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二十六章 开弓没有回头箭(上)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中二少年为的是那些可望不可及的东西,他为的是自己,再准确一点,应该是复仇。

    只有老兵是真正为唐方考虑。

    罗伊感到羞愧,他亦然。

    伊兹夏抱着单薄的身体,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特别行动运输船很快脱离“艾蒂亚”大气层,进入太空轨道,重新投入贝希摩斯腹腔。

    从坎达尔岛撤离的飞龙与腐化者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归本阵,而是在艾玛的遥控下赶赴“艾蒂亚”北疆军区所在位置,汇同黑曜石舰队小型舰舰队,及星球陆军对负隅顽抗的顽固势力进行最后的清扫工作。

    与此同时,唐方进行完凤凰战机与斥候战机的回收工作,并没有第一时间返回戈尔丁军港与斯坦贝尔、克莱斯顿等人进行会谈,而是先行赶至“炽天使号”接芙蕾雅,并趁机检查一番受损情况。

    按照战斗辅助系统ai的报告,6架“使徒”无人机其中一架在与混合战舰的争持中受损,虽然不是太严重,舰载维修机器人可以进行修复作业,但是需要一定时间。另外战舰隐身系统多多少少也有些小损伤,同时能量传输效率有所降低,航电设备、传感系统等模块需要停机维护,这些工程加在一起,大约要七日光景。

    这是战舰方面的损伤,芙蕾雅在战斗后期受到不小惊吓,他回到“炽天使号”的时候,小丫头扑在他怀里一个劲儿的打抖,嘴里叨念着“唐方,我害怕……我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再次回忆一下当时战况,他自己都有些心惊胆战的味道,更别说直面混合战舰的芙蕾雅。她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心理承受能力很弱。让她驾驶“炽天使号”欺负主权国家的制式战舰可以,让她面对混合战舰,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因为前者无异于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后者更像一个押上身家性命的大挑战。

    他只能尽力安慰小丫头。等到她情绪稍好,转移至“晨星号”交给凯莉尼亚他们好好照顾她,然后将“炽天使号”开到远离戈尔丁军港的地方,命令战斗辅助ai启动维修进程。对战舰进行全面检修。

    将一切安顿停当,这才乘坐神族运输机进入戈尔丁军港,去找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计议。

    他在一名少将参谋官的接引下赶往指挥中心的时候,整个军港乱成一锅粥,到处是来去如风的军人。全力开展善后工作。

    这场战争来的太突然,结果以苏尔巴乔的失败告终。

    克纳尔家族里面的顽固势力没有被康格里夫剿灭,倒被来自星盟的唐舰长给干掉,还牵连出最高安理会与上帝武装,让本就复杂的时局变得更加混乱。

    边沿曲速拦截网还有零星交火,急需派兵清剿。之前神族战机与史考特?霍纳所率舰队交战空域需要进行后续清理工作,还有战舰码头那边,火灾还没有完全扑灭,且面临工程浩大的修补作业。

    另外还要安顿军心,处理苏尔巴乔的亲信。救治伤员,统计各舰队伤亡情况。

    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忙的焦头烂额,感觉比指挥一场大会战都累。

    直至唐方到来,俩人才露出一丝勉强称之为笑容的表情,将不怎么重要的工作交给信得过的下属,跟他一起进入指挥大厅里面的小型会议室,商谈善后事宜里面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如何在当前环境下保住这一战的成果。

    老公爵刚死不久,苏尔巴乔跟着死亡……还是以这样的方式死亡,克纳尔公爵领接下来由谁掌权?这场战役如何定性?

    3人就坐后并没有过多寒暄。甚至连茶都没上,选择直奔主题。

    克莱斯顿并不知道坎达尔岛的情况,试探道:“那……些人怎么处理?”

    他相信唐方听得懂,因为康格里夫身死之故。克纳尔家族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到“阿拉黛尔”参加葬礼,同时也有为苏尔巴乔助威的意思。

    唐方一脸古怪地看着他,直到看的驻防海军舰队副司令有些发毛,才说道:“已经处理完了。”

    就在3人坐下的同时,载有伊兹夏、阿罗斯等人的特别行动运输船正由“艾蒂亚”大气层驶出,她与阿罗斯的离开。标志着坎达尔岛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

    他没有授意伊兹夏用什么方式处理阿曼达那些人,他知道她一定不会手软,因为她出身莫里斯奴,因为她是伊兹夏。

    还是那句话,以暴制暴或许不是惩治恶人的最佳方案,很多时候却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生体战舰集群平安穿越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边境曲速拦截网,出现在阿拉黛尔恒星系统,还把克纳尔公爵领新任当家人苏尔巴乔给干掉。

    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引起诸国注意,令政府高层震惊,像蒙亚帝国、苏鲁帝国这样的专zhi国家的大贵族人人自危,进而把他当成一个强大威胁,欲除之而后快。

    在穆巴拉克竖立的榜样还不够,他的手段足够强,但不够狠。

    就像苏尔巴乔说的那样,他对阿拉黛尔恒星系统的攻击,势必激怒赞歌威尔及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其余大贵族,有可能引发国家级的战争,星盟已经有两个大敌,没必要,也没义务为他出头抗下这件事。

    他必须让那些手中握着金权杖的家伙知道,他不仅强大,还是一个狠人,谁要敢轻易招惹“晨星铸造”,克纳尔家族的下场就是他们的未来。

    苏尔巴乔这类人把屠刀悬在平民头顶,用暴力与恐惧维护统治。那是不是也应该让他们尝尝这样的滋味?

    他很愿意成为这样的人。

    贵族们不用付出劳动,通过权力,通过武力剥削亿万民众,享用民脂民膏,享用百姓血汗。

    就像他杀苏尔巴乔时心中所想,他希望获得公平,同样也希望别人获得公平。

    有付出,便该有回报,有索取,便该有代价。

    他愿意成为那把制裁之剑。一直以来也正是这么做的。

    这有些中二,有些想当然,还有些好笑。

    但是人活一世,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总要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起码自己觉得有意义。不是么?更何况这样做能更好保护“晨星铸造”,更好保护身边的人,何乐而不为?

    “已经处理完了……已经处理完了……”

    克莱斯顿轻声叨念两遍,渐渐搞清楚他话中深意,一下子从会议桌那边站起来。用有些颤抖的嗓音说道:“你是说……”

    说实话,对于唐方会怎么处置阿曼达?克里瓦特那些人,他已经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然而,亲口听到这样的消息,还是控制不住心头情绪。

    登格尔宫里的那些人组成了整个公爵领的天。

    如今,天塌了。

    破天之人便在他面前,轻轻撕扯着指甲盖两侧翘起的倒刺,时而微微皱眉,看起来有点小疼。

    斯坦贝尔叹口气,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有许多种情绪,有许多份感慨。

    “你想过没有,苏尔巴乔死后由谁来掌控克纳尔公爵领?”

    相比克莱斯顿,他的问题更加实用,也可以说现实。

    唐方嘴角抽动,嘶的一声,感觉像针扎一样,不过终于把眼前困扰他许久的难题解决掉,抬头望着斯坦贝尔的眼睛说道:“我想听听你有什么意见。”

    他毕竟是一个外人,对公爵领的情况了解不深。倒不如先听听两位老人的意见,再做决定。

    斯坦贝尔说道:“老公爵在克纳尔家族内部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支持者,只不过这些人要么没有能力,要么出于私心。如果把公爵领交给他们,恐不是什么好事。另外,不是全部反对改革的族人都来到‘阿拉黛尔’,远在‘乔森纳’的人一定不会坐视不理。虽然爱德华舰队已经不足为虑,他们还可以向其他诸侯借兵,或请求赞歌威尔出师讨伐。”

    出于私心?

    唐方略作思考便明白过来。像克纳尔家族这样的大贵族家庭成员。一样会良莠不齐,难免出现磕磕碰碰,相互敌对的现象。

    一些人得势另一些人便会失势,得势者猖狂,失势者自然怀恨在心,想法设法报复,甚至唯恐天下不乱,蓄意挑唆康格里夫与反对改革派之间的矛盾。

    要不怎么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很多家庭小事,便是社会大写照的缩影。

    当然,唐方没心情管克纳尔家族乱七八糟的成员关系。他问了一句出乎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意料的话:“老公爵……没私生子吗?”

    克莱斯顿一屁股坐回去,张开的嘴巴几乎能塞进一个鸭梨。

    斯坦贝尔嘴角轻轻扯动,发现对面那小子就是一祸害,纯天然无公害不含防腐剂没有农药残留,纯粹到不能再纯粹的祸害,单凭他这一张嘴……哦,不,是明明心有城府,偏又正直坦率的作风,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我脸上有花吗?”他认真说道:“有还是没有?”

    克莱斯顿神情复杂看着他,用一种很怪异的腔调说道:“有。”

    唐方说道:“我就说嘛。”

    克莱斯顿补充道:“不过……是个女孩儿,今年才15岁。”

    “哈?”这次轮到唐舰长错愕,许久说道:“他……嗯,身体真好。”

    康格里夫快80的人,私生子才15岁……身体当然好。

    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要抓狂了,这是重点吗?这是重点吗?这是重点吗?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知道他有私生子的……不对,是私生女。”

    克莱斯顿要崩溃了,挤眉弄眼说道:“你……平常也这么八卦?”

    “呵……呵呵……呵呵呵。”他干笑几声,尴尬说道:“抱歉,一时好奇。”

    斯坦贝尔哭笑不得,摇头说道:“老公爵有2个女儿,大女儿名叫格兰蒂斯,远嫁索隆帝国。小女儿……咳咳,也就是你口中的私生女,名叫艾琳娜?帕西,如今正在查尔斯联邦游学。”

    “艾琳娜?帕西?”唐方觉得她应该是随母性。

    斯坦贝尔说道:“你也知道,近些年老公爵与族中势力矛盾加剧。即便再如何疼爱她,为大局着想,不得不谨慎行事,甚至于狠心把她送出国门。”

    唐方笑呵呵说道:“我忽然想起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故事。”

    斯坦贝尔的脸黑的一塌糊涂。

    克莱斯顿拍拍自己的额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心说好好的作战会议怎么就成八卦故事会了呢,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呀。

    “唐……先生,艾琳娜小姐跟这次会谈的主题没什么关系吧。”

    他想称呼唐小子,觉得有点套近乎的感觉。唐舰长?又不合时宜。唐董事长?画风不对,直呼其名?有点不礼貌,思来想去,最终用了“唐先生”这样一个比较中性的词。

    “谁说没关系,当然有关系。”他收起笑容,严肃说道:“难道艾琳娜小姐不能做公爵领的继承人吗?”

    克莱斯顿的下巴都快磕到桌沿,心想,这小子果然是个祸害。

    历史上不乏女性领主,即便现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也有几位女性公爵。但是她们与艾琳娜的情况完全不同。

    首先,那些女爵年龄都比较大,最年轻的艾德文娜公爵也有48岁,而艾琳娜只有15岁,严格意义上讲还没有成年。其次,她们有家族势力支持,爱丽娜有支持者吗?没有……她只有七个保镖。最后,前面那些女公爵出身高贵,继承领主宝座名正言顺,艾琳娜不同。她可是私生女,名不正言不顺,即便她的哥哥们都死绝,克纳尔家族那些老人也不可能同意她继任爵位。

    “很难。”斯坦贝尔说道。

    “何止很难。”克莱斯顿说道:“简直不可能。”

    这样的事情不止反对改革派不会同意。就算漠视改革的族人也不会同意,包括一些附庸家族。赞歌威尔也不会赞成这样的做法。

    唐方说道:“你们最应该征询的不是那些人的想法,而是艾琳娜本人的意愿。”

    斯坦贝尔沉吟不语。

    克莱斯顿继续说道:“这件事牵连很广,简直是一件不可完成的任务,国内顽固势力是不会同意的。”

    “需要他们同意么?对外,这是克纳尔家族内政。对内,是派系纷争。谁掌握军队,谁就最有可能胜出,而今军队掌握在谁的手里?”

    克莱斯顿与斯坦贝尔面面相觑:“那会造成时局震荡,甚至引发政治风暴,甚至是内战。”

    爱德华舰队在“艾蒂亚”太空大战中败北,乔森纳恒星系统还有一支驻防海军舰队,被牢牢把持在顽固派手中,同样的,一些附庸小家族暗地也储备有小规模武装舰队,比如阿曼达所在的克里瓦特家族。

    他们一定不会漠视“阿拉黛尔”发生的变故,更加不可能赞成一个卑贱的私生女继承公爵领。

    如果按照他的意思让艾琳娜继承爵位,等于把他们逼上绝路,势必引发战乱。

    唐方冷声说道:“眼下发生的事,不就是一场内战吗?”

    克莱斯顿张张嘴,想要辩解,却发现他的借口是那么拙劣,那么无力。

    他与斯坦贝尔本以为这是一场政变,但是苏尔巴乔的死,阿曼达等人的死,爱德华舰队的覆灭,都充分说明一件事,这样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越政变,更接近一场战争。

    说实话,当初他与斯坦贝尔那样做,出发点很复杂,有气愤不平,也有意气用事,还有一些赌徒心思,一些理想主义。根本没有时间与精力考虑这件事做成后怎么收尾,又会造成什么有利或不利的影响。

    此时听到唐舰长的问话,才醒悟过来。

    如果说对面那个家伙把克纳尔公爵领的天捅破,他们俩,连同卡特?博那罗蒂,便是下面扶梯的人。

    “开弓没有回头箭。”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微微眯起眼睛,浑身散发出一种出鞘利剑般冰寒锋芒,与之前的八卦模样形成鲜明对比。

    “大凡改革,往往在最后关头陷入停滞,甚至一朝崩溃。彷如黎明前的黑暗,是最寒冷,最沉寂的时刻,要么无声无息死去,要么见证阳光跃出地平线的璀璨。”

    “当老公爵这样的精神领袖死亡,你们现在需要做的,或者说能做的,不是改革,而是革命,革掉所有敢于阻挡改革脚步的人的命。”

    “这不仅是为保住‘改革’的命,也是为保住‘改革者’的命。”

    “你们已经没有退路,没得选择。”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微微眯起的双眼霎时睁开,像横扫阴霾的晨曦,放射出比吊灯更加璀璨的光。

    会议室变得很沉默,仿佛能听到扬尘的声音。

    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唐方说的很对,康格里夫死后,他们这些拥护改革的人已经没有退路,革命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只是,这是最难迈出的一步,他们是老公爵的左膀右臂不假,不代表他们有足够的政治影响力,难以令众多改革力量拧成一股绳,如果强行革命,势必会引起社会动荡,乃至出现乱局。(未完待续。)

    ps:郑重的恳请各位喜欢本书的书友不要用赠币看书,像我们这种指望电子订阅糊口的基层作者,赠币不会带来任何收益。

    因为网站赠币的关系,昨天订阅一下掉了近千,心情简直糟糕到极点。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