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四十五章 守护的意志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列车终于停下,舱门向两侧打开,唐方最先走出,然后是豪森与丘吉尔,及一干死囚。…,

    赛克?巴卡尔远远迎上来,看到他身后跟着的一大群人,微微一愣,说道:“他们……”

    唐方摇摇头,继续往机库走去。

    有几名认出赛克?巴卡尔的死囚跟他打招呼,尽管当初在北郊监狱的时候没有说过话,但是现在逃出生天,也算是一起患过难的狱友,自然生出几分亲近情绪。

    “那边怎么样了?”他问道。

    一名死囚说道:“毁了,全毁了。”

    “毁……了?”赛克打个愣神。

    他想到唐方3人混入死囚队伍有所企图,只是没想到他竟把一座科研基地给生生毁掉。

    当三族单位与“大龙虾”激斗的时候,他早已在2名幽魂的保护下来到机库,并不知道科研基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嗯,毁了!”

    那名死囚脸上露出一种复杂神情,若非亲眼所见,换成他肯定也会有这样的反应。区区3个人就把数百安保士兵守护的科研基地给毁掉,这种事完全不合逻辑。

    当然,那些能够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的战斗单位更加不合逻辑,却又确确实实存在,因为他们亲眼所见。

    那名死囚轻声呢喃:“他到底是一个什么人?”

    赛克?卡巴尔一脸古怪说道:“他……叫唐方。”

    “唐……方?唐……方?唐方!”

    死囚忽然想起入狱前看到的一则新闻,那时“晨星铸造”刚刚崛起,唐方这个名字还不怎么响亮。

    他不是在星盟么?怎么会来到这里?

    被投入监狱那么久,死囚们自然不知道“阿拉黛尔”发生的事情。

    赛克知道,却不会细说。

    一些人面露喜色,既然救他们出来的人是唐方。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他有足够能力救他们逃离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如果能加入“晨星铸造”,那不只意味可以活下去,而是可以好好活下去。

    对于赛克与死囚们的对话,唐方并没有放在心上,告诉丘吉尔去机库控制间开启推送进程。然后往升降平台走去。

    路上倒着一些安保士兵的碎尸,是幽魂护送赛克?巴卡尔来此时顺便干掉的。

    当升降平台在丘吉尔操控下由机库进入推送轨道后,他在平台放出一架特别行动运输船,一行人鱼贯而入,待一切准备妥帖,升降平台由下而上加速爬升,同时上方闸门缓慢开启。

    运输机被推送至地表,随着引擎功率爬升,推进器向外喷射出一道道火焰。

    灼热的气浪烧的周围空气微微变形。冰面开始缓慢融化。

    扭动的光影中,黑色的机身离开地面,速度由慢而快,投入昏黄的苍穹。

    包括地面雷达站,行星轨道众多天基预警设备在内,都没有发现那一抹骤然而逝的光火。

    …………

    乔治亚恒星系统,莱尔西行星,拉文纳姆市。

    乌尔江水奔腾东去。白色的浪花拥吻两岸岩壁,发出哗哗的响声。晨曦照在水面反射出一轮银白色光晕,渐渐荡清半空浓密的雾气。

    乌尔公墓建在距离大江北岸不远一座青山之上,透过郁郁葱葱的林木间隙,可以望见横亘大江南北两岸的大桥,桥上有点点飞白来回穿梭,桥下有小型飞行器不时掠过。在江面激起一道道水纹。

    拉文纳姆市从熟睡中醒来,躁动的人气与车辆喧嚣惊走空气中多余的湿意,快餐厅的橱窗里传来烤肉香气。一些人手捧咖啡走在大街上,一面喝一面频频打量移动视讯仪,以确定自己没有迟到。

    璎珞手捧一束鲜花。站在公墓角落一座很不起眼的墓碑前,望着嵌在碑面的黑白色老照片,几乎哭成一个泪人。罗伊站在她身边,眼圈红红的。

    玲珑用衣袖擦去粘在石台上的泥垢,将鲜花插在旁边的石筒,伸出右手轻轻摩挲着照片上男子的脸。

    他笑的很慈祥,胖乎乎的脸蛋像一个刚出炉的包子。

    她没有像璎珞那样哭泣,用微微颤抖的手从克蕾雅那里接过一瓶没有标签的白酒,放到供台,然后点燃两根线香,轻声说道:“爸,我带了你最喜欢的酒……那家店搬到布鲁斯大街去了,我跟璎珞找了好久。”

    “老板认出了我们,酒……没要钱,说是给老朋友的。”

    说到这里,她的眼角淌下一行清泪,湿了脸颊。

    璎珞跪倒在地,泣不成声。

    罗伊手忙脚乱,不知该怎么哄她,心里满是疼惜与不忍。

    克蕾雅拍拍他的肩膀,摇了摇头,然后扫过远方成排的墓碑,心里生出几分惆怅与悲伤。

    她想起自己的家乡,想起爷爷奶奶,想起父母,想起那些可爱的邻居。

    索斯亚的亡灵连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在核爆过后了无生机的焦土上游荡徘徊。

    鲜血可以沉淀,可以被风沙掩埋,但是悲伤与仇恨,却永远不会消失。

    玲珑擦干眼角的泪痕,在湿冷的石台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朝雾凝结的水珠将发丝黏在一起,凌乱了她的脸。

    远方传来一阵脚步声,是白浩与白岳。

    莫里斯哲人表情平静,只是身体轻微伛偻,走路的时候右脚有些跛。

    白浩一脸疲惫的样子,眼珠爬满细碎血丝。

    克蕾雅看着二人走近,皱眉说道:“你们跑哪里去了?”

    清晨起床的时候她便发现二人不见了,只接到移动视讯仪上的留言,说是外出一会儿,要去公墓拜祭的话,4人可以先动身,他们随后便到。

    她原以为二人所谓的“随后便到”会很快。没想到竟用去那么久,暗怪二人失礼。

    白浩走到她面前,往身后藏起微微颤抖的右手,说道:“对不起,我们去找阿罗斯大叔汇报这里的情况,路上遇到点小麻烦。耽误了一些时间。”

    “没事吧?”克蕾雅脸色缓和,担心问道。

    “没事,没事,几个毛贼而已。”他解释道,同时心头长松一口气。他很清楚克蕾雅的脾气性格,于是编造这样的谎话,想要抵消她心里的怨气。

    他成功了,比起埋怨,克蕾雅更关心他们的安全。

    想来听到二人谈话。玲珑红着眼看了他一眼,忽然压抑不住心头的悲苦,当着白岳等人的面抱住他,把脸埋在他的肩头,用力哭出声。

    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白浩,当看到那张疲惫的脸,她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更知道他在骗克蕾雅。只是这样的欺骗,带着浓浓的善意。

    她用非常微弱的声音说道:“谢谢。”

    白浩身子抖了一下。突然发现最了解他的人是玲珑。

    白岳从后面走到墓碑前面深深鞠了一个躬,然后推到一边。接着是克蕾雅,完事对着墓碑低声说道:“您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她们。”

    璎珞慢慢止住哭泣,抬起被泪水洇湿的脸,望着墓碑黑白照片上的人看了一会儿。学着姐姐在石板上用力磕下三个响头,最后以头触地,久久不肯起身。

    克蕾雅叹口气,上前拉起她,抱住她的肩膀轻轻拍打后背。安慰她振作起来。

    2年时间,短短2年时间,再回来时已经物是人非。

    她们的父亲从原来的好好先生,变得没有温度,就像眼前冰冷冷的墓碑,只有曾经的微笑还驻留在那张黑白色照片上。

    曾经一起度过的时光,那些童年的欢歌笑语,那些成长中的大手掌与小脚印,像用刀刻在脑海一样,一笔一划都那么清晰。

    她在“晨星号”上时很害怕回家,但是当看到父亲墓碑的一刻,又无比痛恨那样的自己。为什么没能早一些回来……如果能早一些回家,说不定父亲就不会死。还会对她们微笑,还会不厌其烦地叮嘱她们这样不好,那样不好,还会装作一脸伤心的样子问她们长大找到男朋友会不会不要爸爸了。

    但是她知道,人生就是这样,错过的一切永远不可能重来。

    生命正是因为只有一次,才显得可贵。

    当他的父亲抱着必死觉悟冲向子爵大人的座驾时,她跟姐姐正在血色之扉受难。然后,她们遇到唐舰长。

    她抬起脏兮兮的头,用泪水迷蒙的眼,再一次望向那张黑白照片,那张微笑的脸。

    想着能够遇到唐大哥,或许是因为父亲一直在保佑她们。

    ……他一直没有离开,只是换了一种守护方式。

    璎珞哭的更厉害了,泪水将克蕾雅的衣服打湿了一大片。

    罗伊犹豫一阵,走到墓碑前面,非常实在地跪在地上嘣嘣嘣磕了三个响头,看的白岳一愣,问道:“你怎么也磕起头来?”

    “不对吗?”他搔着后脑勺,一脸疑惑的样子:“璎珞刚才明明是这么做的啊。”

    “……我很难过,可是真的很难哭出来。”

    他以为磕头的时候需要流泪,因为玲珑是这么做的,璎珞也是这么做的。

    白岳感到无语:“鞠躬就够了。”

    “不,不,不。”罗伊用力摇摆双手:“那样显得没有诚意,我是真心喜欢璎珞……嗯,我会娶她的……我会让她幸福的。”

    “……”白岳拍拍罗伊的背,扳着他的身体面对墓碑,认真说道:“那些话不要对我说,应该对你的岳丈老泰山说才合适。”

    “哦。”罗伊很严肃地把刚才那些话重复一遍。

    白岳摇摇头,暗道这憨小子太实在了。

    但不可否认他很真诚,也很真实。可能有些人觉得这叫“傻”,但是在莫里斯哲人看来,他真的很棒,那些被社会染黑的所谓聪明人,才是真的傻瓜。

    “愿神与你同在。”

    莫里斯哲人情绪变得低落。

    愿神与你同在------他所谓的神是谁?莫里斯奴有神吗?是伟大仁慈领袖,神凰转世之身,天降大贤圣皇陛下弗吉尼亚?亚历山大大帝?还是莫里斯奴的缔造者,莫里斯?格里芬先生?

    这句话真可笑。一个连人都称不上的东西,居然妄谈信仰?这难道不好笑吗?

    白岳想的很多,罗伊想的很少,笑着说道:“谢谢。”

    白岳点点头,没有说话,他想到贝希摩斯上的伊兹夏。很奇怪她有信仰么,如果有的话,谁又是她的神……唐方么?

    “回去吧。”耳畔传来克蕾雅的声音。

    他从失神状态苏醒,看到克蕾雅扶着璎珞走向墓园大门,后面是一言不发的罗伊。

    白浩推开玲珑的身体,用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走到墓碑前连鞠三次躬。

    他什么都没有说,其实不用说,该说的他都已经做了。

    3人跟在克蕾雅身后往外走去。白岳落在最后,望着天边几朵白云怔怔出神。

    晨曦已经变成耀眼的金黄,石道两侧的不知名小花随风摇曳,像有人在跟他们挥手。

    一束光落在那张黑白色照片上,驱走墓园的寒气,也驱走连日来的冷清。

    那一缕微笑显得愈灿烂。

    …………

    几人在乌尔公墓祭拜璎珞与玲珑的父亲的时候,“莱尔西”官方电视台早间新闻栏目报道了一起事故,昨夜凌晨十分。格尔特罗男爵所在的戈薇市郊安德烈山突发山林大火,该次火灾共造成47人死亡。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男爵家族成员,当然,也包括格尔特罗男爵本人。目前大火已经扑灭,警方正在组织人手调查这次山林大火的起因及处理相关善后事宜。

    格尔特罗虽然只是一个男爵,却极得“莱尔西”总督康巴特?鲁恩赏识,其背后家族与康巴特所在鲁恩家族走的很近。在短短几年内积累了大量财富,属于“莱尔西”贵族圈的风云家族。

    谁也没有想到,一夜之间,一场大火,格尔特罗竟然死了。连族人也跟着一同遭殃,死亡40余人。

    区区山林大火怎么可能把格尔特罗烧死?这简直不可想象。贵族们不是有私人飞行器吗?不是有应对特殊情况的动力装甲吗?别墅没有紧急避难所吗?

    被山林大火烧死?谁信那!格尔特罗可是贵族,不是普通人,连吃的穿的都有特别供应渠道,在生命安全这块的保障会薄弱?可能么!

    很多人猜测他是被政敌干掉的,官方媒体报道称是因森林大火,根本就是放屁,这种糊弄大众的鬼话没人相信。

    像这种涉及权贵的重大事件,平民们永远不可能从官方媒体得知事情真相,很多时候小道消息要远比前者可靠的多,然而说真话是有代价的。

    强权之下,说你是真的,假的也是真的,说你是假的,真的也是假的。

    在“莱尔西”,造假是要蹲监狱的。所以很多人明明知道官方媒体在放屁,还是臭的能熏死人的屁,却没人敢说什么。

    贵族们与官场上混的人消息要灵通一些,在康巴特?鲁恩的关照下,“莱尔西”有头有脸的人谁会傻到跟格尔特罗结仇?就算有几分看不顺眼,表面上也会客客气气,礼待有加。

    有钱大家赚,有女人大家耍。

    这便是贵族圈的潜规则,除非有政治方面的原因,否则没人会轻易去得罪人。

    还有一些人想到格尔特罗能在“莱尔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根本原因------康巴特?鲁恩很赏识他。

    为什么赏识他?

    因为格尔特罗在帮特里帕蒂公爵做事,且做的很好。

    帮公爵大人做什么事?

    协助“爱丽丝”。

    “爱丽丝”是什么?

    一个跨国犯罪集团,专门从事绑架、贩卖人口的生意。

    这是他惹来杀人之祸的原因吗?有人想起几个月前发生的自杀式袭击事件,觉得有一点可能,不过仔细想想,又不可能。

    作为高高在上的贵族,远比平民怕死。戈薇市郊安德烈山可是格尔特罗的老窝,一定布置有严密的安保措施,又怎么可能被区区平民攻破?没有一个营的兵力,别想做到这种事。

    更诡异的是,外界没有接到任何求救信号,格尔特罗与他的族人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死了。

    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凶手到底是谁?

    没人知道,凶手没有一个营的兵力,只有区区4个人。而格尔特罗惹来杀身之祸的原因,正是他协助“爱丽丝”这件事。

    半年前,关嘉平从一些渠道得知自己的女儿被“爱丽丝”绑走,而特里帕蒂对这种行为是持默许态度的,暗地还派格尔特罗协助“爱丽丝”的人干这种人神共愤的勾当。

    当然,这些都是传闻,但是他宁肯相信这些传闻。

    他不是傻子,既然“爱丽丝”在“莱尔西”拥有生长的土壤,没有贵族们协助?怎么可能!

    于是他义无反顾背起炸弹,冲向格尔特罗的车。

    可惜关嘉平失败了。

    格尔特罗的车经过加固,他躲在车里,有惊,无险。

    老天爷有时候很残忍,有时候又非常仁慈,就像一句话,“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格尔特罗的罪孽可以让他死上千次,只因为他是贵族,还是得势的贵族,平民根本无力抗争,对他施以该有的惩罚。

    然而关嘉平的死,却像推动命运巨轮缓缓转动的发条钥匙,让格尔特罗,包括他的家族在半年后迎来死期。(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