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二十三章 登岸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既然他可以杀掉苏尔巴乔,又怎么可能放过阿曼达?克里瓦特,乃至克纳尔家族其他成员。不管是站在为飞利浦、老班尼讨公道的角度,还是为孟浩宇、麦道尔报仇的角度,还是报复苏尔巴乔封锁“艾蒂亚”对他围剿的角度,他有足够理由与克纳尔家族死磕到底。

    哈林顿?哈里斯都杀了,再灭掉一个克纳尔家族算得了什么?

    阿曼达不是喜欢诛人十族吗?如今同样的事情落到她自己头上,不知会作何感想。

    卢克斯很想知道阿曼达?克里瓦特与乌日塔那顺那些人得知苏尔巴乔的死讯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走吧。”他拍拍同袍的肩膀,转身往门外走去。

    “走?去哪里?”

    “去给他们收尸。”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却依然让人读出寂寞与悲壮的味道。

    麦克菲尔逊知道,“他们”不是阿曼达,也不是乌日塔那顺,而是诺尔堡空港外面长道上那些冤魂。

    卡特?博那罗蒂留下一部分人手配合轨道管理局清扫战场,调派辖下小型舰赶赴“艾蒂亚”北半球,准备配合地面部队发起最后决战。

    伊兹夏的动作要比他们快许多。

    贝希摩斯进入星球低空轨道,游弋至坎达尔岛所在空域,无视由地面抛射升空的各种导弹、轨道炮弹丸,褶皱层轻轻蠕动,喷射出一团又一团大型肉瘤。带着激荡的风与闪耀的火往地面坠落。

    许多基层军官对此瞠目结舌,这一幕刷新了他们对轨道空投的认知。

    卡特等人相对而言要平静一些,由星盟流传至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那份不满2分钟战斗资料曾出现过眼前一幕,只不过很短暂,不直观。

    今时今日。让他们震惊的一幕再次上演。望着满天炮火中陨石雨一样落入“艾蒂亚”大气层的无数生体投射舱,感觉浑身充满力气,仿佛一瞬间年轻了许多岁。

    阿拉黛尔恒星系统与穆巴拉克恒星系统不同,后者是一个军事据点,布置有许多大威力武器,以防御星盟海军的进攻。“阿拉黛尔”不一样。它位于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腹地,是以居住、生活为主的恒星系统,“艾蒂亚”的对空防御力量不强。

    王虫向以皮糙肉厚著称,穆巴拉克战役结束后唐方又完成“虫族飞行单位甲壳lv3”的升级,不管是硬度。还是韧性,都得到极大提升,防御力远远超越人类中、小型战舰,甚至可以媲美重型巡洋舰级别战舰的防御力。

    炮弹爆炸溅射出的破片撞在甲壳上被弹飞,少数插入柔软部位的也会在几个呼吸内被挤出体外,难以造成实质性伤害。

    快速膨胀的火云与冲击波将稀薄的云层搅散,上百颗巨大火球由天空坠落,像末日火雨一样落入坎达尔岛周围海域。溅起滔天骇浪。

    王虫的体型将近40米,10数层楼的庞然大物落入水中,可想而知是一种怎样场面。

    风暴溅起。狂涌的浪潮冲上沙滩,海平线上浮标雀跃,伴着天空那些光火,时有巨大金属破片落入水中,溅起无数水花。

    一些王虫笔直冲向岛屿,它们会在距离地面1万英尺高度缓缓减速。进入低空范围,硬抗着零星机炮扫射。将小狗、蟑螂、刺蛇等地面单位卸载至山林与地面。

    风琴海岸边沿,距离滩涂最近的观景灯塔。及岗哨内一片混乱,上至前线指挥官,下至基础哨兵,每一个人都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他们都是孟浩宇、麦道尔等人的部属,一方面对阿曼达?克里瓦特等人心怀怨恨,一方面又畏惧克纳尔家族的权势。

    西岸的血红已经消褪,那些无头尸首被好心的军官收敛,藏到附近一些地库暂存。

    乌日塔那顺率领的爱德华舰队登陆部队全面接管登格尔宫防卫任务,孟浩宇、麦道尔等人手下士兵均被赶到海岛外围,一些中层军官甚至遭到逮捕,等待苏尔巴乔处置。

    这样的紧张形势让士兵们人人自危,对于西海岸的暴行敢怒不敢言。

    然而,相隔半日光景,时局渐渐变得微妙起来,尽管乌日塔那顺实施了严密的消息封锁,士兵们还是敏锐察觉到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尤其是一些基层指挥官,透过军用设施观察到“艾蒂亚”外围虚空似有战争爆发。

    没多久,无数流火从天而降,乌日塔那顺所率部队进行火力拦截,让整片空域陷入动荡。

    士兵们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一些基层指挥官突然接到乌日塔那顺下达的死命令,“严守风琴海岸,不许放任何人进岛,如有消极怠慢者,就地格杀。”

    本就人心浮动的防守部队变得更加混乱……直到那所谓的敌人露面。

    翻涌的海水用力拍打沙滩,将石砾缝隙残留的血迹冲散。当它们快速褪去,浪花在视线尽头泛起无数花白的时候,望远镜那头出现一道道金黄。

    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睁大双眼,并大声呼唤指挥官。

    那一道道金黄前进速度极快,流水从它们体表铠甲淌下,融入快速褪去的潮水。

    “老天爷,那是什么?外星人吗?”

    士兵们根本没有见过狂热者、不朽者这样的神族单位,有人甚至怀疑是否伊普西龙人发动对人类全面进攻,就像一些电影中演的那样。

    很多人拉动枪栓,整理好rpg、枪榴弹等武器,准备打一场阵地战。

    只是,绝大多数士兵没有如愿,因为一名颇有威望的中层指挥官无视乌日塔那顺的威胁。命令海防线所有海岛警备队士兵放弃抵抗,迎那些金色单位入岛。附带的,还有黑曜石舰队卡特?博那罗蒂中将的声明,大意是乌日塔那顺阴谋造反,勾结最高安理会。挟持阿曼达?克里瓦特,及其他克纳尔家族成员。

    相比乌日塔那顺这样的外人,士兵们更亲近卡特?博那罗蒂,虽说一些军官对该声明抱有怀疑,但是他们非常聪明地没有点破,而是遵照中将大人的命令。按兵不动,任由那些身着金甲的战斗单位登岸。

    其中参加过“艾蒂亚”空中拦截战的士兵想到一个可能,很好奇炸毁老公爵遗体的唐舰长为什么跟卡特中将上了一条船,“阿拉黛尔”的政治斗争还真是有够精彩。

    这时,由10万英尺高空开始减速的部分王虫大军冲破火力封锁线。出现在海岛上空。

    有尖刻的长鸣贯破云层,落入士兵耳中。

    无数小黑点由远及近,仿佛一股飓风,席卷海岛西区一座小山驻防的爱德华舰队登陆部队防空旅。

    密密麻麻的小狗由超低空徘徊的王虫腹囊钻出,平展肋下两翼,在空中画出一道平滑轨迹,相继落在地面,溅起一蓬蓬扬尘。带着隆隆闷响,涌向海岛中央的登格尔宫。

    不管是山地,还是林场。亦或沙滩,都无法减慢它们的速度,强有力的前爪连续拍击地面,发出万马奔腾的声音。

    再后面是一股股黑色洪流,由四面八方聚向登格尔宫,沿途将一辆又一辆机车点爆。

    刺蛇落在队伍最后。柔韧的身体在地面蜿蜒而行,一双向外弯曲的利刃将沿途所有障碍物斩断。一些侥幸躲过飞龙袭击的战机准备向漫山遍野的虫群投弹时,一枚枚挟裹刺耳音爆的骨针命中机身。燃起道道光火,如龙硝烟顺着机翼往上涌。

    大部分战机炸成一团团火球,爆炸撕裂机身,化为大小不等的金属残骸四散,少部分战机失去控制,由空中栽下,有的落在山林腾起一道烈焰,有的直接扎进海里,吹起十数米高的浪潮。

    天空缓慢游荡的物体并不是只有王虫,随着小狗、蟑螂、刺蛇、潜伏者等地面单位落到地面,如一道虫潮席卷大半个坎达尔岛。一头又一头让人感到压抑的巨兽由云层与炮火间隙落下。

    空中卫士与飞龙相比显得极为笨拙,它们用力划动身体两侧附肢来变换方向,同时克服那些散乱的气流,朝登格尔宫周围的防空设施喷出一团团绿色孢子。

    无论是对空导弹发射器、还是近防炮系统、防空载具,合金外壳在具有爆炸性、腐蚀性双重效果的孢子团攻击下破裂,相继炸成滚滚火球,溢出的硝烟点缀在整个海岛上空,被倏然掠过的飞行器搅散。

    巢虫领主出现在海岛北区,它们巨大的翼展将原本被硝烟笼罩,谈不上清明的天空遮蔽,无数巢虫由肋下破裂的囊泡喷出,利用骨翼俯冲而下,落在北区军事基地,化为一道肆虐虫巢,将机场跑道上停泊的所有战机、载具摧毁,成为错落分布的一堆堆冒烟废墟。

    库区一间存放弹药的仓库被巢虫攻破,几个呼吸后,一声爆炸响彻天地,翻涌升空的蘑菇云将天空映出一片火红,带着火焰的碎石瓦砾噼里啪啦落在地上,然后被冲击波卷起,像周围快速扩散,所过之处一片狼藉,林地被夷平,只剩一些军用建筑不肯倒塌,顽强地站在铺满灰色尘埃的地上。

    随着狗群与蟑螂涌入登格尔宫防御区,大批防空设施被毁,由岗哨机器人、爱德华舰队登陆部队陆战队、轻型坦克营、机炮地堡等战斗单元组成的陆地防线被撕开一道大口子,后面的刺蛇、潜伏者,及少量畸变体快速涌入宫殿群。

    由神族地面单位组成的登陆部队几乎没有遭遇阻碍,像一道金色浪潮,由西海岸涌过。

    海岛边沿的驻防士兵不知道“艾蒂亚”外侧太空发生什么事,爱德华舰队登陆部队的军官们心知肚明,这样的背景下,面对虫群与神族部队的进攻,根本就组织不起像样的反击,登格尔宫防线在极短时间内被打穿。登陆部队兵溃如山倒,就算乌日塔那顺亲临前线,用死亡相威胁,也抑制不住崩溃之势。

    战事进行到这一步已经可以画上休止符。便在这时,虫群与神族部队放慢推进速度。在登格尔宫核心区域门前停住。

    2头皇后由低沉的云层钻出,往登格尔宫前门飞落,在它们中央还有一架特别行动运输船,黑色的涂装显得格外惹火。

    一段时间后,伊兹夏与老兵出现在登格尔宫前门。

    老兵还是原本打扮,一套马润甲一把c-14穿刺手。伊兹夏要清凉许多,只穿一件单薄军装,再没有任何多余防护。

    狗群发出低吠,犬齿相交,咯咯震响。

    虫群自动分开。伊兹夏慢步走过,打量一眼破败的合金门,轻举右手,然后挥落。

    不朽者的炮火照亮蟑螂狰狞的侧脸,在慢慢变暗的天空下如同深渊爬出的魔怪。

    合金门轰然倒塌,无数小狗分成左右两股,涌入中央庭院。

    伊兹夏继续向前,后面是抱着c-14穿刺手的老兵。虫群由二人左右快速掠过。风声呼啸,残影狂飙,粗壮的下肢带动地下碎石。发出连绵不绝的撞击声。

    庭院里的防卫力量早已被飞龙与空中卫士点杀,花池两侧是岗哨机器人残骸,兀自冒着电火花,殿宇前面的台阶上倒着几名身着“朝圣者”动力装甲的陆战队员,枪械散落一地,上面沾着黑褐色的血。

    零星火焰点缀在草坪上。照亮周遭,会偶尔发出一阵爆裂声。

    花池对面的石雕在战斗中损毁。只剩半截石基,大理石碎块堆满附近地面。从大概轮廓上可以看出是一名执壶女子。它的不远处是一座白玉喷泉,同样碎成无数块。

    这里是老公爵夫人,阿曼达?克里瓦特的行宫。

    与好酒的康格里夫不同,阿曼达是一个才女,喜欢看书,喜欢艺术,于是把属于自己的行宫装扮成很有风情的样子,让人可以品味到西欧文艺复兴时期那种高贵典雅的味道。

    作为公爵夫人,阿曼达很有贵族范儿。

    但就是这满腹诗华与才气的公爵夫人,却制造出西海岸惨绝人寰的一幕。

    染血的海滩、无头的尸体、低鸣的海鸟,与干净的庭院、潺潺的水声、高雅的艺术,形成无比鲜明的对比。

    很难想象,一个喜爱艺术,追求浪漫,优雅而庄重的贵族夫人,会狠得下那样的心,下得去那样的手。

    她就像一杯血腥玛丽,很迷人,透着鲜血浸润的红。

    而今,她所钟爱的园林景致被战火蹂躏、摧残,那些艺术气息伴着滚滚硝烟弥散天际。

    伊兹夏由大门口走进庭院,缓步向前,沿着雕刻精美花纹的青石板路走到那座豪华宫殿门口,用手推开中央大门。

    嘭!

    枪声由里面传来,从声音可以分辨出是大威力霰弹枪,不是一般的突击步枪。

    目标不是别人,正是作为虫群统帅,不是坐镇后方,反而头前开路的伊兹夏。

    她站在宫门正中,没办法躲……其实她也没想过要躲。

    无数弹丸正面击中她的身体。

    然而,让人惊讶的是,她没有倒下,也没有血液流出,那些弹丸像融进泥沙一样进入她的身体,然后被蠕动的肉团缓缓挤出,洒满一地。

    弹孔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咬合,平复,与周围肌肤交融在一起,看不出任何差异。

    没有流血,没有伤痕,只有军装上密密麻麻的弹孔,告诉对面乌日塔那顺、阿曼达等人刚刚那一枪的确击中她的身体。

    她没有死,甚至没有流一滴血,这不是笑话,这是事实。

    乌日塔那顺低头打量一眼手上端着的霰弹枪,甚至能感觉到枪膛传来的热度,但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没有死掉。

    阿曼达咬着嘴唇,脸色微微发白,宫门中央那个纤瘦的人影让她心寒,仿佛那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抹幽魂,来向她索命。

    整个大厅忽然变得很安静,十几名克纳尔家族成员缩在摆件的阴影里,轻轻抖动身体,透过伊兹夏与宫门边沿的缝隙,一脸畏惧地望着缓缓围上来的小狗。

    它们的脚步很轻,与大厅里的气氛相似。

    唯有最中央的浴池会传出轻微水声,那是气泡破灭,震动玫瑰花瓣所致。

    大约半个小时前,她还坐在浴池边沿,双臂搭在温润的玉台,头枕软垫,享受年轻英俊的男宠的爱抚,看他们吻遍身体每一个角落。

    半个小时后,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玫瑰花瓣依旧飘在池面,水却已经变凉,就像她此时此刻的心境。

    乌日塔那顺再次扣动扳机,霰弹枪喷出一道光火。

    伊兹夏稍微晃动一下身体,微微皱了皱眉。她的身体是由改良的吞噬体构成,可以无视绝大多数中小型枪械。但这不代表她会任由别人一次一次开枪射击。

    没人愿意被当成活靶子。

    于是,阿曼达等人感觉眼前一花,宫门中央那道人影突然消失不见,然后便是重物落在地上的声音,还有一声惨哼。(未完待续)

    ps:好像有大神之光了,满足条件的书友领一下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