珑坚强。

    他是罗伊,他学不会故作坚强,他很真实,像一个孩子。

    唐方轻轻拍打少年的背,嗅着那些汗水与泪水的味道,心头微酸。

    如果没有来到“莱尔西”,如果少年们放弃抗争,如果不是侦测器现海面异常,接下来的路,他该如何走下去?

    带着愤怒与仇恨去与最高安理会拼个你死我活?含着悲伤与歉疚踏血而行?

    重逢让人喜悦,却还有淡淡的伤感。

    罗伊赖在他的怀里不走,仿佛与母亲失散许久,再度重逢的孩子,所有无助、孤独、委屈、不安……都化作温热的泪水。

    他想起白浩,想起玲珑,想起璎珞,想起罗伊,还有白岳,忽然生出一种沉重的责任感。

    他把他们带上“晨星号”,不是在放养宠物,如果说初衷只是心血来潮,只是道义使然。今天,再次看到他们的脸。感受到他们的依赖,他终于醒悟到一件事,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会呼吸。有心跳,高兴会笑,悲伤会哭,愤怒会大叫的人,跟他一样。有血有肉有感情。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不是游戏。

    那些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人,不是提线木偶,更不是道具,或者nbsp;  “好了……好了……”

    他想用更复杂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安慰,但是想来想去,最后说出口的只有“好了”两个字……或许,比起苍白的语言,有时候一个拥抱,一次伸手。要更加暖人心怀。

    半月未见,罗伊好像长高不少,已经差不多和他齐头,只是身体更瘦了,脸上好不容易攒下的一点肉被消磨殆尽,从侧面可以看到骨骼轮廓,这让他有些心疼,鼻腔的酸楚更浓了些。

    “好了……都已经过去了。”他试着推开少年的肩膀:“对了,白岳呢?白岳在哪儿?”

    一路走来,他见到白浩。见到玲珑与璎珞,见到罗伊,就是没有见到白岳,于是有点担心。用稍微急切的语气询问。

    罗伊没有回答,也没有动。

    他听到均匀的呼吸声,然后看见微微低着的头,还有眯起的双眼,以及有些湿润的脸庞。

    睡着了?

    只是一个拥抱的时间,半大小子竟在他怀里昏睡过去。

    就像玲珑与璎珞一样。他太累了,从精神到**经受过许多折磨,身心俱疲,如今看到亲人到来,绷紧的心弦一松,整个人便失去知觉。

    唐方叹了口气,召唤出2名护士mm,让她们为罗伊检查身体,看有没有什么暗伤。

    刚才机械智能脑眼形器官辐照的宽场射线非常诡异,能够抑制罗伊右臂的吞噬体细胞,造成内部混乱,难以凝聚造型。

    他担心那些辐照会不会产生难以估测的副作用,伤害到罗伊的身体,例如解除吞噬体与宿主的共生关系,恢复原有攻击性。

    很快地,艾玛传来检测结果,少年右臂一切如常,没有什么大碍,护士mm正在仔细检查其他部位有无异常,可能需要两三分钟时间。

    他想了想,认为既然伊普西龙监控设施都没有现白岳的踪迹,与其如无头苍蝇般乱闯乱撞,还不如耐心等候两三分钟,待唤醒罗伊,得知具体情况后再寻不迟。

    趁着闲暇时间,他将意识沉入系统空间,进入人族基地,寻找刚刚解锁的新要素。

    兵营、重工厂、星港轮番点选,现并没有新的战斗单位解锁,又将焦点转移至scv身上,检查建筑菜单栏,终于在基础建筑菜单栏现新解锁的2种建筑物。

    是灵能干扰器与主巢心智模拟器。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继虫族基地噬毒体与孢子炮台后,人族也不甘落后,解锁出2种鸡肋建筑。

    灵能干扰器的造价为3oo水晶2oo瓦斯,主巢心智模拟器的造价为4oo水晶35o瓦斯,相比噬毒体与孢子炮台要便宜不少,但这并不能抵消它们是鸡肋建筑的事实。

    在星际2战役模式下,灵能干扰器能够在一定范围内干扰虫群神经网络的通畅,起到引混乱的效果,游戏体现便是减缓异虫单位的移动度与攻击度。

    主巢心智模拟器更加先进,可以模拟主巢信号,对异虫单位加以控制。

    如果放在对战模式下,这两种功能型建筑可谓人类对付虫族的大杀器,可惜眼下不是游戏,星际建筑更无法出现在当前宇宙。

    退一步来讲,就算它们可以具象化,又有什么用?干扰虫群?控制虫族单位?这不是左右互搏吗?简直鸡肋到不能再鸡……

    等等。

    他打断心中的吐槽,想起一个情况。

    罗伊右臂的吞噬体细胞在机械智能脑辐照下生混乱,然后解锁灵能干扰器与主巢心智模拟器,而这两种建筑都是用以对付虫族。

    如若日后有机会把它们搬到现实空间,能不能拿来对付吞噬体聚合物?假使不能,可不可以通过改进信号功率、模式等手段,让它们变得能够拿来对付吞噬体聚合物?

    想到这里,他把目光投向业已支离破碎的机械智能脑。

    特尔罗的血在地面扩散开,没过机械智能脑所在区域,将那些碎片掩埋在一层鲜红中。不再刺眼的银光由天花板泻下,落在微微凝结的血面折射出叫人心堵的光。

    在那片血色中,他看到些许光泽,像晨曦落在冰面,像晴日映在白雪。

    他迈步前行,皮靴踏破三条血溪,用手将那枚闪着柔和光泽的结晶体捏起,抖落边沿沾染的血水,借着灯光仰头打量。

    记得玲珑与璎珞二人额头也有这样的结晶体,只不过个头要小一些。

    它在灯光下折射出晶莹的光芒,就像一颗普普通通的钻石。

    唐方知道那不是钻石。

    收好结晶体,然后将目光转移到大厅角落那道矩形透明舱。

    他站着看了一会儿,转身前行,走向透明舱。

    圆珠不大,差不多半拳大小。

    越是靠近,越觉有一种熟悉感,不是对圆珠熟悉,而是对圆珠表面的纹刻熟悉。

    如果忽略掉那些弹跳不休的电光,把它铺平,无论是纹理的走势,还是花色、风格,都与“智芯”一般无二。(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