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二十章 笑话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作为星际争霸一代神族航母,甘翠索号体长当在800米以上,塔萨达凭一人之力融合虚空幽能与净化幽能造成的能量冲击可以撑爆甘翠索,自然也可以撑爆混合战舰。

    当然,塔萨达还在系统空间等待黑暗圣殿解锁,他无力召唤,却可以指挥2名高阶圣堂武士融合为执政官。这一过程释放的能量或许没办法与塔萨达融合两大幽能的举措相比,不过,只要数量足够多,用来摧毁混合战舰应该没问题。

    在“炽天使号”高能中子束持续不断的攻击下,V型吞噬体聚合物生物组织内充盈着能量,偏偏又没有足够时间把它们消化,于是转化腺体始终处于高速运转状态。在最终角力时刻,布尔韦尔又“献祭”掉库存零素提升母巢芯核输出功率,更进一步加重自身负担,直至8名高阶圣堂武士融合,一瞬间爆发出的能量终于冲破V型吞噬体聚合物所能承受的极限,从而引发混合战舰内爆。

    在对战模式下执政官由2名高阶圣堂武士合成,俗名“白球”,很多玩家会在圣堂武士耗尽能量后让他们融合,成为皮糙肉厚,又具备强大攻击力及溅射特性的主力进攻单位。

    执政官看似不怎么珍贵,然而,在星际争霸剧情里面,整个星灵族历史,高阶圣堂武士选择放弃生命融合成执政官的例子寥寥无几,化为灵体的他们会很快燃烧殆尽,相应的会爆发出令人恐惧的战斗力,史料记载可以影响一颗星球的天气,造成飓风雷暴、磁极紊乱等现象,由此可以看出。执政官的融合过程会产生多么强大的能量。

    另外,从当年塔萨达融合两种幽能化身为暮光执政官,暴走的能量可以撞死主宰那样的庞然大物也可以从侧面印证这一点。

    回想一下与混合战舰的战斗经过,若不是最后时刻想起塔萨达。想起高阶圣堂武士融合为执政官会释放出无比庞大的灵能,只怕最终落败的是他,而不是布尔韦尔。

    光风暴持续了多久他不清楚,直到艾玛提醒他爆炸余波散尽,才从迷茫中苏醒。借助神族运输机的外部传感系统观察战场。

    混合战舰已经在那样的大爆炸下被撕成碎片,随着母巢芯核消亡,所有外部组织与器官失去生物活性与意识,沦为干瘪冰冷的有机微尘,慢慢远去,消失在宇宙深空。

    V型吞噬体聚合物摒弃I型-IV型吞噬体聚合物的缺陷,成为能够被人类控制的生体兵器,其代价便是剥离单体细胞的吞噬与增生意志,除非有大块母巢芯核碎片残存,并非常幸运地遇到人类战舰。获得零素滋润,才有可能恢复本来面貌。

    新生产的侦测器进行广域扫描过程中送来一条消息,或许用影像来形容更准确一些。

    混合战舰爆炸区域有四团银光渐行渐远,唐方仔细分辨,发现竟是8名高阶圣堂武士融合而成的执政官。

    他们竟然在那样的爆炸中活了下来……尽管身周光芒已经变得十分黯淡。

    他赶忙沟通执政官,进行目标定位,将他们一一拉回系统空间,才发现护盾数值已经降至冰点,如果在对战模式下,陆战队员稍微甩几枪便可以把它们打爆。

    查询一下当前时刻。以便计算执政官的存续时间,他将注意力转回现实,再次接通侦测器视野。

    戈尔丁军港被刚才的爆炸波及,出现轻微损伤。好在不严重。

    “炽天使号”同样没什么大碍,只是护盾失去能量供应自行消散,左舷装甲被“阎魔号”残骸擦了一下。

    不愧为能与伊普西龙战舰比肩的存在,那样的撞击没有伤到舰体分毫,连表面深黑色涂装都没被刮花。

    透过早先安排在“炽天使号”舰桥等待命令的机枪兵,了解到芙蕾雅一切安好。此时正坐在驾驶座上静静等他回去,于是放下心来。

    便在这时,“晨星号”发来联线请求,驾驶员接通后,克蕾雅写满“焦虑”的脸出现在凯达琳水晶表面。

    “你怎么样?没伤着吧?”

    由于“晨星号”距离战场很远,他们不知晓具体发生什么事,不过从“炽天使号”被逼迫现身,到最后席卷整片空域的光风暴,任谁都知道刚才那一战有多险恶。

    “放心吧,我没事。”

    唐方用力挤出一丝微笑,并在水晶前面转动身体,好让她知道男朋友一切安好,身体健康的很,能把一头牛犊放倒。

    他忽然想起“晨星号”的任务,问道:“战舰码头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克蕾雅说道:“码头的战斗已经结束,史考特?霍纳的心腹在他死后绝大多数选择投降,只有少数负隅顽抗者被斯坦贝尔所掌控战舰消灭。”

    唐方点点头,告诉她原地待命,之后收起投放至战场的所有战斗单位,控制神族运输机飞往几万公里外一处空域。

    与此同时,戈尔丁军港指挥中心内众位工作人员从迷茫与震惊中回过神来,有的大口大口喘气,有的与身边战友交流。

    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抓住作战指挥台的手指因为太用力微微发白。

    剩下的人盯着大屏幕上电射而去的神族运输机露出复杂的表情。

    他做到了,居然真的做到了……把威名赫赫的混合战舰送入地狱。

    据说当年银鹰团也干掉过一艘混合战舰,不过代价大到让人无法接受,以银鹰人那种视荣耀为生命的作风,相比胜利,更觉得那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如今更是成为一个禁忌,没人敢在银鹰人面前提当年的事,那会被看成对银鹰团的侮辱。

    今天,混合战舰毁灭的一幕再次上演,他们有幸成为目睹这一切的幸运儿。

    他们不知道唐舰长具体用什么办法干掉的对手。几乎就在一瞬间,混合战舰化为一道闪光,泯灭在幽暗的宇宙空间。

    看似很轻松,很简单。但是他们清晰记得蝎型战舰与混合战舰僵持不下,清晰记得金色战机被孢子囊击中化为浮尘飞远,清晰记得那一道EMP冲击波将远离战场的戈尔丁军港D区所有电子设备摧毁。

    “阿拉黛尔”驻防海军舰队与琥珀舰队所属战舰在蝎型战舰面前就像薄纸糊的一般。

    “季风号”航母及其大型舰编队硬生生被黄金战机凌虐致死。

    如果与混合战舰为敌的不是唐舰长,而是他们和他们的舰队,结果会怎么样?

    所有人在脑海里画出一个问号。下一秒这个问号又变成惊叹号。

    斯坦贝尔望着电子沙盘上不再快速闪烁的交战指示灯,说道:“还好他与苏尔巴乔是敌人……我们的运气真好。”

    克莱斯顿说道:“怪只怪他太狂妄。”

    这句话里面的“他”指代少公爵,并非唐舰长。

    斯坦贝尔说道:“他有狂妄的本钱。”

    “的确,他有理由狂妄。”

    有最高安理会扶持,“阎魔号”都被改造成混合战舰,哪怕康格里夫健在,也绝不是苏尔巴乔及其所代表的克纳尔家族顽固势力的对手。

    这个道理斯坦贝尔懂,克莱斯顿懂,大厅内所有人都懂。

    只是少公爵运气真的不怎么好,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没事找事找飞利浦与老班尼的麻烦。这无异于因一块馒头引发的血案。

    “你有没有想过接下来怎么做?”

    斯坦贝尔摇摇头:“没有。”

    “真没有还是假没有?”

    “真没有!”

    克莱斯顿急了:“那你还要造反?还有……卡特那老东西会跟你胡闹?”

    “这件事发生的很急,根本没有时间考虑后续计划。”

    斯坦贝尔问道:“那你为什么选择跟我胡闹?”

    “为了公爵领所有平民,为了老公爵的在天之灵……也为了我自己。”

    斯坦贝尔望着他的脸说道:“so,do,i!”

    克莱斯顿有种抓狂的感觉,怎么都没想到这老家伙一把年纪做事还跟年轻的时候一样虎,从来不计后果,全屏一腔热血……虽然他也一样。

    看着驻防海军舰队副司令一副抓耳挠腮、不知所措的样子,斯坦贝尔说道:“其实我曾经有过一个想法,比如把苏尔巴乔软禁起来,逼他延续老公爵的从政方针……只可惜,他把他杀了。”

    克莱斯顿想到曾经在历史书上看过一个典故。模糊记得有个非常响亮的解释------“挟天子以令诸侯”,如果真是那样,斯坦贝尔的办法很不错。

    但就像他说的那样:“只可惜……他把他杀了。”

    唐舰长把苏尔巴乔杀了!

    如果从实际角度出发,用“失踪”来形容比“杀”更准确。不过没人相信唐舰长会留下少公爵一条命,因为当时从指挥中心出去的时候,他眼中分明含有杀意。

    斯坦贝尔用一种商量的语气问道:“要不要征询一下他的意见?”

    克莱斯顿说道:“我看行。”

    外围工作人员没有那么多顾虑,他们只是单纯觉得唐舰长好有本事,竟然能够与最高安理会那样的组织匹敌。

    今天他们见识了太多只存在于史料或传说中的东西,很多人庆幸自己还活着。并祈祷能一直活下去,将今天的所见所闻编成故事,讲给儿孙,讲给亲友。

    …………

    唐方操纵神族运输机离开主战场,进入距离戈尔丁军港数万公里之遥的深空。

    候有半分钟,5架“使徒”无人机由远方快速驶近。

    来的不只它们,还有混合战舰爆炸前几秒逃离战区的生物舱。

    布尔韦尔悬浮在营养液中,透过精神树的裂隙,用阴冷目光注视着环绕在身周的5架“使徒”无人机,以及越来越近的金黄色飞行器。

    精神树类似人类舰船的逃生舱,只不过更加先进,可以进行短程跃迁,前提是在无人干扰情况下。

    他在混合战舰爆炸的前几秒脱离,本以为可以顺利逃脱。哪知道5架无人机愣是用蛮力将半边身体进入虚拟空间的精神树挤出,构建出用以俘获物体的引力场,将他重新带回“阿拉黛尔”。

    他怨恨唐方,恨不能把那个小子活剐。

    刚刚那场战斗明明混合战舰处在上风。把蝎型舰逼入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再坚持几分钟,不……只要再坚持半分钟,他便会带上胜利者王冠。

    然而,他不知道最后一刻发生了什么。恍惚看到数抹金黄相交,然后便是快速扩散的能量潮涌,将V型吞噬体聚合物的生物组织、各种器官撑爆。

    他甚至来不及提醒2名副驾驶员逃命,母巢芯核便被摧毁殆尽,只能启动应急逃生方案,操控精神树脱离母舰。

    这一切都因为那个唐方,不仅让他损失掉珍贵的V-00型吞噬体,还让他从堂堂最高安理会理事成为生物舱里一名阶下囚。

    精神树体长在20米以上,无法送入神族运输机舱。

    唐方另行召唤出一台大力神运输机,将它缓缓吞没。然后转移至大力神货仓。

    混合战舰的神经树比当初覆盖在“阎魔号”表面的纤维组织更加坚硬,像C-14穿刺手、火焰切割器这样的设备甚至不能在它身上留下一丝伤痕。

    即使作为逃生舱,它也远比人类主权国家战舰配置的逃生设备要先进许多。

    布尔韦尔静静看外面那些人试图利用寻常工具切开精神树外壳,觉得非常好笑。军用武器都破不开的东西用工程器械切割,要多蠢才能干出这样的事。

    精神树就像一层坚硬的乌龟壳,包裹住里面脆弱的生物舱,除非他自己出去,否则,没人可以用蛮力破开它。

    他对此很有信心,因为母巢芯核与精神树一样。都是由V-00型吞噬体的胚胎干细胞发育而成,只不过前者主管混合战舰的能量调配,后者进化成神经网络中枢,并担负着保护驾驶员的职责。

    他很想知道唐姓青年在无计可施的时候会露出一副怎样表情……那一定很迷人。

    布尔韦尔的期待并没有持续太久。左右不过3、5分钟,便看到一个年轻人出现在货仓,并跳到神经树上非常没有风度的两腿下蹲,隔着“树皮”与生物舱对视。

    他用手敲敲坚硬的树皮,赞了一句:“好硬。”只是脸上并未露出任何难看,或者困扰的表情。就是单纯的,不含感情的赞叹。

    布尔韦尔对此很不满,他应该更愤怒,更焦虑,更迷茫才对,不该这么平静。

    唐舰长没有留给理事先生太多思考时间,屈起右手中指,像敲门一样轻轻撞击精神树表皮,说道:“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拉你出来?”

    理事先生觉得对面年轻人吹牛皮不打草稿,更怀疑他是不是一个白痴,问这么弱智,这么脑残的问题,根本不屑于回答。

    “看来,你是要我帮你一把咯。”

    他伸出右手,一道跳跃的光弧缓缓拉伸,最终凝结成一把锋锐长匕。

    布尔韦尔眼睛睁大一圈,就像混合战舰给唐舰长带来惊奇一样,眼前的一幕也给他带来惊奇。

    不借助任何外部装备,黄脸小子竟能催发出完全由能量构成的光刀,简直太不可思议了,相同的情绪只有在他第一次看到“该隐”时出现过。

    长匕在下一秒没入神经树外壳,很爽利,像用刀插进蜂窝状的冻豆腐。

    布尔韦尔原本睁开的眼睛爆发出一道光芒,他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为什么军用武器都破不开的神经树外壳,会被那一道光刀划破。

    是激光刀?不……不可能,用激光武器对付V型吞噬体聚合物的下场只能是被吸收。

    他等着看唐方笑话,却把自己变成了笑话。

    随着超光速电子凝聚的光刀划破神经树外壳,里面的透明生物舱慢慢暴露。

    一同暴露的还有布尔韦尔写满错愕的脸。

    光刀下划至一半忽然停住,唐方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倒不是光刀遇阻,而是有另外一个原因。

    他没有想到神经树好像金属一样坚硬的外壳也是一种吞噬体聚合物,因为它像“太岁”、“血翼老妖”一样,成功唤醒了星际系统的内容扩展进程。

    系统界面变暗,一排字符闪过。

    “power,on.”

    “system,restart,ok!”

    “init……”

    “prepare,dates……”

    “update……22%……36%……99%……”

    “release.”

    “run,now!”

    “……”

    等待系统恢复,将意识沉入虫族基地,选中一只幼虫,浏览有没有新单位解锁。

    按照以往例证,吞噬体聚合物一般用于解锁星际争霸1代的建筑或单位。(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