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上帝武装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既然飞利浦商团的人已经被你救走,为什么还要进攻戈尔丁军港,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是苏尔巴乔,克纳尔公爵领的新任公爵,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大贵族,大领主,你这样做绝对会引发战争,一旦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参战,你的‘晨星铸造’将走向末日,星盟都救不了……不,不……他们根本不会救你,还会彻底孤立你。”

    “只要你不杀我,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

    “你不能杀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苏尔巴乔说了很多,声调越来越高,越来越语无伦次,像极了古代太监标志性的公鸭嗓。

    这一幕让人大跌眼镜,怀疑现在的他跟刚才威风八面的少公爵不是一个人,不过这些语无伦次的话从道理上讲很正确,说明他还没有失去理智,仅仅是情绪濒临崩溃。

    唐方皱起眉头,耐着性子问道:“你跟最高安理会那些人什么关系?”

    这不仅是他的疑问,也是在场众人的疑问。

    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一面活动僵硬酸痛的手腕,一面冷冷注视着苏尔巴乔的脸,也不知是谁给他们送的绑。

    权力能让很多人聚集在身边,权力也能让权力者成为孤家寡人。

    苏尔巴乔此时的情况与其说难看,不如说可悲。

    “最高安理会?你是在说外面的混合战舰吗?”

    唐方说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告诉你?可以……前提是你必须放过我,还要助我控制住公爵领局势。”

    唐方眯起双眼。

    在斯坦贝尔、克莱斯顿等人的位置望去,他好像在认真考虑苏尔巴乔的条件。

    众人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就像苏尔巴乔的疑惑,唐舰长明明已经把飞利浦与老班尼二人救走,还有本事不声不响突破“艾蒂亚”封锁线,他为什么不就此离去,而是冒着激怒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危险选择进攻戈尔丁军港,插手克纳尔公爵领政局?只怕有着一定目的。

    从刚才他与少公爵的对话可以看出。他对最高安理会的事情非常在意,想来便是发动战争的原因。

    苏尔巴乔很狡猾,懂得用这样的条件胁迫唐舰长……

    如果他真的临阵倒戈,选择接受。帮助少公爵维.稳,以“晨星铸造”的实力,黑曜石舰队及琥珀舰队中的造反派根本没有存活下来的希望。

    别看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选择冒着生命危险帮助他,其实双方不曾谋面,也没有进行过交流。他们只是单纯的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帮助唐舰长便是帮助他们自己,帮助“晨星铸造”便是帮助“艾蒂亚”人民。

    他们很清楚,如果放任苏尔巴乔这么搞下去,老公爵20多年来的改革事业将毁于一旦。

    所以,他们并不清楚唐方心里是怎么想的,如果是一般的商人,肯定会选择同意苏尔巴乔的条件,只有这样才可以做到共赢,不会造成负面影响。

    从唐舰长在星盟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他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自然最有可能做聪明事,于是他们很害怕,害怕他会答应苏尔巴乔的条件。

    事实证明,聪明人不一定必然做聪明事,也有时候会做傻事。因为聪明人是“人”,不是只懂趋吉避凶、唯利是图的动物。

    就像白岳讽刺与鄙夷的一句看似真理的话,“人是高级动物。”

    唐方更喜欢……或者说习惯做一个人,很讨厌被人拿来与动物相提并论,更加反感社会达尔文主义。所以他拒绝了,不仅拒绝了,还斩掉苏尔巴乔的一只手。

    他的速度很快,快到众人只觉眼前一花。然后便看到少公爵右手腕喷薄而出的血液,再然后才是凄厉的惨叫。

    很多人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直到唐方一掌拍在地面,将参谋尸体的一部分震成齑粉。

    “不要试图在我面前耍花招。”他说道。

    苏尔巴乔远比一般人要聪明许多,他那些语无伦次的话与歇斯底里的咆哮,还有刚才的条件,不过是为吞噬体聚合物的成长赢取时间。

    大家都被二人的谈话吸引。没人注意到少公爵右手一枚祖母绿戒指的光芒微微变暗。

    那是一个极微小的异常,却很有可能造成巨大后果,只因有微尘大小的吞噬体样本落在地板缓缓流淌的血液上。

    在这样一个可以进行宇宙殖民的时代,黄金、钻石、宝玉、水晶……等等等等,这些地球历时期的贵重物件都已失去原有价值,像苏尔巴乔这样的人物应该有更高的追求才是。

    斯坦贝尔、克莱斯顿、库罗巴基诺这样的老人知道戒指是克纳尔家族祖传的东西,唐方不知道,刚才眯起眼睛其实并非在思考苏尔巴乔的条件,而是发现脚下的细微变化。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少公爵做交易,又怎么肯费心思去讲条件。

    他徐徐挺直脊梁,右手跳跃的电光在苏尔巴乔苍白扭曲的脸上映出一道道光痕,像要把什么撕裂。

    断臂已经不再往外喷射血液,只是像屋檐淌落的雨水那样淅沥沥往下流。

    大厅有很多都是文职军官,很少见过这样的场面,从苏尔巴乔那名贴身随从被爆掉脑袋,到他本人被一道光华斩去右手,唐舰长的狠辣与果决给他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他们作为公爵领的臣民,与苏尔巴乔这个级别的人物中间横着一条难以逾越的天堑,那不只表现在物质与生活方面,精神上也被严重摧残。

    就像蒙亚帝国,人们见到贵族老爷必须让路,必须行礼,必须保持谦恭,甚至有些公侯领残暴到恢复**权,普通人最怕摊上事,惹到权贵。必须小心翼翼的生存与被剥削。可笑的是在那样的环境下,很多白种人竟也学会黄种人渴望获得帮助时会做的一件事------下跪,祈求权力者发一发善心。

    奴隶祈求奴隶主发善心,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也从侧面折射出这个病态的社会下平民活的多没尊严,多么缺乏公平与公正。

    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因为亨利埃塔的老派势力与赞歌威尔的新派势力不断博弈,还有王族权势不及蒙亚皇族的关系,对平民的压迫与奴役程度相较之下要弱一些,图兰克斯人看蒙亚帝国觉得那是一个落后与野蛮的国度。

    但是归根结底。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就像大厅里这些年轻军官,天生觉得自己低苏尔巴乔一等,每次望着他时,心里不知不觉会有一种畏惧情绪。

    此时此刻,他们畏惧的对象被唐舰长一刀斩去右手,像头受伤野兽那样发出凄厉而痛苦的哀嚎,这让他们醒悟,原来苏尔巴乔跟一般人没什么区别,他甚至比他们还要怕死。受伤后发出的哀嚎比普通士兵更凄厉。

    唐方斩去的其实不是他的手,而是他头上耀眼的王冠。

    于是,那个断掉一只手的男人不再是他们心里的魔像,而是一个褪去虚假光环的凡人。

    “很抱歉,告诉你2个坏消息。”

    唐方走到苏尔巴乔面前,说道:“第一,这种东西我不是第一次遇见,所以,请不要对它们心存希望。”

    一些年轻人听得稀里糊涂,不明白他口中的“这种东西”是什么玩意儿。只有斯坦贝尔、克莱斯顿这些知道一些苍蓝革命内幕的老人,脸色瞬间大变,用一种好像看怪物般的目光望着他。

    库罗巴基诺终于不再平静,抬起头打量他一眼。瞳孔深处有一抹幽华掠过。

    “第二,我不想再跟你废话,相比少公爵,我对外面那个东西更敢兴趣。”

    他向身后挥挥手,一名幽魂走上前,将瘫倒在地的少公爵粗鲁扛起。向门外走去。

    接下来他望向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说道:“这里还有苏尔巴乔的人吗?”

    他问的很随意,很自然,没有包含什么特殊感情,但是听到作战指挥台两侧的几位军队高层耳朵里,不啻于晴天霹雳。

    苏尔巴乔的人……地下躺着的贴身参谋就是苏尔巴乔的人,从刚才的一系列事可以看出,他绝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如果被贴上“苏尔巴乔手下”这样的标签,会不会步上苏尔巴乔贴身参谋的后尘?

    他们当初投靠苏尔巴乔为的什么,还不是活命?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求生的愿望让他们向斯坦贝尔、克莱斯顿投去乞求的目光。

    前一个小时他们还在配合史考特?霍纳嘲讽二人,一会儿的功夫,是生是死又在二人一念之间,今天的经历比许多影片还要曲折。

    克莱斯顿没有说话,斯坦贝尔扫过作战指挥台旁边众人满含渴望的眼睛,摇摇头,说声:“没了。”

    唐方点点头,说道:“外围防线还有一些苏尔巴乔的亲卫。”

    斯坦贝尔说道:“我知道。”

    “我会留下2名特工帮助你们稳定军港内部局势。”

    两名幽灵特工从门口走到斯坦贝尔、克莱斯顿身边。

    就在众人认为他要离开指挥中心的时候,忽然走到库罗巴基诺面前,问道:“你是库罗巴基诺?‘阿拉黛尔’驻防海军舰队的司令官?”

    库罗巴基诺拢着双手,抬头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说道:“是我。”

    唐方跟着轻轻点头,说道:“请你去死。”

    这话说完,一道青蓝光芒由他手腕骤然射出,直接刺穿库罗巴基诺的胸膛。

    “为……什……么?”

    “我不喜欢你的名字,这个理由你满意吗?”

    库罗巴基诺已经没有回答满意或不满意的机会,他仰着身子向后摔倒,壮硕的躯体咚的一声砸在地板上,胸口渗出的血液慢慢扩散开来,与之前那名参谋已经凝固的血交汇一处。

    一位中将就这么死掉,因为唐舰长不喜欢他的姓名而死掉。

    外围的基层军官面面相觑,认为他果然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几名女军官害怕的同时却又带着丝丝说不出的情绪,觉得他好酷。

    只有距离作战指挥台比较近的一些中高层将领察觉到一个不同寻常的情况,库罗巴基诺死后流出的血有些奇怪。泛着星星点点的幽绿荧光。

    唐方转身往外面走去,一面走一面小声嘟哝。

    一些距离门口较近的工作人员竖着耳朵听了一阵,脸上露出非常怪异的表情。

    旁边有人问他们听到些什么,年轻的中尉将他的话大声重述一遍。

    “你知道的。我炸了你的身体是迫不得已……如今帮你把仇人杀掉也算了了咱们之间的因果,无论如何,你不能因为这件事缠着我……不,托梦都不行。”

    众人愕然,唐舰长刚刚在他们心底竖起的高大形象轰然崩塌。

    它立的很快。倒的更快……就因为最后的一句话。

    一名二十七八岁的女军官好奇问道:“他在跟谁说话?”

    斯坦贝尔罕见地露出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摸着嘴角旁边那颗痣说道:“我想……或许是老公爵吧。”

    克莱斯顿一脑门黑线,心说到底哪个他才是真的他?

    其他人终于回忆起苏尔巴乔当初扣在他脑袋上的大帽子------炸毁康格里夫的遗体,侮辱克纳尔家族。

    原来,他真的把老公爵的遗体给一枚核弹炸没了……

    但那句“迫不得已”是怎么回事?老公爵的仇人又是怎么一回事?刚才克莱斯顿不是说老公爵死于苏尔巴乔之手吗?只是苏尔巴乔不承认,又说杀死老公爵的另有其人,乃是一个由克隆人组成的恐怖组织。

    作战指挥台旁边几位将官对视片刻,将目光移动到地上慢慢失去体温的库罗巴基诺尸身,仿佛想到些什么。

    第一次听到,或者说看到“库罗巴基诺”这个名字的时候。唐方便不怎么痛快,只是当时周艾还未病倒,孟浩宇、麦道尔等人也没有被诛九族,他没有足够理由与苏尔巴乔敌对,克纳尔公爵领的政事与他无关。

    只可惜命运弄人,为救周艾,他不得不卷进政治漩涡,对苏尔巴乔宣战。

    按照当初在“鲁尔赞”科研院区擒下的那名克隆人的记忆,库罗巴基诺便是“上帝武装”(克隆人对组织的自称)安插在康格里夫身边最关键的一枚暗棋。

    康格里夫的死完全由此人策划实施,作为交换。“上帝武装”会为他提供一种可改善人体器官质量,延长寿命的药物。

    驻防海军舰队直接负责“阿拉黛尔”的安全,作为驻防海军舰队司令,可以说是康格里夫心腹中的心腹。元老中的元老。

    但就是这位康格里夫眼睛里最可靠的下属,最值得信赖的老友,却把他推向死亡的深渊。

    唐方在坎达尔岛炸毁康格里夫的遗体是一件迫不得已的事情,如果他不那么做,受害的将是“艾蒂亚”亿万平民。

    当时因为不了解康格里夫的为人,他不觉得这是一件应该感到愧疚的事。但是到了后来,通过孟浩宇、麦道尔、斯坦贝尔、克莱斯顿这些人,以及来自民间的声音,了解到康格里夫执政20多年的所作所为,他忽然很敬佩那位老人,并对炸毁他遗体这件事感到一丝不安。

    直至攻入戈尔丁军港内部,顺利俘虏苏尔巴乔,在指挥中心遇到库罗巴基诺,觉得这是上天给他的一个弥补过失的机会,起码可以帮老公爵报仇雪恨,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动手杀人,用幽能刃将库罗巴基诺送入地狱。

    好人就算得不到好报,总也要有人给他们伸张正义,不是吗?

    由作战指挥中心出来,左转进入一间用来研究作战计划的小型会议厅。

    苏尔巴乔手腕伤口已经做过简单包扎,免得在没有得到想要的情报前便失血过多而亡。

    “你想知道什么?我……我全都告诉你。”

    看到唐方进门,他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因为用力过猛,包住伤口的残破衬衣被染成一片血红。

    他终于不用再为领带勒的太紧苦恼,从脖子到胳膊,仅仅是位置的改变,却可以救下他的小命。

    唐方望着他不见一丝血色的脸说道:“抱歉,我没有精力去分辨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所以不需要你来告诉。”

    他嘴上说着抱歉,脸上却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

    2名ghost走过去将苏尔巴乔架起。

    少公爵露出怨毒神色,但更多的还是不解。他搞不清楚唐舰长上一句话的意思,还有……这让他感到被侮辱,从作战指挥中心到小型会议室这些经历就像一场噩梦,作为一位高贵的大公,他不应该遭受这样的苦难,这不是他应有的待遇。

    从小到大,没人敢对他这样……没人!

    从小到大,只能他对别人这样。

    他不是含着金勺子出生,而是握着金权杖出生。(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