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零八章 戈尔丁拦截战 上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被高速隐形轰炸机纠缠住,双子导弹对舰体的位移干扰太大,无法执行紧急跃迁。常规航行速度也比不上他们,只能成为对方的活靶子。

    这种感觉极其不爽,史考特?霍纳接受命令的时候雄心万丈,下令出击的时候趾高气扬,认为这是一个向少公爵表忠心的好机会,怎么也没有想到“季风号”还没出门,就被对手打了一个无比响亮的耳光。

    导弹爆炸造成的冲击波导致舰桥轻微摇晃,一下一下颠簸着他金贵的臀部,也可以说成第二张脸,因为来回震荡的面部赘肉像极鼓胀的臀波。

    如果他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或许会成为一幅让人心神摇曳的美景,可惜他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老男人,只能让人倒胃口。

    “驾驶组,所有推进器、辅助喷注器全开。”

    史考特?霍纳心里很慌,因为从没经历过被人堵在家门口暴打这样的事情,不过他身为军人的素质还在,知道现在能够做什么,应该做什么。

    “季风号”最需要的是离开港口,以便进入战斗模式。像神谕级战列舰、大主教级重型巡洋舰这个等级的大型舰面对小型高速隐形轰炸机会陷入大炮打蚊子的尴尬处境,圣灵级航母却不会这样,因为它没什么主炮,只有近防炮阵列。导弹/鱼雷发射系统,以及数百架铁骑兵舰载机。

    “将军,‘季风号’已经抵达预定地点,舰载机大队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击。”舰务官向舰长席汇报最新情况。

    史考特按住座椅扶手站起身。望着大屏幕上倾泻至舰身的双子导弹,挥手喊道:“命令铁骑兵舰载机联队立刻出击。”

    “是。”舰务官答应一声,将指令下发各舰载机大队指挥单元。

    大约10秒功夫,“季风号”上甲板一左一右两个弹射舱门落下,一架又一架金属黑重型战机带着光火冲出舱门,飞入幽暗宇宙。

    与此同时。左右两弦4组弹射通道一起开启,成群结队的铁骑兵舰载机如同四股蝗虫,分小队快速散开,往幽灵战机所在区域飞去。

    前后甲板与船舷近防炮阵列接入武器调度系统,配合铁骑兵舰载机联队作战计划。全力压缩幽灵战机的游走空间。

    史考特?霍纳认为既然码头那边的中小型战舰可以击毁那些高速隐形轰炸机,“季风号”的铁骑兵舰载机联队应该有更大作为。

    他要的不只是赶走这些讨人厌的苍蝇,而是全歼,只有这样才能洗刷琥珀舰队所受耻辱,赚回几分颜面。

    变化不单单发生在“季风号”,由戈尔丁军港驶出的12艘神谕级战列舰及多艘大主教级重型巡洋舰开始启动近防导弹发射器,将一枚又一枚电子烟幕弹发射升空,扩散出一圈可以干扰雷达系统与锁定装置的“烟幕”。

    一些特殊型号的电子烟幕弹甚至混杂有纳米感应器。可以附着在任何从烟幕范围飞过的大型物体上,并向数据链网络所属传感单元发送脉冲信号,辅助侦察系统定位目标所在。

    琥珀舰队的指挥层没想到战舰刚刚离港便遭遇敌人伏击。没想到包括舰载雷达、基站雷达在内的各型侦查设备都无法定位目标所在,没想到唐舰长的金色飞行器还未出现,他们便被逼迫到这种狼狈地步。

    苏尔巴乔同样没想到出现这种事,康格里夫的遗体被核弹炸毁是一击响亮的耳光,在观景平台吃饭的时候军港外围天基无人设施造反,他被唐舰长抽了一巴掌。如今琥珀舰队刚从家门口出去,遭遇高速隐形轰炸机的伏击。这又是一巴掌。

    感情唐舰长甩耳光甩上瘾了,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少公爵的脸几乎变成一块注水肉。

    在场众人没一个人说话,连对战局有利的意见都不敢提,因为苏尔巴乔不是老公爵,在他这种非常强势的人面前,做的越多越容易出错,只有什么都不做,才是明哲保身之道。

    斯坦贝尔、克莱斯顿就是很好的例子,孟浩宇、麦道尔更是胆敢多言的榜样。

    他们选择第一时间投靠少公爵,充分说明一件事------他们怕死,还想多活两年。

    “与卡特?博那罗蒂的联络还没有接通吗?”

    苏尔巴乔对战局感到无力,只能用野兽般的嘶吼来发泄心中积蓄的郁闷与愤怒情绪。

    通讯官战兢兢说道:“还……还没有,黑曜石舰队方面没有回应。”

    “废物!”苏尔巴乔强迫自己放弃砍掉通讯官脑袋的想法,用力深呼吸数次,渐渐平息心头翻腾的怒火。

    “你们说,现在该怎么办?”

    他扭头看向左右低头望着电子沙盘默然无语的众人,用无比阴冷的声音说道。

    他很清楚,如果不能击退唐舰长的进攻,那么从今往后,他------克纳尔家族新任领袖,苏尔巴乔公爵将成为整个王国贵族圈的笑柄。

    才登基就被人抽一大嘴巴子的公爵,在整个西伦贝尔大区可不多见。

    一位大校参谋官说道:“要不要把曲速拦截网驻防的战舰调来‘戈尔丁’?”

    另一位参谋官表示担忧:“这样的话会造成‘阿拉黛尔’边沿防线兵力真空,如果外面隐藏有多余的生体战舰,岂不正中敌人的调虎离山计。”

    “那你说怎么办?曲速拦截网的驻军舰队不能动,封锁‘艾蒂亚’轨道的爱德华舰队也不能动,同黑曜石舰队的联络又无法接通。要怎么做才能赶走那些隐形战机?”

    旁边一位黑人参谋说道:“‘季风号’的铁骑兵舰载机联队已经投入战斗,电子烟幕弹也开始产生功效,大型舰这边情况变得相对稳定,倒是战舰码头的攻防战处于焦灼状态。”

    开始那位大校参谋官说道:“大型舰这边情势渐好是不差,但它们总不能一直躲在烟幕团里。还有。如果那些隐形高速轰炸机转换目标,对军港本身发起攻击怎么办?”

    “难不成他们能够持续保持高强度的导弹与激光轰炸?弹药总有用尽的时候吧。”

    “它们都是一些小型飞行器,军港有铁骑兵舰载机联队守护,不至于出现太大危机,关键是战舰码头那边怎么办?如果围攻大型舰的隐形高速轰炸机转移攻击目标,琥珀舰队中、小型舰群将出现很大损失。”

    “最为关键的一点。它们可以隐形,而我方侦测系统难以起效。”

    “……”

    房间内响起参谋们的争论声。

    该沉默的时候所有人一声不吭,苏尔巴乔让他们说话,没有敢继续装哑巴,不管所提意见会不会有利战场局势。都会说一两句,免得“掉队”,成为少公爵眼里的无用废物。

    便在这时,一道快速膨胀的光芒映入所有参谋眼帘,他们停止争论,往光芒的源头望去。

    斜对面5号大屏幕上,那艘编号f-91的神谕级战列舰腹部向外喷出一道银白色闪光,巨大的舰体向一侧倒去。剧烈扩散的浓烟与后续爆炸很快弥漫600多米的舰身。

    所有刚才还在高谈阔论的人全部闭嘴,作战指挥台两侧静的连根草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只有电子沙盘上慢慢淡去的“f-91”图标。显示军港外面正有一场灾难发生。

    “f-91”能源系统所在舱室在幽灵战机连续不断的轰炸下被打穿,甚至没有坚持到电子烟幕弹遮蔽住舰身,便被高能激光束引爆零素反应堆,化作一团大火球,快速走向死亡。

    它不是唯一被幽灵战机击沉的大型舰,还有一艘大主教级重型巡洋舰被双子导弹击中要害。爆炸由舰首一直蔓延至舰尾,喷涌的火焰与冲击波将舷窗玻璃震得粉碎。远远看去像排成行的火山喷发。

    还有一艘神谕级战列舰主推进系统受损,只能像一个瘸腿的土狗那样钻进电子烟幕区苟延残喘。

    战舰码头那边损失更大。包括异端级快速突击艇在内,损失的舰艇高达80多艘,几乎是计算机统计出敌机数量的2倍。

    战斗一开始的时候,用人通过分析那些导弹与激光炮的威力,推算出高速隐形轰炸机的体长应该在40-60米之间,直到有近防炮将它们击毁,指挥官们通过高速摄像机抓拍到的瞬时画面,才发现哪有40-60米,那些飞行器最多25米左右,属于轻型战机行列。

    这让人很难堪,真的很难堪。

    用一群20多米的飞行器拖住整整一支常规舰队,这种事情说出去谁会相信?

    但它实实在在发生在眼前,战舰码头那些冲天而起的火光与四下飞射的残骸便是强而有力的证据。

    戈尔丁军港主体的装甲很厚,战舰码头的装甲比较单薄,于是成为重灾区,那80多艘战舰真正被击毁的只有50艘左右,剩下的30多艘几乎都是受到爆炸波及,撞在旁边的设施上破损,或是直接遭受战舰解体形成的大块残骸冲击起火。

    现在的情况是那些高速隐身轰炸机不再与已经出港的中小型舰艇纠缠,而是选择对码头设施予以轰炸,最大限度杀伤那些处于停运姿态的战舰。

    苏尔巴乔大声咆哮道:“命令码头上琥珀舰队所属战舰全线出击。”

    一名参谋说道:“勋爵……”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也不需要说,因为任谁都知道少公爵没有彻底掌握琥珀舰队,天知道斯坦贝尔的心腹们会不会真心实意守护戈尔丁军港,万一搞出什么乌龙事件影响大局,那麻烦就大了。

    苏尔巴乔抓在作战指挥台边沿的手慢慢收紧成拳,阴着脸说道:“告诉那些人。谁敢抗命不尊,我便诛他九族。”

    这句话就像一股席卷整个房间的寒流,令左右高层军官人人自危,忍不住缩起脖子。

    他们知道,苏尔巴乔说得出也做得到。风琴海岸滩涂那些无头尸首便是最好的例证。

    有人感到迷茫,觉得这简直就是历史的倒退,如果放任苏尔巴乔这么统治下去,终有一天他会变成昏庸无道的暴君,甚至比以残暴著称的蒙亚帝国皇帝柯尔克拉夫?斯图尔特更加不仁,这将是公爵领所有人的不幸。也包括他们。

    伴君如伴虎!

    少数人开始怀念康格里夫,那个乐天派的老胖子,虽然整天喝的醉醺醺的,看起来像一个糊涂鬼,但是只有真正接触过他的人。才知道他一点都不糊涂,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项苏尔巴乔不具备的特质------厚德载物,宽以待人。

    直到现在,他们才知道为什么斯坦贝尔与克莱斯顿对苏尔巴乔大为诟病,但……老话说的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家族的人能够活下去,他们除了俯首帖耳,还能有什么选择?

    康格里夫在位时。克纳尔家族的权力被关进笼子里,宗族内从老一辈到年青一代都对他心有怨恨,渴望有一个人能够“拨乱反正”,将一切带上正规,让公爵领重归克纳尔家族的怀抱,成为他们这些人的后花园与自留地。

    苏尔巴乔的继位可以说是众望所归。就像风琴海岸发生的事情,与其说是少公爵的残暴不仁。倒不如说是整个克纳尔家族用以宣泄20多年来压抑在心头的愤怒与委屈的手段。

    公爵夫人对孟浩宇所做的惨无人道行径,表面是对军队进行血腥清洗。实际上也有一种发泄,或者说对已经死去的老公爵的报复,因为这么多年来,她的娘家人并没有依靠克纳尔家族这棵大树积累起庞大的财富,让她感觉不值。

    她不能对康格里夫怎么样,却可以拿他以前的爱将开刀。

    孟浩宇与麦道尔作为坎达尔岛的守将,自然是老公爵的心腹无异,杀掉这些人会让她感觉爽快与舒服。

    苏尔巴乔没有继承老公爵的宽厚,却继承了阿曼达?克里瓦特的残忍。

    众位将官无力反抗这样的命运,通讯官自然更加无力,只能遵照苏尔巴乔的吩咐,将命令下发至琥珀舰队各战斗编队,当然,还有少公爵的威胁。

    在战舰码头那样恶劣的环境下进行登舰行动,本身便是一件堪称送死的任务,然而,士兵们不得不被迫走上通往地狱的道路,因为有把刀抵在他们心口,还有他们家人的心口,哪怕明知是不归路,也要咬牙前行。

    有些士兵抱住宿舍桌子上的显示器边沿,最后一次亲吻母亲的额头。有些士兵用颤抖的手指抚摸爱人灿烂的笑脸。还有人望着合影里的撅着嘴死活不肯笑一笑的儿子默默带上军帽,转身走出房门。

    外面的战斗继续,戈尔丁军港附近围绕大型舰的狙击战戛然而止,铁骑兵舰载机联队扑了个空,而一些神谕级战列舰与大主教级重型巡洋舰的指挥官则稍稍松了一口气,急忙命令后勤维修组进行灭火、紧急修缮等作业。

    史考特?霍纳坐在“季风号”舰长席,阴着脸一语不发,为唐舰长的卑鄙感到愤怒与怨恨。那些隐形高速轰炸机就这么走了,来的时候无声无息,走的时候不声不响,仿佛一个个幽灵,把他舰队一通蹂躏,然后扬长而去。

    大屏幕那头是静谧的虚空。静谧是因为没有声音,实际上外面很热闹,尤其是战舰码头方向。

    根据通讯官送来的新命令,原来隶属斯坦贝尔势力的中、小型战舰全部归入他麾下,就连那些马上荡清叛乱天基无人防御设施的巡逻队也并入他手下舰队。

    毫无疑问,这代表着苏尔巴乔对他的新任,但他却无论如何高兴不起来,因为有一丝悔意攀上心头。

    高速隐形轰炸机的离去并没有让他感觉轻松,相反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如果按照苏尔巴乔的猜测,唐舰长是带领小股部队突入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腹地,那这些隐形高速轰炸机是怎么一回事?还有“艾蒂亚”出现的金色飞行器,及小体型生体战舰。

    这是小股部队吗?更何况金色飞行器还没有现身,这让他浑身不自在,总觉着要出事,出大事!这次行动根本不是什么美差,而是一场足以致人死地的噩梦。

    “告诫战列舰与重型巡洋舰编队注意周围环境,预防那些高速隐形轰炸机去而复返,再次发动突袭。”

    通讯官答应一声,即刻将命令下发至藏身电子烟幕团中的大型舰编队,顺便将由神谕级战列舰、大主教级重型巡洋舰组成的大型舰编队所受损失、各舰健康指数、目前剩余战斗力等数据汇聚成表格,送抵史考特?霍纳右手边智能型辅助指挥计算机。(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