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五百一十七章 内部动乱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5:4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拜伦的祖父是索隆帝国一位贵族,当年因为得罪外戚集团远逃星盟,而今,当年的外戚家族都已被现任皇帝连根拔起,大部分冤假错案得到平反,其中自然包括拜伦的祖父。

    “自从苏鲁帝国在‘索玛尔’拍下的‘伊普西龙遗迹’失窃,‘迪拉尔’周边地区便不怎么太平,除艾伯特与白胡子的侦察舰外,苏鲁帝国据点势力所属舰只也频频出没于阿亚洛斯-科普林-斯兰达尔无人区,另外,黑珍珠、眼镜蛇等海贼团也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深空活动,而海军方面却是按兵不动,对哈林顿哈里斯的挑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像故意要试探我们的反应。”

    “在你做客sns电视台公布生体战舰的存在后,周围势力的异动一度沉寂下去,或许是畏惧你的能力,也有可能忌惮生体战舰的存在,不过附近的雇佣兵团体与诸军工企业的考察舰队日渐增多,美其名曰深空调研,实则对‘迪拉尔’进行监视。”

    “另一方面,星盟海军也一改常态,开始向阿亚洛斯-科普林-斯兰达尔无人区推进,表面上看成功逼退哈林顿哈里斯的据点舰只,缓解了‘迪拉尔’面临的外部压力,实际却将边防线与‘迪拉尔’连成一线,成了星盟海军一个前线据点,我怕……如果日后政府方面根据战≧时法令临时收回‘迪拉尔’的使用权,我们根本无力反驳。”

    “其实‘迪拉尔’内部也不怎么太平,罗斯金渐渐弹压不住‘启明星药业’的工作人员,谢里登前几天刚刚被手下职员打破头,现在还躺在园区的医务中心养伤。”

    听闻外部变故的时候,唐方一直表现的很平静。直至得知谢里登受伤,不禁皱起眉头,说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压制那些工作人员?”

    拜伦叹道:“比尔博姆这老混蛋,不仅停工业园区所属职员的薪水,连运输补给品的船队也被企业高层叫停,那些工作人员能不闹事吗?又因为这些人对‘迪拉尔’的形式最了解。我担心放他们离开会泄露机密,因此,只能让罗斯金、谢里登加强管理……唉,简直烦透了。”

    说完,他忽然笑起来:“还好,眼下你回来了,我也抽空歇息歇息,散散心。”

    唐方嗤笑道:“你倒想得开,一甩手把这些事都推给我了。”

    拜伦哈哈大笑道:“俗话说能者多劳。这一摊子事都是你自个儿惹得,我就是一海贼,没本事给你擦屁股。”

    唐方扭头瞅了一眼时刻表,见距离饭点还有一段时间,起身吩咐负责地面通讯事务的工作人员联系谢里登与罗斯金,叫他们把“启明星药业”的工作人员集合到一起,他有几句话要说,然后便带着克蕾雅与唐林离开中枢指挥室。由补给站机库登上一架穿梭机,往“克里斯蒂尔”的工业园区驶去。

    大约十几分钟。穿梭机降落在地面停机坪,三人由快通道来到地下2层,罗斯金派一位心腹接应,引着他们往园区最大的会议厅走去。

    “启明星药业”在“克里斯蒂尔”建造的工业园区占地面积不小,但是员工人数却并不多,只有4oo多人。其中又分成好几个部门,如安保、后勤、科研、运输、生产等。

    部门一多,人员构成便有些复杂,对工作、薪资、待遇等方面的期望差异很大,年龄跨度与家庭背景也是如此。谢里登与罗斯金很难照顾到每一个人,于是便演变成眼下局面。

    唐方在保全人员的陪同下进入会厅的时候,到场之人不过3oo出头,谢里登在一些保全人员的护卫下坐在最上面的主席台,他的表情很不自然,头顶兀自缠着白色纱布,远远望去像虔诚的穆斯林。

    下面乱糟糟的,议论声与叫骂不绝于耳,前者源自科研部门的工作人员,后者源自一些靠出卖体力谋生的年轻人,以及少数与谢里登不和的“启明星药业”基层干部。

    最先注意到唐方的人自然是正对门口的谢里登,看到这次祸乱的“源头”,不管是表情还是目光都变得极为复杂。

    不解,愤恨,惧怕,渴望,无助,委屈……种种情绪融合在一起,非常清晰地表露出来。

    有人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扭头看向缓缓走进会场的唐舰长,一时停止议论,忘记咒骂,近距离望着这位最近一段时间名声大噪的“晨星铸造”当家人。

    在电视上看是一回事,实地接触又是另一回事。

    电视上的他像许许多多的年轻人一样,有稚嫩的眉眼,清亮的嗓音,滚烫的热血,或许最大的特别之处就是他与众不同的经历。

    然而,当他真正出现在面前,一步一步走来的时候,一股难以形容的压力快弥散开来,让人不自觉口干舌燥,像有一块巨石堵在胸口。

    空旷的会厅有些压抑,气氛变得很诡异,刚才叫嚣激烈的基层干部一个个跟被人捏住喉咙一样,半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睁睁看他不疾不徐走上主席台,来到谢里登身边坐下,然后一脸担心的问他头好点没,这段时间受苦了。

    这一幕叫人更加难受,明明空气中荡漾着浓重的杀机,仿佛谁敢在这时候说话,他会毫不犹豫一枪干掉,偏偏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是那么轻缓,剧烈的反差让人感觉浑身不自在。

    与此同时,门外再度传来一阵杂乱无序的脚步声,中间夹带着罗斯金的呵斥,让他们收敛一点,这次组织会议的不是谢里登,也不是拜伦,而是“晨星铸造”的主事者唐方。

    一些年轻人听后收敛许多,因为榜样总是让人尊敬的,唐舰长在“巴比伦”的所作所为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有担当的男人”,年轻的姑娘可能喜欢他的钱,他的故事,他的作风。但是作为男性,却更敬佩他的善良、坚强与勇敢。

    不过……唐舰长不是花花钞票,所以,他无法讨好每一个人,几名走在最后的基层管理人员依旧骂骂咧咧,说着不中听的脏话与牢骚。

    他们都是通过裙带关系进入“启明星药业”。成为技术含量不高的基层管理人员,有的甚至与董事会的人沾亲带故,派驻他们来此不过是混一点资历,以便上面的人提拔。

    谁能想到“迪拉尔”生这样的变故,原本与“启明星药业”一条心的拜伦突然改投“晨星铸造”,并用5oo艘战舰将“拉克西丝”周边区域封锁,工业园区被孤立,连功员工们与外界的通讯都受到管制与监控,如此生活不亚于关禁闭。这些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习惯的公子哥儿们难免怨气冲天,打算等唐舰长回来后好好跟他算账。

    在“巴比伦”sns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中,唐舰长当着全星盟的人说“启明星药业”救了他一命,还说双方是合作关系。

    既然比尔博姆董事长是他的救命恩人,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作为在董事会有背景的未来企业高层领导,他们需要一个说法,唐舰长必须当众道歉,不然。别怪他们动在“启明星药业”高层的人脉,给“晨星铸造”下绊子。

    要知道这里是星盟。在自己门口还能让外乡人欺负?

    唐舰长现在在民间的声望很高又如何?商业领域靠的可不是人望,而是实力,如今“晨星铸造”依附在“启明星药业”旗下,就必须学着尊敬一点,老实一点。

    如果说唐方在“巴比伦”sns电视台表讲话前他们对于拜伦统帅的舰队还有几分畏惧,那么访谈落幕后。便再无顾虑,比如谢里登头上的伤,便是他们的杰作。

    “唐方,你必须为拜伦干的那些事作出解释。”

    一名3o岁左右的白人叫嚣道,随同话语一并喷出的还有浓烈的酒气。熏得会厅后面几排员工频频皱眉,却不敢多说什么,因为他叫胡志云,是“启明星药业”大股东之一阮廷文的远方亲戚。

    “对,你必须给我们大家道歉。”后面有人声援,一个五短身材,獐头鼠目的印度人。

    他看起来很猥琐,心眼儿却不少,他说让唐方向大家道歉,这里的“大家”指代会厅内所有“启明星药业”的员工。

    一句话绑架了会厅绝大多数人的意志,把主席台上的人推向“大家”的对立面。

    此人名叫施哈德,胡志明的死党兼军师,没有什么高层背景,不过精于阿谀奉承,为人阴损刻薄,小聪明一箩筐。

    对于“迪拉尔”局势,他其实远比大多数人看的透彻,虽然唐方在sns电视台一再强调“晨星铸造”与“启明星药业”的合作关系,但是对比拜伦所辖舰队这些天的所作所为,还是让他从中嗅出一丝阴谋的味道。

    有句话叫“文人相轻”,还有句话叫“同行是冤家”。

    他自认为是一个聪明人,毫无疑问,唐舰长也是一个聪明人。

    他们俩都是聪明人!

    但……唐舰长凭着一点小聪明干出许多大事,闯下偌大名头,收获如许家业。

    而他呢?同样是一个聪明人,却只能屈居企业基层,对胡志云这样的纨绔子弟溜须拍马。

    这样的差距,这样的落差,让他怎么能忍,于是,嫉妒的情绪在灵魂深处泛滥,像洪水一样淹没理智,吞噬作为聪明人的自知之明。

    会厅内一些在职场上混迹多年的行政管理人员脸色变得不怎么好看,很多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县官不如现管”,不管唐舰长在sns电视台说的那些话是真话也好,是假话也罢,眼下激怒他绝没什么好果子吃,毕竟人家手里有枪。

    一名后勤主管愤而骂道:“施哈德你个狗x的,自己找死干嘛拉我们做挡箭牌。”

    最后走进会厅的罗斯金面沉如水,倘若不是这么多人在场,早就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了。

    几名安保人员忍不住低声咒骂:“两个王八蛋,恩将仇报的狗东西。”

    作为罗斯金的贴身下属,他们很清楚唐舰长到底做过什么,如果不是“晨星号”。查尔曼早就把“克里斯蒂尔”夷为平地,如果不是唐方,园区内的所有人恐怕都已成为“太岁”的食粮。

    当然,这些事情普通员工并不知情,因为谢里登与罗斯金命令他们谁都不要说。

    人群中一个年轻人说道:“我们要一个说法。”

    还有人站起来说道:“道歉,你必须道歉。”

    朝堂上有党阀。社会上有团体,就连一个行当,乃至企业,照样有小圈子一说。

    既然胡志云敢露头,施哈德敢帮腔,那便一定有人摇旗呐喊,煽风点火。

    事情变得棘手起来。

    会厅内的人分成四派,一派对唐方与拜伦口诛笔伐,骂谢里登、罗斯金为走狗。一派手足无措。不知如何站位,应该帮谁。还有一派眼观鼻鼻观心,对外界的事情充耳不闻。

    最后一派主要是由罗斯金所辖安保人员构成,他们为唐方与拜伦辩解,却被胡志云、施哈德等人骂做吃里扒外的走狗。

    谢里登看着下面闹哄哄的人群,屁股扭来扭去,如坐针毡。

    他想说话,但又不敢说话。寻思着万一再被打破头,可就不是缝几针裹几圈纱布的问题了。搞不好小命都得搭上,于是扭头望向身边稳坐如山的唐舰长。

    传命令召集园区工作人员的是他,坐下后一言不的还是他,这小子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谢里登搞错一件事,唐舰长没有打鬼主意。第一,为这些人不值得。第二。太费脑力。第三,没必要。

    他只是在感慨,星盟议会那些老家伙是不是也像下面的人一样天天撕逼,天天打口水仗。

    “你不做点什么吗?”谢里登指指自己脑门上前前后后缠了5圈的纱布,说道:“再吵下去又要打起来了。”

    “打就打呗。”唐方说道:“好久没看人打群架了。”

    谢里登:“……”

    “你是认真的?”

    “对啊。”

    一道阴影从半空飞过。是一只黑皮鞋,右脚的,很新却很臭,啪的一声盖在谢里登脸上。

    果然打起来了!

    噗通,谢里登跌在地上,对唐舰长怒目而视。

    唐方无视他愤怒的目光,起身朝台下走去。

    胡志云、施哈德一伙儿人已经与罗斯金的手下斗在一处。

    一边是园区领导,一边是安保人员,双方打斗能力明显不在一个档次,但是由于二者地位迥异,罗斯金那些手下根本不敢下狠手,投鼠忌器,被胡志云的人利用手中金属制品追的满会厅乱窜。

    很快,一名安保人员被棍棒打破头,鲜血顺着鬓角淌下,染红整个右脸。

    另有一名安保人员被打倒在地,施哈德带着几人一拥而上,拳脚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

    罗斯金的手往右腰摸了好几回,仍是不敢掏出手枪,因为这些人他一个都惹不起,企业赋予他配枪的权力不是让他用来对付员工的,不然,星盟政府会从重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他没有拔枪,唐方帮他拔了。

    他没胆开枪,唐方帮他开了。

    打得不是别人,正是胡志云,因为他是带头闹事的人,也因为他正从兜里往外掏东西,从外形看,那同样是一把枪。

    嘭,枪声响彻整个会厅。

    胡志云倒下去,脑浆在地上涂成一片,呈放射状飞溅的血窜出十数米,染红会厅的地面、座椅,还有某些人的脸。

    罗斯金的配枪很不错-------“猎食者iii”,星盟国家安全局特工专属配枪之一,口径大,威力足,以致胡志云的脑袋像一颗十层楼坠落的西瓜,红瓤白皮煞是鲜艳。

    现场一片死寂,绝大多数人是吓得,还有一部分人是惊得,谁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这么狠辣,这么不计后果,用如此残酷的手段对付“启明星药业”一位基层领导,一位有高层背景的基层领导。

    直到这时,一些人才想起眼前这个年轻人并不仅仅是一名商人,他原来的身份是蒙亚帝国基层士兵,后来加入加西亚反抗军,见过大阵仗,更杀过不少人,想那胡志云只是一名纨绔子弟,在他眼里不过是蟑螂一样的存在,跳来跳去惹得他生厌,一脚下去自然粉身碎骨。

    闹事的员工全部愣在原地。

    胡志云死了,就躺在前面,鲜血淌满一地,那就是他们的榜样。

    施哈德两腿打颤,神色茫然地望着那具尸体,最后一咬牙,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抵在身边一名安保人员的头顶,威胁道:“把枪放下。”

    他知道唐舰长既然敢杀胡志云,就一样敢杀他,所以,本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念头,索性提前掌握主动权,逼唐舰长就范。

    会厅的动乱虽然停止,但火药味却变得更加浓烈,因为胡志云的死亡,也因为施哈德的拼死一搏。(未完待续!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