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六百零四章 治疗方案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瓦伦丁利用实验室里各种仪器对周艾的身体进行完全面检查,对唐方的推测表示认同,周艾背心彩鳞正在与吞噬体进行激烈抗争。←,

    他从电脑里调出上次为周艾做检查时收集的彩鳞样本dna模型图,说道:“还记得这幅dna模型图吗?”

    唐方望着由伊普西龙人基因片段与吞噬体基因片段构成的多面体dna链点点头。

    瓦伦丁说道:“我记得跟你讲过,伊普西龙人基因可以抑制吞噬体基因活性,使它们处于一种‘冬眠’状态。”

    唐方点点头,表示自己记得。

    “我还对你说过,周艾的人体基因在上次‘蜕皮’时发生过细微变异,一些基因物质被伊普西龙人基因物质所代替,这使得她的身体获得新生。”

    唐方再次点头。

    瓦伦丁继续解释:“按照你的说法,周艾伤在长舌畸形怪手下,体内进入一定数量的吞噬体。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吞噬体会通过更改基因结构,以挟持人类基因,从而引发大范围的同化现象,彻底占据人体,成为吞噬体聚合物。”

    “但是周艾的情况与普通人不一样,它体内本身便有伊普西龙人的遗传物质,彩鳞中更蕴含丰富的伊普西龙人基因片段,这对吞噬体同化她的体细胞带来极大难度,机体对异物产生强烈的排斥反应,从而展开激烈抗争,吞噬体基因与伊普西龙基因以她的身体为战场开始拉锯、对垒,这便导致周艾的身体出现病态反应。”

    唐方说道:“这么说来,她现在的情况与当初罗伊的情况有些相似?能不能运用‘哺液’对人体细胞进行支援,让它们把吞噬体赶出去?”

    瓦伦丁苦笑道:“罗伊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吞噬体是一种生命力无比顽强的生物。要把它们挤出人体谈何容易……而且,这一次的吞噬体与当时罗伊体内的吞噬体有些不同,它的进攻性很强,人体的排异反应在它面前根本毫无作用,要不是伊普西龙人基因片段的压制,恐怕早已吞噬掉她的身体。”

    “这同样是一个令我感到困扰的地方。周艾体内的吞噬体基因构成与当初法拉第获得的吞噬体基因有些不一样,它的基因编码被改动过,除原始的吞噬体基因链外,还有另一种可以感染人体的致命病毒基因。”

    “你说的应该是它。”唐方召唤出护士mm,将当初从“艾蒂亚”坎达尔岛获取的血色寄生虫样本放到密封的生物样本箱,说道:“这便是将康格里夫公爵遗体化为尸兽的寄生虫。”

    接下来,他又简要叙述一番寄生虫的来历与此去“鲁尔赞”的经历。

    瓦伦丁听完露出沉思表情,没有想到一次看似简单的营救行动会牵扯出这么多事,连“兄弟会”与“最高安理会”都参合进来。

    年迈的生物学教授在病床前来来回回走过多次。望着睡梦中依然不时皱眉,露出痛苦模样的周艾,说道:“基于上述原因,我不赞同利用‘哺液’。”

    “第一,谁也不能保证当初在罗伊身上出现的事情会再次发生,吞噬体与人体组织融合共生的几率很低,这样做属于一种冒险行为,除非像以前的罗伊那样。如果你不放手一试,他将在很短时间内死亡。而周艾情况不同。按照眼下情况来看,伊普西龙人基因物质与吞噬体基因物质处于一个微妙的平衡,短时间内不会危及她的生命。”

    “当然,二者的对抗会对她的身体造成沉重负担,带来损伤与痛苦,但是只要医疗资源充足。可以维持很长时间。”

    “第二,如果运用哺液,我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从现有数据分析,有一定可能会激活血色寄生虫基因成分。令周艾步上康格里夫后尘。毕竟吞噬体是一种特殊生物,虽然有极强的吞噬能力,人体多多少少会产生排异反应,一旦获得哺液支援,很有可能出现当初罗伊身上发生过的大量正常人体细胞围剿少量吞噬体细胞的情况。”

    “但是血色寄生虫所携带的病毒基因不同,它的前身是‘兄弟会’原始寄生虫,完全就是为人类基因做手术而存在,血色寄生虫继承了这样的能力,使得它极具感染力。你也知道,吞噬体是一种具备有限思维的生物,很有可能在感到大势已去的时候释放基因链中的血色寄生虫基因,像引爆一枚‘核弹’那样摧毁周艾的身体。”

    “综合上面两点,利用‘哺液’催化人体细胞驱赶吞噬体的方法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误了周艾性命。”

    听完瓦伦丁一番长篇大论,唐方很庆幸自己没有擅作主张利用“哺液”为周艾治疗。

    “如果不能利用‘哺液’治疗,那该怎么办?”

    周艾已经是第二次伤在吞噬体聚合物下,第一次是与“太岁”战斗,当时因为伊普西龙人基因占优,吞噬体被封印在彩鳞基因中央,如今又一次被吞噬体聚合物所伤,伊普西龙人基因优势不再,结果变成一场拉锯战,让她饱受折磨。

    他本就为周艾宁愿自己委屈、心酸也不愿看到克蕾雅受伤的做法感到心痛,虽然她向来一副女汉子的风风火火样子,却格外疼惜她。如今感情上的苦难未消,又经受身体上的折磨。

    他紧挨着床沿坐下来,用力握紧她的手,回想以往那些经历。

    她没有克蕾雅的可怜身世,也没有凯里尼亚的悲伤往事,也不曾像芙蕾雅那样是死过一回的人。

    她的出身很高贵,为人很优秀,既漂亮又善良、独立、坚强,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巾帼女将。但就是这么要强的一个女孩儿,却经历过那么多的挫折,就好像命运女神故意捉弄她一样。

    明明是女英豪似得人物,却被逼嫁给一个不学无术,整日花天酒地。甚至要与狐朋狗友分享自己新婚妻子的王八蛋。

    她把他杀了,却因此得罪帝国,被判处极刑。

    从5号行星脱离后,为了不让他受到牵连,狠心选择离开,却为此失去让二人相知相爱的机会。等到“美嘉尔”再会,却已是物是人非,克蕾雅就像一道鸿沟,横在他们俩之间。

    后来他鬼使神差拆穿她的心事,做起享齐人之福的美梦,但她却什么都不同意,毫无道理的选择忍让,宁愿自己无人时偷偷落泪,也不愿看克蕾雅伤心。

    而今为救老兵又让自己遭此折磨。

    难道钢铁就一定要经受捶打?开在高原的花就一定要承受风霜之苦?

    这真的很不公平。

    她的手很凉。在微微颤抖,鬓角散乱的发丝挂在苍白的脸颊,时而蹙起的双眉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在做噩梦的小女孩儿。

    对,现在她完全就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女孩儿,而不是那个严于律己,铁面无私的姽婳女将。

    这真的很让人心疼。

    他忽然发觉自己亏欠她许多,尽管这有她本人的原因,比如有时候故意躲着他。故意装糊涂,忍着心酸把他推给克蕾雅。

    但不可否认的是。自己对她的关心程度的确没有克蕾雅与芙蕾雅高,总是把她当成一个有能力照顾自己,从不会斤斤计较的人,而忽略她也是一个女孩儿的本质。

    他会由着芙蕾雅性子闹,会跟克蕾雅说情话,会吻她的脸。她的唇,但是对周艾……他又做过什么来表达心里那份情愫?

    没有,什么都没有!

    他已经习惯从周艾那里获取,而不是付出。

    克蕾雅的梦想是推翻斯图尔特家族的暴政,还蒙亚人民一片朗朗青天。

    芙蕾雅就是单纯的想跟他在一起。永远不分开,所有敢于阻止她跟自己在一起的人都是敌人。

    唯独周艾,从没想要自他身上得到什么,只是不停的付出,再付出。

    他很愧疚,又很心疼,如果可能,真的希望躺在病床上承受痛苦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她。

    瓦伦丁望着他在白色床单映衬下有些落寞的背影,说道:“我们对‘吞噬体’的了解太少,以往获取的吞噬体样本都是人为调制后的产物,如果能够得到原始样本,或者最高安理会的科研资料,说不定能够找到克制吞噬体的办法。”

    “可惜这很困难……没人知道他们目前在哪儿。”

    最高安理会自从苍蓝革命末期落败瓦解,余孽便由明转暗,彻底蛰伏下来,选择慢慢发展,以图东山再起。要想获得他们的踪迹难于登天。

    连银鹰团这样的国家势力都找不到他们的老巢,何况是“晨星铸造”。

    唐方没有立刻回话,他忽然想到当时降落在“鲁尔赞”的运输小队。

    那些人来自爱德华舰队辖下登陆部队,而形成“血翼老妖”的吞噬体样本便是他们所护送的科研人员释放的。那些科研人员会不会是最高安理会的人?就算他们不是,吞噬体样本又是通过什么渠道获得的?他们为什么会用吞噬体对付“兄弟会”的人?还有,这件事苏尔巴乔知不知情?又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如果这条路走不通,我们还可以把目标放在‘兄弟会’身上,既然他们有能力研制原始寄生虫及衍生版本的血色寄生虫,肯定有防治办法。而且我对克隆人变异右臂发射的孢子团可以压制吞噬体的情况比较在意。”

    “记得当初检查那截被罗伊吞噬的克隆人右臂时,曾经在dna链发现伊普西龙人基因片段,这或许便是孢子团可以压制吞噬体的原因,也间接说明‘兄弟会’具有伊普西龙人组织样本,或许我们可以通过往周艾体内注入更多的伊普西龙人基因的手段来抑制吞噬体。”

    “既然‘兄弟会’的人可以将伊普西龙人基因与人类基因相结合,让克隆人拥有远超常人的战斗力,我们自然也可以这么做,只是这需要长时间的科学研究,需要更先进的实验器材、资料库、生物样本,更多的人手。这是我们所不具备的。”

    “有一个办法可以快速做到这些------打劫‘兄弟会’!反正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

    瓦伦丁走到他身边站定,目光落在他与周艾十指相扣的手上,说道:“所以,我建议你要么把目标放在‘最高安理会’,要么把目标放在‘兄弟会’,事关周艾生命。千万不可以意气用事。”

    唐方深吸一口气,抬头望着他道:“谢谢你,瓦老。”

    瓦伦丁摇摇头,望向病床上的周艾:“她很像我一个学生,那么倔强,那么坚强……”

    唐方知道他说的是谁,那个女孩儿是瓦伦丁学生里面最小的一个,可惜已经化为“大天使”光束下一缕幽魂。

    “我不在的几日请瓦老好好照顾她。”

    瓦伦丁说道:“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他没再多说什么,松开扣住周艾五指的手,又将她鬓角散乱的发丝理了理,在她额头轻吻一下,道声:“等我回来。”起身往外面走去。

    周艾原本蹙起的眉轻轻舒展开来,不知是因为听到他的声音感觉安心,还是背部的疼痛暂时消褪。

    …………

    离开科学实验室,克蕾雅与玲珑等人围上来。询问周艾的情况。

    于是将瓦伦丁说过的话简要叙述一遍。

    几人听到周艾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稍稍安心。

    便在这时。拜伦、白浩、豪森等人听到消息第一时间赶过来探望姑娘伤情。

    原本按照唐方的安排,拜伦应该与“权天使号”留守“迪拉尔”,但不知为什么,听说这次行动是到“艾蒂亚”救人,他把留守任务交给陈剑与史蒂芬?苏,厚着脸皮挤上“晨星号”的班车。别人问他为什么要跟来,他也不答,只嘻嘻哈哈应付过去。

    他、豪森、阿罗斯、周艾4人,再加一个已经返回欧米伽空间站的伊娃,是当初5号行星一起追随唐方。最终活下来的几人,关系要更亲近一些。

    听到周艾身受重伤,一个个急的满头大汗。

    就连老是犯错受罚的豪森,也全无往日对周艾咬牙切齿的劲头,忧心忡忡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做?

    唐方在休息区来回走动片刻,吩咐克蕾雅去通告舰员离开小行星带,准备迎接战斗。

    然后又叫璎珞去叫醒芙蕾雅,与他返回“炽天使号”。

    …………

    唐方从救出飞利浦、老班尼二人,到潜入“鲁尔赞”科研院区,再到汇合“晨星号”,距离爱德华舰队封锁“艾蒂亚”已经过去15个小时之久。

    地面部队一直在进行搜查工作,却没什么实质性进展,别说唐方的行踪,连那些金色飞行器也相继消失不见,好像凭空在这个世界蒸发。

    天基侦查卫星、预警无人机、地基雷达站、空中舰艇……种种侦察型单元几乎巡查过“艾蒂亚”每一寸土地,甚至连海底都派出抗高压潜航部队实施搜索任务,可是结果让人绝望,没有发现任何可疑迹象。

    有人觉得唐舰长已经离开“艾蒂亚”,因为诺尔堡市有人拍到黄金飞行器升空的画面,与飞利浦、老班尼亲近的几位商团高层及其家人也一同消失不见,爱德华舰队这次封锁行动很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少公爵白白动用许多人力物力,也没能为他的父亲报仇雪恨。

    然而,尽管随着时间推移,唐舰长已经离开“艾蒂亚”的推论愈接近事实,高空轨道上往来穿梭,将整颗星球层层包裹起来的爱德华舰队并没有就此散去,同样也没有人因为这件事嘲笑克纳尔家族被人打了脸,少公爵为他的刚愎自用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是它们不想,而是不敢!

    因为诺尔堡市通往星港的空运码头外面高速公路两侧高大的乔木上绑着许多人……许多死人,或者说人头更准确一点。

    很难想象,在这样的时代背景,这样的文明社会下还会有这等野蛮行为。

    但那些苍白的面孔,血糊糊的刀口,还有混泥土地面干涸的褐色血迹,以及风吹过像树果一样来回摇摆的人头,向过往的每一个人证实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而不是虚幻梦境,或者荧屏上那些经过艺术加工的历史片。

    许多女人为此尖叫,许多孩童因此颤栗,甚至有车辆行驶途中撞上公路护栏,引发车祸。

    电视节目与网络媒体对此进行了深度报道,以勾结境外势力阴谋叛国罪形容那些死者,并破天荒的将这一场景未做任何技术处理便呈现至“艾蒂亚”平民眼前,让他们看到一个真实与残酷的血腥场景。哪怕有人为此惊呼咒骂,有人为此失声落泪,有人堵在媒体与政府门口质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们遭到的是驱赶、逮捕与毒打,却没有任何像样的解释。

    因为这是来自政府的命令,或者说,是来自新任公爵苏尔巴乔?克纳尔的绝对命令。(未完待续。。)

    ps:  感谢上周loska,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菜鸡一个,名字被用过的大椿,gnfild,天马流星炮,遗忘蓝天,w?h?t,fjn233,无溟,命令与征服之中国将军,百变书王,wai1888,蜘蛛螃蟹,寂孽,邓茂,库库契卡17位书友的打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