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百四十二章 G区攻防战 三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附近炮台内的士兵一个个张大嘴,冷汗像雨点一样打在青筋凸起的胳膊上,手背上,然后与掌心的汗液汇聚在一起向下淌,火炮操纵杆像被水洗过一样。 (”, W,,,,

    这时,位于防御网核心区域的400mm轨道炮组一起开火,数十枚弹丸带着恐怖的动能激射而出,其中有5枚弹丸刮过维京战机边缘,带起一道道抖动的光纹,可惜并未像激光武器那样能够搅乱构成幻象的基本微粒间的能量平衡,在惯性作用下,它们只是轻微闪烁几下,便再次复原如初。

    一名中校大声喊道:“快,各天基无人侦察单元及雷达小组,赶快进行标记!”

    雷达无法检测这2个中队的维京战机群里面有多少幻象,他们又不敢无视这些战力强悍的战机,于是只能用标记手段区分幻象与真机,然后利用数据链系统同步至各作战单元。

    随着一部分疾速炮、轨道炮、自动火炮、乃至中小口径机炮加入拦截队列,越来越多的幻象被甄别出来,然后加以标记。

    直到最核心的脉冲激光器阵列充能完毕,完成第二轮齐射,整个中小型天基炮台防御网下到不入流的新兵,上到大校指挥官全都懵了。

    至于为什么……操tmd两个中队24架空天战机全是幻象,没一个真家伙。

    唐方那小子把他们当成猴儿耍了!

    愤怒与郁闷的情绪在整条防线蔓延,不用上面吩咐,炮手们第一时间将目标切换到维京战机与飞龙集群主力所在,然后,他们看到原来处于最前面的维京战机正在变换攻击阵型,像一朵正在盛开的牡丹花。锥形阵中央裂开一线,100架维京战机向着两翼散开。

    便在这时,隐没在维京战机集群身后,飞龙集群中央的4架医疗运输机越众而出,舱门打开,起先看的不太真切的金甲战将再次出现。

    这一次他们没有制造幻象。但同样抬起手来,向着炮台防御网所在区间轻轻一按。

    游离在虚空的等离子仿佛受到精灵之神召唤的元素力量,由沉寂而暴走,在炮台防御网所在区间形成一场大范围离子风暴,以脉冲激光器阵列为中心,将大量中小炮台淹没在闪电矩阵中。

    有士兵恍然……原来那2支维京战机中队不过是对手的虚晃一枪,只为分散己方注意力,并引诱周围炮台向脉冲激光器阵列靠拢。其真正的目的是为掩护不怎么灵活,体型又大的医疗运输机靠近前线。然后发动这种匪夷所思的范围攻击。

    那些穿着金色铠甲的人形生物到底是什么东西?也是生体兵器吗?

    可惜,这已经是某些人最后的念头,至于问题的答案,他们只能去往地狱或者天堂,找寻各自信仰的神明求证。

    暴乱的离子流撕裂炮台装甲,引燃弹药仓,烧毁敏感元件,如同一张闪电织成的魔网。将另一张由众多天基炮台组成的防御网撕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

    4架医疗运输机里面总计装有16名高阶圣堂武士。当他们释放的“灵能风暴”技能构成闪电矩阵在深邃的虚空铺开,仿佛有谁按下黑屋里的灯光开关,一下点亮整个屋子。

    比克?弗雷德捏皱了衣袂,天基防御网络的总指挥甘道夫少将掰折了手心的电子笔,“阿鲁迈加”地面指挥部的哈林顿?哈里斯咬着牙一言不发。

    唐舰长真的是一条疯狗吗?真的是吗?

    很多人觉得像吞了一只苍蝇那样难受,偏偏还卡在喉咙深处。咳又咳不出,咽又咽不下,既反胃恶心,又咽痒难受。

    当然,哈林顿?哈里斯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g-25区与g-26区出现的意外情况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局部溃败而已,对大局并无实质影响,充其量只是证明唐舰长不是一只疯狗,是一条有理智的狗,但他终究是一只狗,不是么?

    厄夜军团现在正在“关门打狗”,因为他是一只狗,所以,不管是穷乡僻壤小山沟里那种一胎生七八只的土狗,还是血统纯正价值万金的斗牛犬,都不可能翻盘。

    餐前小菜而已,如果唐舰长一点本事都没有,如何能让“雅加达布尔”海军畏之如虎?

    “这样才好玩,不然,岂不少了许多乐趣,没有一点悬念的胜利,就像碾死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让人提不起兴致啊……你说是不是啊,苏珊?”

    女秘书点点头,解开公爵大人的睡袍,从后面轻轻帮他脱掉,然后拿下衣架上的军装,细心服侍他穿好。

    哈林顿?哈里斯的身体很脏,当然,此“脏”非彼“脏”,那来源于大大小小的伤疤,看起来既不美观,也不协调,他却从不曾注射营养液抹去这些碍眼的东西,就像他习惯别人叫他将军,而不是公爵大人,习惯穿朴素的军装,而不是华美的礼服。

    苏珊呆在他身边越久,越觉得这些疤痕不丑陋,相反很美,很迷人,就像将军沉稳的呼吸,厚实的肩膀。

    多少次,她会用手指轻轻摩挲那些疤痕,然后从1数到87,将军会在她的呢喃中睡熟,发出响亮的鼾声,那是她感觉最幸福的时刻。

    她讨厌打仗,非常讨厌……因为她的父母便死于战乱,死在蒙亚战舰的炮火下。

    她无力阻止这一切,并不仅仅因为她只是一个女人,她还是一个哑巴。

    …………

    g-26区到g-33区的天基防御网从远处看就像一个喇叭,最前面是小型天基炮台与脉冲激光器阵列组成的圆形防御网,用来对付维京战机与飞龙集群,后面长长的一截是大、中型天基防御设施组成的重型火力阵地,用来对付笔直往“阿鲁迈加”高空轨道飞行的贝希摩斯,喇叭阵最后面是各种导弹平台,其中重型导弹用来远程轰炸贝希摩斯。轻型导弹用来打击维京战机与飞龙,中型导弹则跨越防御区,与g-27的巡逻舰队呈首尾夹击之势对腐化者集群发起攻击。

    高阶圣堂武士的闪电矩阵几乎将喇叭口16平方公里范围40米以下的小型炮台摧毁殆尽,只有一些体积稍大,外部装甲厚实,防电磁脉冲措施到位的炮台勉强在风暴下存活。操作员第一时间启动引擎系统,毫不顾忌离子风暴有可能对推进器造成伤害,以最大速度逃离这片死亡地狱。

    四分五裂的炮台残骸在离子风暴下一次次燃起光火,巨大的闪电柱好像钻凿钢板的电钻,在一些金属残骸表面溅射出一片片电火花,甚至将其击飞。

    有的炮台还没等飞出闪电矩阵范围,便被巨大的闪电柱击中推进器,引发爆炸,最终沦为闪电海中起伏不定的一叶扁舟。最终在超高温等离子流连续打击下沦为一团支离破碎的钢铁垃圾。至于里面的操纵者,或许连具完整的尸体都保存不下来,直接被狂暴的闪电风暴击成一团飞灰。

    闪电矩阵外围的天基设施不可避免地发生骚乱,无人炮台还好一些,那些有人炮台生怕被高温等离子流波及,纷纷启动推进器往更外面的地方逃逸。

    就在这时,g-33区一艘大海狮级重型巡洋舰舰桥内,遵照比克?弗雷德的命令。负责指挥g-27、g-23、g-24三个区域天基武器在g-26区与g-33区区间组成的防御网的甘道夫少将并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丧失理智,以最快的速度向前线尚可运作的炮台发出紧急命令——不惜一切代价。点杀掉那些医疗运输机。

    这条命令不只是下达给喇叭口的小型炮台,还有后面一些1000mm左右的轨道加农炮台及一部分中型集束激光炮。既然无法在短时间内杀死那头生物母舰,不如分出部分重型火力支援战力受到削弱的小型炮台防御网。

    甘道夫命令下的很快,作为帝国精锐军团,“穆巴拉克”的士兵们反应也很迅速,立刻稳住阵脚。试图锁定制造闪电矩阵的4架医疗运输机,消灭那些金甲战将。

    只可惜事与愿违,或者说艾玛早就料到他们的反应,命令医疗运输机向后回缩,100条飞龙如同受惊冲出山洞的蝙蝠群。由维京战机形成的漏斗口一窝蜂涌出,瞬间淹没4艘医疗运输机,直扑闪电矩阵外侧环形分布的小型炮台集群。

    与此同时,往两翼散开的维京战机向内弧线收缩,与飞龙群配合,对环形区众多小型炮台施行夹击。

    闪电矩阵渐渐消散,离子风暴的余波在为数众多的残骸中不时涌现,照亮那些支离破碎的炮台残骸,显得格外凄惨。

    这为喇叭口后面大、中型天基炮台的视野造成了一些影响,不过可以通过微调校正射击轨迹,避过残骸的影响。

    当飞龙再度散开,冲入环形区刚刚稳住阵脚的小型炮台集群时,维京战机编队已经由外围压下,与那些小型炮台展开肉搏战。

    mt50兰泽尔飞雷带着火光一路呼啸而去,仿佛张牙舞爪的苍龙,打在那些炮台上炸成一团团赤红色的火光。

    当然,因为小型炮台本就是为对付空天战机、小型护卫舰、驱逐舰部署的快速反应武器,维京战机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伤亡,只可惜这其中一大部分都是幻象,只有极少数真机起火,然后突然间消失无踪,让人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紧接着,飞龙的切入奏响了众多小型炮台的死亡挽歌,它们才是真正的肉搏战利器,射出的刃虫破坏力虽然没有mt50兰泽尔飞雷那么强,但是刁钻程度让人为之胆寒,专门找一些关键部位下手,并且具有弹跳功能,为攻击目标带来叠加伤害。

    最要命的是,大多数炮台完全跟不上它们的节奏,而且体积又小,身材又“苗条”,转向灵活,配合默契。犹如花丛兴起的一股狂风,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被它们干掉的炮台很少爆炸,体型还算完整,只是尽皆失去攻击能力,成为任人宰割的对象,不知什么时候便会被后续补刀的mt50兰泽尔飞雷轰成一堆钢铁垃圾。

    甘道夫本想用小型炮台的密集火力与后方轻型导弹集群实施包围收割。没想到事情发展到眼下,竟然被对手包了饺子。

    后面的大、中型炮台对于飞龙与维京战机这类比常规空天战机还小一圈的战斗飞行器压根儿就没什么威胁。于是,他只能愤怒的拍打桌子,眼睁睁看着战斗指挥平台上代表己方战力的绿色斑点相继被“lost”标识符代替。

    他的心在滴血,将近10:1的战损比让他无法接受,何况这其中还有不少幻象,一些受损的敌军单位会莫名其妙失踪。

    小型炮台阵列的溃败已经无可避免,如果被飞龙与维京战机攻入后方大型炮台阵列,后果可想而知。

    甘道夫阴着脸道:“‘罗德尼斯’港的援军还没有到么?”

    联络官摇头说道:“还没有。”

    “怎么还没有?都过去了这么长时间……”

    他正要吩咐通讯员联络“罗德尼斯”方面。突然,副官带着恐慌的声音响起:“将……将军,你……你看……”

    甘道夫循声望去,只见3号大屏幕上像老牛一样不紧不慢向前飞行的庞然大物正缓缓张开头部下方的“口袋”,一尊体型堪比巡洋舰的黄金巨像出现在“口袋”前端,两道巨大的射线刺破虚空,在一座体长达420米的增强型等离子炮台斩过。

    一道赤红在炮台表面蔓延开来,金属物质被高温熔化。一排火焰涌泉由熔融处喷发,爆炸的力量直接将炮台撕裂。化作无数碎片四下飞射。

    不只是黄金巨像,还有长着四条腿的特殊炮台,向外抛射出一团又一团银白色的能量球,巨兽飞行轨迹附近的大型炮台遭受毁灭性重创,爆裂的火光如同间歇性火山爆发,此起彼伏。照得夜空一闪一闪,刺痛了许多人的双眼,还有他们的心。

    当然,这并非全部,还有追猎者的粒子碎裂枪。不朽者的相位碎裂炮……但是相较之下,还是巨像的热能射线最为震撼人心,往往一道光束在虚空斩过,轨迹上各型炮台表面相继浮现一道道绯红,最终被雷火吞没。

    甘道夫怔立原地,脸色青一阵,红一阵,上下两片嘴唇苍白的不见一丝血色。

    原先讥笑贝希摩斯是一只没攻击能力的大菜鸡的士兵们已经笑不出声,他们中的一部分早已成为太空中支离破碎的尸骸,有些更是连一块完整的骨肉都找不到。

    的确,贝希摩斯没有什么攻击能力,但它却是一座可移动的重型火力平台+生物母舰,偏偏还是一艘具备超强防御力的生物母舰。

    喇叭阵彻底崩坏,各型天基防御设施纷纷启动引擎试图逃离前线,如果双方势均力敌,坚守阵地是一种不轻易言败的战斗精神,但如果相差悬殊依然选择没有意义的固守,那或许也可称为一种精神——愚人精神。

    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阿甘”,尤其是在以生命为赌注的战场上。

    甘道夫选择接受这个事实,吩咐传令官发布撤退指令,以便最大限度保存实力,命令分布在g-26区与g-33区之间还能正常运作的天基防御设施撤退至“阿鲁迈加”高空轨道附近,准备配合大型防御卫星及后续赶到的舰队发起反攻。

    这则命令发往前线的同时,“永夜号”那边也收到甘道夫的汇报,比克?弗雷德的脸几乎能滴下水来,不光因为天基防御网络没能阻止贝希摩斯与维京战机、飞龙集群,还因为“晨星号”及它的姊妹舰,以及g-27区的混乱形式。

    原本按照他的计划,各型天基炮台在g-26区与g-33区区间组成天基防御网,应对贝希摩斯与维京战机、飞龙集群这2路敌人,g-27区集结巡逻舰队拖住单纯由腐化者组成的生体战舰主力编队,等“罗德尼斯”方面赶来的巡洋舰、战列舰一到,立刻发动总攻,彻底消灭生体战舰的主力。

    自从唐方在“巴比伦”搞出“拍卖品失窃”事件,使得星盟与苏鲁、蒙亚两国交恶,后来又因为“政府借刀杀人未遂”事件名动天巢,蒙亚帝国方面感受到危机,对苏鲁帝国解禁了当初“雷克托”战役的一部分资料,对于生体战舰的战斗力,尤其是腐化者的战斗力水平,比克?弗雷德甚至比艾伯特的心腹查尔曼更加清楚。

    飞龙与维京战机属于小型作战单位,难以在短时间内对巡洋舰、战列舰这样的大型舰造成致命伤,体长40多米的腐化者才是真正的攻坚核心。(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