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二十一章 记忆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至于战斗单位,爆炸蚊、污染者、潜伏者、皇后、爆炸人等都已经解锁,唯有雷兽还处于灰色不可用状态。

    发现幼虫的变异菜单没有新单位出现,他框选中一只工蜂,检查高级建筑菜单。

    毕竟神经树外壳非常坚硬,倒与雷兽的骨甲有几分相似,凭逻辑姐的神逻辑,说不定还真能解锁雷兽窟。

    按下热键,看到高级建筑菜单,才发现自己多虑了,雷兽窟依然处于锁定状态。

    既然没有新单位与建筑解锁,系统扩展的新要素是什么?英雄单位么?

    他又将焦点移动至主巢,发现除阿巴瑟外没有新英雄进入解锁序列。

    不是建筑项目也不是作战单位,那是什么?

    他正准备去问艾玛,忽然鬼使神差按下工蜂所属初级建筑项目热键,发现萃取场后面多了两个图标,接着把光标移过去,弹出的注释框显示为“孢子炮台”与“噬毒体”。

    唐方有点懵,畸变体与饥饿者这样的战役单位出完,终于轮到战役建筑了。

    在星际2战役中,噬毒体与孢子炮台的模型相似,只不过功能不同,噬毒体是一种大型污染源,可以感染周围建筑设施,就像被皇后影响的人类基地那样,变成虫群资产。

    如果被感染的建筑设施里面有人类存在,他们将受到病毒侵蚀,成为异化体,受虫群奴役。

    孢子炮台则是虫族重型防御设施,远比脊针爬虫、孢子爬虫及一代的2种地堡要强大许多,它们可以通过吸收菌毯养分,转化出超大型孢子囊。然后用力喷上天空,足以对行星轨道上的大型舰造成伤害,足以威胁战列巡洋舰那样的大家伙。

    当然,它还可以像迫击炮一样攻击地面单位。造成范围伤害,前提是必须有王虫或眼虫进行远距离定位。

    造价方面,孢子炮台1200水晶1200瓦斯,噬毒体500水晶500瓦斯。比一般功能型建筑要高许多倍,不过参考一下它们的功能。有这样的花费倒也说得过去。

    回想一下V型吞噬体聚合物对战舰的寄生效果,还有那些喷射孢子囊的触手,完全符合噬毒体与孢子炮台的特性,逻辑姐的逻辑性很完美,没有可以诟病的地方。

    唐方很不开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不爽。

    这一战他打得非常辛苦,若不是最后脑海灵光一闪,想起塔爹当年的壮举,恐怕失败的一方不是布尔韦尔,而是他唐舰长。

    这么辛苦的一场战斗只换来2样没什么大用的建筑物。让他怎么接受?

    孢子炮台很强大,可以从地面打到行星轨道上的大型战舰;噬毒体也很强大,可以兵不血刃污染掉大片建筑,并把人类转化为异化体;但……前提是它们能够出现在现实宇宙。

    只能在系统开辟的子空间逞凶有屁用!

    若不是逻辑姐异于艾玛,无法对他的抱怨做出回应,恐怕唐舰长早就问候“她”祖辈千百遍。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他无力更改系统决定,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下。

    “嗯?”

    意识退出系统空间的一刹那,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噬毒体与孢子炮台暂时无用。他还有另一个念想。

    阿巴瑟的解锁进度已达90%,既然神经树外壳能够解锁虫族建筑,说明它们属于吞噬体家族的一员,完全可以拿来推高解锁进度。一旦把进度推高至100%,阿巴瑟获得解锁,远比任何普通单位的解锁更具意义。

    想到这里,他停止切割精神树,手腕微微一震,一小块黑色物质飞上半空。被临时召唤出的虫后接住,送入主巢基因池。

    他再次将注意力投入虫族基地,光标点中主巢,按下翻页键。

    出现在眼前的一幕让他有种吐血冲动,阿巴瑟的解锁进度确有提高,但是增加值仅为7,解锁度定格在97%。

    和以往经历比较,7%的增值已经很高,只是他心头有一股难以自制的郁闷情绪泛滥,怎么压都压不住。

    3%!只剩3%!那该死的混账王八蛋逻辑姐就不能发一回善心?非要这样吊人胃口?

    到头来,还是没有新的可用单位解锁。还好如今阿巴瑟的解锁度已经高达97%,即便逻辑姐再较真,下次遇到BOSS级吞噬体聚合物或者史诗生物,想来可以顺利完成解锁。

    然后他又想到混合战舰,布尔韦尔作为最高安理会排名第9的理事已经这么难缠,前面的第8理事、第7理事……乃至最高的理事长呢?他们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就在他走神的当口,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主巢与菌毯接壤的地方蔓延出一条条粗大脉络,一直延伸至边沿空地,旁边工蜂全部处于静止状态,那块空地中央却凸起一个鼓包,并慢慢扩大,形成虫族建筑孵化时的囊状结构。

    与此同时,菌毯出现收缩反应,覆盖面积快速下降,涨落三次后,慢慢恢复之前水平。

    这种情况跟当初贝希摩斯的孵化过程一模一样,不过当时贝希摩斯的囊在天空,眼下的囊在地面。

    他被虫族基地这一变化惊呆,试图用光标点选囊结构,看看有没有什么介绍之类的东西。结果与当初贝希摩斯孵化过程一样,无法点选。

    这又是什么东西?

    当初他认为天上的孵化囊会解锁脑虫,结果是诗史单位贝希摩斯,如今空地上的孵化囊会解锁什么,王兽?或莽兽?好像也只有那样的巨兽需要这么大一块茧来孵化。

    照目前情况来看,孵化囊短时间内无法成型,参照贝希摩斯的成长过程,必然要继续供应吞噬体样本才可以,而吞噬体样本的来源肯定着落在最高安理会身上,这与他解救周艾的目标一致。

    唐方震惊于虫族基地内突然出现的孵化囊的时候,布尔韦尔既震惊。又愤怒。

    震惊源于被他当做庇护所的神经树被一把光刀轻轻松松破开,像剥女人的衣服一样,让里面的生物舱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更重要的是,他的确没有穿衣服。而生物舱又是透明的,堂堂理事先生变成一个供人随意浏览的裸男。

    偏偏唐舰长中途似想起什么一般突然住手,仿佛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移情别恋,不再剥美女的衣服。转去忙别的事情。

    这让他感到羞愧,感到不受重视,感到被冷落。自尊心与身为最高安理会理事的骄傲让他愤怒,熊熊的火焰在心口燃烧。

    他是布尔韦尔?阿诺德,最高安理会理事,站在西伦贝尔大区金字塔顶那群人中的一员,他应该受到重视,而不是被这样冷落。

    他几乎咬碎后槽牙,甚至在生物舱大声咒骂,遗憾的是生物舱的密封效果很出色。声音无法传到外面,唐方自然听不到,依旧怔怔出神,不知在思考什么。

    这种漫不经心的侮辱才是最伤人的侮辱。

    短短几分钟时间,布尔韦尔感觉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

    他曾蜷缩起双腿,也曾用手遮住私处,还曾双手环抱膝盖……反正每一个姿势都不满意,要么觉得太难看,要么觉得像女人。

    于是,他临时客串了一次LUO模。在散发着柔和荧光的生物舱里搔首弄姿,摆出一个又一个丢脸姿势。

    直到最后才醒悟过来,这样的行为让他显得愈不堪,分明就是自己侮辱自己。那唯一的观众对他的身体根本不感兴趣。

    他强迫自己平复心情,放开手脚,坦然去面对外面的思考者。

    只是,坦胸襟易,坦蛋.蛋难,总觉得有凉气顺着大腿根往菊花位捅。

    生物舱充斥着温润的营养液。绝不可能出现冷风寒流什么的,他知道,那属于心理阴影。

    可恶的黄脸小子,竟把他逼到这样的境地,于是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报仇雪恨,让他好看。

    唐方把意识由系统空间转移到脚下,看见布尔韦尔满泛怒潮的脸,还有君子坦蛋.蛋的-姿势,觉得自己肯定错过些什么。

    于是隔着生物舱说道:“你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你没穿衣服的事,那真不怪我。”

    布尔韦尔怒目圆睁,眼睛里好像要喷出火来。

    “好吧,好吧。”唐方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投降:“你这个样子很妖娆。”

    老实说,布尔韦尔长的非常帅气,不仅有一张英俊的脸,体型也匀称自然,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赘肉,再配上成熟男人的稳重气质,绝对是无数女人心目中完美情人的形象。

    可惜的是,他有一道与体貌特征完全不相符的苍老声线。

    唐方对此毫不知情,于是有一点点嫉妒,还有一点点快感。

    因为英俊有为的布尔韦尔?阿诺德理事被他剥了个精光,像展台上的商品一样暴露在货仓聚光灯下,接受别人的审视。

    他的恶趣味愈发刺激到布尔韦尔,或许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很清楚,这具身体看起来只有30岁,实际上已经在人世存在90个年头,作为一个老祖级人物,居然被对面那个乳臭未干的小王八蛋用这样的话调戏,真是欺人太甚。

    他的脸泛着淡淡红光,那是毛细血管充血的表现,扭曲的五官看起来像庙里的忿怒金刚,不……是躺在黄色水槽里的忿怒金刚。

    “布尔韦尔先生,你现在的姿势……真的好**。”

    他犹豫一阵,最终还是收起移动视讯仪,觉得刚才一瞬脑海闪过的念头很龌龊,作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实在不应该那么想。

    他觉得抱歉,于是不再调戏理事先生。

    而是用脚踩在生物舱柔软的生物膜上来回摇晃几下,露出一脸“很好玩”的样子,说道:“外面好硬,里面好软。”

    布尔韦尔要疯了。

    “你出不出来?”

    布尔韦尔保持缄默。

    得知生物舱没什么危险,他慢慢蹲下,屈起中指敲敲柔韧的生物膜。说道:“真不出来?”

    布尔韦尔依旧沉默。

    他恼了,用脚使劲踩踏生物膜,搅动里面的营养液。

    布尔韦尔被激荡的流体带动,身体晃来晃去。像关在装着水的塑料袋里的金鱼……不,银鱼。

    “出不出来?”

    布尔韦尔不再沉默,用力摇摇头,望着唐舰长的眼睛好像在看一只脑袋长角的恶魔。

    “不出来是不是?”

    布尔韦尔用力点头,用手扶住舱壁。尽量让自己保持平衡,他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对面的年轻人。

    唐舰长聪明么?聪明;唐舰长狠毒么?反正称不上仁慈;唐舰长成熟么?起码不幼稚;唐舰长有城府吗?或许……差不多……有吧;

    从以往获取的人物资料,还有那些市井传闻,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多多少少有些领导能力的人。

    大凡领导者,都很成熟,很稳重,处事冷静,有大局观。

    但是放到这小子身上,上面那些统统不适用。现在只要一看到那张脸,理事先生就有种晕船的感觉。

    便在这时。他再一次凝聚出超光速电子束,随手往上一撩。

    清洌的光照亮布尔韦尔的脸,理事先生又一次见识到唐舰长与别人的不同,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前一刻还在耍小孩子脾气,后一刻就果断硬来。

    唐方有硬来的资本,因为他是胜利者,理事先生是阶下囚。

    他只是想尽量保证生物舱完整。既然这东西能为宿主提供特殊营养物质,令理事先生永葆青春,说不定对自己。对克蕾雅等人同样有效。

    可惜布尔韦尔死活不肯出来,无论他如何变着法用激将法,那装嫩的老家伙就是不为所动。到最后,他终于失去耐心。决定用暴力手段破坏生物舱。

    由超光速电子凝结成的光刀可以轻松破开神经树坚硬的外壳,区区生物膜自然无从抵挡,直接被划开一个豁口,里面的营养液在压力差作用下往外喷涌。

    唐方没有动,看着它们从脚下漫过,顺着神经树外壳参差不平的纹理流淌。

    布尔韦尔依旧躲在里面不肯投降。

    神经树体长20多米。可想而知生物舱有多宽敞,除非亲自去里面拿他,否则,他能一直躲在里面不出去,哪怕营养液流尽。

    “无论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都是白日做梦!”

    理事先生没有选择苟延残喘,最后时刻,他磕碎了嘴里的胶囊。

    与此同时,一道黑色蛰针由外面刺入生物舱,逆着奔涌的液体,绕至布尔韦尔?阿诺德脑后,迅速扎下。

    唐方没有想到他这么干脆,生物舱破损的第一时间便选择自杀,他只能以最快速度召唤出感染者,施展“神经寄生”手段与死神竞速,以获取自己想要的情报。

    蛰针寄生过程远没有神经毒素类药物起效快,布尔韦尔还是死了,带着他宝贵的记忆堕入地狱。

    唐方的脸色很难看,比当初“炽天使号”陷入苦战的时候还难看。

    神经寄生虫并非全无用处,在理事先生弥留时刻,还是获取到一些情报,只是大多都是些支离破碎的记忆碎片,不能形成完整的信息链。

    艾玛筛选出一些比较重要的内容呈现给他,其中便有最高安理会机构组成方面的情报。

    布尔韦尔是9位理事之一不假,拥有动用V-00型吞噬体的权力,但他无法插手科学研究部门的事情。

    他主要负责最高安理会的发展工作,具体业务是在西伦贝尔大区诸国开拓地盘,与一些有野心的大贵族结缘,为日后最高安理会的重新崛起铺路。

    这跟苍蓝革命时期的做法完全不同,毕竟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发展。另外,“龙语者”们的围剿也让他们举步维艰,不得不小心翼翼,谨慎行事。

    在这样的背景下,保密工作成为一个重要活动纲领。

    9名理事都有自己的主管范围,每位理事非特殊情况不得插手其他理事的事务。比如,处理“晨星铸造”相关事务的乃是第7理事,布尔韦尔作为第9理事不会主动干预,只因唐方自己撞上门来,又对他的工作造成威胁,才不得不动用混合战舰,予以抹杀。

    最高安理会的9名理事中,负责吞噬体研发调制工作的乃是第2理事,并且科研站均是流动设施,除主管人员外,连其他理事都不知科研站所在位置,更不要说获得宝贵的研究资料。

    布尔韦尔?阿诺德作为排名最末的理事,自然更不可能接触到核心机密,就像他口中的“该隐”------吞噬体之源,也仅仅只有一面之缘。

    除上述内容外,神经寄生虫还获取到另一则让唐方非常在意的情报,除V型吞噬体聚合物外,I型-IV型吞噬体聚合物都有一种致命缺陷。(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