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百九十四章 一个笑话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海峡另一头坎达尔岛的小规模交战并未对这座拥有数千万人口的大城市造成太大影响,夕阳倾泻在金色海岸,将海水染出一片橙黄,欢呼雀跃的浪花像顽皮的小孩子不停亲吻着沙滩,发出哗哗的水声。

    偶有孩童的欢呼与女人的咯咯娇笑随风而至,泛着海水泡沫的沙坑中时不时钻出一两只海蟹,被浪潮推到岸滩腹地,然后它们会像受到惊吓一样飞快爬回湿润的沙地,钻进沙坑再不肯露头。

    周艾与芙蕾雅带着那几位与飞利浦关系密切的商团经理及家人赶到集合地点,等待神族运输机到来。

    夕阳、晚霞、涨潮、沙滩……这种动静交融的美丽景象并不能缓解他们心头的焦虑与忧愁,还有烦躁。

    一部分是因为要离开生活许多年的故土,对未来不一样的生活方式感到茫然与恐慌。一部分人对当家人的决断秉持怀疑,他们不了解那个年轻人,很难相信他拥有匹敌克纳尔家族的强大军力,因而感到不安。还有一部分人单纯的讨厌周艾,因为那个不苟言笑的女人将他们的大件行李统统半路扔下车,并以很严厉的语气告诉他们这不是旅游,而是逃亡,只保留一些有纪念价值的小物件便够了。

    “阿拉黛尔”缓慢下沉。风势渐大,视野尽头涌动起一些乌沉,看起来要下雨。

    便在这时,两抹耀眼的金黄如同神人手中温顺的闪电火,在天空划出一个圆润的弧线。由高空俯冲而下,直奔众人所在沙滩。

    风吹动女人们的裙,还有男人的衣袂,带起原本整齐的发丝,轻轻抽打着脸颊,痒痒的。感觉很难受。

    但没人在意这些小细节,大多数人微微前倾,一面抵御劲风的吹拂,一面注视着天边越来越大的金黄色飞行器,眼神流露出无限震惊。

    几名抱住成年人大腿的男孩儿用惊喜的声音大声叫嚷。发泄心头的兴奋与激动。

    比起人类飞行器,这些金黄色大块头更像外星科技,实乃生平仅见,难免生出万千情绪。

    两架神族运输机由云层俯冲至低空,机身撕裂空气产生的狂风在下方水面激起一道长长的银白水痕,由远及近,直奔滩涂所站众人。

    狂风带着湿润的海水打在他们脸上、手上、衣服上,连眼睛都睁不开。只能眯起细微的一线,打量头顶30多米处2架金色飞行器,

    周艾大声告诉众人做好准备。

    还没等他们搞清楚要怎么准备。天上便泻下一道粗大光柱,光芒辐射范围内的人被反重力场包裹,如同搭乘电梯一样被吸入机舱,然后嗖的一声再次飞上天空。

    沿岸沙滩有很多人用摄影器材记录下这一幕,纷纷震惊金色飞行器的来历,有人怀疑是军方的最新科技成果。还有人怀疑是不是伊普西龙人所为。

    与此同时,坎达尔岛地面指挥中心大厅。孟浩然正向大屏幕一位50多岁的中年男子大声讲述什么,看得出他很激动。

    大屏幕上的白人男子紧皱双眉。宽阔的额头拧出一个又一个川字,给他冰冷的气质增添许多阴沉。

    他便是康格里夫公爵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苏尔巴乔,克纳尔家族的新家主,站在公爵领权力金字塔最顶端的人。

    “你说什么?不是恐怖分子,而是星盟那个风头正盛的唐方?”

    苏尔巴乔望着大屏幕下方的孟浩宇,瞳孔微微收缩,像一只发现猎物的老猫。

    孟浩宇站的笔直,迎着利剑般射在脸上的阴冷目光,说道:“除他之外再没有人具备这样的能力,已经坠毁的h-20076护卫舰高速摄像机镜头拍摄的战机影像也可以证明这一点。”

    他的声音很洪亮,有种军人的不卑不亢,就像以前面对康格里夫一样。

    苏尔巴乔没有说话,目光里的阴冷有缓和趋势,不过下一秒,又变得极度冰寒,说道:“这不是你推卸责任的借口。”

    孟浩宇脸上的表情出现剧烈起伏,他很惊讶,更不理解,苏尔巴乔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知道坎达尔岛的恐怖分子来自“迪拉尔”这样的发展还无法更改少公爵心里的想法吗?

    “勋爵,‘穆巴拉克’……”

    “你是在用哈林顿?哈里斯的下场威胁我吗?”不等孟浩宇说完,苏尔巴乔直接将话打断:“哈林顿是哈林顿,我是我,父亲受辱,我必为他雪恨,不要说区区一个唐方,就算天皇老子来到,一样要为此付出代价,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又牺牲多少人,给我留下他……记住,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苏尔巴乔一向不喜欢手下质疑他的命令,有一点苗头也不行。

    他一向认为康格里夫太过温和,以致那些附庸克纳尔家族的中小贵族们尾巴都翘上天,仗着是父亲的旧部,敢于在他面前冲老资格。

    仆人就是仆人,主子就是主子,二者必须有严格的等级划分。

    其实苏尔巴乔不是一个愚蠢的人,只因控制欲与自尊心太强,听不进那些不同的声音。

    他很清楚唐方的能耐,也知道凭“阿拉黛尔”的战斗力根本无法与“穆巴拉克”相提并论,绝对不是生物舰队的对手。但是他清楚一点,这里是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腹地,不是星盟边区,除非唐方有通天彻地之能,否则绝不可能带领一支生物舰队通过王国边疆曲速拦截、预警网络而不被发现。

    劫狱行为与坎达尔岛上空小规模冲突似乎也印证这一点,唐方应该是利用小股部队突入的方式渗透至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境内。然后发起实施劫狱行动。

    不然,只要贝希摩斯在“艾蒂亚”高空轨道一露面,他恐怕只能认怂,乖乖把飞利浦与老班尼二人送出去。

    结合上述情况,苏尔巴乔认定唐方这次来“阿拉黛尔”并未将生物舰队一并带来。只是一小股奇兵而已。如果能集中优势兵力将那个男人扼杀在“艾蒂亚”,他必将收获巨大的声望与荣誉。

    克纳尔家族可是赞歌威尔的忠实追随者,同亨利埃塔是敌对关系,而“晨星铸造”又是亨利埃塔的合作伙伴。

    敌人的朋友自然也是敌人。既然是敌人,那就应该趁他病要他命。

    能够想到这么多的苏尔巴乔自然谈不上愚蠢,相反很有做大事的魄力与逻辑思维能力。只是他不习惯把自己内心的想法透露给下属,以便维持主子该有的威严与地位,这显得他有些刚愎自用。

    很可惜再合理的逻辑推理用在唐方身上都不适用,苏尔巴乔不知道从某种角度而言,他真的有通天彻地之能。能够无声无息穿越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边境的曲速拦截、预警网络。

    唐舰长之所以没有用贝希摩斯骑脸的手段来逼迫克纳尔家族就范,一是因为智芯未到手前不想打草惊蛇,以免变生掣肘;二是那样做显得太嚣张,不够低调;三是影响不好,生物舰队堵在家门口的景象会吓坏“艾蒂亚”的平民,给自己以往竖立的光辉形象抹黑。

    在他看来,这场纷争是他跟克纳尔家族的恩怨,与整个公爵领的平民百姓无关。能不影响他们的生活最好。

    这个误会很不美丽,因为它被苏尔巴乔看成一次建功立业,超越其父的好机会。同样也可以为他在公爵领的后续集权行动铺平道路。

    孟浩宇显然没有想那么多,看着少公爵色厉内荏的脸,右脚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一小步,但就是这微不足道的一小步,让原本挺直的背看起来有些弯曲。

    “我没有威胁您的意思,但是您想过没有。与他宣战会带来什么后果,既然他可以把战术核弹投放至坎达尔岛。也能投放至‘艾蒂亚’其他地区,不知会有多少平民在这次战争中伤亡。这样做……值得吗?”

    苏尔巴乔望着他,眼光愈加冰寒,觉得孟浩宇是那么刺眼,他只是一名大校,连爵位都没有的大校,就敢在自己面前这么说话,“阿拉黛尔”可是还有不少将军呢,这简直就是对他的藐视,是**裸的对抗。

    “孟浩宇,你这是在教育我吗?”苏尔巴乔从牙缝挤出一句话,两条眉毛几乎竖起:“到底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别忘了你的身份!”

    “作为一条狗,就不要幻想自己是一个人,从你穿上那身军装起,你便是克纳尔家族豢养的一条狗。”

    苏尔巴乔话说的很不客气,甚至可以说是在骂人,虽然不中听,但这就是事实。

    像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这种对内高压的国度,不管是军队,还是警局,只要他们披上那层皮,就不再是人,而是权力集团豢养的猛禽。

    苏尔巴乔与康格里夫不一样,前者强硬,后者温和,眼下孟浩宇与苏尔巴乔的冲突,其实是新老公爵在执政理念上的冲突。

    “勋爵……”

    孟浩宇嘴唇翕动许久,却不知该怎么继续与他对话。

    苏尔巴乔与康格里夫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旦认定某事,根本听不进别人的意见。

    他同样很寒心,因为从军这么多年,到头来却得到这样的评价。他记得老公爵每年的圣诞节与感恩节都会到他服役的军团看望基层士兵与军官,不是在那种隆重的会堂,而是去或低矮简陋,或阴暗潮湿的宿舍,握着他们的手说一声“辛苦了。”

    现在呢?

    他想起一句话,时过境迁,人走茶凉。

    “执行命令!”

    说出那样的话,苏尔巴乔脸上没有一丝愧疚,依然是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就像用审视的目光盯着一条不讨喜的狗。那么冷漠,那么残酷。

    对于军队,他要的是铁血与绝对服从,不是具有良知与独立思想的臣属。

    至于对领地平民的态度,他还没有想好。反正在这个科技爆炸的年代,没有外部势力支援,根本谈不上什么官逼民反,只需给他们不停的洗脑,让人与人的关系变得更冷漠,更趋向于贪生怕死的动物。而不是一个有尊严的人,克纳尔家族便会一直昌盛下去。

    事实证明,他的父亲康格里夫所实施的仁政与改革,只会让那群奴隶越来越难以约束,越来越难以满足。他们今天要知情权,明天就会要说话权,长此以往克纳尔家族的权柄就会旁落与削弱,这无异于葬送祖业。

    虽然康格里夫是他的父亲,苏尔巴乔却一点都不认同以往公爵领的执政方针。康格里夫当政20年来,由于推行更温和的改革政策,平民的权利地位与生存环境得到很大改善,此消彼长之下。克纳尔家族的权势出现削弱,使得大批家族成员不满,却又无法动摇康格里夫的执政理念。长此以往便积蓄成一股怨气,弥漫在后宫与宗族内部。

    苏尔巴乔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难免受到种种负面情绪影响,进而走向康格里夫的对立面,直至老公爵发现他在宗族内部被彻底孤立,再想办法改善时已经是积重难返。无力回天。

    由于老公爵这么多年以来在军队与政坛中培养、扶植起一大批与其政治理念相近的实权人物,因此。没人敢在他活着的时候搞小动作,只能选择静静等待------等待他归西的那一天。

    在苏尔巴乔心里。所谓平民,就应该是贵族豢养的牲畜,或者说奴隶,只有贵族才配的上“人”这样的称谓。作为奴隶,他们无需人权,只要有奴性,那便够了。

    用洗脑教育来竖立他们扭曲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用狭隘的种族主义与家国仇恨来转嫁矛盾。用强权统治来引出他们内心的恐惧与自卑。用生活压力来束缚他们对人生梦想的追求。用畸形的经济政策来奴役他们的身体,最大限度压榨剩余价值。用漏洞百出的法律人为制造不公,为贵族们随心所欲的玩弄他们及他们的女眷创造便利条件。用杀戮与酷刑来摧毁敢于反抗政府的烈士,让血色恐怖笼罩在他们的心头。

    以上这些执政方针经过苏鲁、蒙亚帝国多年实践已经非常成熟,只要拿来使用便好。

    既然叫做封地,既然叫做公爵领,那么在这之上的一切便是克纳尔家族的私有财产,作为主人,自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这便是寡头政治的游戏规则,要怨就怨他们投胎的技术不好,错生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国度------这是苏尔巴乔早年的想法,当时康格里夫曾一巴掌掴在他的左脸,大骂“自己怎么会有这样丧心病狂的儿子。”

    苏尔巴乔没有恨他的父亲,却把这笔账转嫁到“阿拉黛尔”的平民身上,以致他现在根本不会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问题。

    人会为鸡鸭牛羊这样的牲畜悲哀吗?显然不会!

    “……”孟浩宇仿佛透过那双眼看到苏尔巴乔心里的想法,或者叫邪恶更贴切一些,但却无力改变,康格里夫公爵一死,阿拉黛尔的天也随之陷入一片混沌。

    这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悲哀,更是整个人类的悲哀,被政治与权力肆意玩弄、凌辱。

    大屏幕的光芒变得黯淡,苏尔巴乔的脸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片漆黑,像通往地狱的深渊隧道,那么幽暗,那么寒冷,那么寂静。

    “大校,我们该怎么办?”

    他没有回答下属的提问,轻轻蹲下,背影就像一个没有讨到薪资的民工那样孤单落寞与土里土气。他用行动诠释了一个真理,人的脊梁再直,也撑不起头顶的蓝。

    人定胜天?那就是一个笑话……人类连自己都战胜不了!

    …………

    苏尔巴乔与孟浩宇的对话被艾玛一丝不落转播给唐方得知。

    他思考片刻,轻轻叹了口气,自己这次来“阿拉黛尔”是为救人与夺取智芯,至于公爵领的政局转变,他没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管。面对这种充满悲伤与灰暗的社会大势,他就像一只蚂蚁那么渺小。

    因为凤凰战机、斥候战机、飞龙的战斗组合在坎达尔岛拖住“艾蒂亚”的大部分空中防卫力量,太空轨道上那些侦察、遥感卫星、天基雷达站全部被艾玛掌控,2架神族运输机突破大气层进入太空轨道的事情没有任何知道。

    毕竟,相对于一颗行星,神族运输机40米的体长不过沧海一粟。

    它们没有直接飞向第七行星所在小行星带,而是飞往“艾蒂亚”2颗卫星中较大的那颗,“炽天使号”正在卫星的背阳面待命。

    根据“晨星号”上伊兹夏传来的最新消息,位于第八行星附近的“戈尔丁”军港驻防的爱德华舰队集结完毕,所属1200艘战舰正在调整阵型,看样子是要赶往“艾蒂亚”对他进行围剿。(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