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百一十八章 不是恶人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罗斯金的脸色大变,谢里登也从主席台后面爬起来,没想到唐方会当堂杀人,而施哈德手中竟也有枪,颤声说道:“冷静,都冷静一点,别……别冲动。£∝,”

    唐方手张开,“猎食者iii”往下一旋,倒挂在他的食指上。

    “别冲动。”他说道。

    然后压低手臂,把枪往地下一丢,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便在这时,罗斯金背后闪出一道身影,火光迸射间,施哈德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枚子弹非常精准地插进他的额头,带动身体向后翻倒,仰面贴在银光闪闪的桌台上,鲜血一滴一滴由低垂的发丝滑落。

    这时,唐林微微探出的身体缩回原位,浑身看不到丝毫烟火气,仿佛一直不曾动过,施哈德的死与他无关。

    唐方回到主席台,拍着谢里登的肩膀把他压回椅子上,还坐在他旁边,说道:“现在可以容我说几句话了吗?”

    没人说话。

    没人敢说话。

    唐方认为那是默许,于是微笑说道:“我救过他们的命,如今再杀掉他们,也算两清,只是……”说到这里望向谢里登:“你不能亲手报当初被打破头的仇,怪可惜的……”

    谢里登右脸皮抖动两下,没有接话。

    他继续说道:“其实,我真的没有让拜伦限制你们的人身自由,我觉得很冤枉,当然,如果真有需要,我向大家道歉。”

    杀完鸡,敬完猴,再道歉?

    一些人嘴角抽搐,眼睛里闪烁着畏惧的光彩。

    制造恐惧是一件很粗暴的事情。但有些时候却是最简单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如果胡志云、施哈德两人还活着,说不定会另外再找一些别的什么借口来打击唐舰长,可惜现在他们已经上了黄泉路,

    “别以为我在说假话,你们之中如果谁想离开,可以即刻动身。园区库房内停泊的穿梭机随你们使用。”

    这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谢里登道:“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万一……”

    作为园区的工作人员,他们知道的情报不少,比如拜伦所辖舰队的兵力部署、战舰数量、巡防路线等等,他们一旦被敌方势力收买,将对“迪拉尔”造成严重威胁。

    唐方只是笑笑,没有解释,扭头看向下面。

    骚动像瘟疫蔓延。一些想念妻女的员工禁不住思念,开始往外面走去,罗斯金命令手下人员跟着他们,免得在机库惹出乱子、

    还有一些人面露挣扎,犹豫是走是留,留下来的话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无从知晓,如果选择走,万一唐舰长刚才说的是假话。想想胡志云、施哈德二人的下场,禁不住冒出一身冷汗。

    少数一根筋的家伙兀自愤愤不平。嘟囔道这里明明是“启明星药业”的地盘,什么时候轮到唐舰长做主,还有没有天理了。

    幸亏旁边相好的同事捂住他们口无遮拦的嘴,以免说出更加难听的话,惹来杀身之祸。

    这分明就是一场客气的政变,一场夺权行动。连谢里登、罗斯金二人都已归顺人家,他们这些一线员工又能如何?想反抗?胡志云、施哈德的下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还有阵阵骚臭,雪亮的灯光照在已经凝固的血水表面,泛着红褐色的微光。

    一位戴着眼镜。看样子有些年纪的研究员从角落里站起来,冲主席台上二人问道:“治疗辐射病的药物,是真是假?”

    唐方笑着说道:“当然是真的。”

    他身后一直皱着眉头的克蕾雅走到台下一名被打破头,正在接受同伴包扎的安保人员身边,从门口走来的护士mm手中接过一把枪形注射器,往伤员裸露的手臂一扎,扣动扳机。

    15ml容量的药剂瓶很快见底,那名被打破头的安保人员一脸茫然望着克蕾雅,以及她身后的护士mm,还有些昏沉的大脑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什么情况。

    几个呼吸后,负责给他包扎的同伴惊奇地发现那道一寸多长的口子居然以肉眼可辨的速度愈合,结疤,然后脱落,像被人施了魔法一样。

    “好……好了?”

    那名安保士兵从地上坐起来,摸摸复原如初的额头,从兜里掏出一个女人用的化妆盒,揭起上盖,以里面的小镜子照向伤口所在。

    这一幕令众人为之侧目,有些人的目光聚焦在化妆盒上,但大部分研究员却把注意力集中到他的额头。

    刚才起身问话的那名老研究员说道:“我们不走了。”

    简简单单的5个字,却代表着绝大多数科研部门员工此时此刻的想法。

    给谁工作不是工作?“启明星药业”能给他们的,唐舰长一样给的起。

    8000亿账面资金、500艘战舰、很高的声望、生体战舰核心工艺、治疗辐射病的药物……这就是“晨星铸造”的实力……表面实力。

    谁也不清楚主席台上那个年轻人是否还藏着掖着别的东西,即便只有上面这些,已经远远超越“启明星药业”。

    他们也知道唐方由于出身的关系在星盟境内地位有些尴尬,“晨星铸造”树敌颇多,以后难免遇到许许多多的麻烦,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赌博。

    但……这样的赌博,有些人恐怕一生都遇不到,于是他们决定留下来,成为“晨星铸造”的一员。

    能够成为科研人员的人又有几个是笨蛋,唐舰长召集园区所有工作人员来这里为的是什么,他们怎么可能想不到,与“启明星药业”合作?这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说法,主席台上坐的年轻人,分明是要把“迪拉尔”变成“晨星铸造”的大本营。

    唐方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尤其是对自己没什么威胁的聪明人,很开心的跟众人道谢。然后告诉那些想离开以及犹豫要不要离开的人,今后一月时间内随时可以要求离开,拜伦的海贼舰队再不会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接着,告诉罗斯金把那两具尸体拖下去,清理一下现场血迹。便带着谢里登走出会厅。

    搞定园区工作人员后,他还要去同比尔博姆见一面。

    谢里登对克蕾雅手中的枪型注射器非常好奇,被缠的心烦,姑娘只好赏他一针。

    他头上的伤本已恢复大半,接受哺液注射后,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彻底痊愈,赶紧将头顶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扯下来丢到一边。

    他没有追问哺液针剂的来历,而是一脸担心的问唐方就这么轻易接受那些科研人员了?天知道中间有没有隐藏比尔博姆的奸细。

    唐方冷笑两声,回头一脸玩味的望着他道:“我又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比尔博姆的奸细呢?”

    谢里登怒目而视。恨得咬牙切齿。

    作为“启明星药业”派驻在“迪拉尔”的园区经理,他无疑是董事会信得过的人,但这一切都成为过去时,“迪拉尔”发生这么多事情,唐舰长连续救下他两次,当初在双方会谈的时候又给比尔博姆留下不好的印象,就拿运输队的主管菲尔丁来说,因为过于尊重唐舰长。因而受到董事会猜忌,回去便给发配到不重要的部门任职。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他谢里登回去会有好果子吃?可能么……还不如一门心思跟着唐舰长,好歹能得到重用。

    市场经济下,跳槽不是很正常吗?

    他跟罗斯金一合计,干脆,咱们跳槽吧……于是两人就跳槽了。

    二人斗嘴的功夫,来到原来同“启明星药业”董事会进行谈判的会议室。谢里登启动远程视频通讯设备,向远在“卡塔尔”的比尔博姆发送联线请求。

    大约30分钟后,通讯指示灯亮起,全息投影镜头探出,投射下数道光线。在半空交织成一道青蒙蒙的立体人像。

    比尔博姆的脸阴沉如水,望着会议桌对面的唐方大声说道:“你……卑鄙!”

    唐方划动触控板,把座椅往前面稍稍移动一个档位,让自己更舒服一些,才不紧不慢说道:“彼此彼此。”

    这四个字一说完,比尔博姆的脸更难看了,原来早在双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便看穿了他们的图谋,只是没有声张罢了,枉他们当初嘲笑年轻人与虎谋皮,今日看来,根本就是引狼入室。

    这小子把“启明星药业”董事会,以及特里?费迪南德议员,全tm给耍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比尔博姆愤怒说道,面皮因为激动而轻微颤抖。

    唐方笑呵呵说道:“合作啊。”

    “呸!”比尔博姆说道:“谁要跟你合作?”

    唐方依旧不骄不躁,缓声说道:“这是你的自由。”

    “你……”董事长被他一句话气个半死。

    拒绝合作?说的轻巧!唐舰长在sns电视台搞出那样的一出,最近时日“启明星药业”股价大涨,企业得以筹集大批资金,盘活以往冻结的项目,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比尔博姆敢对外界说双方合作只是唐舰长一厢情愿?股东们还不活撕了他?

    当然,唐舰长的那番话的确给企业带来巨额利益,却损失掉对“迪拉尔”的掌控权。生体战舰的调制技术,还有那种治疗辐射病的药物,这种涉及核心竞争力的东西,他们同样没有得到,“启明星药业”现在的繁荣都是泡沫而已,对面那小子打个呵欠就能给吹破。

    现在“卡塔尔”恒星系统“启明星药业”总部所在的“卡基德”空间站内聚集着大量药品经销公司的公关人员,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目的,与“启明星药业”寻求更深层次的合作,拿下治疗辐射病的特效药区域代理权。

    他不敢告诉人们真相,因为“启明星药业”承受不住真相公布后带来的负面冲击。他更不敢把“迪拉尔”的事情闹到政府部门,因为在唐舰长的光辉形象深入人心的现在,将有人指责他不讲道义,利用完“晨星铸造”再一脚踢掉,那会为企业带来信任危机。甚至有可能走向灭亡。

    如果用一个形象点的比喻,现在的“启明星药业”完全沦为唐舰长手里的面团,他想怎么揉就怎么揉,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想当初董事会跟特里?费迪南德为唐舰长寻求合作伙伴的事做讨论时,他们也是用这样的比喻来形容“晨星铸造”未来的局面的,可是现在……这个巴掌扇的好响。

    “你……你会后悔的。”

    董事长吭哧半天。总算憋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怎么听都有一种色厉内荏的味道,与其说是威胁唐方,倒不如说是为自己打气。

    “哦,对了,‘克里斯蒂尔’园区内有些工作人员可能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向‘启明星药业’的人事部门递交辞职信,希望董事长提前做好准备。”

    抢完地盘又挖人墙角,只有最无赖的强盗才会这么干。

    “唐方,我跟你没完!”比尔博姆咆哮道:“咱们走着瞧。”说完便单方面断开连线。

    比尔博姆本以为他这次主动要求会谈是打算认真洽谈合作事宜。没想到这小子自始至终闭口不谈合作相关的事情,反而反反复复打他的脸,是可忍孰不可忍,干脆一气之下结束这次通话。

    他比尔博姆暂时拿“晨星铸造”没办法,不代表其他人也没办法。

    另一边,谢里登关掉通讯模块,打开房间里的照明设备,苦笑道:“你把他逼急了。”

    唐方点点头:“我知道。”

    谢里登又说:“那对你没好处。”

    唐方说道:“谁知道呢……”

    恰在这时。罗斯金推门走入,打破房间短暂的沉闷。冲唐方说道:“胡志云与施哈德的尸体已经处理妥当。”

    “唔……对了,安保系统有人想走的话让他们一起离开好了。”

    “好。”罗斯金点点头,正打算离开房间,忽然回头问了一句话:“胡志云与施哈德二人身上有枪这件事,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

    唐方说道:“对,我知道。”

    罗斯金倒吸一口凉气。什么都没说,快速往门口走去。

    如果唐方提前知道二人身上藏着枪,那便说明他有意要杀人立威,偏巧这样的立威方式又叫人无从诟病,即便闹到星盟司法部门。也是胡志云、施哈德二人过错在先,他有充分证据证明杀掉二人是正当防卫。

    谢里登摸摸头顶消失不见的伤疤,觉得“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不对,唐舰长不是恶人……他是个恶魔。

    …………

    离开会议室后,吩咐克蕾雅、唐林二人协助谢里登处理园区诸事,他一个人来到机库,启动穿梭机飞到“拉克西丝”的阴影面,放出贝希摩斯,命令它吐出腹腔内受损的“晨星号”,然后在3艘医疗运输机的拖拽下驶向“克里斯蒂尔”高空轨道的补给站。

    拜伦看到“晨星号”的时候吓了一跳,怎么都没想到当初单人独骑万军中取敌将首级的“晨星号”竟然会这么惨,难怪唐方要换乘大力神运输机。

    问起遇袭经历,唐方草草叙述一遍,没想到拜伦听到“深渊骑士”的名字一愣,继而露出非常古怪的表情。

    在他的追问之下,拜伦道出一件隐秘。

    大约距今50多年以前,索隆帝国曾一度出现朝纲混沌的局面,那时索隆帝国皇帝病重,以皇后为首的外戚集团把持中央政府,大肆铲除异己,陷害不同政见者,并勾结伊达共和国的政治势力,对索隆皇族进行清洗,造成帝国高层人人自危。

    随着时间的推移,皇帝陛下病情持续恶化,这场政治风暴愈演愈烈,大量贵族在这场动乱中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处决,而另外一些贵族见势不妙,纷纷逃离帝国,前往希伦贝尔大区各国避难,这其中便包括拜伦的祖父。

    当年出逃的人里面不光有贵族,还有不少皇族成员,其中有一位颇有才干的年青皇子------阿尔萨斯?布里塔尼亚。

    50年前正是朱庇特远征军登陆天巢星区,对星盟前身旧联邦发动战争,却因为蒙亚帝国、查尔斯联邦等希伦贝尔大区国家的介入攻势受挫的时候,为改变索隆帝国的紧张局势,阿尔萨斯权衡许久,打起向朱庇特帝国求助的念头。

    因为希伦贝尔大区诸国关系错综复杂,若求助查尔斯联邦、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等国家,势必产生巨大的交易链条,危及索隆根本。假如换成朱庇特帝国就不一样了,索隆帝国如果以撤回在旧联邦投入的兵力为交换条件,相信朱庇特帝国远征军一定乐于派出部分舰队援手,届时配合国内势力里应外合,外戚集团的末日还远么?

    至于由蒙亚帝国、查尔斯联邦等国出兵组建的联合舰队会怎么样,他已经没有精力顾及。

    很快,朱庇特远征军那边传来回信,合作可以,但是阿尔萨斯皇子本人必须前往远在死寂之海彼岸的朱庇特帝国做人质,以免事成后索隆帝国方面不认账。(未完待续。。)u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