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百九十章 诡异的寄生虫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从天空望去,他们就像一群暴雨下惊慌失措的蚂蚁。∷,

    后面热浪翻滚如云,碎石激射如矢,密集的爆炸像狂怒的炼狱魔兽在奔腾、咆哮,驱赶着它眼中卑微孱弱的蝼蚁。

    没有人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坎达尔岛在铜墙铁壁般的防线保护下竟然会遭到恐怖袭击,这简直叫人无法接受。康格里夫公爵执掌阿拉黛尔恒星系统20年,对辖下平民还算不错,从未出现过大型恐怖袭击,然而,今时今日,就在苏尔巴乔即将成为新任公爵这样的敏感时期内,它就这么发生了……承受恐怖袭击的还是象征公爵权威的登格尔宫。

    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整个坎达尔岛外围数十海里区域分布着无数预警设施及战斗单位,愣是让恐怖分子进入坎达尔岛腹地对登格尔宫发动袭击。

    他们很害怕,很慌乱,更加愤怒。尤其是公爵夫人,一面大骂海岛外围警备区那些军官是饭桶,一面发誓要把敢于在这种时候发动恐怖袭击的家伙们捉住,然后诛他们九族,哦不,是十族!

    没人知道,她比苏尔巴乔更加刚愎自用。

    面对这样的局面,几乎所有人都选择性遗忘了安置灵棺的大殿里还有一具尊贵的尸体,他曾是这个公国最有权势的人,也是他们宣誓效忠的人。

    当2架女妖战机的轰炸持续发酵的时候,登格尔宫隐藏的防御设施相继启动,园林一些地段草坪沉降,隐藏的闸门缓缓打开,一架又一架防空导弹发射器被推送至地表,还有一些定点近防炮阵列由一些建筑设施特定区域伸出。向着天空呼啸而下的反冲火箭播洒出一道道夺目光雨。

    另外,一些无人攻击机、有人战机也由海岛北部机场起飞,赶来登格尔宫增援。

    然而,让第一时间赶到地面防御指挥部的军官们迷茫的是,雷达屏幕上除去那些很难拦截的火箭弹外,根本就捕捉不到发射者的身影。任凭他们如何加大索敌雷达的扫描频率与系统功率,都没有分毫作用。

    他们只得像海岛周围的警戒部队求援,寄希望于搭载量子雷达的侦查舰能够发现那些隐形敌人。

    公爵夫人及登格尔宫地面防御指挥部的军官们以为这是恐怖分子针对苏尔巴乔发动的突然袭击,要给这位少公爵的登基典礼添点助兴节目,甚至有人怀疑这场袭击来自与苏尔巴乔不睦的一些军队将领,或者与康格里夫公爵有仇的诸侯势力。

    也有人觉得发动这场恐怖袭击的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蠢蛋,要给苏尔巴乔登基制造麻烦为什么挑今天?往后推迟几日,等待王国其他诸侯的使者及代表国王陛下前来吊唁的第7王子到达后再发动岂不更好?

    没人知道事情根本不像他们想的那么复杂,这不过是唐舰长玩的一手调虎离山计。以转移在场之人的视线,为他接下来的行动制造有利环境。

    早在袭击开始的时候,休息厅那些随从和保镖便第一时间接出里面的主子,以最大速度往防空设施所在地奔逃,唐方与阿罗斯、艾尔玛则趁乱潜入安放灵棺的大殿,等待那些贵族与官员们离开后走到灵棺跟前。

    艾尔玛不清楚唐方在打什么主意,但她知道外面那些混乱来自那2架女妖战机,于是定下心来仔细看他施为。因为她很好奇这间大殿有什么东西比飞利浦与老班尼还有吸引力,让他不惜打草惊蛇。

    正想着的时候。唐方冲奥瓦尔下命令道:“打开它。”

    接下来艾尔玛看到一幕匪夷所思的景象,她眼中的奥瓦尔伯爵不再伛偻,直起脊梁,双手十指肉组织膨胀蠕动,指骨暴涨一截,变成一种让人恶寒的坚硬材质。锐利的骨刺在透明灵棺密封处一划再一提,棺椁应声而开。

    艾尔玛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一步,多多少少有些害怕。

    作为一个女人,骤然面对死尸,难免会心生恐惧。

    罗伊没有动。只是扭头望望唐方,很好奇他为什么命令拟态雏虫打开棺椁,一具死尸而已,有什么好瞧的,哪怕他生前是一位高贵的公爵。

    阿罗斯往旁边稍微移动脚步,用身体挡住艾尔玛一些。

    唐方心念一动,虫后硕大的身躯由几人对面走出,将那些鲜花与摆设弄得一片狼藉。

    艾尔玛眼都瞪圆了,不自禁又往后急退三步,一屁股坐在地上,面白如雪,唬的上下牙齿直打架。

    她几时见过这种体型堪比坦克的异形,若不是前面唐方、罗伊等人没有动,之前又见过“奥瓦尔”的手发生变异,多少有一些心理准备,恐怕早就忍不住尖叫出声,甚至夺路而逃。

    她今天见识过太多太多不可思议,比20多年人生加起来都多,隐形战机、变形人、还有黑洞中走出的狰狞巨兽。这一刻,她总算知道为什么豪森对唐舰长推崇备至,近乎盲目地认为这世界上没有他办不到的事。

    罗伊看着她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认为这样做不好,使劲憋了半天终于压下胸口那团笑意,挠着头皮说:“别怕,它很温顺的。”

    把一只有着尖锐的附肢,长着蜘蛛一样的细腿,体型大如坦克的狰狞异形用“温顺”这个词来形容,她觉得要么是罗伊脑子坏掉了,要么是她自己脑子坏掉了。

    另一边,唐方无视身后吓的浑身哆嗦的艾尔玛,向虫后传去一道指令。

    下一秒,虫后伸出一根最细的附肢一点一点送入康格里夫身体。

    他在等待,罗伊在等待,阿罗斯也在等待。

    艾尔玛觉得双腿渐渐恢复一丝力道,试着从地上爬起来。

    便在这时,他大叫一声:“不好!”双手勾住阿罗斯与罗伊的身体往后疾退。

    陡然间,灵棺内响起一声好像囊泡破裂的声音,一条手臂粗细的血色触手往旁边一扫,迅速缠住反应迟钝的“奥瓦尔”。用力往灵棺里面拉扯。

    嗞……

    伴着一声嘶叫,“奥瓦尔”开始扭曲变形,从一位西装革履的贵族变为面目可憎,身上长满恐怖肉瘤的怪物。

    艾尔玛吓得一哆嗦,刚刚直起的身体又一次瘫倒在地,随后被唐方一把抱起。快速向后退却。

    与此同时,另有一条拇指粗的血色触须像灵巧的蛇一样环绕虫后的附肢一路往上爬行。他不敢怠慢,第一时间传去自残指令,虫后背部粗大附肢如同一把锋利长刀,由上而下斩过,将那根细小附肢与身体的连接切断,快速后退,重新回归虚无。

    唐方抱着艾尔玛退出三丈左右才停下脚步,转身望向大殿中央的灵棺。冒牌奥瓦尔已经彻底变化成拟态雏虫的样子,被那条血肠一样的触手一点一点拉进灵棺里面。

    康格里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灵棺坐起,当然,他没有活过来,活过来的只是他的肉。

    一些触角似的东西从他脸上、下巴、额头钻出,鲜血与脓液一滴一滴淌下,甚至一粒眼球凸出眼眶,吊在与嘴巴平齐的地方来回轻摇。

    艾尔玛终于忍受不住心头情绪。发出一声尖叫。

    罗伊的脸色同样微微发白,任谁看到一个从棺椁爬出的恶心死尸都不会平静。

    唐方的表情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只是眉头皱的更紧一些。

    虫后发来警讯的第一时间他便知道事情有变,不是康格里夫还活着,是他体内的东西还活着,并在虫后附肢插入尸身准备用幽能力量进行检查时感受到威胁,由蛰伏状态苏醒,对它视为敌人的对象发起反击。

    他跟艾尔玛3人快步后退期间。艾玛通过分析虫后截取到的康格里夫体内蛰伏生物dna片段,得出一个结论,那东西具有类似以前所遇邪眼、巨蛇等史诗生物的基因构造。

    康格里夫公爵体内蛰伏的东西,或者说寄生的东西竟然与邪眼、巨蛇那样的史诗生物同族,这让人有点无法接受。不管是娜美星上的蝙蝠妖。跃迁中继站上的蘑菇怪,阿库巴多恒星系统的aqbd-1无性类水母体,都是体型有一定规模的异种生物,像这种以寄生方式存在的家伙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不管怎么说,虫后传递的信息虽然残缺,但不会有假,这种寄生生物既然与史诗生物同族,那便一定不好惹。

    还有一件事他想不通,康格里夫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公爵,大部分时间都在坎达尔岛的登格尔宫度过,很多需要长途跋涉的政务也都交给苏尔巴乔代理,在这样的环境下,又如何接触到史诗生物,并被寄生的呢?

    当然,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如何解决灵棺内那具“僵尸”。

    他试着指挥拟态雏虫利用尖细的手指刺入康格里夫尸身,这有些残忍,毕竟老公爵生前并未做过让人天怒人怨的事情,鞭尸这种事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但他没得选择,只能这么做。

    拟态雏虫源自虫群,力量比人类强大太多,如果是普通血肉身躯,能在几个呼吸之间撕扯成无数巴掌大小的尸块。

    可惜它今天遇到的是一具“僵尸”,尖细的的手指刺入康格里夫尸身竟被伤口纷纭而出的无数血色触须纠缠、包裹,像许多让人恶寒的蚯蚓快速漫过,眨眼功夫将整条手臂吞噬,汇同先前缠住拟态雏虫的血肠,将它拉入棺椁。

    唐方悄悄放出一台侦测器,准备对康格里夫的尸身进行细致扫描,以确定“僵尸”会不会像阿克隆地底遇到的树妖那样有类似心脏的罩门存在。

    也就是在同一时间,被拉扯进残破棺椁的拟态雏虫整个身体压覆在康格里夫尸身上,看起来就像两条绑在一起的咸鱼干。

    这样的状态并未持续太久,透过侦测器的“眼”,他看到无比惊悚的一幕。

    康格里夫的尸身由中间撕开,传出咔咔的骨裂声响,无数粘稠的血浆与黏膜组织往下流淌,露出胸腔五颜六色布满蛆虫一样短小触须的内脏器官,血糊糊的让人作呕。

    紧接着。它就那么把拟态雏虫吞进肚子里,或者说用塞进肚子里更准确一些。

    撕裂的胸腔开始收紧,如同一只野兽的嘴,将拟态雏虫下半身一点一点往里吞咽。同时,康格里夫的下巴由中间豁开,一路上行至鼻腔。数条好像扭动蠕虫一样的血色触手由口腔与鼻腔伸出,在空中四下摇晃,其中一条卷起吊在嘴边那颗眼珠用力挤爆,溅起一团浆液。

    呕……

    艾尔玛只看到康格里夫头部的变化便忍耐不住,毫无形象地呕吐起来。

    老兵把她从唐方手上接过,脸上没有露出任何厌恶表情。罗伊将右臂挡在胸前,青色的经络像一条条凸起的树根。

    一名狂热者由虚无闪现,施展“冲锋”技能飞窜至棺椁所在,手起刀落。灵能利刃像一柄铡刀斩落,将灵棺拦腰劈成两半,里面的康格里夫同样一分为二。

    它并没有就此死去,哪怕被狂热者腰斩。

    腹腔与下肢的伤口上生出无数扭动的肉芽,以极快速度拉长、结合,如同富有弹力的橡皮筋,上身与下肢被重新聚拢缝合,然后它就那么站起身来。

    拟态雏虫已经被吞噬掉大半。只剩一团硕大的肉瘤坠在血糊糊的肚皮上,除口腔、鼻孔舞动的血色触须外。康格里夫的身体晃动几下,背后凸起一个个囊肿似得鼓包,2根如同虫后那样的粗大附肢由肩胛骨内侧长出,血浆由尖端滴下,落在地面摔成一团腥臭的血泥。

    唐方面前金光一闪,又一名狂热者出现在现实空间。同对面那名狂热者一起,呈夹击态势将尸变的康格里夫公爵夹在中间。

    下一秒,2名狂热者同时展开攻击,化作2道蓝色残影,瞬间冲到康格里夫身边。4把缭绕火焰的幽蓝色光刀像一道道死亡飓风,将2米高的尸身肢解成数段……连那两根附肢也不例外。

    血浆与碎肉在地面铺了厚厚一层,好多蛆虫状寄生虫被囊泡破裂产生的推力吹飞,落在狂热者的等离子护盾表面化成一道道刺鼻气味的烟。

    便在这时,唐方脸色大变,将老兵与罗伊二人往后一推,大叫一声闭住呼吸。

    他面前光影再闪,一台静滞球与机械哨兵出现在场间。

    机械哨兵尾部能量球光芒大盛,“守护者之盾”激发,一道高透明度光子护罩笼罩住后面4人,同一时间,静滞球在前方布下一道“力场”禁锢住整片空间。

    唐方赶紧取出3套动力装甲丢给3人,吩咐一声:“换上。”然后不管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艾尔玛,以最快速度穿戴起恶劣环境防护服。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看似弱小的康格里夫会这么难缠,诡异程度堪比吞噬体聚合物。

    根据悬浮在半空的侦测器探测结果,那些蛆虫样的寄生虫死亡后形成的气态微粒具有生物毒性,也可以说成一种可通过呼吸道感染生物的致命病毒。

    狂热者能够免疫,不代表人类也可以免疫,不过好在他反应及时,以“守护者之盾”与“力场”加以阻绝,总算避免吸入那些毒烟。

    不大的功夫,他穿好恶劣环境防护服,后面艾尔玛也在老兵与罗伊的帮助下整装完毕,避免暴露在受到污染的环境下。

    吩咐老兵教授艾尔玛马润甲的使用方法,他阴着脸望向“力场”对面。

    那些被切割成数段的尸块依然活着,就像一开始被拦腰斩断后出现的情况一样,肉块间会产生共鸣,刀口边沿肉芽快速拉伸,相对生长,最后结合成一股,将肉块聚集到一起,重新恢复原有模样。

    2名狂热者试图制止它们,但是哪怕切成比手指还小的肉块,它们仍然能够重新融合成大块组织,甚至获得进化,丛生的肉芽通过在地面蠕动带动肉块主体像无数血色小蛇那样汇聚至一块,重新化成一团令人作呕的烂肉。

    到最后,康格里夫的脸只剩下一块块撑破的面皮,歪歪扭扭贴在那团烂肉头部。

    不仅如此,因为狂热者的频繁切割,越来越多的寄生虫死亡,化作致病毒云弥散开来。尽管眼睛看不到,唐方却比谁都清楚如果这样下去会带来什么危害------一旦从大殿逸散,御风而去,到达诺尔堡所在大陆,势必爆发一场惨绝人寰的大灾难。

    他只能命令狂热者暂停进攻,任凭那些碎肉汇聚一处,变成一头狰狞尸兽。

    由于“力场”与“守护者之盾”的双重阻绝,致病毒云无法对4人构成威胁,这不代表局势会一直僵持下去。

    当登格尔宫隐藏在地下的防御设施相继启动,公爵夫人终于想起康格里夫的尸体还停放在殿堂无人照顾,急忙下令警备部门派人去抬,因为接下来的几天里王国各地诸侯的使者会陆续到来,如果老公爵的尸身在这场恐怖袭击中被炸碎,那将是克纳尔家族的奇耻大辱。(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