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四十六章 路遇险情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如果说“晨星号”上谁的戾气最大,不是伊兹夏,也不是豪森,更不是丘吉尔那班人,是白浩。↖,

    就像当初在兰纳军事学院屠杀那些贵族子弟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对贵族阶级手软,孪生哥哥的死让他恨透这些罪恶而丑陋的吸血鬼。

    他有着自己的逻辑,或者说价值观。

    这个世界很公平,那些在贵族之家长大的人,从小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而这种生活是建立在对平民的剥削之上,他们霸占最好的医疗、教育资源,拥有特别的权力与上升空间,他们的一生,浸润着平民的血汗。

    这不是罪恶吗?这本身就是罪恶!

    所以,他们都该死,凡是贵族都应该去死。

    唐方劝过他,不要被仇恨蒙蔽双眼,生活在这个世上很无奈,人不可能决定自己的一切,贵族里面也有好人,比如安妮,比如周艾,比如安妮的父亲邓巴?泰勒。

    很多时候,一个人在面对扭曲的社会大势时,更多的是身不由己。

    就像他无法杀光天底下所有贵族,退一步来讲,就算真把他们杀光,下一刻便会有新的贵族诞生。

    如果说社会是海,个人便是一根独木,更多的人选择随波逐流,也只能选择随波逐流。

    白浩把这些话听进耳里,记在心上,他试着去压抑对贵族阶级的恨,试着学习罗伊,用力呼吸空气,仔细发现世间的美好。

    直到今天,看到玲珑把自己团成一个球,蜷缩在沙发上,那么孤独。那么可怜,那么悲伤的时候,他再也压抑不住心头的仇恨与怒火。

    他第一次没有控制力道,狠狠一拳打在罗伊脸上,用近乎咆哮的声音说出那些心里话,然后摔门离去。

    他央求ghost帮他一个忙。去调查一件事。

    他了解玲珑,他更相信玲珑的父亲不会无的放矢,格尔特罗一定有他该死的理由。

    然后,ghost带回一个讯息,一个意料之中,情理之中的消息。

    他回到房间,想看看玲珑好没好些,没想到她哭着吻了他……

    有喜悦,有兴奋。但更多的是悲伤与愤怒。

    他为玲珑悲伤,为关嘉平愤怒。作为对玲珑感情的回应,他要格尔特罗死!

    在那之后,他同白岳回到特别行动运输船停泊的地方,找到老兵,希望他助他们一臂之力。

    阿罗斯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他一向理智,知道这么做会有一定风险,但是这样的仇恨必须要用血来洗刷。如果强行阻止白浩,那将成为他的心病。成为他的梦靥。

    老兵喜欢“晨星号”上这些年轻人,他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孩子对待。

    自己的孩子遭受不公,甚至不幸的时候,他不习惯找别人做主,更习惯用自己手中的枪,讨回他们应得的公平与待遇。

    他喜欢孩子。遗憾的是他没有自己的孩子。于是他把罗伊、白浩、玲珑、璎珞、乔伊、尤菲……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

    于是在夜色掩映下,特别行动运输船抵达戈薇市郊安德烈山,等候ghost瘫痪掉别墅的安保设备,裁决之剑由天空降落。

    当白浩用c-14穿刺手顶在格尔特罗额头的时候,子爵大人非常迷茫。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过什么错事,为什么会惹来杀身之祸。

    他压根儿就没往“爱丽丝”身上想,因为那些被掳走的女孩儿与幼童很弱势,对他够不上任何威胁,其实用他们只是区区一件商品来形容更符合格尔特罗的心理。

    白浩没有给他一个痛快,而是借用阿罗斯手里的圣骑士m5,一枪一枪打断他的手脚,最后才打穿心脏。

    离开安德烈山之前,白岳放了一把火。

    按他的说法,跟璎珞、玲珑回家原本是想来此散散心,排解一下郁闷情绪,哪里知道碰到这样悲伤的事情,让他越发难受。

    要排解这种郁闷,杀人还不够,总要把心里的火宣泄出来。

    就像他与白浩在酒店走廊上的对话,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杀人+放火,很完美的搭配,这是一种艺术,也是一种哲学。

    …………

    1个小时后,通过ghost与阿罗斯取得联络,几人乘坐一辆二手磁悬浮车往集合地驶去。

    在离开前克蕾雅很委婉地询问姐妹二人要不要回去见一见母亲,正式告辞后再走。

    玲珑摇摇头,拒绝了这个建议,就像乔治说的那样,既然她们的母亲已经重新找回生活的勇气,这时再去打扰她,会再次撕裂她刚刚拼凑起来的心。

    这很残忍,作为女儿,哪怕心中有一些怨,也有一些恨,但更多的还是对母亲的爱。

    让她平静的生活下去,在乔治陪伴下度过剩下的时光,也是一种幸福。

    在父亲的保佑下,她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母亲又何尝不是?

    克蕾雅露出灿烂的微笑,离开艾文纳姆前去了一趟银行,用玲珑与璎珞的名义往吕夏兰的个人账户汇入200万图兰克斯币,那足够他们搬去一个新的城市,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磁悬浮车平稳地在路上行驶,阳光下如同一道飞虹。

    玲珑与璎珞坐在第二排,忧伤的表情像天边的流云一样,在风吹拂下慢慢淡出视野。

    母亲有了新的生活,她们也拜祭过亡父,虽然依旧悲伤满怀,却也算了了一桩心事。从今往后,“晨星号”便是她们的家,唐大哥、克蕾雅、罗伊、白浩、阿罗斯……这些人就是她们的亲人,她们的依靠。

    罗伊脸望窗外,手却小心翼翼从下面伸过去,抓住璎珞的手。

    她嘴角浮现一抹轻笑,忽然觉得窗外的阳光很明媚,微微刺眼。

    这时。副驾驶突然传出白岳的示警:“不好,有人追上来了。”

    璎珞才发现明媚来自阳光,刺眼不是。

    磁悬浮车的后视仪上,一抹银色光华由后方飞掠而至,快速接近磁悬浮车。

    那是一架军用“火狐”攻击无人机,一般情况下用以遥控打击星球内部的恐怖势力及偶尔爆发的平民暴动。

    就像古代握有屠刀的侩子手。“火狐”专为杀人而存。

    白浩的脸很不好看,他们明明已经第一时间离开拉文纳姆,没想到还是暴露了行藏。

    事实证明贵族老爷们豢养的走狗并不都是酒囊饭袋。老兵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克蕾雅从白岳那里听说过这件事,并没有责备他们鲁莽,因为如果换成唐方,可能会玩的更大。她还记得当初核弹把昆汀岛抹平的景象。

    唐方不会轻易发狠,但如果真把他逼急,绝对什么事情都干得出。

    不得不说,这一点白浩跟他很像。

    她同样想不通“莱尔西”军方为什么反应这么快。像阿罗斯这种行事冷静,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应该不至于留下明显线索,就算真的不小心留下足以暴露几人的东西,以军方那些人的本事,也绝不可能短时间内找上门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

    便在这时,“火狐”对磁悬浮车开始攻击,机身下方携带的12.7mm机枪扫射出一排排光雨。打在地面溅起涌泉一样的扬尘。

    克蕾雅操纵磁悬浮车急转弯,避过射向磁能单元的子弹。在公路呈s型轨迹前进。

    “火狐”并非只搭配有12.7mm机枪,还有空对地导弹,但它并未使用更为强力的导弹,而是选择机枪,目标还是磁悬浮的磁能单元,目的显而易见。军方想活捉他们。

    她百忙之中瞄了一眼后视仪,说道:“赶快联络阿罗斯。”

    第三排的空位流光闪过,ghost显出身形,答应一声,立即使用通讯设备与特别行动运输船取得联络。将众人所面临险情告知驾驶员。

    做完这些,忽然一脚踢开车门,身体往外微偏,提起c-20a,依靠门框的支持,瞄准磁悬浮车后方“火狐”无人机,用力扣动扳机。

    火光闪现,emp榴弹飞射而出,准确命中“火狐”左翼。强大的电磁脉冲风暴瞬间辐射开来,无人机导航系统、武器系统、传感系统……所有敏感电子元件在耦合效应下烧毁,它像一个失去飞翔能力的大鸟,由半空俯冲而下,撞在地面腾起一道火光,激发爆炸引燃空对地导弹,机身炸成数段,向着四面八方滚落。

    克蕾雅双手紧握方向盘,全神贯注操控磁悬浮车躲避后面激射而出的金属碎片,忽然,一辆大型货车由马路对面急速驶来,被笔直冲来的磁悬浮车吓了一跳,猛打方向盘,偏向马路左侧。

    恰好一块无人机残片翻滚而至,如同一道巨大风火轮,斜斜撞向车头。

    货车司机吓坏了,再次猛打方向盘,长长的车厢在惯性作用下向前推进,带动车头一路漂移。

    平衡制动系统启动,货厢底盘伸出液压减速系统,用来缓解惯性冲击,以稳定车身。

    货车司机的下意识举动救了他的命,无人机残骸所化风火轮让过车头,嘭的一声撞在货厢,巨大的冲撞力撕裂车厢外壳,露出里面成排放置的面粉袋。

    霎时间粉尘飞扬,火焰腾空,硝烟随风鼓荡,高温炙烤的周围空气微微变形,无数破碎的面粉袋撒在路面,周围点缀着无人机爆炸溅射出的高温残片,有的还燃着星星点点光火。

    几个呼吸后,货车前门打开,司机由驾驶座溜下,在马路旁的草地踉跄行走几步,一屁股坐在路面,望望远方只剩一个小黑点的磁悬浮车,再往往对面火光猎猎的无人机残骸,本就苍白的脸上冷汗如雨。

    他们……居然把一架军用无人机干掉了?

    他觉得自己简直倒霉透顶,为什么偏偏碰上这样的事情,遭受无妄之灾。

    不过还好,这次装的是面粉,财产损失有一些,但不算太大。如果像上次一样是些油料,会产生怎样的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就在他准备利用移动视讯仪呼叫公路警察的时候,猛听得远处传来一阵嗡嗡声,好像是涡轮搅动空气的音响。

    他循声望去,只见无人机爆炸方向的地平线上正有2架秃鹰直升机急速飞来,隔着因火焰炙烤微微变形的空气望去。时而扭曲,时而跳动,看不真切。

    嗡,嗡……

    涡轮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很快消失在地平线那头。

    司机望着公路上零星分布的火光,还有缓速接近的几辆私家车,最先想到的不是怎么处置货车上的商品,而是到底发生什么事?那辆磁悬浮车上到底坐着什么人。值得军方这样。

    克蕾雅驾驶的磁悬浮车即便最大马力行驶,也不可能甩脱涡轮直升机,更不要说她为掩人耳目故意买了一辆二手车,实际速度能到最大速度的80%便已经称得上神人眷顾。

    当她在后视仪看到那两架低空飞行的涡轮直升机时,脸上的愁容又加重几分。暗道“莱尔西”军方可真看得起他们,派出“火狐”攻击无人机不算完,居然还有后续增援部队。

    这一次他们不再留手,秃鹰直升机上方火箭发射器尾后光华连闪。一枚又一枚火箭激射而出,目标直指磁悬浮车。

    姑娘头上溢出一缕汗水。最大限度集中精力,躲避身后急速接近的飞弹群。

    轰!轰!轰!

    一枚又一枚火箭弹落在地上,爆起刺眼的火浪与快速扩散的硝烟。

    它们有的落在车身后方,有的落在车身侧面,爆炸扬起的碎渣敲打着车身,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冲击波令车身短暂失控,她只能咬牙强撑,利用当初在查尔斯联邦学到的驾驶技术躲避火箭弹的追击。

    这很难,真的很难。

    电影里有很多类似画面,看起来很火爆。很潇洒,但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会发现那或许火爆,却一点都不潇洒,因为稍有不慎便是车毁人亡的结局。

    克蕾雅脸上的冷汗越来越盛。

    璎珞与玲珑死死抓住车厢扶手,罗伊的脸色微微发白,紧咬牙关,努力抵抗心里的恐惧。

    白浩由座椅下方抽出c-14穿刺手,由车窗向后扫射,只可惜武器射程有限,难以对直升机造成任何威胁。

    就连ghost手上的c-20a,一样鞭长莫及。那2架秃鹰直升机吸取了“火狐”攻击无人机的教训,故意躲在枪械射程之外,利用火箭弹对磁悬浮车实施精确打击。

    ghost只能放弃击落秃鹰直升机的打算,切换烟雾弹,往后方射出一团又一团快速扩散的雾气,以干扰对手锁定磁悬浮车。

    这样的一幕把公路上的行人吓个半死,同向行驶的磁悬浮车依靠后视仪看到背后发生的事情,将油门一加到底,飞一般往下个路口行驶。

    飞弹不长眼,万一落到哪辆小型客车后面,搞不好小命都会丢掉。

    一些逆向行驶的客车看到对面发生的事情,要么临时掉头,要么直接一头撞开道路两侧护栏,扎进绿化带里以躲避秃鹰直升机的攻击。

    火箭弹爆炸与车辆引擎的轰鸣响彻天空,偶尔可以听到人们的惊声尖叫,以及车辆撞击护栏发出的巨响。

    克蕾雅感觉后心已经被冷汗打湿,头也不回地问道:“阿罗斯还没来吗?”

    就在ghost准备答话的时候,一枚火箭弹刺破烟雾,落在距离磁悬浮车不足3米的地方,炸成一团火焰。

    红色的光照亮车窗,也照亮璎珞苍白的脸。

    弹片破坏磁能矩阵,快速扩散的冲击波将车身掀翻,抛向道路边沿绿地。

    驾驶系统失灵的警报灯照亮克蕾雅冷汗淋漓的脸,身体在惯性作用下撞在车框,然后又荡回去,若不是安全带保护,恐怕已经撞在方向盘。

    车辆开始翻转,璎珞脸色煞白。

    玲珑抿着嘴,用力抓住扶手,最大可能稳定身体。

    第三排的ghsot与白浩情况最糟糕,好在ghost的身体素质极强,又有恶劣环境防护服加成,在白浩即将被甩出去的一瞬间抓住他的后衣领,提回车里。

    磁悬浮车的车速很快,如果放任它撞在护栏,会对车里众人造成巨大伤害。

    千钧一发之际,罗伊猛地一拳砸碎车窗,右臂化作无数坚韧触手贴附在车厢外壳,形成一道厚厚的缓冲层,紧紧包裹住小半个车身。

    这一幕说来慢,其实很快,在璎珞的意识里只是身体晃了晃,然后传来一声闷响,身体向着左侧撞去。

    与此同时,车厢内置的全方位气囊瞬间弹出,以保护车内乘客。

    道路左侧的护栏被撞开一个大口子,磁悬浮车在又在绿地滑行一阵,才慢慢停下。

    罗伊右臂变化的生物缓冲结构像潮水一样消退,缩入车厢膨胀气囊缝隙。

    几个呼吸后,伴着一阵咳嗽声,副驾驶的门打开,白岳从里面爬出来,然后拉开主驾驶的门,把陷入昏迷的克蕾雅抱出去,使劲拍拍她的脸,用力呼唤姑娘名字。(未完待续。。)

    ps:  昨天忍不住吐槽了几句,谢谢大家的理解。

    说实话,这种大地图冒险模式比玄幻的副本难写很多,并不是说一段剧情结束,换地图后就与前面没了关联,因为各种明面势力与暗势力交织,世界观太复杂,一旦进度过快,以我的那点智商很容易把文写崩,所以,大家就体谅一下吧。

    再者,因为这段剧情是双线,国庆节在家宅了一个假期就是为尽快码完双线发展,让剧情合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