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百七十五章 虚伪之心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庞贝?克拉克是那样的性格,手下军官自然也不例外,就像把一生都献给海军,没有结婚,更没有孩子的庞贝少将一样,“武仙号”上有很多类似船员,他们很光荣,也很可悲。

    唐方没有听到“武仙号”舰桥设备池工作人员的议论,平静望着因激动所致满脸通红的星盟少将,笑了:“这就是你的依仗吧,尊敬的少将阁下。”

    “你闭嘴。”说话的是中村美惠,呵斥对象不是唐方,而是庞贝?克拉克。

    这是命令,用生硬且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出。

    庞贝不服,如果在私人场合,他会给她一耳光,可惜现在不是,他只能选择愤怒的沉默,怨毒的注视。

    “你到底想干什么?”

    唐方望着她冷若冰霜的脸,依旧平静说道:“帮我联系大卫?柯南。”

    中村美惠一愣,没想到他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庞贝?克拉克冷笑连连,鄙夷的眼神好像在说,为什么要帮你?真当自己是一号人物了?大卫?柯南可是正正经经的五星上将,你说见就见?

    “你为什么要见他?”

    其实<她很乐意帮唐方一回,觉得这个烫手山芋有人接过去才好,她可不愿再面对“晨星号”上那个总会给人“惊喜”的年轻人。

    他的“惊喜”,“惊”大于“喜”,一般人享受不了。

    唐方问道:“需要理由么?”

    庞贝?克拉克脸上冷笑愈浓,忍不住插嘴道:“不需要理由么?”

    “哦。”他望着少将怒气渐消的脸,沉默片刻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们看一段视频。”

    “看一段视频?”

    “武仙号”上船员面面相觑。庞贝挤动一下右脸肌肉,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很快,大屏幕上那张年轻的脸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航拍影像。

    入夜时分可见度较低,只能勉强分辨出被战火洗礼的土地,风中飘扬的残破战旗。倾塌的废墟,还有翻滚而起的硝烟。

    有人撇撇嘴,不以为然。战争片里这种镜头多了去,比它更清晰,更悲伤,更残酷。

    还有一些人嗤之以鼻,讥笑他神经病,因为视频无有任何实际意义,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非要用这样的形式?打哑谜很好玩吗?

    只有庞贝?克拉克、中村美惠。参谋长威尔?科林,及一些高层军官沉默不语,脸上的表情像汛期的黄河水那么浑浊。

    视频影像的最后是一座高大建筑,夜色下看不太真切,只能分辨出它的轮廓。

    但……这便足够了。

    因为从轮廓上已经可以辨识出它的身份——“阿鲁迈加”将军府。

    星盟边疆有片阿亚洛斯-科普林-斯兰达尔无人区,无人区那头有个穆巴拉克恒星系统,里面有一颗叫做“阿鲁迈加”的可居住行星,行星上有一座将军府。住着一位中年人,叫哈林顿?哈里斯。

    这是被星盟边军每一位指挥官烙印在脑海的事情。因为那就像插进每一个星盟人心底的钉子,是经年的痛。

    多少次他们看着幻灯片上那座武装到牙齿的堡垒发誓,要把它敲碎,砸烂,从“阿鲁迈加”的地面抹去。

    多少人这么暗暗发誓。

    但,眼前的一幕仿佛梦境再现。虽然不太真切,夜色下所有风景是那么模糊。

    一些参谋使劲揉着双眼,仿佛要把眼珠子瞪出来。还有一些军官一下一下掐拧大腿,要证实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

    他们想相信,又不愿相信。这是一种非常矛盾的心理,于是“武仙号”、“英仙号”2大姊妹舰舰桥气氛变得很怪异。

    普通工作人员不明所以,议论纷纷,觉得那人是个傻x,闲着没事放什么战争片,谁没看过怎地?还有……你放就放吧,还搞个朦胧版本,这不是糟践人么。

    至于指挥层的军官们则一片沉默,惊骇与迷茫像泾渭分明的两条河,在一左一右两张脸上流淌。

    不是眼在流泪,而是心在流泪,尤其是庞贝?克拉克,尤其是贝利这样把一生都奉献给星盟的军人。

    唐方的脸再次出现在大屏幕上的时候,庞贝?克拉克愤怒说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不……这是假的,全是假的……那一定不是‘穆巴拉克’……是你在造假,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告诉我,告诉我真相。”

    他的话语无伦次,情绪时而愤怒,时而茫然,就像大多数认出那片战火洗礼之地的军官一样,他想相信,又不愿相信,还没道理相信。

    想相信是因为他们做梦都希望“穆巴拉克”重归星盟怀抱。不愿相信是因为厄夜军团就这么完了?简简单单的完了?在心理上无法接受。至于没道理相信更简单,星盟这么多年都没解决掉的问题,就凭唐舰长的500艘战舰+300生体战舰?可能吗?

    唐方根本没有理他,看向中村美惠,再一次重复道:“帮我接大卫?柯南。”

    她这才回过神来,张张嘴,没有发出声音,延迟片刻,才说道:“晚一些行不行?晚一些我派人去接你。”

    “好,我会在‘克里斯蒂尔’等你。”说完便断开通讯。

    “阿波罗”所属500艘战舰开始调转方向,往“克里斯蒂尔”飞去。

    300头腐化者倦鸟投林一样重新钻回贝希摩斯腹腔,这头星空巨兽抖动小山一样的身躯,两翼粗大附肢轻轻滑动,非常缓慢地转动头颅,跟在500艘战舰后面越游越远。

    最后,“晨星号”、“权天使号”、及两艘冥蝠级驱逐舰无视一字排开的第44舰队。从容不迫由中场远去,最终消失在“克里斯蒂尔”在“迪拉尔”照耀下反射出的一抹银色弧光中。

    过去许久,“武仙号”舰桥才响起一声幽幽叹息,不是来自庞贝?克拉克,而是出自中村美惠之口。

    “庞贝少将,你可以在我面前清高。可以在那些议员面前清高,但是从今往后请不要在他面前清高,因为这不是爱国,而是叛国。”

    她声音压得很低,话却说的很重,对于一个爱国者而言,最沉重的打击莫过于叛国罪。

    庞贝?克拉克在看一些文艺作品的时候也曾想过一个问题,如果有朝一日他也会像文艺作品里某些主角一样,明明是忠诚又无畏的爱国者。却被后来的当权集团抹黑成为叛逆,他又会怎么样。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脆弱,在看似坚强、勇敢的外在下,是一颗非常脆弱的爱国之心,或者说虚伪之心,因为他无法接受“叛国”这样的罪名,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于是。他发现自己所谓的“爱国”根本就不像表面那样纯粹,而是建立在“名声”的基础上的伪爱国……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

    “那一定是假。一定是假的,是用来欺骗我们的。”

    中村美惠说道:“他为什么要那样做?”

    “因为……”庞贝沉默许久,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狗那样有气无力说道:“因为他要见大卫将军。”

    “希望你打仗的时候不会这么幼稚,否则,我会一枪毙了你,尽管……我是一个女人。你眼中水性杨花,通过出卖.上位的女人……起码我比你要诚实许多。”

    这句话说完,大屏幕上光影一闪,变得一片漆黑。

    设备池的议论声已经终止,所有工作人员低头处理手头的工作。不敢去看舰长席那个满脸扭曲,好像地狱魔鬼一样的人。

    其实,扭曲的不是他的脸,而是他的灵魂。

    …………

    一场风波来得快,去的也快,好像远方姗姗飘来的一团雨云,只扔下寥寥几颗闷雷,便再次飘远,让人如置梦幻。

    工程部队的士兵呆呆望着“克里斯蒂尔”,哪怕星空巨兽已经消失不见,只剩远方一道越来越亮的光。

    “克里斯蒂尔”在“拉克西丝”荒凉的地表洒下一层柔和的月华,显得很平静。

    不平静的只有人心。

    很快,工程部的士兵再次投入紧张忙碌的施工中,对于他们来说,刚才的一幕只是一段惊心动魄的小插曲,可对于中村美惠、庞贝?克拉克这样的舰队将领来说,却是一场大海啸。

    …………

    贝希摩斯像一座空间站那样停在“克里斯蒂尔”高空轨道,静静享受地面工业园区,谢里登、罗斯金等人的仰望与赞叹,“阿波罗”旗下大大小小的战舰像伴生鱼群一样围绕在它身边,迎着“迪拉尔”的光,表面镀上一层银霜。

    那些苏鲁、蒙亚籍劳工,包括原“启明星药业”员工,或一脸呆滞望着显示器上那只星空巨兽,或围在地表观察站,争夺光学望远镜的使用权,以便能够详细观察唐舰长的大宠物。

    贝希摩斯的出现对他们而言更像是一场视觉盛宴。

    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连腐化者都没见过,只是听说“晨星铸造”拥有令各方势力垂涎的生体战舰,那是一种体长达40米的恐怖生物,可以匹敌战舰。

    只有罗斯金、谢里登这样的参加过迪拉尔遭遇战的人,才有幸目睹过腐化者。

    然而,谁也不曾想到,唐舰长不声不响出去这么多天,有些人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抛弃“晨星铸造”,离开星盟远走他乡,哪里知道他再度归来,竟然带回这么一头星空巨鲸。

    加登?霍尔与很多劳工暗暗庆幸当初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安心等候他归来,尽管谢里登、罗斯金并没有对他们做工作,却依然坚信他会回来,这源于当初在“巴比伦”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他时,从那双眼睛里捕捉到的一种情绪,也可以说是性格——不服输。

    唐方从“晨星号”下来后,在工业园区一间会议室同罗斯金、谢里登、加登?霍尔等人相见。顺便听取他们的工作汇报。

    当然,与其说是工作汇报,倒不如说是人员流失报表。

    很多人从网络、媒体、私下交流等途径得知“晨星铸造”所面临的险恶局面,对企业前景失去信心,选择离开这里另谋出路。

    唐方早就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毕竟那些劳工抵达“克里斯蒂尔”的时候。谢里登便跟他们讲过,如果觉得不适合这里的生活与工作可以随时离开,“晨星铸造”会派人把他们送到“海里姆”,还会留下一些钱,可供一月开销。

    这很仁义,很有良心,却依然阻止不了那些想离开的人,这不单单源于“晨星铸造”所面临的困顿局面,唐舰长的淡薄性格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他太懒了。不像一个可以成大事的人,而且“晨星铸造”根本没有自己的企业文化,谢里登从不会为他们描绘企业蓝图,带他们畅想未来,展望人生,这让他们没有归属感,对企业没有信心,觉得与其在这里虚度光阴。倒不如回到主流社会另寻机缘。

    用某些人的话来说,他不是一个合格的企业家。

    唐方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企业家。既然连企业家都不是,自然谈不上“合格”或“不合格”,谢里登曾向他提议使用“启明星药业”的员工培训、干部筛选等企业机制,却遭到一口否决,对于所谓的“企业文化”这种洗脑式励志教育,用毫无实际意义的前景许诺与所谓企业底蕴来绑架那些意志薄弱的人。用团体意志来取代个人思想,他觉得这跟蒙亚、苏鲁那种.国家整天宣扬的所谓“精神文化”没有什么区别。

    这或许对企业有利,对资本家有利,对权力者有利,可是对于底层工人有什么意义?

    就算真的可以改善他们的物质生活。却荼毒了他们的精神家园,失去梦想与追求的人生有什么价值?跟那些蒙起眼睛拉磨的驴有分别么?

    有人说这就是“生活”,难道人生下来就是为被生活qj的吗?

    当然,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就像未穿越之前的他——车、房、存款、老婆,这便是他的人生,他的追求,很可悲又很现实。

    所以,他选择“无为”,遵从华夏古代“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精神管理方式,去芜存菁,留其精华,只有经历许多困难,仍然愿意在逆境中追随他的人,才是他需要的伙伴,而不是只懂耕作的奴隶。

    “晨星铸造”仅仅是一个用来掩人耳目,输出3族战斗单位及伊普西龙遗迹的壳企业,他的目标不在星盟,也不在经济领域,而是在无人区彼岸的蒙亚与苏鲁。

    他立志推翻柯尔克拉夫一世暴政,却不想蒙亚大乱,他需要很多伙伴,单凭加西亚反抗军还远远不够,这些苏鲁、蒙亚籍劳工敢于冒着生命危险来星盟,足以证明他们的勇气与追求。

    他没有把自己的考量告诉谢里登、罗斯金等人,只是叮嘱他们严格按照这样的命令去做。

    在这之后谢里登又谈起另一个问题,自从“克里斯蒂尔”高空轨道上补给空间站被厄夜军团炸毁以后,给补给工作带来了很大的不便,是不是联系一下附近的军工企业或航天工程公司采购一座补给站?

    唐方考虑片刻,让他等一等,如今“克里斯蒂尔”高空轨道有贝希摩斯存在,足以当成空间站使用,暂时可以应付补给事务。

    谢里登很好奇天上的大家伙为什么能够当成空间站使用,只可惜唐方并未多做介绍,他也没好意思追问,那样未免显得八卦与孤陋寡闻,好歹他也是一个职业经理人,面子很重要。

    接下来众人又讨论一番第44舰队的事情,正当芙蕾雅瞌睡连连,快要睡过去的时候,白浩向地面指挥中心发来消息,言说中村美惠已经与无人区海军司令部建立通讯信道,他随时可以过去。

    唐方准备动身的时候,阴谋论者史蒂芬?苏表达了自己的担心,万一那个女人刚才答应帮忙联络无人区海军司令部,是出于缓兵之计的考虑,如今正在“英仙号”摆下一场鸿门宴等他过去,那岂不是以身犯险?

    这一次没有人吐槽史蒂芬?苏,因为这样的担心完全有可能发生。

    拜伦提议拒绝中村美惠的邀请,星盟海军司令部完全有能力主动联系“克里斯蒂尔”工业园区。

    作为一名海贼团领袖,他或许很称职,但是与中村美惠这样既有政治头脑又有军事头脑的人相比,在为人处世方面,明显还有不小差距。

    如果任由“晨星铸造”利用自己的设备联络海军司令部,通话内容无法做到保密,这是海军方面不能接受的。中村美惠很清楚,唐方要联系海军司令部恐怕不是类似要求第44舰队由“迪拉尔”撤军这样简单的诉求,如果那份影像资料不假,有很大可能涉及“穆巴拉克”,甚至于涉及到当初厄夜军团偷袭“迪拉尔”这种事,万一双方在通讯过程中大卫?柯南有什么不当言论,被记录下来,将会对海军和政府造成不利影响。(未完待续……)r1292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