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百二十七章 星门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失落之地”,“德尔塔-5”恒星系统。

    这里是一片墓地,沉眠着大大小小数千艘飞行器,像漂浮在海面的死鱼一样随着波涌载浮载沉,缓慢翻转。

    死亡与破败是这里唯一的主题,没有光芒,没有温暖,只有一颗死掉的“德尔塔-5”,以及漆黑的“雷戈尔”------从前它离“德尔塔-5”很近,但由于风暴之眼潮汐力的影响“德尔塔-5”很快死去,使得“雷戈尔”受到引力减弱,以致偏离原来公转轨道。

    这颗被一层层碳物质包裹的行星反光率极低,因为曾经极为接近“德尔塔-5”,环境恶劣,自然不会被伊普西龙人改造成居住星,上面一片荒芜,只有陨石撞击形成的大大小小环形山,以及变轨后接近战舰墓地边缘,引力俘获到少数战舰残骸,零星点缀在地表。

    如今的“德尔塔-5”恒星系统除“雷戈尔”这一颗行星外,再无其他大型绕转天体。“伽马-3”1o大行星仅剩一颗的原因是伊普西龙人将靠近“伽马-3”的行星当作原材料铸成戴森球系统,“德尔塔-5“却是完完全全因为战争。

    那场史无前例的星际大战毁灭了除“雷戈尔“外”德尔塔-5“恒星系统所属全部行星,可想而知,其残酷程度有多可怖。

    这点由战舰墓地的规模便可见一斑,战争从结束到如今过去那么多年,“德尔塔-5”仍旧有数千战舰残骸存留,可想而知当初双方参战的舰群有多壮观,怕不是有几万之数。

    唐方没有把航程终点设定在“德尔塔-5”内部区域,而是边缘,因为他怕死,万一穿梭机撞在大型战舰的残骸上,小命可就危险了,刚刚把芙蕾雅推倒,他艳福还没享够呢,可不愿就这么去见阎老五。

    尽管当初在“索尔纳”观察站见识过“德尔塔-5”内部情形,如今身临其境,才现眼前的一切究竟有多震撼。

    样式不同,大小不一的战舰在机身两侧抹过,密密麻麻,好像巨大的海洋鱼类,叫人叹为观止。

    一艘星芒三叉戟战舰与一艘钥匙形状的战舰撞在一起,舰腹被钥匙型战舰不知由什么金属材料构成的枚红色锚状舰头戳出一个大洞,还能看到里面弥漫在船舱的各种晶体碎片、金属残骸。

    一艘蝴蝶状的护卫舰级战舰以极缓慢的度横向翻滚,不时撞飞周遭零碎的舰体残片与小块岩石。

    还有一些类似鳗鱼的小型战斗飞行器,不知遭受何等形式的攻击,扁而长的身子扭曲成波浪状,外壳在挤压力的作用下片片破碎,显得格外凄惨。

    更远处十几艘8oo-12oo米体长的战舰残骸围拢在一起,有的舰体像被一把巨型长刀拦腰斩断,切口平整清晰、干净利落,更为诡异的是,上面竟然铺生出一片银白色结晶体,好像被冰封一般。

    他还看见一艘体长3oo多米的巡洋舰级战舰舰主炮由珍珠一样的结构与反差强烈的黑色聚合物构成,珍珠结构幽光流转,附近许许多多漂浮着的尘埃竟似受到磁石吸引,贴附其上,显得臃肿不堪,像一个垃圾场。

    芙蕾雅跟他的表情差不多,像进了动物园的小孩子,一会儿指着舷窗外长剑型战舰说“唐方你瞧这艘,好惨哪!”一会儿指着正前方轮廓像高跟鞋,体长足有2公里的堡垒级战舰说:“唐方你看那儿,好大一艘船。”然后又被别的飞行器吸引,要么惊叹,要么悲伤,要么沉默,表情像舞台上渐变的霓虹灯,转换着不同色调。

    其实唐方的心情比她还要激动,目光里除兴奋外再不见别的情绪。诚然,这些都是废弃的战舰,但那是对伊普西龙人及他们的敌人那个等级的文明种群而言,对于他和人类,这些战舰残骸可谓无价之宝。

    “唐方,唐方……”芙蕾雅的手在眼前挥出一片重影。

    他由失神中恢复,答应一声:“啊,怎么了?”

    “咱们这是要去哪儿?穿梭机已经飞了好长时间。”

    芙蕾雅到底是个女孩子,开始的兴奋劲随着时间的流逝消磨殆尽,觉得老这么看很无聊,总要找点什么事做才好,于是解开安全设备,哧溜一声钻入他怀里,照着脖子啃了一通,现唐舰长没有什么反应,不觉有些气馁,暗怪外面那些铁皮疙瘩抢了她的唐方。

    “去哪儿?”唐方想了想,把目光投向战舰残骸海洋中最大的那艘战舰身上,说道:“当然是去最大的那艘舰。”

    “好呀,好呀。”芙蕾雅干脆搂住他的脖子,坐到旁边,大声吆喝一声:“出喽。”

    活脱脱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唐方揉揉她的头,笑着说道:“你怎么比我还兴奋。”

    “因为芙蕾雅看你高兴,觉得无论如何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她的想法或许放在一个成年人来看很幼稚,却没来由令唐方心里一暖,久别的幸福感涌上心头,有种百感交集的滋味。

    想当初大学毕业踏足社会后,就再没有这种因一人之言而喜,因一人之殇而悲的感觉出现,渐渐学会压抑,学会放弃,学会有自知之明,学会为生活所累,忘记什么是年少时期看的比生命都重要的感情,或者说所谓的爱情,对任何事物或者人都抱着功利心,猜忌心,警戒心。

    正因为这样,他才能没心没肺,狼狈又顽强地在那个被金钱,被权力,被浸彻到骨子里的社会活下去,像行尸走肉那样。

    同样也因为这样,在穿越到这个世界后,才能游荡在尔虞我诈的复杂社会环境,以星际系统为基,与各方势力博弈,为自己,为家人,为晨星号上那些一直追随他,不离不弃的船员争得一块容身之地。

    这很累,真的很累,但他别无选择。

    好在有克蕾雅,周艾、阿罗斯这些人,爱人、家人、同伴……一直默默支持他,理解他。

    比如克蕾雅,她的温柔无人能及,比如周艾,她的自强叫人钦佩,还有……身边的芙蕾雅,她对自己的感情纯粹的找不到一丝杂质,干净的就像没有云层遮挡的蔚蓝长空,一碧如洗,叫人心里亮堂堂又暖烘烘,感觉有力量在心底不停涌出。

    他知道,这叫心动。

    她用她的心,打动了自己的心。

    不论是克蕾雅,还是周艾,对自己的感情有着不同的颜色,那来自她们对爱情观、价值观的不同认知,唯有芙蕾雅对自己的爱,是透明色的。

    “真是个精灵。”唐方用力抱住她身体,把头埋在酥软的胸脯,用力吸气,好像要把她的体味吸进嘴里,带进肺里,刻在心上。

    芙蕾雅被他长出的胡渣扎的喊痒,身体往后缩,叽叽咯咯笑的花枝乱颤,忽然注意到唐舰长生某个不受意识支配的生理反应,笑眯眯的望着他道:“好啊,你又在打坏主意。”

    唐方索性打开安全设备,把她往驾驶台一扑,如同抓住美羊羊的灰太狼,坏笑道:“来车震吧……不,是机震。”

    芙蕾雅问道:“车震是什么?”

    他的手轻车熟路拉开连衣裙的拉链,贴近她耳畔,轻声说道:“震过你就知道了。”

    姑娘撅起小嘴,念及金色流体的好处来,如果是在“迪斯马克达”的时候,唐方心里想什么她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当然,知道有知道的好处,不知道嘛……会有新鲜感。

    “会疼么?”

    “女人只有第一次才会疼。”

    芙蕾雅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笑得很天真,很无邪:“那我就放心了,因为这是第七次。”

    唐舰长忽然生出一种负罪感,为什么眼前画面有种莫名其妙的即视感,好像怪蜀黍与小妹妹的花边日常。

    “你在想什么?”

    唐方闻言惊醒,挑挑眉头,说道:“想怎么把你吃掉。”

    芙蕾雅不解道:“不是我把你吃掉么……”

    唐方:“……”

    …………

    大约一个小时后,穿梭机停在战舰残骸海洋最大一艘战舰的前甲板上,唐方由驾驶室跳下,等待芙蕾雅的空当顺便揉揉有些僵硬的老腰,暗道原来一夜七次郎也是件很费体力的活。

    “唐方,我来了……”

    忽然,后背传来一股冲撞力,一双手臂环住他的脖子,撒娇道:“感觉好累……背着我好不好。”

    唐方翻个白眼,心想,累?累个屁……这小丫头片子的精神头分明足的不能再足,书上讲女人新婚第一夜承欢时间过久有的第二天连地都下不了,她倒好,跟没事人似得,就在第一回的时候喊疼,流了一些血,真不愧为“融合混血”。

    幸亏只有她这么一个小女朋友,要是多来几个,他真怕自己会被吸成人干。

    “别闹了,谁知道里面安全不安全,会不会有危险。”

    芙蕾雅不是任性之人,听完乖乖从他背上下来,倒背着手在地上转个圈,像个兴高采烈的花蝴蝶,望着深邃的宇宙,双手聚拢成喇叭状,大声喊道:“芙蕾雅最喜欢唐方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再这么喊我耳膜都快被震破了。”

    芙蕾雅可以无视宇宙有害射线,无需穿戴恶劣环境防护服,只脸上带有一个集成通讯设备的呼吸器,这么一喊,声音全数汇入唐方的通讯设备,吓了他一跳。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又像个做错事乞求大人原谅的小孩子,细声细语说道,生怕真把唐舰长的耳膜震破,听不到她声音可怎么办。

    唐方叹口气,道声:“真拿你没办法。”然后将注意力转回脚下的战舰,思考片刻,抬头望向一处空旷地带。

    流光闪烁,一架又一架医疗运输机凭空出现,上面各有2名狂热者1名ghos,及2-3名机枪兵,然后各奔东西,根据艾玛由侦测器那里获得的信息,赶往那些看起来比较完整的战舰进行实地调查,唐方则带领芙蕾雅钻入不朽者在舰体表面轰出的洞,进入战舰内部。

    这艘体长达5公里的战舰装甲不知由何种材料制成,就连不朽者的相位干扰炮也无法短时间内轰破,足足5台不朽者将目标集中一点,狂轰乱炸好半天,才把数米厚的装甲打穿,可想而知,如果它还能正常运作,有护盾与自我维修机制的话,防御力有多强大。

    战舰中间为环形,环形中央是一个圆形结构,舰与舰尾收缩成矛尖,有点类似《星际争霸》里面泽拉图的座驾“虚空追寻者号”。

    因为它的破损处位于舰尾,距离中央看似舰桥的结构太远,唐方并未选择由舰尾登6,不过不朽者轰击装甲所浪费的时间,也差不多足够他探索战舰内部2公里区域的时间花费了,这让他很不爽,又很震撼。

    进入外围舱室,待压强平复,命令机械哨兵施用“力场”技能,将破洞封住,狂热者与侦测器在前方开路,二人一路向前,往中环区域走去。

    从舰体的结构与内部陈设、装修风格来看,这明显是一艘伊普西龙战舰,尽管设备造型粗犷,技术含量却很高。

    芙蕾雅很懂事,抱着他的胳膊一路前行,大约半个多小时,由中环电气设备区,进入最核心的中枢指挥系统。

    狂热者将舰桥大门利用暴力手段打开,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呼吸急促起来。

    舰桥内没有一个人,或者说伊普西龙人尸体,仍旧只是零星的雕像守卫残骸。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舰桥的内部情况。

    它……竟然还活着!准确点说,还有能量在设备间游走,虽然只局限在一个很小的区域,也一样让人震惊。

    这么多年,受到无数次陨石撞击、残骸相碰,它竟然还有能量反应,只能说伊普西龙人制造的东西太顽强,太可靠了,跟人类战舰比起来,无异于诺基亚制造与madeibsp;   舰桥是一个扁圆形大厅,占地面积足有上万平方米,从脚下开始一直延伸到天花板,构成全景视场,战舰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

    有幽远深邃,点缀着五彩斑斓云团的宇宙;有静静漂浮的战舰残骸;有阴沉到极致,甚至比黑洞更骇人的“风暴之眼”;还有在战舰残骸间穿行的医疗运输机……

    大厅中央悬浮着一对直径16米左右的金色圆环,一上一下,中间夹着一颗水球------就是水球!海蓝色的表面还泛着道道涟漪,甚至可以倒映出人影。

    “在这里等我,”

    叮嘱芙蕾雅不要乱跑,他迈步朝那颗巨大的水球走去,倒影在表面越变越大,能清晰看到他凝重的面庞。

    没有灵能火焰,没有数据接口,甚至没有类似rom功能的环形水晶。

    他有些不解,自己到底怎样做,才能获得有关这艘战舰的信息。

    走着走着,他现一个异常,就像当初在“迪斯马克达”金字塔遗迹看到3幅图腾时候生的情况类似,额头伊普西龙符文再次躁动热。

    他与水球的距离越来越近,额头伊普西龙符文也越来越热,最后竟浮现于皮肤表层,与水球内部一朵虚火产生奇妙的共振现象。

    水球表面的涟漪越来越急,能量波动快攀升,虚火渐旺,一道道伊普西龙文字在水球表面闪烁,映入唐方瞳孔,好像快流动的计算机数据矩阵。

    “检测到灵能波动,诊断程序启动……”

    “诊断完毕,确认适性星灵。”

    “进行频率解析……”

    “波动等级a-,折跃树解锁,科技等级2,解锁建筑‘星门’。”

    当“星门”这个词在脑海深处响起,唐方彻底懵了,不是说好在“阿尔法-7”伊普西龙战舰制造厂解锁的吗?为什么会因一艘战舰解锁?

    他想过这艘巨型战舰有可能解锁母舰核心,或是泽拉图,甚至他的座驾虚空追寻者,却怎么都没想到,tmd竟然跟自己开这么大一玩笑。

    “星门”……它竟然解锁了!

    第一时间告诉艾玛对水球传递的数据进行分析,他将注意力转入神族基地。

    选中一台探机,按下修筑“星门”的热键,放到水晶矩阵辐射范围,大约几个呼吸后,一阵瀑布样的流光闪过,“星门”出现在眼前。

    星门代表着什么,代表着星灵的空中武装,虽然“舰队航标”还没有解锁,无法生产航母、风暴战舰这样的重型舰,但是有先知、凤凰、虚空辉光舰,以及一代里面的侦察机、海盗……

    最后一个“船”字还停留在意识层面的时候,他一下子懵了,因为突然现一个很糟糕很糟糕的情况,一个让他大骂系统“狗x的王八蛋”的情况。

    “星门”顺利竣工,也能生产空军单位,同样也扩展了星际1时代的单位,有侦察机、海盗船,也有仲裁者。r1152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