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百五十七章 使徒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林思远的旗舰被爆炸蚊撞穿,带着爆炸与火焰一路翻滚远去,有些船员选择跳海,被飞溅的喷射物击穿宇航服死去,只有一小部分人乘坐穿梭机逃出,仓惶乱窜。

    溃败不可避免地发生,一些小型舰向外面逃去,任凭上级指挥官如何呵斥,也无法遏制他们的脚步。

    周艾、璎珞等人驾驶的冥蝠级驱逐舰好比一个有经验的猎人,在放出豪森、丘吉尔那样的猛兽后,等待野兔竞相逃窜,然后一一猎杀。

    战列舰战斗编队还剩近200艘战舰,虽说大型舰所余无几,若是能够稳住阵脚,未尝不能平安退却,可惜林思远的死彻底浇灭了士兵们心中那本就不怎么旺盛的火焰,他们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只想躲的远远的,逃离那些长相狰狞、悍不畏死的爆炸生物。

    6-7只爆炸蚊聚合在一起连战列舰都能撞沉,用来对付中小型舰,可想而知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

    除林思远外还有另一个人可以压制战列舰战斗编队的溃败势头,可惜他现在没有时间与精力顾及远方的战斗。

    此时此刻,比克?弗雷德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郁金香舰队与卫戍舰队所在的侧翼战场,以“满月号”为中心的郁金香舰队是唯一一支能够与生体战舰打得有来◆有回的舰队,当然,这离不开卫戍舰队的舍身掩护。

    “永夜号”舰桥2号大屏幕上,蝎形战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侧翼战场,中子炮的闪光照亮一侧漆黑虚空,一艘又一艘改进型战舰起火爆炸,沦为大股残骸翻滚远去,有的甚至落入高空轨道。被“阿鲁迈加”引力俘获,化作一颗颗火球由天外坠落。

    埃莫森?刘易斯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炽天使号”上,重型阴离子激光炮的目标依旧是那些腐化者,因为他知道,与其把能量浪费在隐身战舰上,不如多杀几头生体战舰。为g-00区域分担一些压力。

    他只求哈林顿?哈里斯能够尽快逃离“阿鲁迈加”,至于别的东西,比如他的生死,比克?弗雷德的生死,还有士兵们的生死,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作为近卫舰队,他们的使命只有一个,保护公爵大人的安全,哪怕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

    “满月号”的重型阴离子激光炮将第31头腐化者干掉后。它身边的护卫舰已然不足开始的一半。

    卫戍舰队与郁金香舰队加在一起,如今已经击杀近60头腐化者,相比其他战场,这样的成绩可谓傲人。

    “满月号”,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几乎成为战场上一轮耀眼明月。

    可惜,它的“一骑绝尘”到此为止。

    附近虚空荡起一道道引力波动,6截漆黑似墨的节肢样飞行器突然出现在“满月号”运行轨迹上。如同闻到花香的蜜蜂,在半空划过一道道弧线。飞至“满月号”附近不同位置,骤然爆发出一轮刺目强光。

    “满月号”舰桥,埃莫森?刘易斯感觉到脚下传来震动,作战指挥台上方的舰船模型亮起一道道红斑,像流水一样瞒过舰身。然后,电子设备开始冒起阵阵火花。地板由震动变为摇晃,大屏幕一片花白,天花板泻下阵阵光雨。

    整个舰桥一片末日景象。

    “怎么回事?到底出了什么事?”

    埃莫森?刘易斯不懂,“满月号”明明没有受到攻击,为什么舰桥会出现这样的景象?

    没人回答。因为谁也搞不清到底出了什么事,只有损控小组的组长以一种没有底气的语调说道:“‘满月号’……‘满月号’正由内部开始解体……”

    他不敢大声说,因为他自己都不相信这样的结果,好好的战舰怎么可能自己解体?

    埃莫森忽然想到刚才大屏幕疏忽闪过的六道光芒,莫不成因为它们?可是……爆炸明明发生在外面,“满月号”怎么可能由内部开始解体呢?

    尖叫与惨呼不时响起,有人被天花板落下的电火花烫伤,有人立足不稳跌倒在地,有人死死抱住设备边缘不敢撒手。

    灯光开始闪烁,警报灯的红光照亮所有人苍白的脸。

    有爆炸声自动力舱传来,地板摇晃的更加厉害。

    埃莫森依旧想不通这是为什么,爆炸明明发生在外面。

    那不是爆炸,那只是6道闪光。

    只可惜“满月号”的传感系统已经毁坏,他没办法看到外面的景象,甚至再没有机会睁开双眼。

    体型堪比海神级航母的“满月号”就像一面落在崎岖不平的地面,在一只脚踩踏下支离破碎的镜面,往中间塌陷、收缩,然后又急速膨胀,被一只无形的手撕的七零八落。

    没有导弹咆哮,也没有光束生辉,“满月号”就这么完了,在护航编队的层层守护下,它就这么碎了,由内部解体,裂成一片片金属残骸。

    舰体构造问题?不可能,“满月号”可是声名在外的主力战舰,甚至星盟海军上将大卫?柯南都曾在午睡中被它惊醒,成为军事界一则著名笑料广为流传。

    作为郁金香舰队的旗舰,公爵大人怎么可能不经过细致、全面的检测就让它服役?那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那是内部动乱?这同样没可能,除非“满月号”混进对方的奸细。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有奸细在舰内潜伏,怎么通过严密的安保系统,又如何把炸弹安放至能源系统的?最重要的是,“满月号”沉没时的景象是先塌缩再膨胀,有点像恒星演变到后期的超新星爆发,绝非零素反应堆失衡爆炸引起的现象。

    多数人怀疑与那6道闪光有关,但它们明明发生在战舰外部,难不成有隔山打牛的本事?这是现实,不是奇幻小说里的情景!

    作为战场支柱一样的“满月号”,就那么硬生生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给撕裂、肢解。所有人的心都在往下沉。

    当那6截色泽漆黑,好像鳞片一样层层叠加的骨节分散开来,化为3对,靠近“满月号”残骸旁边3艘海狗级驱逐舰,6道夺目光华闪过,3艘战舰丝毫反抗行为都没有做出便被撕开。拦腰断成两截

    这回人们总算可以确定撕碎“满月号”的凶手是谁,原来真是那6段节肢样的东西干的。

    卢永俊回忆起“厄运使者号”毁灭前传回的那段视频资料,想到蝎形舰尾部那条长长的蛰针,他一下子想明白这6段节肢的来历。

    原来,蝎形舰的主炮并非那些水晶子弹,也不是高能中子束,而是它的蛰针。

    “满月号”就这么完了,一艘体长可以比肩海神级航母的特种战列舰就这么完了,被那6段节肢生生撕裂。全尸都没留下。

    6段节肢在撕开3艘海狗级护卫舰后,又将一艘改进型海马级驱逐舰,一艘改进型重型大海狮级重型巡洋舰送入地狱。

    它就好比一台“绞肉机”,战舰从这边囫囵进去,从另一边出来时已经成为七零八落的残骸,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有人试图还击,妄想打掉它们,然而这6架诡异飞行器只有在攻击的时候才会露出真身。当闪光过后,它们会再次遁入虚无。在雷达的扫描指示器上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中子束与水晶破甲弹同时出现在战场,配合那6段节肢飞行器,对原“满月号”护航编队展开凶猛的攻击。郁金香舰队仅存的200艘战舰像被狂风卷动的败叶,短短几个呼吸功夫便一溃千里,再难组织起成规模的战斗力量。然后被腐化者与飞龙咬住屁股一阵攻击,最终沦为一团团持续爆炸的火球。

    卫戍舰队同样全线溃败,战舰纷纷往战场外面逃,现场一片混乱。

    在连续不断的爆炸与闪光下,有些战舰甚至与友军相撞。伤及战舰结构。还有一些战舰船员在无边的恐惧下精神崩溃,任何从眼前经过的东西,不论敌我都会施以攻击,引发一连串误伤事件。

    侧翼战场在短短三五分钟间,由之前的有来有回变成一场大屠杀。

    周艾所在冥蝠级驱逐舰与豪森、丘吉尔所在冥蝠级驱逐舰仿佛一把剪刀,将第二舰队战列舰战斗编队分割、绞碎。

    巡逻舰队的处境更加悲惨,当郁金香舰队与卫戍舰队发生溃败时,凤凰战机与侦察机集群已经将它们消灭殆尽,连一艘快速突击艇都没能逃掉,因为“晨星号”舰首挂载的那两架伊普西龙拦截无人机已经将g-00区域外的大片时空禁制,根本无法进行曲速跃迁。

    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逃?如何逃?指望战舰与战机比速度吗?这个笑话实在不好笑。

    卢永俊已经不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眼下的心情,“穆巴拉克”即将沦陷……就像一个噩梦般,很不真实,让人本能地抗拒。

    “通讯小组,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与地面指挥中心的联线怎么还没有接通?”

    身后传来比克?弗雷德的咆哮,由语气来看,他应当不怎么高兴,眼下的景象无论换成谁,也不可能高兴起来。

    通讯小组的组长颤声说道:“将军府区域内的激光通讯设施发生故障,眼下正在尝试中继传输模式。”

    “将军府区域内激光通讯设施发生故障?怎么可能!”

    比克?弗雷德一下子从舰长席站起:“地面战况不是对我军有利吗?为什么将军府的激光通讯设施会出现故障?”

    他的情绪很激动,因为身体比较壮的缘故,看起来像一头暴怒的公熊。

    杜邦?卡塔兰德死了,林思远了,连埃莫森?刘易斯也死了,那些与他有同袍之谊的人10成死了9成,他如何不悲伤?如何不愤怒?

    更何况在不久的将来,“永夜号”恐怕也要步上“厄运使者号”与“满月号”后尘。倘若搭上性命都无法解救公爵大人,他们的死岂非毫无价值?

    “将军,罗德尼亚军港方面送来一段视频资料。”

    便在这时,一名情报员汇报了一则最新消息。

    “转接到3号大屏幕。”

    “是。”情报员答应一声,将那则视频资料转移至3号大屏幕。

    大约30秒后。比克?弗雷德坐回他的舰长席,不是因为情绪恢复平静,是因为脚软无力,下意识跌坐回去。

    因为绝大多数侦察卫星发生不明原因故障失联,对地面的监视只能依靠侦查舰、无人侦察机以及两大军港的固定监控设施,根据罗德尼亚军港送来的这段视频资料上显示的拍摄时间。正是当初“晨星号”搭载的曲速拦截无人机对第一舰队进行曲速干扰的时候,同样也是他吩咐通讯员联线地面指挥中心的时候。

    影像画面从将军府核心区域正门战场开始,详细记录了从第一舰队遭遇拦截,到“满月号”被那6段节肢飞行器撕裂这一时间段地面战场发生的变化。

    …………

    十几分钟前,当比克?弗雷德尝试连线地面指挥中心无果的时候,将军府的战局开始出现逆转。

    在“光明审判”与将军府核心区域防核爆围墙上面各型炮台的轰击下,正门前方开阔地上一片狼藉,小狗的尸体在血红色河面载浮载沉,火焰与载具残骸零星点缀在坑洼不平的开阔地上。翻滚的硝烟直上云霄,偶尔会被炮弹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吹散,如同一片乌云,为渐渐暗下来的天空再添几许阴晦。

    小狗与机枪兵、秃鹫战车、猎食者等单位组成的突击分队在将军府南北两端攻城坦克的掩护下已经攻到河对岸将军府核心区域正门前的广场,正与最后的守城部队进行肉搏战。

    饶是攻城坦克硬顶着“光明审判”给他们开路,在由南区开阔地---将军府核心区域正门广场这一推进过程中,面对来自装甲部队、城墙与空中的三重打击,像小狗、机枪兵这样的初级兵种减员过半。倒是狂热者凭借强大的等离子护盾,可以无视中小型常规武器。再配合“冲锋”技能,似一把尖刀捅进广场守军的心脏。

    胡狼系列坦克在灵能利刃下仿佛一块块豆腐,被切割成大大小小的铁疙瘩。毫不夸张地说,狂热者在刀功上的造诣,如果放到中式餐馆,绝对属于主厨级别。

    恶火战车与秃鹫战车已经被城墙上方的轻型激光炮点爆。只有掠食者由于动作敏捷,又频繁出没于载具残骸、建筑废墟不易锁定的缘故剩下一些。

    从将军府核心区域正门战场的情形来看,“阿鲁迈加”地面守军占有极大优势,如果没什么意外,这股由人、神、虫三族初级兵种构成的突击小队将在不久后被城防火力彻底消灭。

    意外无时无刻充斥在世界每一个角落。尤其是今天。

    意外对于比克?弗雷德、爱迪生?金等人来说很多很多,像天上的星星那么多。

    它们不仅多,还很致命。

    将军府核心区域正门两侧围墙根儿突然爆射出一道道光火,类似激光炮、磁轨炮这种对能量要求较高,内部充斥大量敏感电子元件的设备相继发生电磁耦合,失去战斗力。

    与此同时,一些浮游型守卫机器人亦被不知从什么地方射出的榴弹击中,电磁脉冲一下超载内部电子系统,像一颗颗落石那样由天空跌下,摔成一堆破烂。

    趁围墙上防空火力遭遇emp风暴瘫痪的当口,2架神族运输机去而复返,以超低空飞行姿态由南区快速抵达河对岸的开阔地,将4台机械哨兵、4个追猎者、2台不朽、5个龙骑士投放至坑洼不平的地面,然后快速离去。

    一台机械哨兵张开“守护者之盾”以减弱“光明审判”激光束的威力,另外3台机械哨兵走到河岸边沿,相继发动“立场”技能,在河面搭建出一条看不见的浮桥,任由2台不朽者与5个龙骑士通过。

    4名追猎者并未由立场组成的桥上通过,而是直接发动闪烁技能瞬移至河对岸,加入三族联军,对所剩无几的守御部队展开攻击。

    远方,由掠夺者、火幅、护士mm、刺蛇构成的支援小组亦由南区奔赴将军府核心区域广场,立场浮桥的建立使得他们不用再去涉水,也无需攀爬狂热者开凿出的陡峭石梯。

    同一时间,将军府核心区域西南,携带多重等离子弹头的重型导弹由高空泻下,对维京战机与金甲虫产生极大威胁。

    8架维京战机处于机甲模式,并不能拦截那些导弹,其他飞行单位又无法突破“光明审判”的防御网进入将军府腹地,无论怎么看,2头金甲虫与8架维京战机都是在劫难逃。

    然而,就在炮手眯起眼,准备享受灿烂的节日焰火时,西区数百米高空处陡然划过2道巨大光纹,眨眼间扩散成一张闪电网。在长达2公里的灵能风暴中,十数枚重型导弹相继爆炸,大量高温弹珠四下飞溅,好像下了一场缤纷火雨。(未完待续。。)

    ,无弹窗阅读请。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