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百三十二章 好吃么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唐舰长对“炽天使号”的介绍很少,对于指挥舰的介绍很多,后面又说要把它改造成适宜人类驾驶的舰船需要一段时间,这岂不是说明他想把指挥舰交给别人驾驶?

    “会把它交给谁呢?”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奇心大作。~,

    豪森尽管对该舰不是主力战斗舰的事有些失望,不过仍是一脸热切望着他,就算那是一艘指挥舰,2门电浆炮可不是糊弄人的玩具,别看在“失落之地”众多型号的战舰中平平无奇,开到人类世界照样大杀四方。

    唐方想了想,最后望着拜伦道:“这艘指挥舰改造好后归你的‘阿波罗’海贼团使用,就代替无头骑士号当旗舰使吧。”

    豪森惊愕,一脸不忿。

    船员们一阵错愕后微微点头,觉得舰长大人做出这样的决定合情合理。

    只有拜伦愣在原地,直到众人将目光聚焦到他身上,才用手摸摸眼罩,仿佛才睡醒一般,迷茫中夹着几分扭捏,说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唐方前些日子才送他近300艘海贼战舰,扭头又把一艘伊普西龙战舰给他做旗舰,这份礼实在太大了,同样也说明了对他的信任,要知道当初在5号行星的时候,周艾与阿罗斯才是唐舰长最亲密的战友,他与豪森终究远了一些,这份情谊与信任让他怎么报答。

    周艾说道:“拜伦,你下辈子投胎应该做一个女人。”

    拜伦的笑僵在脸上,像年后坨成浆糊的肉汤,叫人没有食欲。

    他发现实在无法辩驳,那句“这怎么好意思呢?”真的很扭捏,像个女人……

    唐方没有说话。转身朝内环区星港走去,scv刚刚把一份清单送达艾玛手中,是那些已经修理完毕的部件,他打算趁这几天再把“晨星号”升级一下。

    “炽天使号”是双人战舰,自然不存在宿舍区这一说,平时他还是会在“晨星号”上生活。所以能武装到牙齿最好。

    …………

    艾玛已经开始整理已修复的遗迹残骸的详细数据,并与“晨星号”、“无头骑士号”、甚至贝希摩斯肚子里那两艘冥蝠级驱逐舰进行性能配比。同时,对指挥官级指挥舰的伊普西龙操作系统的解构工作也在同步进行中。

    得知一切工作按部就班向前推进,他回到“晨星号”舰长室,躺在床上,闭起眼睛,放空大脑,很快便进入梦乡。

    这3天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接收到的信息量同样庞大。心力与体力消耗严重,如今回到熟悉的环境,躺在弥漫着克蕾雅习惯使用的洗衣液芬芳的被褥中,觉得很安心,自然难当困倦,沉沉睡去。

    克蕾雅、唐林等人知道他这3天一定很辛苦,自然不会前来打扰,于是这一睡。便是10几个小时,直到朦胧中有个人鬼鬼祟祟溜进他屋里。锁好房门,趴在床头耳畔,细声细语叫着:“唐方,你想我没?”然后不等他回应,哧溜一声钻进被子里,整个人压在他身上。

    如果他记得没错。现在应该是“晨星号”时间凌晨,克蕾雅、周艾等骨干已经进入梦乡,只有少数值勤船员还未休息。

    如果他的听力没有问题,这个贼应该是芙蕾雅,想来趁着克蕾雅睡着。偷偷摸摸溜了出来,钻进自己被窝。

    偷情向来是一件紧张而又刺激的事情,尽管唐舰长以前没干过。

    于是,还没等小丫头轻车熟路抓到某个她很喜欢的部件,它便自己立正敬礼,唱起国际歌。

    这就好比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小夫妻,只要在没人的地方,会想尽办法亲热一番。

    唐方睁开眼,笑呵呵说道:“克蕾雅呢?”

    “她睡着了。”说完凑到他脸前,央求道:“唐方,我能不能搬过来跟你一起住?”

    唐舰长把她翻身压在下面,手由下面伸进睡衣里面,揉着一双玉珠,说道:“听话,暂时还不行。”

    芙蕾雅铺满床的长发上有电芒在闪烁,像欢呼雀跃的小精灵。

    “今天换个姿势怎么样?”

    “好啊,好啊。”

    姑娘一激动,放在下面那只手玩出火来,电光一下爆开,照亮被褥下面有些昏幽的环境,

    唐方脸都绿了,这得亏是他,要换成其他男人,命根子都废了。

    这丫头,简直就是屠鸡狂魔。

    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最起码,她跟着自己不会出去祸害别的男人,不然……岂不是星际版《倩女幽魂》?

    “咦,怎么变小了呢?为什么会这样。”

    唐方没好气说道:“被你给吓得,没残废还不是好事。”

    “这么严重啊?那怎么办?”

    舰长大人嘿嘿一笑:“想要么?”

    芙蕾雅自然不懂矜持,说道:“想。”

    “想就自己来拿。”

    …………

    他把闹铃定到早晨6点,那时克蕾雅还没有醒来,足够他们起床穿衣的时间。

    只是……克蕾雅没有醒,不代表其他人没有醒。

    时刻表显示5:20的时候,急促的门铃声扰乱舰长室的平静,他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往门旁监视器望去,发现唐芸撅嘴站在门外,好像受了什么委屈。

    芙蕾雅从他胳膊下面钻出来,揉揉惺忪的双眼,嘶声问道:“谁啊,这么一大早。”

    唐方一把捂住她的嘴,把食指竖在唇前,声:“嘘……是小芸。”

    小丫头眨巴眨巴眼睛,渐渐醒过神来,点头表示知道,待他将手拿开,同样道:“怎么办?”

    “不理她。”

    话音刚落,放在门前茶几上的移动视讯仪响起欢快的乐声,是唐芸久唤不开。以为他不在舰长室,于是打电话确认。

    “哥,哥,你怎么了?可别吓我……”

    监视器内,唐芸变得有些焦躁不安,因为算算时间。大哥已经睡了差不多20几个时辰,别出什么事才好。

    唐方从被窝里钻出来,脸上分明写着“烦透了”。他要真跟芙蕾雅一直躲被窝不出去,门那边的不定回头从弹药库扛架rpg出来能把房门轰个稀巴烂。

    那时节,只怕船员闻风而至,把敬爱的唐舰长与天真的芙蕾雅小姐捉那啥在床。

    想着那将是一件无比丢人的事,他只能硬着头皮不情不愿喊道:“听见了,听见了……”

    芙蕾雅像只鼹鼠一样从被子里拱出来。看起来没有一点危机感,笑呵呵的说道:“你真要去开门?不怕给她看到么?”

    唐方三下五除二套上裤子,又把睡衣丢给她,说道:“穿上,然后躲起来。”

    芙蕾雅望望并不怎么宽敞的舰长室,说道:“躲哪儿?”

    衣橱太小,塞不下她,卫生间是一个不错的藏身地点。不过……要知道门外的人可是唐芸,跑到他卫生间上厕所那是常有的事。从不觉得尴尬,万一把穿着睡衣的芙蕾雅堵在里面,她是该叫嫂子好呢,还是该喊姐姐好呢?

    他并不知道当初在“巴比伦”的时候,唐芸曾同白浩、罗伊二人一起听墙角,认为亲爱的大哥早已把“蕾雅”辈儿的俩姑娘都给睡了。别说堵在卫生间,就算堵在床上也不会感觉意外,最多觉得尴尬,然后找借口开溜。

    因为不知道,所以有些着急。忽然看到卧室角落里辟出的读书位,拉着芙蕾雅的手走过去,指着书桌下面说道:“躲好,别出声,唐芸走后你再出来。”

    芙蕾雅嘟着嘴,心不甘情不愿钻进去,书桌底下当然没有被窝舒服,因为是唐方的要求,她宁愿委屈自己。

    安顿好她,唐舰长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随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披着军装打开门,望着面前一脸不耐的刁钻丫头道:“这么早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我都还没睡醒呢。”

    唐芸一面打着呵欠,小声腹诽道:“你都已经睡了20多个小时,还没睡醒?”一面迈步往房里闯。

    唐方皱皱眉,不好拦她,只能放进屋里。

    小丫头看都没看待客用的沙发,直接杀向休息区,将两只棉拖一甩,像只泥鳅一样哧溜钻进床上被窝。

    他吓了一跳,赶紧走到书桌后面坐下,将芙蕾雅遮住,随手翻开书本,装出聚精会神读书,一点都不在意她的样子。

    如果换成别的船员,一定不会在舰长室这么放肆,但是对于唐大,大哥的卧室跟自己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因为了解,所以着急,所以……他一屁股坐在书桌后面,临时客串一堵墙,免得唐大小姐发现除她跟大哥,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然后,他发现自己随手拿的书很有内涵,很文艺,线装本《jin瓶梅》。

    唐芸钻进被窝几秒钟功夫,忽然一下撩开被褥,好像一只闻到腥味的小猫,撅着屁股在皱巴巴的床上拱来拱去,鼻头连续抽动,一副发现可疑线索的样子。

    他轻轻合上书,淡然问道:“小芸,你在做什么?”

    如果克蕾雅在场,一定会察觉到他脸上的不自然,多数情况下代表他在掩饰一些不想让人知道的情绪,或许是在书里看到什么让人面红耳赤的文字,也有可能是做了亏心事,觉得尴尬。

    唐芸回头望着他,一脸狐疑说道:“我好像在床上闻到了芙蕾雅的味道。”

    “哈……哈哈……哈哈哈。”他笑着说道:“你是想她了吧,那明明是克蕾雅的味道才对。”

    “是么……”唐芸皱眉说道:“克蕾雅姐姐习惯用兰草花露……不太像。”

    他哪里敢在这个问题上与她纠缠,忙转移话题道:“你来我这儿不是就为钻被窝睡回笼觉的吧。”

    一只柔嫩的小手越过地板,攀上脚背,用指尖在他脚踝轻轻刮动,一遍一遍写着他跟她的名字,感觉酥酥的。麻麻的,痒痒的。

    芙蕾雅答应不说话,却没答应不动手。唐芸一直不走,她在书桌底下呆的憋闷,于是……就像绝大多数小孩子那样,她决定找点好玩的事情来分散注意力。

    唐舰长显然成了她的大玩具。

    他漫无目的翻着书页的手停住。扉页快速合上,灯光下是封面黑白色的古画印本,有仕女图的味道,画工却并不精细,想来出自民间画师,唯有潘5娘的笑容很生动很传神,无比妖娆……或者说y荡。

    他觉得那个画师一定是个性情中人,当然,这属于恭维。因为西门庆也可以这么形容。

    唐芸看不到那本书的名字,同样看不到封面,更看不到书桌下面的暧昧。

    她可怜巴巴望着唐舰长,央求道:“哥,我不要跟周艾那个老巫婆住一起,你帮我换个房间好不好?好不好嘛……”

    “为什么?不是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换房间?”他明知故问。

    小丫头苦着脸道:“她那是在照顾小姑子么……分明是在带兵!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恶作剧捉弄人了好不好。你就帮我换一个房间吧。”

    “那我再仔细研究研究,调查一下。然后给你答复好不好?”

    唐芸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拧着眉头说道:“大哥,你这分明就是官僚主义!我一定会告诉爸妈你欺负我,一定会告诉他们的!”

    唐方不为所动,小丫头这几日的确吃了一些苦,但这都是为她好。

    兄妹三人父母早亡。作为最小的妹妹,自己一向宠她,唐林因为雷克托发生的事心存歉疚,同样由着她胡闹,长此以往。难免养成一些不好的习惯,眼下有周艾这种严于律己性格的人约束,对她的成长是一件好事,哪怕为此受点苦,也是值得的。

    见他死活不应,唐芸弃硬择软,忽然走到书桌前面:“大哥,你就答应了嘛。”然后贼兮兮朝他挤挤眼:“有好处的……”

    “哈?好处?”

    唐舰长脸都黑了,这丫头的小脑袋瓜到底在想些什么,一会儿“官僚主义”,一会儿“有好处”,年纪不大,人情世故倒学了不少。

    “对啊,好处!”

    唐芸笑的那叫一个得意与**,从某种角度看跟唐舰长在某些情况下的笑很像。

    他轻轻拉动手臂,用手掌蒙住封面右上角《金瓶梅》三个字,不过“兰陵笑笑生著”5个字太长,露在外面。

    这是个小动作,却代表着大想法。

    唐芸笑呵呵扫过封面上裙裾飞扬的妇人们,又望了秋千上执壶在手的西门庆一眼,嘿嘿一笑。

    唐方没来由一阵恶寒。

    “啪!”一块黑色移动视讯仪被拍在桌面。

    她将手移开,光盈盈的显示屏上出现一幅画。

    瀑布一样的长发在奶白色床单上铺开,黑与白交融在一起,像一副写意画。

    周艾背朝上趴在床上已经睡熟,同样奶白色的棉被一角盖在她腰腹以下,只露出下面一截纤细修长的小腿,还有羊脂白玉般柔韧的脚丫。

    她的背很白,像苍山的雪,她的肩很美,像洱海的月。

    她侧头枕在枕头一角,神态很安详,一缕晶莹的口水沿嘴角淌下,宛如玉珠穿成的帘线,在床头洇出一点湿痕。

    “……”

    唐方的眼睛瞪直了,好像一只盯着河道里大马哈鱼的灰熊,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一向雷厉风行,巾帼不让须眉的周艾,居然也有如此呆萌的时候。

    显示屏上画面又一变,周艾不知什么时候滚落在地,脸蛋红扑扑的,一看便知喝了不少酒,睡衣凌乱铺在身上,酥胸微露,媚态撩人。

    画面继续变,几乎都是周艾日常生活里一些让人心动的片段,记录着她最妩媚,最惹人爱的,最让人欲火焚身,血脉愤张的身姿。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妹妹有这么高的摄影天赋,或者说摄影技术,如果不跟着自己逃到天巢星区,未来说不定能做个人体摄影师。

    很快,移动时讯仪被她收了回去,记得相册程序显示总数为126幅。他刚才只看到前面5幅。

    唐芸诱惑道:“想不想要?这可是绝版。”

    唐舰长喉头蠕动,想说“想”,不过话到嘴边又生生咽回肚里,他知道这小妮子在打什么鬼主意,自己真要就这么答应下来,岂不助长她的嚣张气焰?干脆不说话。装出漠不关心的样子读书。

    ……偏巧拿的是《jin瓶梅》,翻到的一页又是西门大官人进勾栏的一段儿。

    ……偏巧脑子里满满都是周艾诱人犯罪的身体。

    ……偏巧这是早晨,而他是男人,有一种特殊生理反应。

    ……偏巧芙蕾雅躲在书桌底下。

    ……偏巧他昨晚办完事没拉拉链。

    ……偏巧芙蕾雅视他为毒品,恨不能吃进嘴,吞下毒,连皮毛筋骨都融为一体。

    这么多偏巧汇聚在一起,造就出一个不是意外的意外。

    他被什么东西含住了……

    “芙……”他本想说:“芙蕾雅你在做什么!”电光火石间想到唐芸还在面前,如果那一嗓子果真喊出来。小丫头好奇一瞧,得……那乐子可就大了,他丢不起那人,于是只能又一次把话咽回去,面皮像喝了2两竹叶青,白里透着微红,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似喜还嗔。

    唐芸感觉有点懵。担心问道:“哥,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没事。”他很想正常说话。可惜被那一团温润细滑,如同蛇一样灵巧的事物包裹住,又怎么可能若无其事,简简单单两个字“没事”,却像在吟诗一般,抑扬顿挫。

    唐芸盯着他看了许久。脑海灵光一闪,似乎是想到什么,再次把那块移动视讯仪推到他面前,翻到更为露骨的一些照片上,坏笑说道:“哥……考虑好没有啊?”

    “好。好……我……我答应你。”他的嗓音都在颤抖,呼吸急促,面色潮红。

    “什么时候?”

    “我……尽快。”

    “哦。”小妮子点点头,转身往门外走去,经过床头的时候忽然想起什么,从床头柜上拿起一卷纸巾,扭头走回书桌前面,放到他手能够到的地方,挤眉弄眼说道:“哥,注意点,太频繁对身体不好。”

    唐方脸都气绿了,心想这小妮子到底是什么鬼,没节操到这种地步,连当大哥的也敢戏弄,可想而知若是放任芙蕾雅一直跟她混下去,最后会变成什么局面。

    不过……也不全是坏事,最起码就像现在这样……

    桌下传来轻微异响,是芙蕾雅腮帮子有些麻,换了个口法。

    唐芸一愣,问道:“什么动静?”

    唐方使劲压抑着,沉声说道:“还不快走……在我没后悔之前。”

    “哦。”小妮子快步走向房门,临出门时还不忘记提醒他保重身体。

    目送她离开,又用怪异的腔调命令锁门,他终于不用再忍,腿根微微用力,伴着“唔”的一声娇哼……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

    “你吞下去了?”

    “嗯。”

    “……”

    “……”

    “……”

    “好吃么?”

    “好吃!”

    ……舰长大人觉得自己存了20多年的节操正被芙蕾雅一层一层剥下来,剥得支离破碎,面无全非,还有……酣畅淋漓!

    …………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做了3件事,第一件事,把唐芸调到指挥舰那边,吃住都在舰上,跟着拜伦学习驾驶方法,美其名曰锻炼,其实以权谋私,把她从周艾身边调开。

    第二件事,哄骗周艾去同克蕾雅作伴,把芙蕾雅安排回原来与唐芸住的房间,当然,因为唐芸不在,方便他深夜“造访”。

    其实他原本打算利用芙蕾雅暴走演一出苦肉计,来达成心中目的,哪里知道事情出现一个意想不到的变化,她的躁狂症居然被治愈了!也即是说,她体内电能积蓄至临界范围,不再失去理智暴走,甚至可以人为控制闪电风暴的施放时机。

    唐舰长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原来“推倒”除了爽,还可以治病,然后他把从“蒂卡尔”那座“阿什托兰多”大殿内获取的三件套另外两样装备交给她,于是,芙蕾雅的形象有了新变化,如同观音菩萨座前的龙女。(未完待续。。)

    ps:  感谢上周azraelrain,菜鸡一个,毁灭赞歌,天马流星炮,起不来床先森,naruto7073,蜘蛛螃蟹几位书友的打赏。u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