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百四十五章 奇葩的解锁方式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于是,她的暴走模式没有了,被娇娃模式取代。

    站在客观的角度讲,芙蕾雅很真实,自己很虚伪。

    偏偏自己主观上认定她是错的,自己才是对的,人总要懂得礼义廉耻,哪怕深深喜欢着那些“龌龊”勾当,也要表现出深恶痛绝的样子,以显示自己是一个优秀而纯洁的人。

    然后,社会上每一个人几乎都是这样,表面君子,背后小人,又很明智的不戳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谨守那道底线,有人管它叫道德,叫做人的道德,又或者规则。

    道德是什么?没人知道。

    有的人认为它是枷锁,有的人认为它是瑰宝,就像“人性本善还是本恶”这样的命题一样,没人可以理清头绪。

    所以说,战争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文化与思想,战争征服的是人的身体,文化与思想征服的是人的灵魂。

    就好像他现在的状态,外面是光火交织的宇宙战场,脑袋里想的是崇高的人文哲学,下身享受着芙蕾雅制造的快感……这真的很违和,很矛盾。

    “指挥官,恭喜您,系统有两项新要素解锁。”

    便在这时,艾玛的声音不期而至,打断他追寻宇宙真理的脚步。

    “艾玛,你在逗我吗?我明明什么都没干,要干也是她在……”

    后面的话他很理智地没有说,其实就算说出来,艾玛也指定不会吐槽或者调侃,工作中的“她”是最严肃的,除去偶尔闲得时间长了,才会冷不丁冒出一两句吐槽的话,让人感觉意外。

    “指挥官,根据系统日志内存地址分析,第一项新要素位于星灵基地,需要您亲自确认,至于第二项,系统正在进行局部内容升级。筛查线程暂时无法获取详细内容。”

    “她”果真没有回应唐舰长的话,而是很认真地做着本职工作。

    唐方分出一部分精力转移到星灵基地,想起这次解锁新要素没有提示音,上回出现这种事乃是解锁执政官,这一次会不会是母舰核心?

    他立刻将光标移动至“星灵枢纽”,现母舰核心并未解锁,倒是菜单栏右下角出现一个代表翻页功能的箭头。

    原来是神族英雄单位!

    快按下热键,菜单栏一变,背景图像变化为神族英雄泽拉图。解锁进度已经1oo%,不过英雄生产项依旧呈灰色锁定状态,注释为:需要“黑暗圣殿”。

    他的表情不太好看,暗骂系统缺德,不带这么糟践人的。“黑暗圣殿”没有解锁,泽拉图自然无法召唤,这样的逻辑无可厚非,但它为什么要把泽拉图作为星灵第一英雄激活?

    呃……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刚才的奇葩想法跟这个神族大神棍有那么一丢丢关系?

    这样也行?

    他现在真的太佩服系统ai的智商。或者说思维方式了,这脑洞开的。简直突破天际。

    基因库解锁阿巴瑟,贝希摩斯的出现解锁伊兹夏,推倒芙蕾雅解锁执政官,自己闲的蛋疼琢磨一下哲学问题解锁泽拉图……以后还会不会出现更加奇葩的解锁方式?

    “指挥官,系统内容升级完毕,经过分析确认。第二项新要素应该是在第四基地。”

    听到艾玛的汇报,他感觉有点懵,要不是“她”提及,几乎把第四基地都遗忘掉,于是赶紧将意识转移至第四基地。

    这座用以生产混元体的基地相比人、虫、神三族显得很简陋。除最中间的“混元体神庙方尖碑中继站”,纳鲁投影,再无任何建筑,就连纳鲁投影的建造项目也只有“混元体方尖碑”与“混元体实验管”2个。

    他下意识用光标圈中纳鲁投影,按下建造热键,生产菜单里面未有新建筑解锁,还是那2个呈灰色锁定状态的建筑。

    接下来,他将焦点转换至“混元体神庙方尖碑中继站”,猛地现生产菜单多了一个图标,从外形看,居然是泽拉图的座驾——虚空追寻者号!

    他使劲闭眼再睁开,现它还在那里,又现呈灰色不可控状态,于是将光标移过去,弹出的注释为:“需要泽拉图”。

    生产泽拉图需要黑暗圣殿,生产虚空追寻者号需要泽拉图,这很好理解,也符合逻辑,可为什么虚空追寻者号不是在星灵基地却出现在用以生产混元体的第四基地?

    他猛然想起虚空追寻者的历史,这艘舰并非由神族制造,而是萨尔纳迦遗产,而第四基地的“混元体神庙方尖碑中继站”说穿了就是一座萨尔纳迦神庙,混元体更与萨尔纳迦人有极深的渊源,这样看来,虚空追寻者号出现在第四基地,而非星灵基地,也就说得通了。

    由此,他又联想起另一个问题,能解锁泽拉图与虚空追寻者或许并不只是因为自己一时萌神棍思想所致,眼下他所驾驶的飞行器并非伊普西龙族造物,乃是另外一个外星种族,且“炽天使号”与虚空追寻者号有些相似的地方,比如黑暗属性,比如都会隐身。

    “……”

    他再一次被星际系统天马行空的逻辑判断能力震惊,佩服的五体投地……无以复加……无言以对。忽然很期待其他特别要素会以什么方式解锁,如亥伯利昂号,如白星号,再比如奥丁、刀锋女皇,乃至牛头人6战队,系统还能想到更逗比,更奇葩的解锁方式么?

    “嗯?”

    当他感觉到一些不对,重新将注意力投注到自己身体上时,现芙蕾雅已经坐了上去。

    “芙蕾雅……你还没玩够么?”

    “没有啊……嗯,其实你可以不用管我的,芙蕾雅最爱吃自助餐了。”

    自助餐……自助餐……唐舰长一头暴汗,心想芙蕾雅果然有自学成才的潜质。

    这是在打仗,要严肃一点,他不止一次这么告诫自己。然后又不止一次现无论如何都严肃不起来。

    “炽天使号”的观察系统是如同灵境系统那样的全息视场映射,俩人就像坐在黑暗的虚空,外面是厄夜军团第二舰队战列舰战斗编队被ai凌虐的悲惨景象,里面是芙蕾雅在吃自助餐,这如何让他严肃的起来?恐怕孔圣人、柳不乱来了,也严肃不起来吧。

    “我的节操啊……”

    芙蕾雅动的非常起劲:“被我吃了。”

    唐方:“……”

    “我是说节操!我的节操!不是香蕉!”

    “你有那东西吗?”

    “……”

    如果“炽天使号”舰桥生的这一幕被比克弗雷德、杜邦卡塔兰德这样的苏鲁帝国将领看到。恐怕会有掀桌子的冲动,当然,他们此时此刻能掀的只有作战指挥台,前提是要有足够的力道,或者选择砸,而不是掀。

    如果被特里费迪南德、奥尼恩斯、亚当奥利佛那些人知道,一定会怀疑是不是上帝先生写错剧本,这明明是一部战争片,怎么会变成爱情动作片。这也太没天理了。

    如果被隆美尔、汉尼拔等人知道,兴许会比较一下芙蕾雅跟怀里女人的质量,然后把她们一把推开,论身材论样貌,人家姑娘也就比夏洛特奎恩稍逊一线;论纯真可爱,论小鸟依人,又哪里是见钱眼开的凡俗女人能比;论床笫风情,称得上媚而不俗。妖而不冶。

    这哪里是去打仗,分明是“穆巴拉克双飞一日游”。外面那些炮火不过是旅游地的招待节目,助兴焰火。

    他们自然不会知道“炽天使号”舰桥生的骇人听闻一幕,特里费迪南德等人知道“晨星号”已经离开“迪拉尔”,却不知道目的地是哪儿,“穆巴拉克”吗?比起猜测,那更像是一个笑话。

    比克弗雷德与杜邦卡塔兰德现在可没工夫猜测唐舰长在干嘛。就算有工夫猜,也绝对猜不到正确答案。

    哈林顿哈里斯的最新命令下达不久,“永夜号”航母及其护航编队的大部分舰船平安抵达g-oo区域,就连负责断后的先锋部队亦平安回归本阵,原本追在他们屁股后面的3艘战舰竟然没有追上来。仿佛“晨星号”那一炮仅仅是为将他们赶回老家。

    飞龙、维京战机集群同样没有第一时间追赶溃败的浮游天基设施部队,而是与腐化者集群汇合,然后缓前进,给“阿鲁迈加”高空轨道上的守军造成一种沉重压力。

    贝希摩斯仍在继续前进,笔直朝着g-oo区飞去。

    它头部下方的口袋已然闭合,巨像、不朽者等尽皆不见了踪影,只有它堪比山岳的身躯,让人心里沉甸甸的,平生一种压抑感。

    甘道夫不知道它为什么与主力部队脱节,就像一个性格倔强的独行侠,直奔“阿鲁迈加”高空轨道,有可能是为吸引火力,作为肉盾掩护后面攻击主力,也可能像刚才那样,肚子里还装着一些别的厉害玩意儿,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反正不管是哪一个,对于由攻势变为守势的厄夜军团来说,都称不上好事。

    比克弗雷德并没有因为对手放缓进攻度而懈怠,抵达g-oo区后,遵照哈林顿哈里斯的命令,第一时间做出防御部署。

    g-oo区是“阿鲁迈加”外围太空g防区最重要的一个区域,可以说这里是整个“穆巴拉克”内部防御系统的核心。

    在地理位置上,g-oo区是“阿鲁迈加”高空轨道外面一圈环形区域,这一范围分布着许多小行星,数量足有数百颗,像人造卫星那样围绕着“阿鲁迈加”公转。

    按照星盟官方资料,这些小行星来自“阿鲁迈加”从前的一颗卫星,哈林顿哈里斯执掌“穆巴拉克”后,将这颗卫星肢解成无数小行星,然后将它们挖空,在里面建造大威力炮台、导弹射器、乃至各型战斗飞行器的收容库房。

    这片人工小行星带,加上“罗德尼斯”、“罗德尼亚”军港,及大型攻击卫星、各种浮游炮台,构成了“阿鲁迈加”的最终防线。

    在比克弗雷德的授意下。“永夜号”航母战斗编队进入小行星带与大型攻击卫星的中央,然后是甘道夫所辖浮游炮台,围绕一些块头比较大的小行星,构筑防御据点。

    与此同时,由“罗德尼亚”军港出的卫戍舰队郁金香舰队9oo多艘战舰,迎着“穆巴拉克”的光辉。由泛着一层银白光晕的云平线那头快驶来,气势之强,好像一道由钢铁铸就的太空海啸,携雷霆万钧之势,快漫向“永夜号”所在区域,同时也是贝希摩斯的航行轨迹与g-oo区的交汇点。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郁金香舰队下辖38o艘改进型号战舰,它们并不像厄夜军团第一、第二舰队那样低调,作为公爵大人的近卫舰队,它们明显走张扬路线。尤其是战舰表面的涂装,就像郁金香一样光彩夺目。

    一般情况下,它们都是作为一种象征,跟随公爵大人的脚步行走,扮演着护卫与仪仗队的角色,并不会作为主要攻击,或是防守力量出现在太空战场上。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唐方这次进攻行为令哈林顿哈里斯嗅到一丝危险的味道,于是毫不犹豫地把郁金香舰队也派上前线。

    作为厄夜军团唯一一支全部由改进型战舰组成的舰队。它们有着很强的战斗力,虽然只有38o艘战舰,实力之强,甚至可以比拟厄夜军团第一舰队。

    尤其是郁金香舰队司令埃莫森刘易斯所在的改装型战列舰“满月号”,战斗力比普通的海象级战列舰高出数倍,体长堪比杜邦卡塔兰德的“厄运使者号”航母。

    一艘战列舰却有着航母的体长。这说明它很特殊。

    它的确特殊,因为长出来的那一截被用来部署一件武器——一台重型阴离子集束激光炮。这并非蒙亚帝国兰斯洛特勋爵近卫舰队旗舰“白银之轮“上安装的蹩脚激光炮,也不是一般天基激光武器防御平台上配置的那种,而是同“晨星号”装备的“通用立场生装置”一样,属于伊普西龙遗产。唯一的不同是它用于攻击。“通用立场生装置”用于防御。

    就像“通用立场生装置”这种用在驱逐舰、轻型巡洋舰等级的伊普西龙战舰上的东西,落在兰斯洛特手中必须要用搭载“火炬”反应炉的“白银之轮”才能驱动一样,为了让这台重型阴离子集束激光器正常运作,哈林顿哈里斯将一艘特殊型号的白海象级战列舰进行改造,加长舰体,配置最新式的阿尔法零素反应堆,并植入辅助能源核心、新式电容器等,从而造就出这么一艘级战列舰。

    埃莫森刘易斯中将一直对“满月号”这个名字不怎么满意。只因同“郁金香”一样,与公爵大人最疼爱的女人苏珊有关,哪怕他再不满,觉得有些娘气,也不敢多说什么。

    卫戍舰队所属战舰相比较而言,气势就弱了不少,甚至比比克弗雷德所辖厄夜军团第二舰队的配置还差一些,因为它们多数情况下用于恒星系统内部防御,又有众多的天基防御设施相配合,无需在进攻方面投入过多精力。

    这两支舰队的到来,犹如为刚刚吃过一次败仗的“永夜号”航母战斗编队及天基浮游炮台内的全体士兵注入一记强心针,士气获得极大提升。

    比克弗雷德命令联络官接“满月号”舰桥,与埃莫森刘易斯进行短暂的交流,最后决定将9oo艘战舰部署在g-oo防区侧翼。进则可以在生体战舰集群动攻势的时候由侧翼起猛攻,配合正面火力网,对敌人施以重创,退则可以拉扯生体战舰阵型,让由飞龙、维京战机、腐化者、铁鸦、眼虫组成的混合部队分散,从而削弱它们的战斗力与规避空间,以便浮游炮台各个击破。

    这是他从之前那次战败中得出的经验。像维京战机、飞龙这样的小型战斗单位,短时间内绝不可能撕裂最终防线,真正需要防备的是可以释放闪电矩阵,足以影响局部战场走向的金甲战将,以及那些能够对巡洋舰、战列舰这种主力舰造成致命杀伤的腐化者集群。

    对于前者,让己方防御单元纵深排布,拉大彼此间距,同时运用牵制手段破坏敌方阵型,一旦看到那些载有金甲战将的医疗运输机,第一时间进行点杀。对于后者,它们的机动力相比飞龙与维京战机要差不少,以侧翼牵制的办法同样可以最大程度限制它们利用转换在集群中位置进行组织再生的能力,更何况卫戍舰队有不少大型舰,而郁金香舰队是厄夜军团的no1,根本不是巡逻舰队那些中、小型舰可比,面对这样的组合,腐化者在欺近联合舰队或最终防线前,保守估计也要有一半死在半途。(未完待续……)r1292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