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百五十九章 我们的舰队呢?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凤凰战机与巢虫领主的加入在很短时间便将整个北区的炮台及防御设施一扫而光,远处攻城坦克小队也在夜鹰的辅助下重新恢复作战能力,向前推进至靠近北门的地方,往核心区域射出一颗又一颗青蓝色电浆球,破坏各种军事设施。

    尚可运作的无人战术平台第一时间将攻击重心转移至凤凰战机与巢虫领主身上,只可惜战场形势太复杂,凤凰战机与巢虫领主在烟云中时隐时现,数据链系统又出现故障,凭借威力骤降一半以上的“光明审判”,根本无法对它们构成威胁。

    直到另外一个庞然大物加入,“光明审判”彻底沦为无用废物,相继被雷神与维京战机击落。

    巨像姗姗来迟。

    但正如压轴大戏总是在最后时刻登场,一直不曾露面的相位棱镜终于在将军府东线登陆,当传输棱镜在低空横掠而过,扩散出一圈星芒矩阵,照亮整个东方的时候,巨像庞大的身躯由虚而实,出现在这片硝烟弥漫的天地间。

    那些还在壕沟中负隅顽抗的士兵纷纷停止开枪,呆呆望着比射源电塔还高一倍以上的黄金巨像,觉得是不是自己在做梦,一而再再而三的揉眼,直到眼圈泛红,都没能从睡梦中醒来,甚至有人沉入噩梦地狱再也醒不过来。

    巨像根本不用移动,它就站在原地,交叉的热能射线在地面一扫,轨迹之内一切炮台、军事设施化为乌有,仿佛整个将军府的气温都上升一截。

    最后一台射源电塔的倒塌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军府守备部队士气跌落谷底,有些人已经开始往外逃,但……天上是呼啸而过的维京战机,长鸣尖啸的飞龙,还有气质优雅的凤凰。

    地面上,核心区域的正门已经被人、虫、神三族混合陆军击破,战狼、机甲模式的维京战机在小狗与狂热者、机枪兵等小体型单位簇拥下。快速涌入哈林顿?哈里斯所在的中央单元。

    铁丝导弹与轨道枪的火光横扫路面上残存的防御机器人,城南的攻城坦克已经开入围墙内部,轧碎地上散落的动力装甲,轰爆一辆又一辆停在路边的机车。

    掠食者与小狗跳入壕沟与掩体。将那些兀自忠心耿耿守卫阵地的士兵撕成碎片,神族运输机顶着中央单元轰鸣的炮火,将6名高阶圣堂武士投放到一排掩体后面。

    下一秒,闪电的光芒照亮整片夜空,好像昼夜颠倒。

    防卫机器人。近防炮台、碉堡……这类小型防守单位在高度重叠的闪电矩阵下要么起火爆炸,要么内部元件受损瘫痪。

    哈林顿?哈里斯所在的地面指挥中心位于将军府中央单元,是整个战场唯一一处没有倾塌的建筑,这源于它的厚重装甲,远远超过海象级战列舰。

    同样,他还有1400mm口径轨道加农炮这样的超重型武器,可以抵御任何来自天空的威胁,甚至连“阿鲁迈加”高空轨道上游走的贝希摩斯都曾被它们作为攻击目标。

    “它们”------代表这样的轨道加农炮不是一台,而是整整八台,以双联装形式高低错落分布在中央单元4个部位。配合顶端超重型粒子加速炮甚至可以对外太空的大型目标进行强有力的攻击。

    除去重型武器,将军府中央单元还标配有大量反步兵机炮、火炮、反载具导弹、轻型激光武器、小型磁轨炮、自杀式无人机发射平台等对付地面及空中中小型目标的武器系统。

    而且,中央单元外面有一圈磁能护盾存在,诸如一般的金属弹丸、导弹、荷电粒子武器在以它为目标的时候,威力会有不同程度的缩水。

    它就像一只长满尖刺的铁壳乌龟,任何想要敲破乌龟壳,吃到里面美味龟肉的人都会被扎出几个血窟窿,哪怕是巨像这样的大家伙,面对8门1400mm口径轨道加农炮齐射,恐怕日子也不会好过。

    还有中央单元顶端那台超重型粒子加速炮。如果不计自损,用来对付地面人、虫、神三族陆军,可想而知会是一个何等场面。

    作为“穆巴拉克”的行政中心,哈林顿?哈里斯大公办公、生活的地方。它比“罗德尼斯”、“罗德尼亚”那样的军港更安全,攻击力比“满月号”更强大。哪怕是基于核武的轨道轰炸,也别想将它由地面抹去,除非……将军府北区地下的聚变反应堆群落发生爆炸,或许会引发强烈地震,把它吞噬。

    但这并不意味里面的人就会死。不过,外面的人肯定会死,比方说人、虫、神三族地面部队。

    所以,唐方不敢这么做,就像那些攻入地下设施的蟑螂,也只为占领,而不是破坏。

    …………

    爱迪生?金带着几名心腹赶到地面指挥中心的时候,发现昏暗与冷清是这里唯一的主色调。

    天花板的照明灯全部关闭,负责操纵电子设备的工作人员也不在,只有那张象征权力与地位的高背椅上坐着一位表情沉静的老人,右手轻轻抚摸座椅扶手上哈里斯家族的剑盾纹饰,左手轻轻捏揉双鬓,用来放松精神。

    大厅唯一的光源是高背椅前方的巨大电子屏幕,光线落在他脸上映出一片青蓝。

    哈林顿?哈里斯坐在那里,从爱迪生进门,到走到他面前,表情不曾有丝毫改变,既没有表现出败军之将应有的颓废、失望、呆滞、茫然,疑惑、愤怒、悲哀、歇斯底里……表情很平静,就像硝烟散尽,战火湮灭,恢复宁和的“阿葵亚斯”湖。

    爱迪生的表情正相反,目光落在大屏幕上,眼睛里写满骇然与难以置信,

    他知道外面的情况很糟糕,同样也知道太空战场的情况不妙,但他怎么都没想到,g-00区的防线会轻而易举被对手打穿。“阿鲁迈加”高空轨道几乎成为一片坟场,大量战舰与天基炮台的残骸在四下飘散,有的化作一颗颗火球落入行星大气层,有的围绕轨道做圆周运动。然后撞在大块残骸上支离破碎。

    这些都只是背景,画面中真正的主角是一艘海神级航母。爱迪生认得它,那是比克?弗雷德的座驾“永夜号”。

    此时此刻,它正被一群体型纤细的黄金战机围攻。就好像一头被狼群围猎的羚牛,每一次攻击都从它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爆炸在甲板蔓延,火焰顺着裂隙翻涌而出,一些飞行器由机库钻出,还没等加速离开。便被黄金战机射出的光弹打爆,成为母舰的陪葬品。

    “‘永夜号’……完了……”爱迪生低声呢喃道,眼睛里满含不忍与悲伤。

    尽管比克?弗雷德性格不怎么讨人喜欢,以往二人间还有些口角,但毕竟同袍多年,没有兄弟情,也有一些朋友谊,谁能想到他就这么走向死亡……甚至在最后时刻都没能留下只言片语。

    爱迪生觉得,以比克?弗雷德的性格,或许比起家人。更重视公爵大人的生命安全。而杜邦?卡塔兰德的话,或许会留下“为了陛下,为了帝国。”这样的豪言壮语。

    “嗯,杜邦?卡塔兰德?”

    他猛然想到一件事,杜邦?卡塔兰德呢?他到哪里去了?

    换句话说,第一舰队呢?郁金香舰队呢?卫戍舰队呢?第二舰队战列舰战斗编队呢?巡逻舰队呢?

    明明他离开警卫部队指挥室的时候,比克?弗雷德、甘道夫等人还与敌人有来有回,怎么短短几分钟功夫,最终防线便被对手打穿了呢?

    即便是生死存亡关头,他仍然没有失去礼数。以手扶肩,微微欠身道:“将军,我们的舰队呢?”

    哈林顿?哈里斯好像才意识到他的到来,缓缓移开遮挡在眼前的左手。非常平静地望着他,问了一句话:“你怕吗?”

    他微微一愣,然后醒悟过来,微微摇头,一脸不信的表情,喃喃说道:“我不相信……不相信……这怎么可能!”

    尽管他早有心理准备。甚至把唐方与伊普西龙人,与外星人联系在一起,却依然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哈林顿?哈里斯的话只有短短3个字,却把他想知道的一切都说了。

    卫戍舰队+郁金香舰队的战斗力足以比拟一支半常规舰队;还有第一舰队的1000艘战舰;第二舰队战列舰战斗编队剩余兵力与“永夜号”及其护航编队、诸天基防御设施加在一起,战斗力最少相当于一支半常规舰队;

    这些加在一起,足以匹敌4、5支千艘规模的常规舰队,就这么完了?在他离开警卫部队指挥室,准备好“星梭号”,急匆匆赶来地面指挥中心的短短十几分钟内竟然给那小子打穿了?这种只有在梦里……不,连梦里都不会出现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他后面几名亲随不敢说话,却忍不住面面相觑,从各自眼里读出不解与震惊。

    公爵大人绝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人,而且,大屏幕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更是最直接的证据。

    哈林顿?哈里斯第二次发问:“你怕吗?”

    爱迪生?金说道:“不怕……只要将军还在,就没什么可怕的。”

    他这不是恭维,而是心里话!

    哈林顿?哈里斯不需要恭维,而今,更不是说恭维话的时候。坐在高背椅上的那个人,虽然喜欢听人叫他将军,但是从不会亲自指挥具体战斗,比起杜邦?卡塔兰德、比克?弗雷德这样的统兵将领,他更擅长坐镇中军,像一道擎天柱那样支起天空。

    只要他还在,厄夜军团便不会失去斗志,便不会失去勇气。

    爱迪生知道,这就叫人格魅力,就好像现在,明明“穆巴拉克”陷落已经近在眼前,哪怕他明知厄夜军团从即日起将成为昨日黄花。然而,面对一脸平静的公爵大人,他并不觉得眼前一片灰暗,仍然抱有希望与战斗下去的勇气。

    人总要为某些东西而战,总要为某个目标而活。哈林顿?哈里斯便是整个厄夜军团的灵魂与支柱,只要他没倒,将领们的心便不会凉,士兵们握枪的手便不会抖,这才是领袖。

    帅与将的区别,不外如是。

    “你不怕吗?我怕。”

    哈林顿的声量不高。像老朋友间的寒暄,但是听在爱迪生耳朵里,却像有一面大鼓在耳畔咚咚作响。

    爱迪生想不明白公爵大人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这与他的性格不符。英明神武的公爵大人怎么可能会有“怕”这样的情绪?

    他可不是苏鲁帝国境内那些好吃懒做的庸碌贵族,他是真正的一国栋梁,国之重臣,他……他怎么能够说出“怕”这个字眼?

    “因为你们不懂‘怕’,所以。我必须要学会‘怕’。不懂‘怕’的人永远无法成为强者,同理,无所畏惧的军队绝不可能成为无敌之师。”

    爱迪生不是什么年轻人,于是没有反驳,没有询问,而是陷入沉思,然后沉默。

    哈林顿?哈里斯说道:“所以,‘怕’这样的情绪并不丢脸,尤其是面对不可抵挡,把你的信心与依仗悉数击碎的对手。”

    “懂得‘害怕’。能够正视‘畏惧’,才是一个将才升格为帅才需要迈出的第一步。”

    “只可惜……艾伯特的使者登门时我没有害怕,派遣第一舰队扫荡‘迪拉尔’时依然没有害怕,当他带着生体战舰攻上门时仍旧没有害怕,反倒讥笑那小子是个鲁莽之辈……等到我真正开始害怕的时候,可惜,为时已晚……”

    “我老了……”

    他就像一个饭桌上喝醉酒,絮絮叨叨讲述自己往日做过的错事的落魄男子,根本就不是一个公爵。

    倘若按照一般剧本的发展规律,像哈林顿?哈里斯这样的边军大将理应更豪迈。更慷慨一些,他是一国重臣,位高权重,享尽富贵荣华。早应没有遗憾。

    爱迪生不理解,很不理解,直勾勾望着高背椅上那个男人,看大屏幕上的光在那张满刻沧桑与风霜的脸上跳跃。

    其实,能够听到公爵大人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他很高兴。很激动,又很排斥,因为那人更像一位熟稔的老朋友,不再是往日沉稳睿智的帝国权臣。

    这让他很不习惯。

    大屏幕上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贝希摩斯庞大的身躯在“阿鲁迈加”轨道上缓缓游动,像一头温顺的鲸鱼。

    只有经历过这次战役的人才会清楚,那根本不是什么温顺的鲸鱼,而是一头凶猛的狂鲨,它只是习惯于收起爪牙来迷惑猎物,或者说……那小子习惯如此。

    大屏幕上的光渐渐变暗,因为“永夜号”已经彻底沉沦,变为一团冰冷的金属残骸。

    爱迪生沉默片刻,转身望着大屏幕上“永夜号”的残骸摘下头顶军帽捧在掌心。

    他在向比克?弗雷德致敬,还有杜邦?卡塔兰德,还有埃莫森?刘易斯,还有甘道夫,还有林思远……他们都是帝国的英烈,军人的楷模。

    就像星盟那些将军宣誓为国家而战一样,他们选择为皇帝陛下尽忠。对于一名真正的军人而言,这没有高下之分,不过是立场不同。

    爱迪生?金从未以自己是一名贵族为荣,相较之下,他更认同军人这个身份。

    哈林顿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他从高背椅上站起身,一步一步走下台阶,来到大屏幕前,仰望太空战场,目光好像穿过炮火与爆炸的闪光,穿过浮游不定的残骸,落在遥远处色彩不一的背景星尘与云团上。

    “我是一个人,不是一个标杆,同样会有留恋,会有遗憾……”

    爱迪生知道他在留恋什么,因为公爵大人只在乎一个人,至于哈里斯家族,更多的是责任,而不是留恋。

    爱迪生同样也知道他在遗憾什么,因为公爵大人膝下无子,唯一的儿子在19岁那年死在“德尔卡特”,成为他平生最遗憾的事情。

    走廊传来一阵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因为房间很静,所以听得很真切。

    几个呼吸后,安全门开启,一脸疲态的苏珊与几名士兵走入指挥中心。

    爱迪生不只忠心,还很贴心,在来地面指挥中心的路上,另外派遣一队人手去公爵大人的寝宫接苏珊,尽管这会打扰她的睡眠,但是值此生死存亡关头,已经管不了那么多。

    “将军,‘星梭号’已经就位,请与苏珊小姐速速离开此地。”

    哈林顿转过身,视线落在苏珊脸上,许久不语。

    四目相交,不曾像无数面对死亡的痴情怨女那样有万千情绪包含其中,平静而淡然。

    苏珊抬起双手,放在胸前比划一番。

    哈林顿点点头,没有说话,更没有动。

    外面的战斗愈加激烈,炮声隐隐传入指挥中心,连大地都在轻微颤栗。

    爱迪生不知道二人刚才那番交流内容是什么,看到公爵大人不为所动,他比谁都着急,他希望哈林顿能活下去,那是他的职责所在,同样也是荣誉所在。(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