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六十七章 踏血而至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艾玛送来一段影像资料,由科研站重新上线的伊普西龙系统所提供。

    画面的背景是一间实验大厅,中央是宽敞的设备池,布置着各种各样的电子设备。遗憾的是它们多数在燃烧,少数处于瘫痪状态,只有零星几台仪器还在运作。

    火焰时烈时缓,电火花如雪片般落下,纷纷扬扬,霎是精彩。

    因为不是落雪,也不是烟花,谈不上美丽。

    人们对澎湃的电流多半怀有畏惧。

    不同的火焰在四周投下不同的光影,如同傍晚时分轻轻摇曳的树荫林影。那些缤纷四射的电火花与小型爆炸不时扬起一道瞬时光暴,照亮2楼许许多多玻璃方格,也照亮设备池最中间2道依偎在一起的单薄背影。

    很窈窕,是两个女孩儿。

    玲珑用半边身体架住一脸苍白的璎珞,轻轻皱起的眉头与同样苍白的脸上写满疲惫,遮住身体的白色长褂上沾满血迹,有些已经干涸,有些还很新。

    她的右手往下滴着血,落在地面摔得粉碎,鲜艳的像红珊瑚。

    她用倔强的眼神望着前方,有坚毅与不屈的光芒在双眸闪烁,甚至比四射的电火花还要璀璨。

    唐方注意到一个异常,2姐妹额头中央各嵌有一枚菱形结晶体,散着比月华更柔和的光芒,看起来有种神圣的味道。

    如果不是沐浴在火光下,如果不是置身鲜血囚牢,她们会是月下开的最美丽的两朵小花,但是现在,她们不得不抬起头,用羸弱的身体去战斗,让敌人的鲜血与自己的鲜血涂满全身。

    他终于搞明白解锁异化作战体的怪物的来历,不是什么最高安理会与上帝武装冲突,浮城里的战斗还有那些爆炸与最高安理会没有任何关系,暴乱来自白浩、玲珑几人。

    虽然不知道2个女孩儿身体的具体变化。但是从画面中可以看出,她们能够驱策这些人形怪物。用来抵挡上帝武装克隆人的进攻。

    从战斗力上分析,人形怪物比上帝武装的克隆人要强出许多,能够做到1比5,1比6甚至更多,但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少,面对以营为单位的克隆人,显得很无力。战斗空间被一再压缩,中间的玲珑与璎珞岌岌可危。

    另外,一些爆炸区域的火灾慢慢褪去,少数战斗力更为强大的克隆人也在往设备池所在实验大厅汇聚。

    他忽然想起从山寨刀锋女王手中救下自己的白浩,如果他没有去中央甲板,而是留在内部保护玲珑与璎珞,恐怕又是另一番局面,起码不会像现在一样岌岌可危。

    璎珞脱力昏迷,玲珑在咬牙苦撑。

    罗伊在哪儿他不知道。白岳在哪儿他也不知道,艾玛送来的影像资料中只有那两个身世可怜,后续遭遇更可怜的苦命女孩儿。

    破碎的血珠落在赤着的脚上。雪白中透着点点嫣红。

    一个人形怪物被3名克隆人的卷须缠住,用力拍击地面。不远处另一个人形怪的头被新出现的精英克隆人融化掉一半。晃晃悠悠几下,嘭的一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能够催等离子球的精英克隆人进入围攻2个女孩儿的序列,唐方在“吉普赛尔”科研基地见过的双臂变异克隆人也在赶去途中。

    通往设备池的廊道已经被人形怪物与克隆人的尸骸堆满,鲜血把周围染红,火焰炙烤下,一些悬挂在横梁与设备边沿的碎肉被熏黑,烧糊。

    油滴摔在血泊中,碎成点点污浊。冲花那些红。

    听不到脂肪被炼化的呲呲声,也听不到电火花的劈啪作响。更听不到玲珑剧烈的喘息。

    其实不用听到,他也知道现场局势如何险恶,2个女孩儿战的多苦。

    或许在下一秒,她便会坚持不住晕倒在地,连同璎珞一起落入克隆人军团手里。

    他第一时间断开与灵能火焰的连线,神念微动。

    大厅门口金光流转,一名又一名狂热者显露身影,由指挥中心冲出,按照艾玛的指引往玲珑与璎珞所在实验区行进。

    不只是狂热者,还有蟑螂、刺蛇,少量小狗,像一道过境虫潮,席卷整座浮城。

    …………

    大厅的灯光变得黯淡,火焰也渐次衰弱,充盈的光影不再斑驳,落到两个女孩儿身上轻轻摇曳,涂花她们的脸。

    玲珑使劲呼吸,使劲振作,最大努力保持清醒,指挥那些生化调制人抵抗克隆人军团潮水一样的攻击。

    她不能后退,只能硬抗,为罗伊赢得时间,为白浩赢得时间。

    她相信,唐大哥一定会找到她们,一定会……

    璎珞紧闭双眼,轻细的眉微微挑动,时而露出痛苦表情,仿佛在做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

    玲珑望着妹妹的侧脸,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记得小时候父母加班,姐妹二人会一直等到深夜,每次璎珞坚持不住,便会倒在她怀里睡过去。

    那时候她睡得很安详,不像眼前这般,有种痛苦的味道。

    玲珑觉得很对不起她,从小到大总爱说“姐姐会保护璎珞,不让任何人欺负你”。事实是她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只是一直这样说。真正面对困难的时候,却是那么无力。

    手臂的伤口还在流血,一起带走的还有力气与意识。

    她有些看不清前方景象,只能听到电缆断处迸射火花的爆裂声,以及廊道口不时传来的嘶吼。

    血液的腥气在空中弥漫,有烤肉的焦糊味飘过。

    朦胧中看见人形怪物相继倒下,廊道已经被克隆人占领,把战区推进至设备池。

    一道骨刺贴着耳根刮过,锐利的风在她脸上切出一线血痕,然后被额头滑落的汗滴掩埋。

    她想往后退几步,最好能找个掩体躲避一下,起码能再拖延片刻。

    但是两条腿就像灌满铅那样沉重,甚至不能挪动一下。

    其实她很清楚,不是不能动,而是不敢动。一旦离开站立位置。她会摔倒,连同璎珞一起瘫倒在地。再也无力起来。

    她太累了……对生化调制人的控制耗去太多精神力,如今还能站立,仅仅是不屈的意志与心头希望在支撑着她的身体。

    无论如何,她不能离开设备池。她要守住脚下这片空间,守住属于她的阵地。

    如果是周艾,也一定不肯后退半步。

    生化调制人死光了,还有她们姐妹二人。就算结局注定是死亡,也一定要站到最后。

    为罗伊,为白浩,也是为她们自己。

    第二枚骨刺打在她的右肩,飞溅的血花落满右脸,将沾满血迹的白色长褂染的更红。

    她把嗓子眼的闷哼用力吞下,牙齿在嘴唇咬出一排血印。

    最后一名生化调制人被骨矛刺穿胸膛,钉在一面破碎的大屏幕上,数股强酸浇满全身。终于吞噬掉他顽强的生命。

    挡在克隆人前面的,只剩设备池中央空地上2个女孩儿。

    玲珑望着廊道口涌动的模糊身影,急促的呼吸变得均匀了些。

    领头的克隆人脸上露出残酷冷笑。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血液在他脚下流淌,时而被皮靴踏破。溅起无数血花,时而撞在什么东西上,蜿蜒出一条血色弯道。

    他踏血而至,唇边带着笑。

    后面跟着下属克隆人,远远望去有点乱。

    不是他们不懂规矩,而是没有办法,因为有人……不,有虫抄了他们的后路。

    纷乱的人影中,一只小狗高高跃起。将最后面的克隆人扑倒在地,粗大的附肢由上而下扎透猎物胸膛。

    然后是第二只小狗。第三只小狗……

    有的克隆人开始变异,但是还没等完成,一道又一道青色光影闪过,廊道口眨眼间多出数名狂热者,用他们手中裹着光焰的剑斩断克隆人的手脚与身体。

    尸爆将小狗炸上天,出尖利的哀嚎。如果是人类,面对飞溅的酸性体液只有死亡的下场,好在它们是虫族单位,本身对酸性物质有极高抗性,尤其是体表鳞甲,可以有效抵御酸蚀伤害。

    它们翻身立起,抖落身上的血迹与肉块,再次扑向下一个目标。

    狂热者更是在侧翼掀起一片腥风血雨,在肉块雨中冲锋,在酸液下刺击,斩断那些恶心的触手,劈开猎物的身体,于红色海洋中冲出,继续收割。

    廊道口很狭窄,适宜远程狙击,最怕近身肉搏战。

    克隆人的能力以诡异见长,接身白刃战哪里是狂狗与狂热者的对手,由廊道到廊道口这片空间里,小狗与狂热者的组合宛如联合收割机,将前面的小麦整株吞下,脱去壳,变成粒吐出。

    随着幽魂特工的加入,战斗很快结束,散碎的肉块在地面铺成一张令人作呕的血色长毯。

    这里不是血池,也不是地狱,而是真正的绞肉机。

    玲珑撩起重似千斤的眼皮,模糊看见一个身影在交错的光痕中走来。

    很熟悉,很亲切。

    心头的紧张情绪霎时间烟消云散,唇角漾出一缕笑,如晨光般灿烂。

    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微笑,却仿佛抽走她全身的力气,噗通一声倒了下去,带着璎珞,还有那抹轻松的笑。

    唐方将幽能刃送入一名精英克隆人左胸,踩着地上的碎肉块前行。

    粘稠的血浆与坚硬的骨渣在他脚底爆碎,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幽能刃的光芒徐徐收敛,最终归于一点,消失在他右腕。

    2名护士mm已经先他一步出现在玲珑与璎珞身边,进行快诊断。

    艾玛让他放心,两姐妹这种状态只是严重透支精神力的后遗症,经过哺液针剂治疗,然后找张舒服的床睡一觉,无论是**的创伤,还是精神上的损害都会痊愈。

    唐方这才放下心来,命令2名护士mm治疗完毕后,把她们送去“虚空撕裂者号”上方悬浮的神族运输船休息,然后抬起头打量周围。

    2楼的方格型实验室已经损坏大半,有些破碎的培养皿里还残留着浅绿色的溶液,在一闪一闪的电光与应急灯照耀下泛着让人不舒服的光泽。

    围廊玻璃墙上涂满血迹,尤其是手印型的血痕,在旋转的警报灯照耀下格外阴森。对面凸起的小房间像被震爆波摧毁的板房。3面玻璃外墙全毁,只留下一个孤悬半空的外框。还有一张插满玻璃碎片的沙。

    3楼的大型实验室情况稍好,玻璃墙无碍,倒是里面的环形实验仪器损毁严重,同下面的电子设备一般,冒着刺眼的电火花。

    看得出,这里的战斗远比“虚空撕裂者号”控制中心的战斗更激烈。

    他望着那些培养皿,脸上露出思索表情。猜想白浩、罗伊等人是不是也曾被关在那里面,后来抓住机会逃离……只是,罗伊与白岳现在哪里?

    玲珑回答出他心中的疑问。

    昏睡中的她忽然睁开眼睛,指指设备池中央的开阔地带,用无比虚弱的声音说道:“罗伊……在下面。”说完便再次沉睡过去。

    唐方微微一愣,然后走到设备池中央,在玲珑指定处蹲下,清理开浓厚的血迹,手在地面摩挲一阵。用力往下一按。

    亮红色的光芒在地面漫开,一道道青蓝色龟裂纹向外辐射,那些粘稠的血浆被分开。慢慢滑入龟裂纹缝隙,散出不刺眼的红。

    最中间的两道环形模块一道顺时针旋转。一道逆时针旋转,最后辐射纹连成一线,出轻微嗡鸣,圆心区域向内塌陷,然后收缩至一侧,露出一个向下的阶梯。

    有银色光芒自阶梯口漏出,源于每一级阶梯下面的透明光纹。

    借着那些光线向下张望,在距离入口2米的地方,另有一道残缺的安全门。从靠近阶梯部分的烧蚀口可以看到下面的磁悬浮电梯。

    如果他猜的没错,安全门应该毁于罗伊之手。

    难怪玲珑与璎珞誓死守护于此。不肯离开半步,原来设备池下面便是“虚空撕裂者号”的控制中枢,想必罗伊正与上帝武装的高管周旋,不能受到打扰。

    想必困扰自己多时的那个问题,也能够在下面找到答案。

    撇去外环设施不提,“虚空撕裂者号”内核区是一艘地地道道的伊普西龙飞船,然而不知什么原因,灵能火焰的操作权限被严重削弱,无法控制飞行器进行航行、战斗等行为,就好像一个被夺走权力的傀儡统帅。

    他不知道特尔罗是怎么办到的,毫无疑问,上帝武装拥有跳过灵能火焰,直接影响伊普西龙飞船各子系统的能力。

    回望一眼消失在廊道的玲珑、璎珞姐妹,他迈步走下阶梯。

    青蒙蒙的光在足下亮起,驱散四周的黑暗,从阶梯对面望去好像一道魔幻长廊。

    扑面而至的风吹走实验大厅浓重的血腥味,略微缓和胸口的恶心感,连带心情也好了几分。

    毕竟救出了白浩,救出了玲珑与璎珞,如今只剩罗伊与白岳。

    他不知道白岳已经被黑骑士刺穿胸膛,没人告诉他。不管是白浩,还是玲珑都没有机会说。他乐观地认为会在下面找到罗伊与白岳,乐观地认为自己能救出白浩3人,自然也能救出他们俩。

    阶梯的尽头是一道磁悬浮电梯,井道由透明材料铸成,不时闪现青色光华,像流水一样投入井下。

    迈步走上升降平台,在控制台输入下降指令,平台启动,度由快而慢,向下行进。

    那些光华在井壁流成瀑布,微微失重的感觉令大脑有种充血的感觉。

    平台最终停在距离入口12米的地方,厢门打开,唐方举枪走出。

    一条由两排光轨构成的长道通向数十米外的银色安全门,两侧空白区域伫立着许多2米多高的巨大培养皿阵列,密密麻麻铺满整个房间,其中大部分都是空的,只小部分装满浅绿色营养液,在灯光照耀下反射出绿幽幽的光辉,为空旷而单调的环境添上一抹亮色,与银白色的安全门,还有漆黑似墨的墙壁,形成非常鲜明的色差。

    这不美丽,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味道。

    他继续前行,脚步落在光轨中间的黑色石板上,出沉闷的踏击声,嘭嘭嘭……像心脏起搏,像擂响皮鼓,像有一只手敲打桌面。

    回音在空旷的大厅缭绕,衬着培养皿顶部与足部的银白色光环,让人不由自主感到紧张,只想尽快离开这条压抑而诡异的漫漫长道。

    其实它不长,更配不上“漫漫”这样的形容词,“漫漫”的不是道路,是人心。

    唐方一路疾行,不到百米的距离感觉就像天堂与地狱的距离,因为有声音从虚掩的门里传出来,很大声,连他的脚步声都压了下去。

    有人在笑,歇斯底里的大笑,声音在空旷的大厅回荡,震得安全门附近那些培养皿嗡嗡作响,似有什么人在里面哭泣,更觉毛骨悚然。

    那不是罗伊的笑,罗伊的笑很实在,憨憨的,傻傻的,还有点闷哑,好像一头迷ni版灰熊。

    也不是白岳的笑,莫里斯神棍微笑时候多,大笑时候少。他必须维持自己有内涵,有深度的特质,那样才能骗更多的人加入他的nc神教……尽管教主大人到现在都没有成功展一名信徒,还被伊兹夏给甩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