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二十八章 兵分三路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斯坦贝尔突然说道:“其实……小姐很漂亮的,你真的对她没兴趣?”

    唐方微做停顿,继续前行,一面走一面小声嘀咕:“抱歉,我对未成年没兴趣。”

    斯坦贝尔被噎个半死,一脸狠狠望着他远去的背影。

    未成年怎么了?未成年就没人权吗?

    艾琳娜才15岁,正是发育季,天知道两三年后会不会成长为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

    “你一定会后悔的。”他叫嚣道。

    唐方连打两个喷嚏,琢磨一定是那老家伙在骂自己。“晨星号”上三个女孩儿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他可不想再给自己招不痛快。

    芙蕾雅是个单纯可爱,偏偏又无法无天的主儿……嗯,还有个“公粮收割机”属性。周艾是个偏执狂,倔的让人无语。只有克蕾雅最正常,美丽善良,温柔贤惠,是一个娶来当妻子的绝佳人选。当然,这一切都是站在东方人的立场上看问题,如果用欧美人的思维方式,克蕾雅绝对也是一个奇葩。最后,他还有一个无可救药的“好”妹妹。

    在这样的背景下还去沾花惹草?那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表现。

    还有,太平的未成年当然没人权!

    ……他可以向月亮姐姐发誓,这绝对是次要因素。

    正想着,一名勤务员找到他,按照斯坦贝尔的吩咐带到军港休息区用来招待贵客的套房,然后告辞离开。

    他实在太累了,吩咐艾玛严密监控“阿拉黛尔”局势,身体往床上一沾,便沉沉睡过去。

    2个小时后,凯莉尼亚与拜伦抵达戈尔丁军港,利用大力神运输机装运零素。部分运往“炽天使号”能源舱,部分运往贝希摩斯腹腔封存,等待唐方醒来后处置。

    又过片刻,几名康格里夫贴身警卫与老管家乘坐军用穿梭机进入贝希摩斯内部与唐林汇合。确定艾琳娜目前所在位置,随着伊兹夏向它的大宠物下达出航命令,贝希摩斯游离“艾蒂亚”高空轨道,缓慢调正身姿,一道道瀑布样的流光掠过。眨眼间消失在幽暗太空。

    “阿拉黛尔”的善后事宜持续进行,除必要设施的维修、伤员救治、损坏战舰回收等常规工程外,安全部门还第一时间启动对顽固派安插至政府各级部门间谍人员的清查工作,严防造谣、煽动等行为,以免令本就不怎么稳定的社会局势雪上加霜。

    另外,刚刚被解救出狱的“艾蒂亚”总督在与斯坦贝尔进行短暂的磋商后,在艾蒂亚电视台及重要媒体宣布整个阿拉黛尔恒星系统进入军事管制状态,各大中城市实施宵禁,并暂时屏蔽与外界的信息通讯,一些私人媒体及通讯卫星也将关停。

    不过他承诺。会在一段时间后举行新闻发布会,详细解释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希望民众们能够相信他,相信政府的改革决心,看在上帝份上,看在死去的老公爵份上,支持他们平安渡过这段艰苦时期。

    半日前,爱德华舰队封锁“艾蒂亚”领空,紧接着便是轨道管理局局长及“艾蒂亚”总督被调查,然后孟浩宇、麦道尔等人身死。全族头颅被乌日塔那顺差人挂在诺尔堡空港外面的高速公路两侧,做成一道人头“风景线”,用来警告、威胁普通民众,部分人集会抗议。愣是被北疆军区所属部队镇压,甚至有平民横死当场。

    这种暴虐行为与康格里夫时代的执政方针完全不同,民间抵触情绪极大,怨声载道,怒火填膺,只是无力反抗。

    后来黑曜石舰队与爱德华舰队交火。连贝希摩斯那样的大家伙也加入进战团,哪怕苏尔巴乔的手下第一时间进行信息封锁,依然有许多民众通过观星设备察觉到“艾蒂亚”外太空的战争。

    再后来“陨星”天降,目标正是坎达尔岛方向,同时北疆军区所在地域发生星球陆军间的对抗行为,黑曜石舰队小型舰突入星球大气层驰援南疆军团。

    时至如今,十多个小时前被宣布免职的“艾蒂亚”总督再次出现在官方电视台及各大媒体上,宣布“阿拉黛尔”全境戒严,又说出这样一番话,恐怕再憨厚的人也能分析出更深层次的东西

    “阿拉黛尔”变天了,苏尔巴乔出事了……

    唐舰长的“晨星铸造”,以及他的生体战舰群,除几个刻意封锁其消息的国家外,可以说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事情。

    他不在“迪拉尔”跟星盟议会那些老家伙下棋,竟在这个节骨眼跑来“阿拉黛尔”,还插手公爵领内政,这……这简直就是没事找事。

    当然,绝大多数知情者,也可以说绝大多数“艾蒂亚”民众,并不在意他为什么来“阿拉黛尔”,又在方才的内战中扮演什么角色,重要的是,对老公爵忠心耿耿的黑曜石舰队胜出,老公爵最得力的助手复出,还说出那样一番话。

    相比苏尔巴乔的暴政,民众更乐意看到改革派掌权,真正获得作为“人”的尊严,而不是被当做奴隶,甚至畜生对待。

    绝大多数民众用自己的行动表达拥护之情,整个“艾蒂亚”社会甚至比以前更加和谐,没有出现任何动乱,就连往常习惯于偷鸡摸狗,作奸犯科的流氓分子,也纷纷收敛,变得遵纪守法,静静等待这场政治风暴平息。

    斯坦贝尔等人松了一口气,发现民众远比想象中更加开明,更加配合,这让他们感到鼓舞,觉得自己做的很对,身后站着的人除唐舰长外,还有“艾蒂亚”人民。

    老公爵虽然已经亡故,却把最最珍贵的民心留给了他们,那是值得用生命去保护的东西。

    就这样,“阿拉黛尔”社会局势变得稳定,善后工作也步入正规。

    唐方在戈尔丁军港客房一觉睡满足足10个小时。才昏昏沉沉醒来,起床喝过一杯水,又洗把脸,坐在床头呆了会儿。终于回过神来。

    艾玛开始汇报他在休息过程中“阿拉黛尔”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从民生到军事,从居住星新政到边防部队调动,十分详尽。

    在汇报的最后,“她”告诉他神族基地那几名执政官已经燃烧殆尽。自行消散,从诞生到死亡,时长差不多有12个小时。

    唐方道声:“果然。”哪怕在击毁混合战舰后,第一时间把执政官收回系统空间,还是难以阻止他们的消亡。

    不过能坚持12个小时已经很不粗,这样的时常足以打完一场地面战役。

    在稳定“阿拉黛尔”时局的问题上,他对斯坦贝尔等人的举措还是很满意的,“艾蒂亚”地方政府并没有因为康格里夫的过世改变对平民的态度,这让他感到欣慰,没有白白在这里浪费精力与时间。

    接下来。他去了一趟“炽天使号”,检查受损“使徒”无人机的维修进度,随后回到“晨星号”见过阿罗斯、凯莉尼亚、克蕾雅等人,详细谈了谈从苏尔巴乔与布尔韦尔记忆里获取的有用信息。

    完事去了一趟医学实验室探望周艾,可惜姑娘还在昏睡,没有苏醒。

    接待他的人是璎珞,女孩儿告诉他自从大力神运输机把混合战舰的神经树运至“晨星号”特殊物品舱,李子明与瓦伦丁便把一颗心全用在对神经树的研究工作上。

    唐方想了想,又从系统空间调出2名医护兵给璎珞差遣。

    正要离去的时候,突然想到她们姐妹的出身。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跟玲珑是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人吧?”

    女孩儿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挣扎情绪。

    唐方走到旁边的沙发坐下,拍拍旁边的空位。说道:“罗伊呢?”

    璎珞很乖巧走到他身边坐下,垂着头说道:“罗伊被白浩叫去做飞行训练了。”

    他点点头,问道:“想家了吗?”

    女孩儿轻轻叹口气,微微点了下头,然后又摇摇头,让人不知道她到底想表达什么。

    他望着医务室玻璃窗对面病床上的周艾。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璎珞身子微颤,又叹了一口气。

    她从小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不像姐姐玲珑那么有主见。当初在雷克托,她只想能够回家,陪在父母身边好好生活,静静走完人生,那或许很平淡,却很温馨。

    对于当时的两姐妹来说,那是甘愿为此付出生命的梦想。

    可是来到“晨星号”的几个月时间,二人已经彻底融入这个复杂又温暖的大家庭。

    她们佩服格兰特、尤菲那些人的勇敢,赌上性命也要为梦想而战。

    她们亲近克蕾雅,亲近凯莉尼亚,那么温柔,像亲姐姐一样。

    她们喜欢豪森,喜欢丘吉尔,也喜欢陈剑与史蒂芬,是不折不扣的两对活宝,带给大家许多欢乐。

    她们敬佩周艾,敬佩老兵,他们是“晨星号”的顶梁柱。

    她们舍不得罗伊,舍不得白浩。

    虽然罗伊憨憨的,跟个小傻瓜一样幻想自己会成为正义的伙伴,显得那么幼稚,不成熟,她却很享受跟他在一起的时光,有一种暖人心田的安全感。

    她没有玲珑那么坚强,“血色之扉”的经历让她对这个社会抱有恐惧,对所有人怀有戒心,是罗伊,还有“晨星号”上的人渐渐让她走出人生阴影,用更加积极,乐观的目光去看这个世界。

    每每想到那个憨憨的,笨笨的,让人好气又好笑的家伙,她都会感到开心,感到温暖,感到人生的道路上有许多许多美好,像星辉一样灿烂,像花儿一样芬芳,

    她真的很怕有一天自己不在他身边,那个傻小子会被坏人拐跑,干出什么坏事来。于是她告诉自己必须要把他看好,像罗伊用身体守护自己一样,用心灵来守护他,

    这是二人之间心照不宣的约定。

    所以,她不想离开“晨星号”,更不想离开罗伊。

    玲珑很像周艾,比她要坚强许多。也更内敛。虽然她从不肯在白浩面前露出柔弱的一面,很多时候选择不假辞色,甚至于冷言冷语,两人经常拌嘴、吵架。甚至冷战。

    只有璎珞知道,她说梦话的时候会喊白浩的名字;他出战的时候会在观景舱望着远去的星火默默祈祷;骂他心眼儿一箩筐的时候,眉梢会轻轻上扬,只有璎珞知道,那是她在会心微笑。

    这样的她。也一定不想离开“晨星号”,不想离开白浩。

    最后,还有“晨星号”所有人心中不可或缺的唐舰长。

    有时候像可亲的大哥哥,有时候像精明的商人,有时候像调皮的少年,有时候像多情的纨绔,有时候像热血的勇士,有时候像沉静的贤者,有时候像慈祥的长辈。

    他就像一个性格大百科,每揭过一页。都有一个全新的形象。

    就像“晨星号”上那些船员一样,能够团聚到他身边,为梦想,为未来而战斗,那不是一份辛苦,而是一种快乐。

    他用笔直的脊梁支撑起一个家,有痛苦也有欢笑,有无奈也有进取。

    他像一口泉,甘甜了所有人。

    从个人感情角度出发,她真的不想离开。但是从伦理道德方面,又必须离开。

    自从二人被劫匪掳走,辗转卖到雷克托,远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双亲不知会经受怎样的痛苦与折磨。如果说以前诸事繁杂没有空暇时间,且实力不允许,难以抽身回家,如今来到家门口,若还不回去团聚,便是不忠不孝。

    于情。她不想走,于理,她必须走。

    她很害怕这次回去以后被父母留在家里不能再回来,毕竟“晨星号”注定与战争为伍,在不远的未来,唐大哥一定会与蒙亚帝国碰撞,如果有别的选择,任何一对父母都不会把自己的孩子推向战场。

    如果父母要求她们留下,姐妹二人又该如何选择?

    她很彷徨,又很无奈。

    其实除去这些,还有另一种类似近乡情怯的情绪。

    从被掳走到回来,已经过去差不多2个年头,她有些茫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父母,尤其是经过那样不堪回顾的遭遇以后,姐妹二人还能像以前一样天真、单纯的生活吗?

    这些情绪宛如一团乱麻,在她心中越缠越紧。

    唐方拍拍她的肩膀,说道:“不要想那么多,我会叫白浩、罗伊两人陪你们回去。”

    听到这句话,知道有罗伊与白浩相伴,她觉得心里好受许多,轻轻点头,红着眼说道:“谢谢唐大哥。”

    他微微一笑,眼睛扫过病床上的周艾,说道:“我去通知罗伊与白浩,你去找玲珑,这里有医护兵在就好。”

    “嗯。”璎珞答应一声,从沙发上起来,转身往门外走去。

    只是不论怎么看都有些心不在焉,险些撞在门廊上。

    目送她离去,唐方跟着叹口气,暗道假使换成自己,恐怕也不会比她强多少。

    吩咐两名医护兵好好照看周艾,他从医学实验室出来,往舰桥方向走去。

    半路上觉得有点不妥,只有罗伊、白浩、璎珞、玲珑4人的话,有些不放心,临时决定让克蕾雅与阿罗斯同往。

    来到“晨星号”舰桥的时候,正好阿罗斯与克蕾雅都在,于是将安排璎珞、玲珑回家探亲的事跟他们一说,二人自然不会反对,一口应下此事。

    之后通过舰桥通讯设备联系上驾驶幽灵战舰进行飞行训练的罗伊、白浩二人,着他们立刻回航,然后为几人准备一艘携带有4枚寡妇雷、1架战狼、2辆秃鹫战车、2名幽灵特务的特别行动运输船,只等玲珑、璎珞两人做好准备,便可以动身出发。

    便在这时,不知从哪儿得到消息的白岳突然找到他,软磨硬破,非要跟白浩等人去旅行,说是散散心,排解排解心头郁闷。

    原来伊兹夏操纵她的大宠物离开前,把他从贝希摩斯赶了下去,这让莫里斯哲学家倍受打击,于是借鉴正常人对失恋的处理方式,希望暂时离开这片伤心地,到外面一游。

    唐方被他磨得无奈,觉得这样也好,免得守着一张哭丧脸闹心,于是便答应了他的请求。

    做完准备工作,目送特别行动运输船离开,他找到凯莉尼亚与尼赫迈亚,一同离开“晨星号”,赶往戈尔丁军港找斯坦贝尔商量另一件事。

    他准备趁贝希摩斯去接艾琳娜的空当,离开阿拉黛尔恒星系统一段时间,去往“西伯塞亚”寻找克隆人记忆里的上级机构,获取可医治周艾的生物科技。

    抵达戈尔丁军港的时候,正好卡特?博那罗蒂也在,说起自己的打算,斯坦贝尔对此颇为顾虑。

    “阿拉黛尔”局势刚刚稳住,他就要离开这里去“西伯塞亚”,万一出现变故怎么办,比如赞歌威尔施压怎么办?他们不知道具体应对方案,该如何回复?倘若措辞失误,会不会给后续计划带来负面影响?(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