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六十章 谢谢你说服了我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拜伦问道:“怎么样,找到想要的东西没有?”

    他的脸忽然变得一片狠戾,有种狰狞的味道,从牙缝挤出5个字:“最高安理会!”

    “最高安理会?”

    拜伦的脸同样变得非常难看,如果白浩等人落到最高安理会手中。…≦,那事情就麻烦了,且不提吞噬体聚合物与混合战舰的难缠程度,唐方可是在“阿拉黛尔”把布尔韦尔那样的理事干掉,对方指定不会善罢甘休,眼下抓到白浩、罗伊等人,又怎么可能善待他们?

    “他们现在哪里?”

    他顿了一顿,用更加生硬的语气说道:“不知道。”

    按照神经寄生虫由康巴特脑海中获取的信息,特里帕蒂不仅与“爱丽丝”有勾联,还同最高安理会这样的恐怖组织是合作关系。

    格尔特罗遇害后,最高安理会方面的人曾经利用专属信息通道与他取得联络,并告知凶手的行踪。

    得知这一消息后,保险起见,他立刻电令附近驻军出动兵力予以拦截,可惜事情进展并不顺利,最开始的火狐攻击无人机坠毁,然后是由2架秃鹰直升机、2架火狐攻击无人机、5辆天牛装甲车组成的特遣队,依然没能捕获目标,反而被从天而降的巨大机甲消灭。

    就在军方派出阵容更为强大的第三波抓捕队伍后,最高安理会的人突然插手此事。

    具体的战斗经过他不清楚,只知道那辆黑色运输船有惊无险地离开“莱尔西”,最终消失在高空轨道。

    后来经安全部门调查,得知那些人极有可能是唐舰长手下,他还专门去诈最高安理会的人,好清楚他们有没有做过什么出格举动。以免引来唐舰长的报复。

    对方的回答是没有,这才打消心头顾虑。

    然而当“晨星号”与生体战舰集群兵临城下,他才知道自己被最高安理会的人耍了,再尝试联络时,信道已经被对方抛弃。

    聪明的总督大人恍然大悟,原来最高安理会的人不仅耍了他。还摆了特里帕蒂一道,他们这么做表面看属于陷害合作伙伴,对己身没有半点好处,可若是从大局出发,势必引起连锁反应,影响联合议事会的结果,及社会舆论走向,从而挑起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与“晨星铸造”的仇恨,并加剧国内日益紧张的政治局势。诱发由局部到全国,再到整个希伦贝尔大区的混乱。

    普通人一定不喜欢混乱,但是像最高安理会这样的组织,却是甘之若饴。

    把水搅浑才好摸鱼!

    历史证明,乱世下出英雄很少,出枭雄很多。

    偏偏这种苦衷又不能对唐方严明,因为最高安理会乃是整个希伦贝尔大区的公敌,若是被人知道尊贵的特里帕蒂公爵跟他们是合作伙伴。那事情就麻烦了。

    且不提国内与国际方面的压力,“龙语者”也不会轻易饶过特里帕蒂。

    因此。如果把这种事告诉唐舰长,便等于亲手奉上把柄,从此任人拿捏。

    特里帕蒂既然敢跟最高安理会合作,自然说明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表面上的风流、好色、荒淫无度不过是拿来掩人耳目的外衣。

    这样的他,会甘心对一个孙子辈儿的年轻人俯首称臣,并把头颅交给对方保管?可能么……比起这样。还不如选择闭嘴认栽。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性命无碍,总有翻身的一天。

    何况除“乔治亚”外,他还掌握着弗洛伦恒星系统、查克纳恒星系统,只是失去乔治亚驻防海军舰队与玛尔舰队。既伤不了筋,也动不了骨。

    唐舰长总不能把“克莱西”从这个宇宙抹去……

    最高安理会确确实实是摆了他一道,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也是一个机会------让骑墙派倒向赞歌威尔统帅的新派势力的机会。

    尽管有些不情愿,但事已至此,顺应潮流,想办法把损失减到最小才是首要目标。

    站在特里帕蒂的角度,不能和盘托出事情真相,告诉唐方最高安理会的存在。

    站在唐方角度,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纷乱复杂的政治形势下,他要么无视手下死活,选择撤退,以保全平衡局面。

    要么选择硬碰硬,寄希望于能从总督大人嘴里得出有用情报。当然,他不知道会不会成功,获得有效线索。退一步来讲,就算获得足够多的线索,也不能保证白浩、罗伊等人还活在人世。另一个关键之处……他一旦做出这样的选择,便会引燃埋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这座宏伟建筑地下的政治炸弹,把所有人炸飞。

    最高安理会的人在实施计划前一定做过深思熟虑,结合唐舰长的性格,知道他最有可能做出硬碰硬的选择。

    所以,这本身是一个阳谋,一个非常非常高明的阳谋。

    康巴特自叹弗如,感到无奈的同时,更佩服想出这个计策的人。

    他既然号称公爵大人的贴心小马甲,自然是一个善于审时度势,揣摩上级心理的人。

    想透这里面的复杂关隘,他只能硬起头皮,甘当最高安理会手中一枚棋子,来保护特里帕蒂,保护他身后的家族。

    他只能这么做,没得选择。

    当然,能看到唐方吃瘪,跟他一样沦为最高安理会的玩物,倒也是一件让人心旷神怡的事情。日后在地狱见到唐舰长,也可以嚣张地说一声:“你也有今天?”

    以上便是康巴特在得知自己被最高安理会的人耍了后的心理活动。

    对于这些内容,唐方感兴趣不假,但是最关心的还是白浩、罗伊等人的生死,以及最高安理会的情况。

    然而答案让人绝望。

    最高安理会的人偶尔会通过专用信道与他取得联络,索要科研素材,对于他们的科研基地在哪里。不仅他不知道,连特里帕蒂本人都不知道。

    这看起来很没有合作诚意,然而公爵大人并不在意,因为他曾亲眼见过吞噬体,强大的“海孔雀号”也是对方赠予的礼物。

    作为一个地下恐怖组织,隐藏自己的巢穴是很正常的举措。所以特里帕蒂并未放在心上。

    而根据康巴特的猜测,他们应该处于“乔治亚”外围深空。

    在以光年计的星海世界,没有确切坐标,想找到一座移动科研站,不亚于大海捞针。

    拜伦从来没有见过唐方露出这样的表情,总感觉有些恐惧。

    自打在“迪拉尔”重逢,他一直表现的很稳重,很成熟,虽然面对那些欺压良善的恶人也会表露出戾气。却不会像现在这样,仿佛……仿佛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游离在暴走边沿。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这样,拜伦当然不会感到恐惧。他不是普通人,他是“晨星铸造”的唐舰长。只有最亲近他的人,才清楚那个谈不上魁梧的身体里蕴藏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感染虫的寄生蛰针离开康巴特后颈,慢慢缩回体内,血红色的眼珠渐渐变暗。身体慢慢缩回虚无,就像回归异次元的暗夜恶魔。只留下淡淡的腐臭气息,混在充满大厅的血腥味里,叫人作呕。

    地板上的血已经凝固,灯光照在上面更显暗沉,远方的尸体开始变冷,半瘫痪的排气系统偶尔吹进一丝风。不清新,有些冷。

    康巴特由失神中醒来,从地面爬起,笔挺的西装沾上许多血渍,远远看去让人烦躁。

    他没有纠结涂满半身的污浊。脸色变幻一阵,望着对面那张同样冷厉的脸,大声吼道:“你做对我做了什么?该死的……你这杂碎,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他不知道年轻人做过什么,只是知道对方一定做了什么,因为心头有一种情绪萦绕不去,就像……被剥光衣服扔在大庭广众之下,没有任何**可言。

    这让他愤怒,恐惧,还有羞耻……

    唐方没有说话,很沉默。

    不是没有听见总督大人的咆哮,也不是故作姿态,不想搭理,他只是在想着白浩、罗伊等人的事,感到茫然,还有一种无力感与挫败感。

    他在“阿拉黛尔”杀掉布尔韦尔,击毁混合战舰,哪里想到不足2周时间,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摧毁苏丹伦军港,消灭乔治亚海军发泄掉的怒气在见到康巴特后,又一次回到体内,充斥心田。

    康巴特望着那张难看到极点的脸,表情渐渐有了新的变化,宛如一个犯病的分裂症患者,突然噤声,又突然放声大笑。

    笑声很大,回音在大厅与电梯井发酵。

    “你知道了……你一定知道了吧!”

    “怎么样?很失望是不是……不,我应该问你很绝望是不是。”

    “你不是很聪明么,很有能力么,那又怎样……你无力改变任何事,国家、社会、变革……你甚至连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

    “你……真可怜!”

    他用嘶哑的声音继续说道:“可怜的家伙,你可以杀掉多米诺,杀掉切尔诺,也可以杀掉我,但是你身边的亲人会为我们陪葬。”

    “在不久的将来,你也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下地狱。”

    “这便是你妄图改变世界的下场……从来没有救世主。”

    唐方止住思绪,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从没想过要改变什么,也从不乐意当什么救世主,那很可笑……”

    “你不该插手‘阿拉黛尔’的事情。”康巴特说道:“王国不需要星盟人虚伪、做作的价值观……你这是侵略行为,所以,这是你应得的下场。”

    “华夏人不是讲究报应么?这便是你的报应!”

    “你愤怒又如何?你怨恨又如何?你自以为站在正义、道德的一方又如何?你能和整个希伦贝尔大区的贵族为敌吗?你能同最高安理会比肩么?”

    “你只是一个跳梁小丑……一只悲哀的,可怜的,可笑的,下贱又讨厌的爬虫。”

    唐方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他的话。

    不是被问的哑口无言,也不是陷入思考,而是被艾玛临时送来的一则信息打断。

    乔治死了。

    吕夏兰疯了……后来也死了。

    克蕾雅对他讲过那个悲伤而压抑的故事。

    那一晚他梦到两个自己,一个唐方,一个唐岩。

    唐岩对他说了一句话,很简短的两个字,“谢谢。”

    他知道他在谢什么。

    “为什么?”他问。

    康巴特挑眉反问:“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杀乔治?为什么要杀吕夏兰?”

    “那是谁?”

    尊贵的总督大人甚至不知道这两个名字来自哪里,自然不知道他们对唐方,准确地说,是对玲珑、璎珞两人意味着什么。

    他只是觉得有点耳熟,就像走在马路上,听到有遛狗的少年呼唤自家宠物。

    这两个名字的主人显然是人类,但是对他而言,却与狗没什么分别……嗯,公爵大人家中豢养的“吉吉”除外。

    那是一只有着完美斑点的斑点狗,公爵大人最宠爱的孙子很喜欢它,会每隔12小时让仆人为它洗一次澡,每天刷两遍牙,每周三次全身spa。

    “被你杀死的人。”

    “哦。”康巴特笑了笑:“被我杀死的人有很多,间接身亡的人更多,如果要一个个记住他们的名字,这么艰巨的任务,恐怕耗费一生光阴也无法完成。”

    “何不拿去做点更有意义的事?”

    唐方问道:“在你眼里,什么才是更有意义的事?”

    “当然是享受人生。”

    “那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死在你手上的人有没有好好享受人生?”

    “对不起,我没有想过……因为没有必要。还有,人生这个词很高雅,请不要随随便便用在不配拥有它的东西身上。”

    康巴特说道:“拥有财富的人谈生活令人向往,拥有才华的人谈理想让人欣赏……如果一个流浪汉谈艺术,一个农民谈科学,那只会令人作呕。”

    “你……该死!”

    “可笑,如果这便是该死的标准,这个世界该死的人有好多。”康巴特一脸嘲讽望着他:“你杀的过来吗?”

    “你今天做下这样的事情,在不久的将来,那些你口中该死的人会毫不留情地将你跟你的‘晨星铸造’送入地狱。”

    “而那些你口中不该死的人,只会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像圈养的家畜那样低声哀嚎,又或者在贵族面前摇尾乞怜,讨一口饭吃,甚至于接受精心编造的谎言,把你当成罪恶的化身咒骂、唾弃。”

    唐方越过他望前面走去,一面说道:“谢谢你说服了我。”(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