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一十章 戈尔丁拦截战(下)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5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D-109巡逻舰队旗舰是一艘神圣骑士级轻型巡洋舰,上面的指挥官反应很快,第一时间命令舰首2门三联400MM电磁轨道炮对拦路虎展开远程炮击,并命令大后方有人防御炮台原地展开阵型,进行协同攻击。

    戈尔丁军港外面的战列舰编队与战舰码头正在经历什么样的灾难他很清楚,也知道“晨星号”上有什么人,只要能终结对面那艘战舰,远方的战斗便会画上休止符。

    他知道唐舰长,知道“晨星号”,知道极光护盾,不知道“星辰之怒”。

    孤陋寡闻就葬送了他的性命。

    粗大的等离子流刺破黑暗,照亮飞行轨迹周边太空。

    包括为首的神圣骑士级轻型巡洋舰在内,计有4艘战舰及一座天基等离子炮损毁,化成那一束银蓝下鼓荡的大火球,翻滚远去。

    当那道光芒闪烁几次后隐去,“晨星号”两弦200MM磁轨炮喷出一道道雷火,向呆在原地的异端级快速突击艇与护卫舰级别的小型战舰进行疯狂扫射。

    D-109巡逻舰队的旗舰一照面便被打穿,这样的一幕完全摧毁剩余舰只的意志,不可避免地发生溃败,并殃及后面的大型天基防御设施。

    它们的目标大,速度又慢,再缺少舰队掩护,彻底沦为“晨星号”的活靶子。

    D-109巡逻舰队的溃败不特殊,它很普遍。

    D-103、D-101、D-107……几乎就在一眨眼的功夫,正往战舰码头驰援的巡逻舰队发生连续溃败,而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都是源于旗舰被干掉,阵型发生混乱。

    让苏尔巴乔感到不能接受的是,在那些溃败战舰指挥官的汇报中,都提到一个词“未知隐形战舰”。

    是“未知隐形战舰”而不是“高速隐形轰炸机”,这说明它与战舰码头肆虐横行的家伙们不是一路货。

    直到一艘惩戒骑士级驱逐舰将传感系统拍摄到的动态影像上载至指挥中心。苏尔巴乔才了解到巡逻舰队遭遇了什么。

    那何止与高速隐形轰炸机不是一路货,单论战斗力,高速隐形轰炸机恐怕要喊它爸爸……不,是爷爷。

    “晨星号”的主炮已经足够让人惊讶。但是与那艘隐形战舰相比,根本就上不了台面,惩戒骑士级驱逐舰送回的画面中,前方虚空6道刺眼光华闪过,3艘宣教士级护卫舰、1艘真视之眼级侦查舰、1艘圣钉级轻型突击舰。还有1艘异端级快速突击艇就像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撕裂,化成无数碎块。

    刺眼的光风暴消褪,看到那样的一幕,任谁也不可能保持镇静,更恐怖的是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那道闪光来自哪里,又是怎么把6艘战舰在一瞬间送入地狱的。

    “晨星号”击溃D-109巡逻舰队的武器源自舰首主炮,粗大的等离子光束有迹可循,而刚才的银色光束没有任何前兆,几乎在一瞬间6艘舰艇全毁。

    毫无疑问。这会对巡逻舰队的士气产生毁灭性打击,溃败是不可避免的一件事。

    D-107巡逻舰队送来的影像中,没有刺眼的闪光,只有一串水晶般光华泼洒进舰群,然后爆炸像连成一排的火山爆发,翻腾的浓烟一下吞没舰群,然后便是通讯频段凄厉的哀嚎与沉闷爆炸。

    在这之后,一道形同“晨星号”舰首主炮,但是更加粗大,颜色也不同的光束突然迸发。往舰群所在方位一划,下一秒,爆炸如同沸腾的壶水,在夜空下此起彼伏。

    参谋们的眼睛瞪大。喉结上下蠕动,一波又一波口水被他们吞进肚子里。

    这才叫凌辱!凤凰战机与铁骑兵舰载机的战斗在它面前更像是过家家。

    苏尔巴乔的脸色没有变化……不是他不想变化,而是原本便已经难看到极点,哪怕现在心头再愤怒,再怨恨,也无法用脸色表达。

    面对这样的局势。他真不知道该怎样继续战斗下去,在隐形战舰的绝对武力面前,那些中小型舰就像孱弱不堪的初生婴儿。

    他攥紧双拳,用力做起深呼吸,眼睛里闪耀着一种很诡异的光芒。

    便在这时,一直不声不响的内务官忽然站起身,汇报一个突发情况。

    “勋爵,无法与黑曜石舰队进行通讯的原因找到了。”

    包括那些参谋官在内,所有人望向内务官。

    “有人在对军港通讯模块与黑曜石舰队匹配的量子隐形传态调制芯核进行干扰。”

    “是谁?敌人吗?”

    众人相顾失色,暗道莫不是敌人已经潜入军港内部?如果真是这样,那麻烦可就大了,须得为后路打算。

    苏尔巴乔没有说话,只是用阴冷的目光注视内务官,等待下一步的报告。

    “不……不是敌人,是……是斯坦贝尔与克……克莱斯顿?”他下意识用一种怀疑语气说话,当注意到少公爵好像愤怒野兽一样的脸,急忙换成肯定句:“是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

    在内务官看来,这绝对是一件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那样的老将军会叛国?他一百个不相信,且不提这一点不符合他们以往处事原则,难道做这样的事情前就不考虑一下后果吗?以少公爵的残暴性格,很可能为此诛他们九族。

    他无论如何想不明白两位老将军为什么这么做。

    借唐舰长的手除掉苏尔巴乔?少公爵不就是觊觎他们手中的兵权吗?用得着撕破脸,不惜拿自己与族人的性命冒险?

    退一步讲,就算苏尔巴乔死于此役,继任公爵应该是吉尔哈桑,性格比他的兄长还要极端,如果换成那样的人物执政公爵领,说不定会为“阿拉黛尔”带来一场惊世浩劫,两位老将军的家人恐怕面临诛十族的危险。

    他们不该这么做的……

    内务官感到不解,更感到悲伤。

    偏偏众目睽睽之下他没有办法隐瞒这件事。

    他要为自己的妻儿考虑。

    不只内务官感到不解,指挥中心绝大多数人都有一样的感受。作战指挥台旁边的参谋们面面相觑。只有几名与斯坦贝尔关系不睦的军官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在这样的时间做这样的事情,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们的命。

    大厅变得更加沉闷,所有人都在等待苏尔巴乔做决定。

    或许是今天让人愤怒的事情太多,多到这样的背叛已经不能让少公爵用情绪表达。

    他从作战指挥台走下。叫声:“卫兵。”

    安全门打开,6名贴身警卫持枪走入,立于厅门左右。

    苏尔巴乔带着1名随身参谋往外面走去,竟似对外面岌岌可危的战局不管不顾,亲自去惩办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

    琥珀舰队与驻防海军舰队几位参谋官想说话又不敢说话。因为谁都知道现在的少公爵已经处于暴走边缘,倘若有不开眼的家伙这时候去烦扰他,说不定给一枪打爆脑袋,于是他们只能一脸急色又不敢说话,从远处看去很像便秘的样子。

    苏尔巴乔终究还是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

    外面的仗该怎么打?谁来指挥?

    参谋们看向驻防海军舰队司令官库罗巴基诺,少公爵一走,他便是整个指挥中心军衔最高,资格最老的人。

    “等。”他只说了这一个字。

    根据情报官转至大屏幕上的最新战况,那艘隐形战舰将D-101巡逻舰队全歼。没有流下哪怕一艘战舰,甚至追出上百公里把最后那艘异端级快速突击艇打爆。

    实在是太狠了……

    从参战到如今,前前后后过去十几分钟,毁在它手里的中小型舰只超过百艘,将近巡逻舰队战舰总数的一半。

    库罗巴基诺比起一名将军,其实更适合当一名政客,他没有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的武人风骨,也没有文人的傲骨,只有犬人的媚骨。

    他不想背这样的担子,或许用“不敢背”来形容更为准确一些。

    隐形战舰的出现打乱苏尔巴乔的一切布置。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的捣鬼又把少公爵往深渊推了一把,在这样的境况下,如果冒冒失失接过指挥全局的重担,万一搞砸怎么办?

    不……没有万一……在这样的劣势下。任何人都能猜到琥珀舰队的下场。

    他才不会为人顶缸,背一个指挥不力的罪名,既然少公爵没有指定指挥人选,他当然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参谋们只能在心里埋怨库罗巴基诺是个王八蛋,以往驻防海军舰队的事务绝大多数都推到克莱斯顿头上,值此危难时刻。他竟然还在推卸责任。

    如果琥珀舰队真的落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戈尔丁军港会迎来怎样的结局?唐舰长又会如何处置他们?

    库罗巴基诺其实不傻,可以说老奸巨猾。在他看来,“艾蒂亚”与“戈尔丁”发生的一系列事都是唐方与苏尔巴乔之间的恩怨,跟下面的人无关,琥珀舰队落败后还有爱德华舰队,还有黑曜石舰队,如果连它们也败在唐舰长手下,那干脆举白旗投降便是。

    作为一个在社会摸爬滚打多年,阅人览事无数的老家伙,他知道唐姓小子不是一个残暴嗜杀的人。

    大凡年轻人都有心软的毛病,因为学会残酷需要很多年。

    …………

    苏尔巴乔走出指挥中心后没有立刻赶往通讯系统所在区域,而是扭头冲那名随身参谋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话,目送他离开,才带着贴身警卫去拿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

    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让这两个叛国贼不得好死。

    诛九族?不……这太轻缓,哪能让他们像孟浩宇、麦道尔那么便宜。

    他知道许多古代欧洲很有名气的刑法,很残忍,也很好玩,比如浴桶刑、铁CHU女、犹太尖凳……等等。在这个医学技术非常发达的年代,让人受尽折磨却无力去死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当然,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一定要放到最后开刀,希望俩人喜欢前面的助兴环节。

    无道?残暴?恶贯满盈?

    这些评语在苏尔巴乔看来不过就是一群牲畜死前的悲鸣,算不得什么。

    冷兵器时代人们可以用锄头与镰刀造反。但是到了近现代文明,只要手握军队,还有权贵阶级拥护,平民造反?那就是一个笑话。

    就像加西亚反抗军。当初所造声势极大,又有查尔斯联邦做幕后推手,结果怎么样?还不是被柯尔克拉夫一世打得像条丧家犬,只能依靠伊普西龙遗迹苟延残喘。

    加西亚反抗军逃走后,整个恒星系统的人都被杀了个精光。结果怎样?柯尔克拉夫?斯图尔特不是仍然稳稳当当坐在皇帝宝座,接受万民欢呼吗?

    人是一种容易忘却苦难的动物,只需通过引导,让他们变得更加冷漠与自私。

    更何况他还没有做到柯尔克拉夫一世那样的地步,他杀的这些人只是异己,不是平民,至于为什么要诛九族,乃至十族,因为他必须这么做,斩草不除根只会带来麻烦。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他不希望那样的事在自己身上出现。

    细数人类历史上每一个朝代,哪位国君登基不会制造些血雨腥风?不这样做如何竖立权威?不这样做如何让人敬畏?不这样做如何扫清异己?

    苏尔巴乔觉得自己没有错,比起柯尔克拉夫那样的狠人已经很仁慈,很克制。

    …………

    与此同时,戈尔丁军港一座横向伸展的通讯塔台表面的排气口突然冒起一道电弧,巨大的风机停止运转。

    流光闪过,一个人影跳入通风道,沿着光滑的墙壁向下滑行。

    周围战场的一切情况唐方通过与侦测器共享视野全部收入眼中,对芙蕾雅的赌气行为更是心知肚明。

    这小丫头不敢跟自己发脾气。把一腔怒火全发泄到巡逻舰队身上。

    D-101巡逻舰队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乘坐特别行动运输船离开“炽天使号”的时候,芙蕾雅嚷嚷着要跟他一块儿来遭到拒绝,他解释说如果她也离舰的话,谁去拦截巡逻舰队?

    小丫头只能留下来按照他的计划继续行事。只不过稍稍做的过分了些,他只让她配合“晨星号”拖住那些巡逻舰队,没叫她全歼目标。

    不过这样也好,把那些不高兴发泄出来总好过憋在心里。

    至于巡逻舰队那些人,他只能为他们默哀。

    苏尔巴乔的想法其实很正确,很务实。以前他的确没有和“阿拉黛尔”军方开战的理由,那对他没有任何好处,救出飞利浦与老班尼,然后取得智芯离开,这样做才符合他的利益。

    但……谁能想到“鲁尔赞”上藏着“兄弟会”那些人?谁能想到半路杀出吞噬体聚合物?谁又能想到周艾会伤在长舌畸形怪手下?

    这让他必须跟少公爵作对,而风情海岸上演的一幕,也让他更加坚定除掉苏尔巴乔的想法。

    当初救出老班尼与飞利浦,离开“艾蒂亚”的时候,艾玛曾将孟浩宇与苏尔巴乔的对话转播给他浏览。

    对于孟浩宇、麦道尔这样体恤属下生命,顾念百姓安危的军人,他还是蛮欣赏的,同样也对康格里夫多出几分敬意。

    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进去“鲁尔赞”科研院区再出来,他们便成为风琴海岸滩涂上一具具无头尸骸,身体在坎达尔岛,头颅却被悬挂在诺尔堡郊外的马路两侧。

    迎接这样命运的不只他们,还有他们的家人,就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斩草除根……做的很绝。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亲眼目睹如此让人愤怒的景象。

    听别人说和亲眼所见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他对这样的事情无法接受,看到那些无头尸体倒卧在风琴海岸,鲜血将海水染成一片赤红;看到那些表情不一的头颅,孩子溅满血污的脸上还残留着泪水的痕迹;看到公爵夫人坐在洒满花瓣的浴池中,用力舒展开身体接受男宠的亲吻。

    他感到愤怒,无比的愤怒,就像看到当初毁于核爆的文登巴特那样愤怒。

    一来为搭救周艾,他不得不去寻找“最高安理会”或者“兄弟会”的线索;二来为发泄他心中的愤怒;所以,他把仇恨的目光射向“戈尔丁”。

    既然苏尔巴乔污蔑孟浩宇、麦道尔勾结自己,自己便有理由为他们报仇。

    既然他有能力这么做,为什么还要选择克制?

    在星盟的时候他已经克制许久,选择跟那些政客玩心计,如今就任性一回怎么样?

    干掉苏尔巴乔会惹来西伦贝尔大区其他权贵阶层的敌视?成为众矢之的?

    为救周艾,即使与整个西伦贝尔大区所有主权国家为敌又如何?

    像苏尔巴乔这样的人,只需一个一个把他们杀到服气便好。他们习惯于给别人制造恐惧,总该有人让他们也尝尝恐惧的滋味……这样才公平。

    他承认以暴制暴不是最好的办法,很多时候却是最有效的办法。

    …………(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