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一十四章 因果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少公爵到底是一个聪明人呢,还是一个搞不清眼前状况的蠢蛋呢?

    如果双方身份对调,他会第一时间摒弃那没用的公爵身份,因为他知道,唐舰长根本不会在意公不公爵,他眼里只有该不该杀。

    库罗巴基诺为当初所犯罪行付出应有的代价,苏尔巴乔自然也要为在风琴海岸做的那些事情负责,这与地位无关,与公平有关。

    他希望获得公平,同样也希望别人获得公平,起码在他眼中要公平。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公平,所以才要创造公平,如果每个人都不去做,那便永远不可能有公平。

    感染者突然出现在会议室,庞大的身躯几乎填满小半个房间,办公用的桌椅及一些电子器材被挤到墙角旮旯。

    一股刺鼻的腥臭弥漫开来,儿臂般粗细的触须淌下一团团乌黑黏液,还有一些乳白色的小虫子在它身下钻进钻出,在慢慢扩散的黏液表面留下一条条扭曲的爬痕。

    苏尔巴乔何曾见过眼前一幕景象,本来怒目圆睁的眼再次扩张,可以清晰看到眼白边沿的血线,显得格外狰狞。

    “你想干什么?”

    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一件事,权势与地位救不了他,吞噬体救不了他,最高安理会同样救不了他。

    唐舰长本身就是依靠生体战舰起家,在生物科学领域当然有着极深造诣,能驱策这种给人恶魔般感觉的大虫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一件事。

    但……它那么庞大的体型到底是如何出现在会议室的?它明明连安全门都难以通过。

    这便是苏尔巴乔最后的想法,或者说疑问。

    一道黑影闪过,感染者尾部可自如伸缩的蛰针刺入少公爵后颈,微小的神经寄生虫一路上行至大脑。

    他开始抽搐。眼皮上翻,眼白外露,看起来像中风一样。

    每每看到这样的画面,唐方便感觉后脊梁骨发麻。背心有一股寒气乱窜……哪怕他是感染者的主人。

    很快,艾玛筛选出的一些少公爵记忆片段把他从的注意力从感染虫身上拉入脑海。

    在浏览过所有信息,再结合星轨指挥中心收集到的相关历史资料,他总算搞明白克纳尔公爵领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的原点起自康格里夫公爵与众多克纳尔家族成员在看待领地,看待臣属、平民上的分歧。

    因为康格里夫年轻的时候曾作为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委派至星盟参与抗击朱庇特远征军的一支后勤部队负责人。见过西伦贝尔大区诸国部队形形色色的将领与士兵,经历过欺骗、猜疑、妥协、推诿、内讧……等等令人不齿的行径。

    同时他又看到战争的无情,政治斗争的残酷,国家之间的龌龊。

    西伦贝尔大区诸国齐心协力对抗朱庇特远征军,这样看似美好与荣耀的外表下,却充斥着让人无法忍受与作呕的罪恶与黑暗。

    没有哪个国家真正想帮助星盟,尤其是专ZHI政权,他们想看到星联的一切在这个世界不复存在,彻底让它成为历史,这样他们才会从星联的阴影中脱离。彻底迎来属于他们自己的时代。

    偏偏星盟又不能被灭,一旦星盟沦陷,朱庇特远征军将全面占领天巢星区,向西伦贝尔大区诸国辐射自己的力量与影响,可以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星盟永远不上不下,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去与朱庇特远征军打消耗战。

    这样一来,星联精神便名存实亡,尚未建国的星盟还会沦为西伦贝尔大区七国的提线木偶。

    当时只有查尔斯联邦与多兰克斯共和国表示反对。查尔斯联邦海军元帅雷顿?弗里曼甚至在联合作战会议上大骂蒙亚帝国、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苏鲁帝国、伊达共和国、索隆帝国五国卑鄙无耻,星盟答应他们的“好意”根本就是引狼入室------事后证明老元帅的话一点都没错。

    当时的社会环境是星联解体以后,西伦贝尔大区经过多年战乱。终于形成微妙的平衡,呈现群雄割据之势。而由于朱庇特远征军的入侵,外部环境紧张,诸国国内环境也不怎么好。像蒙亚帝国、苏鲁帝国这样的专ZHI政权,在统治阶级武力压榨下可以爆发出强大力量,反观查尔斯联邦与多兰克斯共和国,民间厌战情绪极强,虽然因为制度的关系拥有远超专ZHI政权的发展潜力,但是就当时环境而言。确是7国集团中垫底的存在。

    因此,他们的反对就像刚出生的婴儿啼哭一样无力,难以扭转大局。

    就像一句话说的,因为黑暗,光明才显得可贵。

    还有一句话,只有在最黑暗的夜空,才会有最灿烂的光明盛绽。

    即便在那样的环境下,星盟人民从没有想过要放弃自己的国家,哪怕他们所谓的“国”已经不存在。

    妇女会在每天清晨送儿女上学,然后奔赴工厂,生产出一批批崭新的军服,看它们被运上穿梭机,飞向蔚蓝的天。

    她们会用中午休息时间给远在前线的丈夫写信,有的会告诉他们孩子今天在课堂学到了什么;有的会告诉他们她爱他,会等他回来;有的会附上一张照片,告诉他们园子里初春种下的花已经开了;还有的会用平和与温暖的声音诵读婚礼上的誓言。

    “我愿意成为他的妻子,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

    年轻的康格里夫觉得那是他一生里经历过的最难忘的事情。人与人的感情是这黑漆漆的宇宙中最闪耀,最美丽的光芒,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它们更加珍贵。

    回望身周,他突然发现诸国的嘴脸让人作呕,国内贵族阶级所自诩的优雅、荣耀、高贵等等头衔是多么的虚伪。

    他不想跟那些人一样,他想走一条不同的道路,让那些本该发光的东西用力放光。让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归于虚无。

    他同样知道什么叫积重难返,什么叫阻力山大,所以,他不惜耗费20多年的光阴。从一点一滴做起,慢慢改变整个公爵领,与克纳尔家族内部的反对者及领地内其他老牌贵族进行抗争。

    这样的改革让他收获许多民心,还有开明贵族与将领的支持。就像卡特、斯坦贝尔、克莱斯顿……

    但是又无可避免地动了许多人的奶酪。

    尤其是这几年来,康格里夫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开始走下坡路。为了不让改革事业功亏一篑,他一方面加速计划进程,一方面努力寻找让自己可以多活两年的办法,他担心一朝撒手人寰,公爵领将再度沉入黑暗深渊。

    这种急躁惹出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便是“上帝武装”以伊普西龙人基因工程有助于改善人体素质、提高人类平均寿命为由成功混入“鲁尔赞”科研园区。

    第二个问题来自克纳尔家族内部,越来越多的反对声音汇成一股股浪潮,在公爵领内部肆虐。如果不是康格里夫威望无两,如果不是琥珀舰队、黑曜石舰队、“阿拉黛尔”驻防海军舰队压着,恐怕早就出现家族内乱。

    如果说康格里夫是公爵领改革派的代表人物,那么苏尔巴乔就是克纳尔家族内部反对者推出的代表人物。

    令人唏嘘与感叹的是。这两个对立势力的代表竟然是父子关系,苏尔巴乔还是公爵领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就像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内部一些与康格里夫关系不睦的贵族嘲笑他的说法,别人养儿子是为百年后代替自己活下去,而康格里夫却是养儿子来否定自己,这真是天大的讽刺。

    其实康格里夫很无奈,他明明知道苏尔巴乔站在自己对立面,又不能剥夺苏尔巴乔爵位继承人的身份,一来顾及父子情谊,二来这样做会激化他跟族里顽固势力的矛盾,很有可能引发政变。

    另一方面。因为康格里夫在领地内实施越来越开明的政策,与以赞歌威尔为首的新派实力在对待平民态度上出现分歧,并随着变革的深入加剧,他的行为一点一点撕裂克纳尔公爵领同赞歌威尔的利益联盟。

    以亨利埃塔为首的老派势力为求获得政治上的广泛支持。最近几年开始在领地实施改革,这使得很多人怀疑康格里夫会否改弦易张,投入亨利埃塔的阵营。

    康格里夫一开始的确有过这样的考虑,想着如果倒向亨利埃塔的阵营,会不会迫使家族内部的对立势力妥协,因为赞歌威尔绝不会容忍背叛行为。克纳尔家族要想延续下去,不得不依附亨利埃塔,继续深化改革。

    但是因为老派势力在政治上越来越弱势,改革进度偏慢,势力内部也不怎么太平,主张改革的激进分子与反对改革的保守分子发生矛盾,若不是有亨利埃塔弹压,恐怕早就分崩离析。

    在这样的背景下,康格里夫无法预见未来会发生什么,如果以亨利埃塔为首的老派势力在这场长达十数年的政治博弈下败北,他的改革行为又有什么意义?

    尽管克纳尔家族内部对他的反对声音此起彼伏,他还是无法抛弃克纳尔家族成员的身份,觉得人不能忘本。

    这种心理上的矛盾一直持续至几个月前,因为身体素质变差,以及加速改革步伐的举措让他与族内反对派的关系急剧恶化,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为了能够将改革进行到底,他决定抢先下手。于是找到斯坦贝尔、克莱斯顿、库罗巴基诺等人商议具体细节。

    以苏尔巴乔为代表的反对派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从“阿拉黛尔”的兵力调动,人员安排,及各种隐秘渠道送来的消息中嗅到里面的浓浓火药味,为求自保,只能选择与康格里夫撕破脸,准备动用杀手锏。

    这所谓的杀手锏,便是最高安理会的调制型吞噬体聚合物。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乏聪明人,康格里夫在官场与军队经营自己势力。持续推进改革的时候,克纳尔家族的一些老人便意识到将来有可能爆发的政治危机,于是也在寻找可以克制康格里夫的力量,并最终遇到死灰复燃的最高安理会。得知彼此的利益诉求后,双方一拍即合,就这样结为战略同盟。

    然而,富于戏剧性的是,还没等康格里夫与族里的反对派撕破脸。被揪住小辫子的“上帝武装”先一步发难,利用库罗巴基诺这步暗棋将康格里夫杀害,以致“阿拉黛尔”军政两界群龙无首,出现大乱。

    苏尔巴乔趁机率领爱德华舰队进驻戈尔丁军港,在一些支持者与库罗巴基诺暗中帮助下,连消带打,控制住驻防海军舰队,及琥珀舰队部分兵力,从而演变成唐方刚刚抵达时的局势。

    让唐方意外的是,库罗巴基诺不愧是一个天生的政客。简直老奸巨猾到极点。

    他是“上帝武装”安插在康格里夫身边的暗棋,但双方仅仅是合作关系,既然康格里夫死后“上帝武装”的人实现当初承诺,治愈了他的身体,那么双方的联盟关系也就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

    要知道康格里夫可是死在他的手上,如果这事泄露出去,苏尔巴乔会饶过他们?难保不会用他来杀鸡儆猴,以便竖立自己威信,同时达到安抚斯坦贝尔、克莱斯顿那些人的目的。

    “上帝武装”的存在对他而言无异于一颗定时炸弹,他必须把他们彻底拆除才行。

    于是。作为暗地帮助苏尔巴乔夺取驻防海军舰队兵权而获得重用与信任的人,库罗巴基诺将“鲁尔赞”科研院区一些组织贴上“康格里夫死忠支持者”的标签汇报给苏尔巴乔,彻底出卖原合作伙伴“上帝武装”。

    他原本打算亲自带队清除那些绊脚石,但是在作战会议上被苏尔巴乔一位顾问叫停。只让他负责“鲁尔赞”科研院区不相干技术人员的疏散工作,对“上帝武装”的处理办法另有人承担。

    库罗巴基诺没想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的转折,却又无能为力改变,只能遵从苏尔巴乔的命令疏散“鲁尔赞”科研院区,然后静静等待。

    他非常害怕苏尔巴乔最终的选择是招安“上帝武装”,那会为他带来灭顶之灾。于是在唐方攻打戈尔丁军港这段时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作为驻防海军舰队司令官却没有提出任何建设性的意见,反而是目光闪烁,心事重重的样子。

    事实证明他的运气很好,因为最高安理会与上帝武装的关系并不和睦。

    苏尔巴乔身边那名顾问名叫布尔韦尔?阿诺德,乃是最高安理会的9位理事之一,从库罗巴基诺手中接过处置权后,待“鲁尔赞”科研院区不相干人员疏散完毕,第一时间命令爱德华舰队所属登陆部队一支运输小队将手下送抵“鲁尔赞”科研院区,打算利用吞噬体聚合物干掉那些上帝武装成员,接下来便出现唐方在克隆人记忆中看到的一系列事件。

    然后,库罗巴基诺连日来的好运画上休止符……一同画上休止符的还有他的生命。

    消化完这些情报,唐方将注意力转回当下,暗暗感叹自己总会卷入一些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这让人十分无语。

    但是仔细想想,这又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即便不卷入这样的政治阴谋,也会卷入那样的党派斗争。如果他是一个蝇营狗苟的小人物,每天为衣食住行奔波,为养儿育女劳碌,过着小职员亦或小商贩的生活,无论是政治阴谋,还是党派斗争,都跟他隔着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但如果一个小职员选择为公正,为公平,为公理发出自己的呐喊,那他一定会遭遇来自政府的影响,甚至卷入政治阴谋。如果一个小商贩买卖越做越大,成为商界巨无霸,那他一定会与政界人物出现交际。甚至卷入党派斗争。

    这是一个无可避免的事实。因为人的力量每前进一步,便会越来越接近金字塔顶层那些人,以及那些人干的那些事。

    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体便是这样的意思。

    …………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这家伙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感染虫按照唐方的指示消除神经寄生虫对他的影响,苏尔巴乔由失神中醒过来。尽管他不知道在失去意识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很简单。”唐方平静说道:“只是看了看你脑袋里面存放的东西。”

    脑袋里面……存放的东西?(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